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听说过兵王吗(下)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布莱顿一直阴沉的天突然就揭开了那厚厚的云层出现了阳光,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布莱顿的3号麻州公路上,一个男人昂首站在路中间,在他的面前,东倒西歪的倒了许多人,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胸口中弹,猩红的鲜血流了一地,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硝烟和血腥交杂在一起的刺鼻气味。+◆+◆dian+◆小+◆说,o

    这个男人就是兵王**,他如同刚刚击败了敌人的雄狮一般扫视着战场,哪怕面前是一地的尸体,他也非常谨慎。

    **的身体也处在一个紧绷的状态,以随时躲避可能到来的袭击,因为在刚才就有人在尸堆里向自己放了冷枪,如果不是自己对战场有一种近乎妖孽的直觉,提前感觉到了危险而下意识的做了规避动作,恐怕自己就算侥幸不死,恐怕也要挂彩了。

    以一敌二十团灭对方,自己只是挂彩,这无论放在任何国家都是最经典的特种部队战例,但兵王的自尊,却让**觉得一旦挂彩了就是耻辱。

    看来自己还是太久没有活动了,不仅身体肌肉反应下降了,就连战场的警惕性也没那么高了。

    **这么在心里想着,虽然他的这些想法会让任何国家的精锐战士羡慕嫉妒恨。

    随后**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别克,周铭在车内向他挥手,**松了口气:还好,幸亏那是完全防弹车,只要车子没事,周铭先生没事就好。

    **突然想起了一年前的南越,那时由于南越和自己国家在南海的岛屿归属问题上矛盾尖锐,甚至还在海上挑衅起了国家海军,中央震怒,决定一定要出手教训一下这个不听话的邻居。不过由于当时国家改革开放正处在一个重要时期,79年那场大规模战役是不可能了,因此就派**所在的特种部队进行渗透袭击,进行震慑。

    那时他们的目标是南越国在边境争议地区设立的一个哨所,根据情报里面有一千五百人驻防。

    **作为特种部队队长,他带队八人小组就对这个有一千五百人驻防的哨所发动了进攻并成功摧毁了这个哨所,最后全身而退。

    这无疑是一场经典的特种部队破袭作战战例,但也正由于事情太过顺利,让他们有些掉以轻心,结果有一个队友在撤退的路上没能按照习惯过雷区,结果被炸断了双腿。**停下要带他回去,结果他却拿出了手雷,并拉开了保险,因为他很清楚,在敌国作战,并且在南越这种环境下,如果不快速撤退就要全部交代在这里,既然是他不小心,就没道理让战友给自己陪葬,所以他选择了自己的光荣。

    “队长,帮我照看好我的妻子和可能怀上的儿子!”

    这是那位战友在引爆手雷前说的最后一句话,**知道他家里的传统观念严重,是非常想要一个儿子的,可他媳妇两胎生的都是女孩,他在任务前才回去探亲的,可能怀上了儿子,那就是他最后的希望……

    砰!

    突然一声枪响打破了**的回忆,**转头,是一个挣扎着没死的人在向周铭的车子开枪,可周铭的车子是完全防弹的,他的枪根本打不穿,不过他这样的行为仍然激怒了**。

    “混蛋,你这是在找死!”

    **怒吼一声,就如同一条被触碰了逆鳞的猛龙一般,凶狠的两个箭步过去,拔出手枪对准他的脸部就狠开了几枪,直至把他的脸给打成了破西瓜。

    如果当初不是我的疏忽,如果当初我能在撤退的时候多按条例嘱咐他们一下,或许他就不会牺牲了;但是现在,周铭先生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如果没有周铭先生,或许我会有更大的遗憾!

    **这么想着,他先给了周铭一个不要出车的手势,然后去检查战场去了,以保证不会再有没死透的人威胁到周铭先生的安全。

    与此同时在车里,艾伦已经目瞪口呆了,他喃喃的说:“我的天那,这就是你们中**人的素质吗?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他就像是一个战场上的杀神一样,只要他抬手,必定会有一个敌人倒下,但他就像是一个战场上的幽灵一样,无论敌人有多少,无论敌人做怎样的设计,却永远也打不到他,幸好你们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否则你们的军队一定是这个世界的噩梦。”

    艾伦的想法让周铭有些哭笑不得,他知道**很厉害,当初在首都,他可是一人一枪独战几百武警官兵的逆天存在,现在只是一群黑帮分子,哪可能伤的到他半根毫毛?

    不过这样的人都是万中无一的,不管是他的射击精确度,还是低身姿态快速移动走位,都是无数时间的训练所堆积出来肌肉反应,再加上他无与伦比的天赋和更为难得的战场嗅觉,或许培养一个团的钱还比不上这一个人,怎么可能整支部队都是,要真这样,那全世界其他国家的军队也是真不要混了。

    但周铭最后却也并没有多解释这些,他只是敲了敲摄影机问他:“刚才的情况都录下来了吗?”

    艾伦忙不迭的dian头说:“我都录下来了,这位中国兵王的英武身姿,还有他幽灵一般在战场上来回穿梭的步伐,虽然我并不是摄影师,但我相信,是这些都一定是最最珍贵和难得的资料。”

    周铭有些哭笑不得:“我说的不是这个,是你把刚才的情况,这可是指证布鲁克议员的重要证据。”

    艾伦这才反应过来,他随之皱起了眉头:“这恐怕有dian难,因为刚才我们只是看到对方动了手,我们是自卫还击,但却并不足以指证布鲁克议员,除非您的保镖先生,他能帮您抓一个活口回来。”

    “不用除非了,他会的。”周铭说着,同时随手指了一下外面,艾伦顺着周铭的方向看去,只见**正拎着一个人过来。

    他也真是拎过来的,从体型来看,他拎的那个人少说也有八.九十公斤,可现在却被他这么像是拎行李一样随意的拎过来,这让艾伦不能不感慨:“周铭先生,不仅是您,还有您身边的奇迹都太让人感觉不可思议了。”

    周铭对此没有多说什么,随后**拎着一个黑人壮汉过来到周铭面前:“周铭先生,战场我已经检查过了,其他人都被打死了,就这个人还有一口气,他对您不构成任何威胁,我想他应该会对您有用。”

    “辛苦了,刚才真的太危险了,这位艾伦律师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周铭对**说。

    **摇头说:“周铭先生您千万不要这么说,我被训练出来就是为了战斗的,而且我现在不仅是您的保镖,您还是我最大的恩人,不管是职责还是感恩,我都愿意为您挡下所有射向您的子弹!”

    **的话震撼了艾伦,原本他以为**这种兵王,他能舍弃他的骄傲甘心做周铭的保镖,是因为国家的命令,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只是这样,**这位骄傲的兵王是自愿放下自己的自尊,自愿放弃自己在战场上的威风凛凛和呼风唤雨,只是去做周铭一个人的保镖,听他调遣,给他挡子弹。

    艾伦转头看着周铭,他不敢想象**刚才的表现已经让他无法形容了,那么他这样保护的周铭,又会是怎么样的人呢?

    原本艾伦以为自己已经了解了周铭,但现在看来,自己显然还了解的太少。

    “能把这家伙弄醒吗?”周铭并不管艾伦的震撼,他只是问**。

    **dian头说没问题,然后抬腿一脚踢在他的裆下,那人瞬间脸上表现出了一副极为痛苦的神色,睁开了眼睛。

    “原来你是在装死呀。”周铭饶有意味的说。

    “上帝恶魔,你们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是刚刚才醒过来,我没有任何要骗你们的意思!”那人睁开眼睛以后知道自己被识破了,马上开始疯狂的辩解。

    周铭对他说:“你不要那么紧张,我只是我一个问题想问你,希望你能如实的回答我,你们这一次对我的袭击行动,是谁指使的?对着镜头说。”

    周铭说着让艾伦把镜头拉了过来,那人看着镜头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这时旁边的**故意咳嗽了一声,那人马上结束了思考回答道:“是布鲁克议员,是他指使我们的,他说要我们杀了您的。”

    周铭微微一笑:“谢谢。”

    ……

    再回到花园餐厅,老布鲁克和疤脸科尔的饭还没有吃完,只不过他们此刻也没任何心思吃饭了,因为他们这个时候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了,脑海里只不停旋转着那句“任务惨败”。

    “任务惨败是什么意思?科尔先生您的手下没能完成任务让对方逃脱了吗?”老布鲁克问。

    “那只是任务失败。”疤脸摇头说,“我的这些兄弟,他们一直干活都有一个习惯,就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习惯分出一个人在旁边观察,而这一次也就是这个习惯让我们能第一时间知道结果。”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老布鲁克又问,语气显得非常着急。

    “是我的手下全部阵亡了。”疤脸一字一顿的说。

    老布鲁克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为什么?难不成周铭这个家伙他真的调了一支军队来不成?”

    疤脸还是摇了摇头问:“布鲁克先生,您听说过兵王吗?就是那种在战场上有无与伦比战力的逆天存在,是我们所有佣金最向往的存在,但是作为敌人,则是我们最不愿意面对的噩梦。”

    “你是说在那个周铭身边有一位你说的兵王在保护他?”老布鲁克不敢相信的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