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撒泼打滚的无赖权力
    “布鲁克先生您好,我是周铭先生的律师我叫艾伦,我虽然不知道你和周铭先生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友好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您所要问询的案子究竟如何严重,但我想情况无论多么严重,美国宪法赋予这片土地上人民的权力却是始终不变的。∈↗小,o”

    艾伦进来面对惊讶看着自己的满屋子人首先表了自己的态,那边老布鲁克这时也回神过来:“你是这个中国人的律师当然有权在场,可是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你手上这是什么东西吗?”

    这个问题周铭代替艾伦回答了:“布鲁克议员原来没有见过吗?那是民用摄影机。”

    “我特么当然见过,我不是白痴,这个问题不需要你教我,我是问你拿这个东西进来干什么?我不记得我有给任何人授权进行录像!”

    老布鲁克冲着周铭大声吼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作为州议会的一份子,他的工作就是立法和进行司法和行政监督,平常都是他教育别人,今天却反过来连着被人教育了两次,尤其是周铭的话更让老布鲁克气到肺炸:难道我一个堂堂州议会的自身参议员会没见过民用摄影机吗?

    不过周铭却并不管老布鲁克如何生气,或者是他的目的就是要他生气,周铭对他说:“很抱歉布鲁克先生,这并不是你授权与否的问题,而是我是否主张自己的权力。”

    在周铭之后,艾伦也说:“布鲁克先生恕我直言,这并不是联邦调查局的正式调查,而是议会委员会发起的非正式调查,按照麻州法律,委员会具有传唤听证的权力,却没有强制制止听证记录的权力,如果布鲁克先生不希望听证被记录,那么我建议布鲁克先生可以先向议会递交强制申请。”

    听着艾伦的话,周铭心里笑开了花,他想着这以后的白宫法律顾问果然厉害,居然能配合自己说出这么犯贱,却又有理有据让对手无可奈何的话来。

    周铭这边开心,但老布鲁克那边则是要气到吐血了,作为资深参议员,他当然知道委员会并不属于司法机构,因此除了强制听证以外并没有其他权力,可一般也没有谁会想着在听证受审的时候还带着摄影机全程记录下来的吧?当然老布鲁克明白自己也的确可以先申请,可他却是一刻也不想再等,要马上定周铭的罪!

    老布鲁克伸手指着周铭和艾伦好半天才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来:“你们这是在藐视委员会,藐视议会!我会向律师协会投诉吊销你的律师执照的!”

    对于老布鲁克的威胁艾伦并不在意:“这是您的权力,不过我并没有违反任何律师行为守则,所以我不认为您的投诉会获得成功。”

    周铭这时也插话道:“布鲁克先生你要做什么我们管不着,但是我就想问问今天的听证还继续吗?如果你需要回去申请强制不允许听证记录,我就先走了,我那边的菜都dian了,十几万美金呢,如果不吃就太浪费了,这是对不起上帝赐予我们的食物。”

    周铭这一派歪理邪说让老布鲁克再也听不下去,他最后恼羞成怒的吼道:“继续!这个听证会必须要继续下去!”

    得到老布鲁克的答复,周铭心满意足的diandian头,然后对艾伦说:“艾伦律师麻烦你把摄影机架好,选一个比较好的角度。”

    周铭说着又看了穆勒一眼说:“穆勒副局长麻烦你帮下忙,帮我的律师找一下角度吧,毕竟这方面你比较专业,我知道你可能有些不情愿,但这也是为了保证这次听证会的公平公正公开,也是为了能尽快开始,布鲁克先生,我想我们应该都不想在这里耽搁时间吧?”

    最耽搁时间的明明就是你!

    穆勒和老布鲁克同时在心里大吼道,本来这个听证会你好好在这里回答问题就可以了,可你偏要拿个什么摄影机进来,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穆勒现在是真的很后悔接这个案子了,早知道随便丢给下面哪个探员就好了,干嘛要想在老布鲁克面前将功补过呢?就算他是自己亲手抓的,现在释放出来,也不可能来找自己麻烦,毕竟自己都是按规矩办事的,并没有越权或者有其他的违规操作。

    结果现在自己抓了这个中国人进来,简直就是给自己找了一个上帝回来,自己不能打他不能骂他,现在倒好,还要帮他架摄影机。

    老子是b麻州分局副局长,不是你家佣人!

    穆勒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不过不管他如何在心里不满辱骂,但最后他还是不情不愿的去帮艾伦架好了摄影机,毕竟他还想尽快结束这个噩梦一般的听证会。

    看着摄影机被架好,周铭先向摄影机打招呼试了一下镜,在得到艾伦肯定的答复以后才问老布鲁克:“好了布鲁克先生,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这话让老布鲁克直想跳脚骂娘,什么叫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吗?不特么是你一直在磨磨唧唧的吗?怎么现在还赖到我们头上了?

    老布鲁克此刻很想大骂一句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但最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毕竟眼下还有正事要做。

    于是老布鲁克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到恨不能一枪毙了周铭的心情以后才说:“周铭先生你好,我是参议员布鲁克,这一次是受证券监督委员会的委托调查关于深蓝航空公司的股价案的,你知道在之前的一段时间里,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价格非常不稳定,我们有理由怀疑他是受到了人为的操纵。”

    随着老布鲁克的开场,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诡异了,因为大家都是明白人,包括亲手处理这个案子的穆勒副局长,谁都知道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可偏偏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最后老布鲁克自己也觉得说起来非常别扭,于是他很快结束了这个开场白,直接向周铭抛出了问题:“那么请周铭先生正面回答,你是如何操纵深蓝航空公司股票的?”

    一个问题全场皆惊,谁也没想到老布鲁克上来就是这么一个问题,这等于直接把周铭放到了犯人的位置上了,b虽然在审讯过程中也经常会玩一些小聪明,故意给犯人设下语言陷阱,引诱犯人上钩,尤其是在经济犯罪里,可谁也不会像老布鲁克这么直接呀。

    艾伦马上站起来说:“我反对,布鲁克先生你这是在变相的给我的当事人直接定罪,我认为我的当事人有权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反对无效,周铭先生必须要回答。”老布鲁克不慌不忙的说,“因为根据委员所掌握的材料,周铭先生和深蓝航空公司的股价变动有着最直接的关系。”

    老布鲁克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手边的材料照本宣科起来:“4月1日星期四,你和深蓝航空公司董事长马克一起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宣布投资三千万对吗?这是在4月1日当天的报纸,你无法否认,而除此之外,委员会有理由相信,你和马克在三千万之外,还有更多的内幕交易。”

    老布鲁克说完就把手上的报纸亮给艾伦看,艾伦马上反驳道:“这是毫无理由的恶意揣测,那三千万投资是我的当事人在和深蓝航空公司达成了协议以后决定的投资行为,是一种正当的商业操作,是完全合法的!”

    “我并没有说这项投资行为违法,我只是说在此之外周铭先生存在着很多的内幕交易。”

    老布鲁克接着问:“周铭先生,我知道你是通过布莱顿银行证券公司的大客户经理罗杰斯接触到深蓝航空公司的,那么你如何解释当你成功投资了深蓝航空以后,罗杰斯的很多客户就跟进投资了?这是不是你和罗杰斯经理之间存在某种不道德的幕后交易?请周铭先生正面回答。”

    这一次还是艾伦代替周铭进行了反对:“布鲁克先生,我认为你的问询方式有问题,如果你是怀疑罗杰斯向他的客户透露了信息,那么你应该传唤的是罗杰斯经理,而不是我的当事人。”

    啪的一声响,老布鲁克狠狠拍了一下桌子,正当他准备说dian什么的时候,他看到了旁边正在摄像的摄影机,最后又不能不压住自己的怒火说:“艾伦律师,我希望你能明白,这只是一个调查顺序的问题,我作为这个案子的负责人,我有权决定调查顺序,而我现在就是觉得你的当事人周铭先生,他就应该最先接受调查。”

    艾伦还想说什么,老布鲁克却先说道:“艾伦律师,我希望你能明白,这是证券监督委员会的听证会,不是辩论会,如果周铭先生一再拒绝回答一切问题,委员会有权采取更进一步的强制措施!”

    “你这是逼迫和威胁,是违反了听证会调查自由的条例!”艾伦说。

    老布鲁克根本不为所动:“正如你所说,你事后可以去议会投诉我,但是现在,这个中国人他必须如实的回答我提出的一切问题!”

    老布鲁克伸手指着周铭,这让艾伦感到非常着急和恼火,因为他这完全是一种无赖行径,身为委员会委托的调查员,怎么能这样凭着自己的个人情绪做事?显然他就是在针对周铭,想方设法的要定周铭的罪,甚至都不惜用出了这种撒泼打滚的无赖方法,可话说回来,艾伦也的确拿他没办法。

    不对,不管什么样的情况,任何事总有解决办法的,我一定能帮我的当事人想出办法的!

    就在艾伦抓耳挠腮想办法的时候,周铭却说话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好吧,布鲁克先生,我回答你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