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陷阱漏洞(下)
    “如果周铭在得知你投资进去,他马上和他的合作伙伴撤资你怎么办?”安东尼问,随后他又自己回答。△小,o

    “我以前在投资银行,我很清楚一旦有大笔资金开始集中抛售某一支股票,那么不管这支股票之前的市场前景有多好,都会立即下跌,我相信深蓝航空也不例外;那么最多只需要一个上午,你的资金就会被套住,到那个时候,你想抽身都没有办法,因为所有的人都在抛,根本没人会接……”

    老布鲁克突然惊醒了过来,他茫然的看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是在办公室里间的床上,身上还盖着一条薄毯,周围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异状,他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伸手摸了一下床头,找到闹钟,上面的时间是上午的十一dian,自己原来才睡了不到三个小时。

    老布鲁克起床拿起床头柜上的保温杯,里面的水还是热的,他拧开盖子咕隆咕隆给自己灌了好几口。

    “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难道是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要发生吗?”

    老布鲁克喝完了水以后喃喃自语的说,伸手费力的揉了揉太阳穴,脑袋里安东尼最后那句‘根本没有人会接’的话在不断的回响,让他心烦意乱。

    他还记得这句话是上次和安东尼在办公室里谈话时候安东尼说过的,说的就是当自己买入了深蓝航空公司股票以后周铭可能会做的反制手段。

    老布鲁克摇摇头:“其实那个中国人的反制手段根本没有任何探讨的必要,在股市里想要对手亏钱就是做空,不断抛售让股价不断下跌。可是那个中国人却不可能这么做,因为他是公开和深蓝航空公司合作投资的,如果他敢做空深蓝航空,且不说深蓝航空公司会不会放过他,就算深蓝航空公司的人真的不懂股市所以不计较也没用,由于进行内幕交易,违反了证券交易法案,b也不会放过他的。”

    “如果周铭真的打算引我入局的话,那么这将是他计划当中最致命的漏洞!我也是基于这个他根本无法弥补的漏洞才敢买入深蓝航空公司股票的,那么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恐怕现在的情况也就是我没有休息好吧,才会因为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做莫名其妙的担心。”

    老布鲁克自言自语着走下了床,出了房间,习惯性的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休眠的电脑,然后整个人就如同石化了一般愣在了那里。

    “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难道那个中国人他真的疯了吗?还是这是一个最噩最噩的噩梦?”

    老布鲁克先是喃喃自语,到后来他的声音随着情绪变得越来越激动,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直至咆哮起来。在他面前的电脑上,正显示的是深蓝航空公司的股价,已经暴跌超过了八个百分dian。

    一如刚才他脑中不断回响的那句话所说的那样,到了这个地步,他的资金就被套在股票上了,想抛都抛不出去,因为整个市场上都是卖家,没有一个买家。他不敢相信这一切是因为他买入了一千万股票,如果下跌了八个百分dian,就代表这一个上午,他就亏了八十万。

    “布鲁克先生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的秘书小姐听到动静立即敲门进来,老布鲁克三两步走到秘书小姐面前指着电脑质问她:“那是什么情况?你告诉我深蓝航空公司的股价没有跌,是我的电脑出问题了对不对?”

    秘书小姐被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的回答:“布鲁克先生,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从早上开盘后半个小时就开始持续下跌,现在已经……”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不是让你盯着这支股票,他出现任何状况都必须向我汇报吗?”不等秘书小姐说完,老布鲁克就打断秘书小姐的话冲她大声吼道。

    老布鲁克狰狞的表情让秘书小姐战战兢兢:“那是您说您要休息,让我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要打扰您……”

    “但是并不包括这件事!”老布鲁克怒吼道。

    秘书小姐被吓坏了,啊的尖叫一声瘫坐在了地上,老布鲁克对此啐了一口骂了一声废物,然后挥手让她滚出去,秘书小姐这才如蒙大赦一般的跑出去。

    “女人就是没用而且还碍事!不过那个中国人也真是疯了,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敢抛售,原来那位艾伦律师没有提醒他,这样子做是一种违反证券交易法的行为吗?看来这个中国人还的确很不讨喜呀!只是原本以为还能多赚一dian钱,才能把你送进监狱,现在这是你自己想进监狱了。”

    老布鲁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回到办公桌旁拿起电话,可他才按下第一个数字键,就听身后办公室的大门被敲响了。

    “我不是说过了不要来打扰我的吗?”老布鲁克没好气的吼了一声。

    “很抱歉布鲁克议员,我也很不想打扰您,但是有一件案子必须您亲自配合一下才行。”

    老布鲁克听到身后传来的这个声音一下愣住了,因为这并不是他秘书小姐的声音,他愣愣的转头,只见办公室里一下进来了七八个人,他们都穿着风衣看起来很强壮的样子,不过其中有两个他认识,一位是自己的秘书小姐,另一位则是帮他跟踪周铭的沃顿。

    当老布鲁克看到沃顿的时候沃顿也紧盯着他,咬牙切齿的说:“布鲁克你这个杂种,我辛辛苦苦帮你做那么多事,你居然要把我赶出去,我告诉你这绝对不可能,我就算是死也要在你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沃顿说着就真的要上前去咬老布鲁克,不过却被旁边的一个人拉住了,那个人站出来说:“布鲁克议员你好,我是联邦调查局麻州分局的副局长我叫穆勒,你涉嫌和一宗内幕交易的案子有关,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穆勒副局长的话让老布鲁克倒吸了一口冷气:“我和内幕交易的案子有关?你们为什么会找到我?”

    ……

    与此同时在大厦门口,周铭的别克轿车就停在这里,周铭和深蓝航空公司的董事长马克就坐在车上。

    马克摇下车窗抬头看着宏伟的大厦问周铭:“你说刚才进去的人是b的探员,你怎么知道?你认识b的人吗?”

    周铭想了一下回答:“b麻州分局的穆勒副局长我有幸见过一面,他就在刚才的那群人里,不过我能确定却并不是因为他,而是另外那个沃顿,他是指证布鲁克议员的重要证人,虽说没有他也能指证布鲁克议员进行内幕交易,但有了沃顿这个证人,这条证据链才更加完整。”

    “这就是你之前所说的陷阱漏洞吗?”马克突然问。

    周铭dian头回答:“没错,老布鲁克算准了我不敢抛售股票,否则马克先生你为了深蓝航空公司,肯定不会放过我,就算你愿意不追究我的责任,他也可以选择帮你报警,举报我内幕交易,这个漏洞的结果要么我放任他在进来推高股价然后跑路,要么我就得进监狱,不管怎么样他都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他就是看准了这个漏洞,所以才那么有恃无恐的打量买入深蓝航空的股票。”周铭说,“其实他这个算盘打的是很好,不过他忘记了一dian,就是他本身也涉嫌内幕交易的问题,并且比起我们之间的合作交易,他的问题更加严重,只要我率先举报,他就会面临b的调查以及司法机关的指控。”

    “在这之后马克先生你可以向法院提出申请,对他在股市里对深蓝航空公司进行投机的资金进行冻结,这样我和我的合作伙伴就可以重新买回我们抛售的股票,将股价拉回到一个正常的位置,我们就可以一步步退出去,这样我们就都是赢家,唯一亏钱的就只有布鲁克议员先生了。”周铭说,“不过对于布鲁克议员,你在乎吗?”

    马克一脸厌恶的说:“当然不在乎,我恨不能让这个贪心的家伙去死!”

    周铭摊开双手说:“所以我们就是皆大欢喜的完美结局。”

    马克突然想起了什么问周铭:“不过你说那个沃顿是关键人物,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他就是布鲁克议员派来跟踪观察我的人,布鲁克议员给他在查尔斯路上租了一套房子,并给了他全套的跟踪观察器材,其中包括一辆贴了玻璃纸的汽车以及一部可以随时联系的手机。”周铭说。

    “看来布鲁克议员为了对付周铭先生您可算是煞费苦心了!”马克感慨一句,随后又问,“不过我有一个疑问,既然这位沃顿先生对布鲁克议员那么忠心耿耿,那么你让他来指证布鲁克议员,当这个案子的关键先生,这能行吗?”

    “这是最好的结果。”周铭说,“因为首先他们只是一个临时合作的关系,我的沃顿保险公司就是从沃顿先生手上收购来的,他和我有矛盾,布鲁克议员只是利用了沃顿先生对我的仇恨来命令他的。”

    马克默默的dian头同时问:“那看来后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他们ding多一拍两散,沃顿不可能会帮你。”

    “的确是这样,不过我们的布鲁克议员自己作了一个死,才把这个机会送给我了。”

    周铭对马克说:“布鲁克议员大量买入深蓝航空股票的消息被沃顿知道了,他们吵架了,所以布鲁克议员就中断了和沃顿的合作,并收回了包括房子和汽车在内的所有东西,把沃顿给赶出了房子,沃顿不肯走,他的人就把沃顿给打了一顿,最后丢了出去,我见到沃顿的时候他是睡在桥底下的。”

    说到这里周铭叹了口气:“你知道现在布莱顿尽管已经是春天了,但天气还是很冷的,尤其是晚上,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发着40度的高烧。”

    “所以沃顿先生就把仇恨从周铭你的身上转移到了布鲁克议员那里。”马克唏嘘不已,他随后又问,“可周铭先生你就不怕他反过来也告你进行内幕交易吗?”

    “我进行内幕交易的前提是马克先生你这个证人,可是你会作证说我在内幕交易呢?还是我们在合作交易?”周铭问。

    马克恍然大悟的回答:“当然是合作。”

    “我也认为是合作。”

    周铭笑着回答,而这个时候,就见那边大厦里走出来几个人,是b的穆勒副局长带着布鲁克议员,沃顿就跟在后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