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以后的路子
    5月,周铭驱车来到南布莱顿区的花园餐厅,服务员热情的接待了他,并将他一路领到了一个露天的花园式的用餐地dian。~小,o

    “周铭先生这边请,安东尼先生已经在餐厅等候多时了。”服务员说。

    一位看上去非常儒雅的白人正坐在这个露天的餐厅里,这位白人就是服务员给周铭介绍的安东尼先生,他就是麻州的副州长兼议会的议长,安东尼原本在座位上喝着咖啡,他见周铭过来忙起身问好:“周铭先生你好,欢迎来到这个非常亲近自然的豪华餐厅。”

    面对这位白人的礼貌,周铭则摆摆手过来直接坐下,同时说:“安东尼先生客气了,不过这个豪华餐厅我也并不是第一次来了,只是上一次在这里吃饭的时候并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美好的回忆。”

    安东尼的脸色尴尬了一下,显然他知道周铭说的是什么,但他却并没有露出任何惊慌的表情,只是微笑着说:“那看来是一次非常糟糕的饭局,对此我深感抱歉,所以我希望这一次咱们能有个愉快的饭局。”

    “周铭先生放心,我会尽可能做到的。”安东尼铿锵有力的说。

    “对此我很有信心,只是不知道安东尼先生今天特地约我过来是有什么要求吗?”周铭问。

    安东尼摇了摇头,也并没有直接回答周铭什么,而是指着周围一圈反问了周铭一句:“周铭先生,我不知道您还记得这个地方吗?”

    周铭dian头表示知道:“安东尼先生我想我的记忆力还不至于差到了这个地步,这个地方就是我上一次带着我的中国同学们过来吃饭的地方。”

    “的确是这样,因此今天我就把你的这顿饭给补上。”安东尼说。

    说着服务员已经端着一盘水果沙拉上来了,安东尼对周铭说:“这是水果拼盘,是我让餐厅方面根据之前你所dian的菜单照单重做的。”

    服务员照例过来要把水果沙拉放桌上,不过却被周铭给挡住了,面对安东尼和服务员疑惑不解的眼神周铭告诉他们说:“请等一下安东尼先生,我只有一个问题想要问您,你今天为何要请我吃饭,还是在如何奢华的餐厅里?我可不认为我究竟有什么事情能值得副州长或者议长出面的。”

    “那是周铭先生您太过小瞧自己了,就您在新闻发布会上的丰功伟绩,就足够我邀请你了。”安东尼说。

    “原来是这样吗?”周铭笑着这么说了一句。

    安东尼恩了一声,然后先和周铭碰了一杯酒才说:“周铭先生,我听说您已经联系了新闻发布会对吗?不知周铭先生能否告诉我您新闻发布会的内容呢?我能明白新闻发布会的内容一般都属于商业机密的范畴,但这一次的情况并不一样,这涉及到整个州议会的脸面。”

    周铭笑了:“原来安东尼先生是为了那件事吗?可据我所知这和安东尼先生并无关系,哪怕你们是最好的朋友也是一样……”

    不等周铭说完,安东尼就打断他道:“如果是我个人,那我肯定不会去想这件事的,毕竟作为一位社会人士,总还是要守住自己底线的,自己做了任何越过底线的事情就必须要得到法律的惩罚。”

    说到这里安东尼的话停顿了一下然后说:“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就能说的清的,因此这一次我的要求很简单,我希望周铭先生能高抬贵不去在这个事情上面计较,更不要公开你们手上所保留的录影带,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你们最好能把这份录影带母带给我们,并且确保你们没有再备份。”

    周铭当即皱起了眉头,他想了一下决定先装傻道:“我不明白安东尼先生你究竟是在说什么,能麻烦你说清楚一些吗?”

    安东尼当然明白周铭在装傻了,不过他还是非常心安理得的回答:“当然没问题,其实这个事情就是之前关于老布鲁克进行了违法行为的,派出黑帮成员在路上截杀你。一旦这个消息被曝出去了,那么对议会来说将是一个巨大丑闻,而我作为议会的议长,我认为我必须代表议会说服您帮我们保守这个秘密。”

    周铭默默的diandian头说:“我没有受伤,只是我和我的律师都受到了惊吓,因此曝光不曝光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只是我有一dian很好奇,如果我不答应会怎么样?”

    “那么我就得很遗憾的对您说声抱歉了,”安东尼说,“或许周铭先生您并不知道议会的权力,他具有立法权和调查权,我们还可以主动申请任何暴力机关的配合,如果您不照办我想我们就会采取一系列的强制措施了,只是这一系列强制措施,恐怕就并没有我们现在这么友好了。”

    安东尼说到这里一转话锋接着说:“而相反的,如果您愿意配合我的建议,撤销您准备好的新闻发布会?那么我也会给你一dian我们的奖励。”

    “什么奖励?”周铭问。

    安东尼伸出了一根手指回答:“一百万美元。”

    周铭笑了:“安东尼先生,你确定你这不是在给我开玩笑吗?”

    “你觉得我现在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吗?”

    安东尼反呛了周铭一句,紧接着说:“我知道周铭先生会嫌这笔钱少,但有一个问题我希望周铭先生能先搞明白,我这一百万美元仅仅只是我个人给了你一百万美元的房费,因为要在议会看来,就只有你那dian的可怜背.景,我们完全可以用各种手段来对付你,只是我个人还是能希望把事情解决在框架内为好。”

    周铭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安东尼只好站起来,拉开窗上接着说了一句:“美利坚的确是一个坚守法制的国家,但在这里也同样会有**案。知道为什么会有**的产生吗?这都是因为每个人都想要拥有属于自己的特权。”

    说完安东尼最后看着周铭问:“怎么样?你想知道美利坚的**案是什么情况吗?”

    周铭皱着眉头看着询问自己的安东尼,很想知道周铭的结果是什么,与此同时想知道这个结果的还有几个人。

    在周铭轿车的后排,陈树李阳和李宁三人都在焦急的等着周铭的回来。

    “陈树叶凝,你们说咱们周铭这一次会是谁请咱们老师吃饭?能吃得起这里饭的人,恐怕也肯定是上流社会的人了。”李阳不确定的说。

    他马上就得到了陈树和叶凝的白眼,叶凝对他说:“李阳,我拜托你的眼睛能不能管管用的?难道你没看到在那边停着的豪车吗?根据我在新闻上看到的结果,我非常怀疑这一次是安东尼先生来找周铭吗?”

    这话让李阳倒吸了一口冷气:“难不成是那个安东尼吗?可根据我所知道的消息,这个人就是麻州的副州长和议长,他平时都和麻州的咱们老师不会在他手上吃了亏吧?”

    “咱们老师从来都只有占别人便宜的事情,哪可能会在别人手上吃亏了呢?”叶凝马上反问。

    这句反问让李阳有dian哑口无言,因为仔细想想,自己的老师的确非常厉害,也就像叶凝所说的那样,从来都只有他去欺负别人的份谁还能欺负到她呢?

    又过了一会,周铭走出餐厅,陈树、李阳和李思思急忙都下车过来向周铭问好,李阳先好奇的问:“老师,听说你今天过来是赴安东尼议长的约,你没有吃亏吧?”

    吃亏?

    陈树李阳和李思思的话又让周铭想起了刚才在咖啡厅里自己最后答应安东尼的情况。

    当时周铭都以为自己已经手握胜券了,却没想对方后面突然给了自己一记重击,反而让自己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地步,

    “安东尼议长怎么会突然找上老师您呢?是不是他准备要动用自己在政府部门的权力,然后全力禁止周老师您把布鲁克先生的录像给公开呢?”叶凝也追着问。

    周铭dian头说是,叶凝他们怒骂道:“这个该死的资本家,这明明就是他们的不对,为什么老师您要向他们妥协呢?”

    对于这个问题,周铭并没有回答,他只是愣在那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旁边,在那边安东尼议长也已经离开了花园餐厅,他在上车前似乎也感觉到了周铭的目光,还向周铭挥了挥手。

    陈树李阳和叶凝他们三人这时都不说话了,因为看着安东尼那边轻松的姿态,他们似乎都已经预料到了结果。

    他们的目光都在周铭身上,叶凝问周铭:“老师,是不是在安东尼那里吃亏了?您要我们做什么我们都做,我们会从他那里找会场子的!”

    周铭笑着揉了揉叶凝的小脑袋说:“放心吧,就是你不说我也一定会这么做的,不过今天的谈话让我认为我还是非常有收获的,因为从今天开始,我也会知道原来在美国权力也一样这么好用,看来我以后的路子也要有所调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