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 参议员的权力(下)
    花园餐厅外停着许多辆车,这些车都是隶属于麻州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的车辆,不过由于花园餐厅的关系,这些车辆都并没有任何警示标识,和普通社会车辆并无差别。∑小,o

    周铭就被带上了其中一辆车,保镖**和律师艾伦陪着周铭一起上了车,负责拘捕周铭的联邦调查局麻州分局的穆勒副局长带着他的两个助手也陪在车上。

    “周铭先生,您并不需要担心,不管他们要带您去哪里,只要没有正式宣判,您就是自由的,我就有理由可以陪在您的身边,不管他们问您任何问题,您都可以不必回答,我作为您的律师,您可以先转告我,然后由我代替您回答,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落入对方的语言陷阱。”

    艾伦律师跟着周铭上了车,在周铭耳边小声嘱咐着周铭,周铭dian头表示明白。

    穆勒就坐在周铭的对面,周铭看着他,这是一位很普通的白人,和电影里面经常出现的b一样,都是风衣和西服,整个人看上去也比较阳光。

    “你们就是大名鼎鼎的b?”周铭好奇的问。

    穆勒看了周铭一眼淡淡的说:“我已经出示过我的相关证件了,如果周铭还对我们的身份存有疑问的话,车上也并不适合验证。”

    周铭笑了,他当然不是故意找茬怀疑他们的身份,就像穆勒说的,他们见自己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出示过证件了,艾伦律师也验证过这些证件,可以证明他们都是货真价实的b,如果不是b,其他人也没能力这么大动干戈的来抓自己。周铭会有此一问,只不过是出于自己的好奇。

    毕竟b的大名,周铭前世今生已经听过太多遍了,只是原来是在电视电影里,以及和别人吹吹牛提到过,没想到现在居然真的被这个机构给抓了,这真叫一个世事无常了。

    提起b,有人说这是一个特务机构,因为他调查外国间谍和情报活动;有人说这是神秘机构,因为他调查外星人和一切超自然现象;也有人说他就是联邦政府的走狗侦探,因为他还负责侦查和抓捕某些帮派领袖,或者是反对政府的派别首领。

    总之在美国这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无论对内对外甚至是对外星人,似乎就没有b不管的事;不过实际上,b只不过是一个特殊的警察机构而已。

    b全名是美国联邦调查局,起源于政府机构雇佣私家侦探来调查案件的习惯,后来终于有一任总统嫌这麻烦,效率也非常低下,常常找不到案件的关键,于是一直政令下来,成立了联邦政府自己的侦探机构,随着这个机构的越发完善,才有了后来的b。

    而随着机构的完善,b也从最开始只调查土地和金融诈骗以及跨州犯罪等极少几项罪名,一直发展到几乎所有违反美国法律的罪行,尤其是在暴行、贩毒、间谍和白领犯罪等领域,b享有最高优先权。

    周铭脑中转过自己关于b的理解,然后对穆勒说:“我并不想验证什么,我只是感到很好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应该是直属于联邦司法部的,怎么会被一个州参议员派来抓我呢?你们究竟是谁的狗?”

    “特么的你这头黄皮猪在说什么,信不信我在车上就先对你调查一遍?”

    穆勒当时就恼了,他指着周铭大声叫骂道,甚至手都放在了自己腰间的枪上,不过随后他就安静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周铭身旁的**,上过战场的他能感觉得到**眼神中的那股沁入骨髓的冰冷,这绝对是在战场上杀敌无数锻炼出来的杀气。

    作为周铭的律师,艾伦这个时候也说话道:“穆勒副局长,关于你侮辱甚至是威胁我当事人的事,我一定会向你的上级主管投诉的。”

    面对**和艾伦这一武一文的施压,穆勒是真的无可奈何,最后只能坐在那里故作高冷,不去回答周铭的话。

    联邦调查局麻州分局就在南布莱顿区,因此不过一刻钟以后,周铭就到了目的地。

    和后世国内饱受诟病的政府机关大楼一样,联邦调查局的麻州分局大楼也非常宏伟,不过周铭并来不及欣赏,就被穆勒带进了楼里,穿过大厅直接上了二楼的一个特殊问询室。说是特殊因为这里并没有任何收押疑犯所使用的锁铐,只有一张桌子四张椅子。

    到了这里,周铭非常配合的坐下,然后问穆勒:“说吧,我究竟和哪个经济案件有关?”

    看到周铭的样子,穆勒就气不打一处来:“中国人我警告你端正一下你的态度,这里是联邦调查局,不是你们中国的公安局!”

    周铭无辜的摊开双手说:“我不明白,是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来的,我也没有拒捕也没有怎么样,我只是问问我究竟牵扯到了哪件案子,难道我连这个知情权都没有了吗?这就是你们b的审讯方式,捏造罪名?”

    随着周铭最后这句‘捏造罪名’说出口,律师艾伦很适时的插话道:“穆勒副局长,我提醒你联邦调查局也是受到美国法律管辖的,如果你不能说出一个适当的理由,我的当事人有权拒绝接受任何审讯并随时离开这里,同时我也会向相关机构投诉你的滥用职权;而我的当事人如果因此蒙受了任何损失,我也会代表我的当事人起诉你。”

    穆勒握紧了拳头感到非常恼火,他当初之所以选择成为一名b,就是因为看着电影电视里那些b探员们抓捕坏人非常帅气潇洒,后来他成了b探员一直以来执行的抓捕行动也很爽,无论对方是黑帮头目还是银行董事,在他面前都是战战兢兢,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自己随便说话声音大一dian都能吓的他们浑身发抖。

    可现在面对周铭和艾伦,他们不仅对自己没有一dian敬畏,反而还一句接一句的质问自己警告自己,就好像自己才是罪犯一样。

    当然穆勒在b二十多年来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敢和他叫板的犯罪分子,那些人只要他随便上dian手段,哪个最后不是服服帖帖的?可是现在对周铭和艾伦还有那个沉默寡言的人,他却一dian办法没有,只急的抓狂,甚至他都想干脆掏枪一枪毙了他们算了,不过理智告诉他这是万万不行的。

    最后穆勒只能放弃自己的快意恩仇,老实回答周铭说:“是关于深蓝航空公司的内幕交易案,是议会的证券监察委员会要调查。”

    “肯定是布鲁克,他曾经在这个委员会里任职,议会里面的职务情况很糟糕,除非是委员会的负责人,否则其他参议员可以随意调往任何一个委员会里任职。”艾伦小声告诉周铭说。

    “还真是一个以权谋私的好地方,这就是你们的民主吗?”

    周铭笑着说道,随后他抬头问穆勒:“我可以打一个电话吗?”

    穆勒摇头说:“非常抱歉,为了避免审讯出现问题,这是不可以的。”

    “那我的律师可以打电话吗?”周铭又问。

    这一次穆勒还没来得及说话,艾伦先提醒他说:“穆勒副局长,我是一名律师。”

    “这我当然知道,”穆勒没好气的说,“艾伦律师可以打电话,不过由于案件特殊,需要在有我的探员陪同的情况下。”

    周铭dian头说好,然后转头对艾伦说了一句话,艾伦疑惑的看了周铭一眼,周铭对他放心的diandian头,艾伦这才出门打电话,周铭抬头说:“非常感谢穆勒副局长,你刚才说并不是你来审讯,而是那个什么委员会对吧?那么就请你去请老布鲁克那个家伙过来吧,就说大爷在这里等他。”

    穆勒下意识的dian头说好,等他出门的时候才猛然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听周铭的话,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可能再回去了,况且他也本来就是要去请布鲁克参议员的,可现在被周铭那么一说,这么正常的事情怎么就感觉自己被使唤了一样呢?

    妈蛋的!这个该死的中国人,找时间我一定要整死他!

    穆勒在心里恨恨的想着,然后去找人了,而周铭坐在问询室里长出了一口气。

    此时周铭的心里是很烦闷的,别看他在面对穆勒的时候那么牛b哄哄的,但实际心里是很苦闷的,毕竟自己原本好端端的是在一家奢华餐厅吃饭,结果就被抓到b来了,还成了疑犯。

    这无疑是老布鲁克干的好事,所谓案子无非就是诬陷自己操纵了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

    原本这个案子是自己举报他的,可谁知道才不过短短三天时间,他不仅从看守所里被放了出来,甚至还反咬自己一口说是自己进行的内幕交易,尤其现在这个三天前才抓过他的b,现在反过来帮他抓起了自己,这样巨大的反差着实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这就是参议员的权力吗?看来不管是在什么地方,法律是什么样的,手里握着权力还是好呀!”周铭感慨了这么一句。

    周铭随后又在问询室里等了十分钟,问询室的大门才终于又被打开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走进来,他狞笑着向周铭打招呼:“中国周铭你好呀,我们又见面了。”

    没有任何意外,这个人就是布鲁克参议员,除了他还有两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想来是另外一名共同调查的议员了。

    老布鲁克和其他两名议员分别坐在周铭面前,老布鲁克对周铭说:“怎么样?见到我是不是很意外,你没想到我们会这么快又见面了吧?而且是以一种我调查你的方式见面,其实我也没想到,但很可惜上帝就是喜欢恶作剧,所以才会这么安排的。”

    周铭无谓的耸了耸肩说:“我其实并不意外,只是我有些小瞧了参议员的权力。”

    “那就是你最大的错误!”老布鲁克面目狰狞的说,“你说你好好的不在中国待着来美国做什么?来了美国你就好好的做你的清虫,为何还要针对小布鲁克呢?到了现在居然还敢反抗我了,你注定会有这么一天的,这就是美国,不是你这种黄皮肤猴子能玩得来的!”

    说到最后老布鲁克笑了:“不过这世界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那么我们就开始审讯吧。”

    周铭却打出了暂停的手势:“我认为还可以再等一下。”

    老布鲁克愣了一下,不过还没等他说话,问询室的大门再一次被打开,是艾伦律师回来了。

    “原来是请了律师吗?告诉你,这是没用的挣扎!”

    老布鲁克对周铭说着,可当他回过头去看到了艾伦律师手里的东西就一下傻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