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听说过兵王吗(上)
    .so.o.so.o

    3号麻州公路是布莱顿的一条很普通的州级公路,是为了连接哈佛校区和布莱顿市区而专门修建的。

    当初哈佛的大学的选址就是为了避开城市的喧闹,能更好的保存学校的学术氛围,不至于过早的被城市的纸醉金迷所诱惑,同时过去布莱顿也是一个工业城市,污染特别严重,因此哈佛的选址也是有学生健康方面的考虑,选在了哈佛西面十多公里外的剑桥,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从布莱顿到哈佛,这中间存在着一段比较偏僻的路段。

    周铭的车行驶在这个路段上,周铭和律师艾伦都在车上,他们在离开了分局大楼以后并没有回去花园餐厅,毕竟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就算周铭没任何事情,谁也没有心情再吃饭了,所以周铭就驱车要回去了,但周铭要走的时候艾伦却也一同跟过来了。

    看着四周越来越少的房子,周铭对艾伦说:“艾伦律师,其实我直接送你回律师事务所就好了的,你没必要非要搭我这个便车。”

    艾伦则说:“周铭先生这可不尽然,首先我是还有一些案子上的事情要和你仔细谈谈,另外我今天也要回在剑桥的家,事务所今天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顺便坐你的车了,还是周铭先生竟然如此小气吗?我知道你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卸磨杀驴,莫非我就成了那头驴了吗?”

    “但是我们中国人却从不会说自己是驴的,”周铭笑着说,“而且这可不是我小气,我是担心这条路上会发生什么危险。”

    “危险?”艾伦感到十分诧异,“我不明白周铭先生您指的是什么?这条路虽然偏僻一点,但可并不是什么黑人聚集区,难道还会有什么意外吗?而且周铭先生您也经常从这里走才是。”

    “过去的确是这样,不过今天可不同以往了。”

    周铭这样感慨了一句,而现实就像是要给他作证一般,当这边周铭才刚说完,前面开车的保镖**马上回头说了一句:“周铭先生,前面的路被拦住了。”

    随着**这句话,周铭和艾伦抬头朝前果然看到了前面有几辆车横停在路中间作为路障,几个白人领着一群黑人或站或坐在车上,一个黑人站在前面招呼着**的车子停车。

    这个情况再联系刚才周铭的话,让艾伦一下紧张起来:“周铭先生,这是怎么回事?您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消息?”

    周铭则摇头说:“我并不知道什么消息,我只是想着布鲁克议员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我们,仅此而已。”

    “所以周铭先生您是说这是布鲁克议员派来找我们的对吗?”艾伦不可置信的说,“他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他不知道他是麻州的资深参议员吗?他怎么能这么做?他这是非常严重的犯罪行为,我一定会向议会举报,我要揭发他的罪行,他不配做这个参议员!”

    艾伦说着拿出摄影机来对着前面的路障拍了起来,面对艾伦这样的行为,周铭却笑了:“什么叫做参议员?无非就是一个权贵,是一个资本家在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权力,至于揭发,我想布鲁克议员先生他并不担心,因为几个死人,是没有办法揭发的。”

    艾伦感到浑身冰凉:“周铭先生,你说布鲁克议员他会杀了我们吗?”

    周铭无谓的耸耸肩:“我不知道,但我认为这是最坏的结果了。”

    “那我们就赶快冲过去,一定不能让他们有任何伤害我们的机会!”艾伦激动的说。

    面对艾伦的激动,周铭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了他一眼问:“艾伦先生您很害怕吗?”

    艾伦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周铭,他完全不明白周铭是怎么想的,难道现在这个时候不应该害怕吗?不管自己事先有没有想到布鲁克居然会这么做,但现在面前这些可都是穷凶极恶的匪徒,自己都能看到他们腰间别着的枪,知道他们的目标很有可能是自己,怎么能不害怕呢?

    周铭对着艾伦微微一笑,然后问他:“艾伦律师,你听说过兵王这个词吗?”

    “我有听说,那是部队里精英中的精英,不仅枪械精通,近战格斗同样要非常出色,对战场的嗅觉无比敏锐,往往一个人可以打败数量十倍甚至是百倍的敌人,是万里挑一王者中的王者,是所有战士仰望的对象。”艾伦说,“可是周铭先生您为什么突然这个时候问我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的这位保镖先生,他就是我们中国的兵王。”周铭告诉他。

    艾伦被震惊了,他的脑袋根本接受不下这样巨大的信息,他下意识朝前看去,只见那位沉默的中国男人回头对他微笑了一下,尽管**这一笑只是一种示好的微笑,但还是让艾伦感觉到了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仿佛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左手持盾右手持矛,全身燃烧着熊熊圣焰的战神。

    “所以周铭先生您的意思是?”艾伦不确定的问。

    “包围敌人并且击败敌人,顺便再抓一个活口回来,问问幕后主使究竟是谁,如果是布鲁克先生他就死定了不是吗?”周铭说。

    “疯了,周铭先生您这个想法绝对是一个再疯狂不过的想法!”艾伦说,“对方有那么多人那么多支枪,您的保镖就只有一个人,他很难有胜算的,而我刚才说的兵王那只是一个比喻……不别停车!”

    就在艾伦的话语中,他们的车子渐渐停了下来,艾伦马上惊叫了一声,不过周铭却让他稍安勿躁,并问了**一句:“我们的美国律师担心你的安全,前面也的确有很多人,怎么样有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

    **非常自信的回答了一句,然后从座位下面取出一堆零件快速组装成枪,拉开保险,再拿出几个弹夹别在腰间就走下了车。

    随着车门嘭的一声响被关上,艾伦的心脏也随之狠颤一下,不过他这个时候也知道再说什么都没用了,只能眼睛紧盯着**,心里不住的祈祷。周铭见他这个样子,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心。

    而在车前方,也不知**和对面领头的白人说了什么,突然就看到对面刚才还坐在车上的黑人们,都站了起来,并且一个个都拿枪对准了**。

    这让艾伦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尽管那些枪都没对着他,但他还是感觉车内的空气在这一刻被瞬间凝固了。

    ……

    当3号公路上已经拔枪的时候,老布鲁克正在花园餐厅里坐着吃饭,而在他对面,则是坐着一个非常强壮的白人,这个人他的脸上有一道从左眼角一直划到右嘴角的疤痕,就像是一条肉蜈蚣一般斜在脸上,把整张脸给分成了两半,看上去非常恐怖。

    “布鲁克先生,非常感谢您的盛情款待,老实说我很早以前就想来这个花园餐厅吃饭了,不过那该死的服务员一直不准我进来,今天也是多亏了您。”疤脸对老布鲁克说。

    老布鲁克摆摆手,然后说了一句完全不相干的话:“科尔先生,你知道吗?现在我们吃饭的地方,在一个小时以前,是一群黄皮肤的中国人在吃饭。”

    尽管对方的话语完全不明所以,但叫科尔的疤脸仍然回答:“我想那一定是一场盛大的动物表演,你知道那些中国人并不懂礼仪,在他们的眼中就只有食物和金钱,一如从金矿底走出来的农民,所以是布鲁克先生您赶走了他们,然后请我来了吗?”

    “是这样的但也不是这样,科尔先生是我请来的,但他们却并不是我赶走的,是他们自己没办法在这里消费下去了。”

    老布鲁克随后转了话头说:“不过这个并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科尔先生,您的人是否能抓住或者杀死那个该死的中国人?”

    “如果他身边不是摆了超过十人以上的特种部队,那么我想这件事就是手到擒来的。”疤脸回答,“对于这一点我有十足的把握,因为我的兄弟都是跟我一起在东南亚的战场上拼命过的,都是真正见过血的佣兵。”

    老布鲁克点点头说:“这样很让我放心,或许我应该早点选择科尔先生的帮派,因为那样我就能早点摆脱那个中国人的烦恼了。”

    “或者还能够再抓多一点中国人回来,尤其是女人,”疤脸说,“布鲁克先生您或许不知道,有些黄皮娘们干起来是非常爽的,她们懦弱服从,不过更让我怀念的,是当您一边拿刀在她们的身上捅着,一边再用您的枪在下面捅着,那种紧致和黄皮女人们发出的惨叫,简直就是天堂一般的享受!”

    老布鲁克狞笑着舔了一圈嘴唇说:“原来还有这样的玩法吗?科尔先生可真行,那么看来在处理了这个黄皮猴子以后,我要再把他手底下的那几个黄皮娘们也好好折磨一下了,只是这样的行为不会惹来吧?你知道我是麻州的资深参议员,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碰的。”

    “当然没问题,我的保密工作可是a级别的!”疤脸说,“只要布鲁克先生能给我的公司更好的优待。”

    老布鲁克向疤脸伸出了手:“成交。”

    这时疤脸身上的手机响了,疤脸一边拿出手机一边对老布鲁克说:“看来应该是我的兄弟们已经得手了,正在开香槟庆祝吧。”

    可疤脸的笑容到这里就立即凝固了,转而代之的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惊恐,因为电话那边说的是:“任务惨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