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陷阱漏洞(中)
    4月26日星期一上午,周铭在吃了早餐以后就驱车来到了布莱顿银行大厦罗杰斯的办公室,罗杰斯邀请周铭坐在接待区的沙发上,并让秘书小姐给周铭沏茶,他亲手将茶杯递给周铭。¤小,o

    “周铭先生上一次对我提过了红茶以后,我就特地让我在中国的朋友从云南采购了一些普洱回来,据我朋友说,这是中国最好的红茶了,他说上午喝茶提神醒脑。”罗杰斯对周铭说,‘提神醒脑’还是用的中文发音,随后他还拿上来了糖和奶精,“如果周铭先生您觉得茶没味道,也可以加一dian东西,口感会更好。”

    周铭有些无奈,虽说国内也有奶茶,但要说在一杯泡好的茶里加糖和奶精,周铭还真是感觉很别扭,恐怕这就是西方人的做法了吧?

    另外要是严格分析,普洱从制作工艺上来说并算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红茶,但对于这些外国人来说,每天咖啡牛奶的他们,哪里懂得茶道的博大精深呢?尤其还有茶性这些,和传统的阴阳五行有关,就是国人很多都搞不清楚,更不要说这些美国人了,也就普洱在国际上相对出名,他们就买来了,问题不大。

    当然更重要的一dian,周铭今天过来也并不是要和罗杰斯先生探讨国内茶道的。

    因此周铭婉拒了罗杰斯的好意,只是小啄了一口,然后就放下了茶杯对罗杰斯说:“罗杰斯经理,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你已经联系了你的客户吧?今天我们就把手上的股票全部抛出去,再给他来一个黑色星期一。”

    罗杰斯有些犹豫:“周铭先生,真的要这样做吗?”

    “有什么问题吗?”周铭有些意外,“是你的朋友告诉你他调查的消息出了问题,老布鲁克的资金还并没有进场,之前只是他玩了一套障眼法呢?还是今天证监会停止了深蓝航空的交易?”

    罗杰斯摇摇头:“都不是,只是我们加起来可能有上亿美元的资金在深蓝航空的股票上,如果我们突然撤走,很容易造成股票的雪崩。”

    “所以我们才要走的快才行,布鲁克议员那边他的资金才进入,并且深蓝航空之前的趋势相当好,正处在一个上升期,他绝不可能现在抛售,现在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周铭见罗杰斯还有些犹豫便接着说,“罗杰斯经理,上个礼拜你可是一直想要离场的,怎么现在我建议你离场,反而你又不同意了呢?”

    对于周铭的话,罗杰斯自己也笑了:“人是矛盾的,在不同时间的想法当然也是不同的,不过我这一次却不是担心我的客户,我相信周铭先生,您既然说现在是最好的机会,那就肯定是,只是我有些担心周铭先生您,毕竟您是公开投入了三千万美元在里面的,如果马克先生那边……”

    周铭摆摆手说:“这并不需要担心,我既然敢做就肯定有办法解决的,而且如果没有这一层问题,大名鼎鼎的布鲁克议员他又怎么敢放心入局呢?”

    说到最后周铭又说:“罗杰斯经理,我可是已经通知了我的雇员,他们会在今天上午股市开盘以后,就把手上的股票全部抛掉的,如果你的客户没有抛售,这出现的损失我可不负责任。”

    罗杰斯张张嘴想说什么,但到最后还是放弃了,只能dian头说:“我明白了,周铭先生看来这就是你的东方谋略了,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说完罗杰斯就转身去拿电话一个个给他的客户打电话,内容无一例外的全是嘱咐他们在今天股市开盘以后抛售深蓝航空的股票,一股不剩的全部抛售。周铭则是坐在沙发上喝着茶,因为现在也是他计划的关键时刻,出不得一dian问题的,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间,是上午的八dian四十五分。

    从四月份开始,美国股市实行的是夏时令,早上九dian股市开盘。

    一刻钟时间很快过去,到了九dian,周铭和罗杰斯的耳边仿佛响起了股市开盘的那一声钟声。

    五分钟以后,电视上深蓝航空的股票数字有了第一次跳动,上涨了0.02%;八分钟以后又有了第二次跳动,上涨了0.06%……到了九dian半,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的涨幅已经达到了1%。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的抛售指令没有发出吗?”罗杰斯惊讶的问。

    “罗杰斯经理请稍安勿躁,我们的交易指令肯定已经发出了,只是市场的信息反馈是存在很大滞后性的,再加上上周深蓝航空公司得到了布莱顿银行贷款的利好消息,以及在周五即将收盘的时候,布鲁克议员又大量买入了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这些都是很给市场信心的,肯定是要带动今天股市的上涨,当整个市场都很看好的时候,即使我们在大量抛售,也不是第一时间就能表现出来了。”

    周铭想了想接着说:“作为大客户经理,我想罗杰斯先生你肯定要比我清楚吧?我不知道罗杰斯先生你对你的客户有多少信心,但至少我对我的雇员是很有信心的,我说开盘就抛,他们不会多拖哪怕一秒钟。”

    “我对我的客户也很有信心,他们都很相信我的判断。”罗杰斯也说。

    实际上作为专业的证券从业人员,罗杰斯对股市的情况当然要比周铭更清楚,只是现在情况不同,他就没办法保持那种客观冷静了。

    直到时间到了九dian五十,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才终于出现了开盘以来的第一次下跌,不过这个下跌却并不严重,只有小小的0.01%,但这个下跌却是开启了一扇新纪元的大门,随后股票就呈现一种直线下滑的态势,从每一跳0.03%一路下滑到了0.6%。

    才不过短短的一个半小时之内,深蓝航空公司的股价的下跌就达到了七个百分dian。

    这个下跌幅度让深蓝航空公司的董事长马克再也坐不住了,他马上打电话给周铭说:“周铭先生,今天的股市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又出现了一个黑色星期一?我们不是才得到了布莱顿银行的贷款,这应该是一条给市场信心的利好消息才是,怎么市场的反应却朝相反方向偏离了呢?”

    马克这一连串问题让人头晕,不过周铭早就给他准备好了答案:“马克先生你不要着急,今天这个情况是我和我的朋友,我们一起抛售了深蓝航空公司股票的结果。”

    马克那边当时就愣住了,好半天没有说话,周铭也不急着催他,好一会以后马克才试探性的问:“周铭先生,您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今天可不是愚人节。”

    “我并不是在开玩笑,马克先生,我和我的朋友的确已经抛售了全部的股票。”周铭说。

    周铭说完能明显听到电话那边马克的呼吸粗重了一下,显然是不能接受这个答案,他非常生气,不过最后还忍住了稳:“周铭先生,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如果您是在做什么计划,我认为您还是要告诉我的,毕竟我是深蓝航空公司的董事长,由我出面能更好的调动市场。”

    “很抱歉马克先生,事实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我认为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已经到达了成长上限,所以我就和我的合作伙伴们先行撤资了。”周铭说。

    “所以周铭先生您这是在逃避自己的损失了?”马克问。

    周铭能听到他的声音都在颤抖,可以明显感觉到他在强忍着自己的怒火,不过周铭还是回答了一句s。

    马克那边立即爆发了:“周铭你这个卑鄙无耻的骗子,自私自利的小人!当初是你告诉我说可以利用股市的涨幅为公司谋取更多更大的福利,你也说过你是在投资,你并不想要投机,你说过你是看好深蓝航空发展的潜力。现在深蓝航空已经很好的履行了自己的诺言,承诺最优厚的红利和债券利息,也很配合你放出了很多利好消息,但是你却背叛了自己的诺言,你这个无耻的叛徒!”

    马克越说越激动,到最后都在电话里咆哮了起来:“你之前还标榜自己是来拯救低迷的深蓝航空,我也相信了你就是深蓝航空摆脱颓势的救世主,但我真是瞎了眼睛才会相信你这个无耻混蛋,实际你和其他的投机商一样贪婪,你的目的就只有钱钱钱!”

    马克继续骂道:“你教会了我什么叫同舟共济,什么叫卧薪尝胆,但是你自己却狠狠践踏了他们,你没有高尚的灵魂,你只有恶心和丑陋的面容,外表是巴黎圣母院的敲钟人,内心是吝啬鬼葛朗台!”

    面对马克的骂声,周铭根本找不到插嘴的机会,只有等他停下来喘息的时间,周铭才说:“马克先生,你这骂的也太狠了,我们中国人都说买卖不成情意在,我们之前合作了那么长时间,你也不至于这样吧?”

    “骂你?我恨不能把你丢进绞肉机里去绞成肉酱!”马克语气高亢的说,“你这个无耻的恶棍,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已经咨询过了我的律师,你这种行为是违反了证券交易法的,我有权向你进行索赔,我可以让你倾家荡产一无所有,我还要向b举报你,我也要让你去坐牢!”

    “够了吧马克先生,我想我很有必要向你解释一下了,今天的确因为我的撤资让深蓝航空的股票下跌了很多,影响了深蓝航空的评级和信誉,但严格来说却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损失;而另一方面,”周铭说,“的确有人应该要去坐牢,不过这个人并不是我,如果马克先生你还愿意听我说的话。”

    马克那边思虑了半晌最后说:“好吧你说,我希望在这一次以后,我们还能是朋友。”

    “非常感谢马克先生,我想我们肯定会是朋友的。”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