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谁是罪犯
    一语惊人,周铭的话如同一颗重磅炸弹一般让所有人都惊呆了,不管是律师艾伦还是老布鲁克或者是穆勒副局长,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周铭居然会突然答应这件事。

    艾伦急忙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您怎么能答应呢?您或许并不理解这种调查,很多都是在玩文字游戏的,这样的调查问题本身就是错误的,如果你回答了错误的问题,那就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而他们也会根据这些错误问题的错误答案来定你的罪,这样你会非常冤枉的!”

    艾伦是很不希望周铭答应的,因为现在他就是在为周铭强撑着最后一口气,一旦周铭答应了,天知道他们会给周铭设下什么问题陷阱,这和能力无关,只是让人防不胜防。

    相比之下,老布鲁克和穆勒则是欣喜万分,他们脸上带着最灿烂的微笑,他们嘴上都说着“你真是做了一个最正确的决定”,但实际上心里都笑开了花。

    这个中国人是真的天真,不懂美国这边法律,如果他一直不说话,一切都只由律师艾伦做主,那他们还真有些棘手,尽管他们的确可以申请强制措施,但也需要时间来申请,天知道这个时间是多久,里面又会遇到怎么样的麻烦,不过现在嘛!只要开始了问询,一个不留神,你就等着下十八层(地狱去吧!

    老布鲁克和穆勒无不在心里恶毒的想着,别的不说,至少要把刚才丢的面子给找回来。

    周铭撇了一眼老布鲁克和穆勒,然后给艾伦说:“艾伦律师你放心吧,这是我做的决定,我相信我能应付,也请你对我有信心好吗?”

    “可是周铭先生,这并不是信心不信心的问题……”

    艾伦着急的想说什么,不过最后却在周铭的眼神中败下阵来,只能对周铭说一句:“那好吧,不过我会在旁边陪着周铭先生,如果有任何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或者是有可能进入到法律陷阱的,我都会帮周铭先生指出来,让您的答案尽可能的做到正面客观。”

    周铭对艾伦道了一声谢,这时老布鲁克笑着竖起了大拇指说:“周铭先生真是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废话少说,那么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周铭问。

    “真是一个性急的小伙子,不过我喜欢。”老布鲁克说,“那么好吧,就请你说说你是如何操纵深蓝航空股价变动的吧。”

    面对老布鲁克的这个问题,艾伦当即反对道:“布鲁克先生,我已经说过了,这种带有明显倾向性的问题是有悖于调查的公平公正,我的当事人有权拒绝回答!”

    不过周铭却笑着摆摆手说:“没关系艾伦律师,既然布鲁克先生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他好了。”

    “周铭先生您怎么能这么做呢?您这等于是亲手把自己的把柄送到他手上去,这是绝对不可以的,我作为您的律师,我有必要帮您避免这样的麻烦……”

    艾伦的话还没有说完,老布鲁克却打断他的话道:“艾伦律师,我想我也有必要提醒你,你只是周铭先生的律师,你只有建议和帮助的权力,你并不能代表他做任何决定,现在周铭先生主动要求回答,我们应该尊重他的自主选择权,而这也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老布鲁克说着也指了一下那边的摄影机接着说:“如果艾伦律师继续我行我素,我想我会以妨碍司法调查的罪名把录像投诉到律师协会,投诉吊销你的律师执照。”

    艾伦想反驳什么,但在看了一眼那边架着的摄影机以后却又什么也不敢说了。

    周铭给了艾伦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回答说:“布鲁克先生是让我回答当时我做了什么对吧?那么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当初我就是和深蓝航空公司签订了投资协议,他们给了我最优厚的股东权益和分红,以及最高的债券利息,这是完全合法的投资。”

    “这些的确是合法的,但是在这之后呢?你是想说,在你买了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和债券以后,他的股票就开始了过山车一样的波动吗?”老布鲁克问。

    “是也不是,因为在资本市场里,无论哪个公司,当他接受了三千万美元的注资以后,我相信都一定会出现一定幅度的波动,除非是那些拥有几百亿美元的超级公司,不过深蓝航空显然并不是。”周铭说。

    “的确如此,但是投资对股票的影响都存在一定的范围,而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显然已经超过了这个范围,这又作何解释呢?”老布鲁克又问。

    周铭回答:“我想这肯定就是有其他的原因了。”

    “我们就是想知道这个其他原因。”老布鲁克说。

    周铭犹豫了一下然后问:“我不确定,但是我想问,我接下来说的话,可以被摄影机录下来当做有效证据吗?”

    “当然,只要你说的是真实可靠的。”老布鲁克很理所应当的说。

    “那么好吧,”周铭点头说,“其实我想说深蓝航空公司的股价波动的确是受到人为操纵所导致的!”

    周铭这第一句话说出来,立即就让老布鲁克和穆勒副局长的眼睛都一下亮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自己这边还没亮陷阱,这中国人这么配合的自己就招了,真是愚蠢至极。早知道这样就应该直接剥夺他的律师权力,这样案件的进展绝对能加快一千万倍。

    而律师艾伦则瞪大了眼睛看着周铭,他完全不明白自己保了他这么长时间,怎么现在他自己就主动交代了呢?这不是把刀子往对手那里送吗?哪有这样应对审讯的?

    “那么周铭先生您能简单说说,这是如何受到人为操纵的吗?”老布鲁克问,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轻柔,不至于惊吓到周铭。

    周铭却说:“我还是仔细说说吧,因为这个事情比较长。”

    老布鲁克不自觉的挑了一下眉,似乎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他很想打断周铭的话让他不要讲下去了,但最后他还是忍住了,但随后他就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最愚蠢的决定。

    “其实当初在我投资深蓝航空以后,深蓝航空的股票就曾经出现过一段时间的不正常波动,为此我把和深蓝航空公司的新闻发布会都提前了,哦对了,这里面还有一个很关键的人,就是布莱顿银行证券公司的大客户经理罗杰斯,因为就是他给我介绍的深蓝航空公司,另外他也给我介绍了他的很多合作伙伴,我们一起合作进行的投资,”周铭说完补充了一句,“当然我们的一切投资行为也都是合法的。”

    “原来这里还有另一个人吗?周铭先生请你继续说。”老布鲁克给周铭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里面的人实际上还有很多,就像一部尚未完结的小说一样,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个出场人物究竟是谁。”

    周铭接着说:“后来在我每天去深蓝航空公司的时候,我总会感觉到有人在跟踪我,后来通过我的保镖,我知道那是一位受人雇佣的调查人员,这个人名叫沃顿,有人给他高额的报酬和提供他的一切条件,为的就是让他能够一直跟着我,调查我的行踪,以此获得内幕消息获得高额利润。”

    “住口!”老布鲁克马上警觉道,“这些事情和本案无关,请你不要再说了。”

    可周铭根本不予理会,他招手让自己的保镖从口袋里拿出照片放在摄影机前:“这些就是证据,是我的保镖拍摄的,他天天都带在身上。”

    一边对摄影机展示着照片周铭一边说着:“正是由于有这样一个跟踪者的存在,导致他幕后的老板可以肆无忌惮的狙击深蓝航空的股票,在我公开向深蓝航空投资之前,深蓝航空就曾被人大量买进,后来又被人大量抛售,造成了深蓝航空的黑色星期一。”

    “鉴于这样情况,曾经和深蓝航空以及罗杰斯经理都做过调查,发现大量资金都来自于一个开曼的离岸账户……”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老布鲁克拍着桌子打断了:“住口,你给我住口,我说了这些都不属于本案的调查范围,我命令你不准再说了,你只需要交代你自己是如何操纵股票的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要再说了!”

    老布鲁克呵斥让周铭笑了,他反问老布鲁克:“布鲁克先生,你究竟在害怕什么?”

    “我害怕什么?我根本没有害怕,害怕的人是你,周铭先生你由于担心自己会被丢进监狱,你害怕我们的问询,所以你才故意说一些其他无关紧要的东西,却始终回避自己的问题。”老布鲁克说。

    周铭随后转头对摄影机说:“因为那个曾大量买入和抛售深蓝航空公司股票的离岸账户,就是这位布鲁克先生的。”

    周铭指着老布鲁克接着说:“那么他为什么能准确的掌握深蓝航空公司的股票情况呢?就是因为他花高额的代价雇佣了一个叫沃顿的人,派人24小时的跟踪我,以此掌握深蓝航空公司的情况,我不了解美国的法律,这样的行为应该怎样定义。”

    面对周铭抛出来的问题,艾伦马上回答道:“这很好定义,布鲁克先生违反了证券交易法,他这是一种严重的内幕交易犯罪。”

    “那么随后当沃顿和布鲁克先生因为一些事情造成了矛盾,布鲁克先生就派人殴打沃顿,并把他从房子里赶出来,最后沃顿先生差点死在桥底下,这样的行为又该怎样定义?”周铭又问。

    “这样的行为是一种更加严重的犯罪,甚至可以直接定义为是谋杀!”艾伦说。

    最后周铭站起来大声说:“那么究竟是谁在犯罪,谁才是真正的罪犯?让一个罪犯来听证自己案子,这样的听证会是公平的吗?还是只是为了保证罪犯可以将自己的罪名全部转嫁到其他无辜人的身上?”

    面对周铭一句接一句的质问,老布鲁克那边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嘴里还喃喃说着:“住口,你给我住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