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一百美元赌注
    某年美国总统大选,当主持人激动的念出计票结果时,整个美国都沸腾了,无数人在叫着跳着笑着闹着,整个美国似乎一下子就陷入了狂欢当中,尤其是在各个黑人聚居区内,大家都走上街头,拼命挥舞着星条旗,高喊着美国万岁,天赋人权的总统万岁!

    就算是那些失败的总统支持者们也并没有太多的悲观情绪,他们也都笑着承认,这一次的总统大选,翻开了美国历史的新篇章,因为就任美国总统的,是一位非洲裔的黑人总统。∈↗小,o

    在直播间里,大选的获胜者奥马尔微笑着接受了这一结果,他拿起话筒说:“这个结果是很好的,其实沃尔什先生也是一位非常有力的竞争者,我是非常艰难才取得的这场胜利,但我认为这场胜利是非常值得的,因为这是民主的胜利,更是美国在接受新的挑战的胜利,更是主持人的胜利,因为你成功的见证了这次胜利。”

    奥马尔的幽默让主持人开怀大笑,他接着说:“当然这次胜利我还要感谢很多人,首先就是共和党,因为没有党派的支持,我一个人是无法完成如此艰难挑战的,其次我还要感谢所有我的支持者们,尤其是所有我的同胞们,是你们风雨无阻的前往投票站去投票,因为没有你们的支持,我也不可能实现这神奇的逆转。”

    说到这里奥马尔顿了一下才接着说:“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我最应该感谢的,其实是一位中国人,因为如果没有最初他的支持,我或许就只能去往大学教书了,而不是从政,更不可能会竞选总统。”

    “大家都说美国总统是很伟大的,那么指引总统当选总统的人无疑更加伟大,那么究竟是谁得到了这份殊荣呢?”主持人问。

    奥马尔摇摇头:“很抱歉在未经授权之前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我只能说他姓周,是一位比我更加伟大的人。幸好我在最正确的时间遇到了他,否则我无法想象现在的我会在做什么,是在大学里教书,还是颓废的每天领着救济金?我不知道,也没人会知道。”

    ……

    时间退回到90年,这天距离布鲁克事件已经过去将近一个礼拜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不论是沃顿保险公司的经营业务和投资,还是周铭每天的课程。

    “每天都能见到周铭同学来上课真是一件让人非常高兴的事。”

    婕拉高兴的说,在她看来没有什么比周铭每天按时上课更让她开心的了,而周铭则是感到很无奈,自己好歹也是金融班的班主任,就算是重生回来的,也不至于那么不爱学习,相反有了一世的经历以后,自己反而将知识看的更加重要了。之前要不是那么多事情,自己也不会旷课那么多的。

    至于婕拉对自己的青睐,则也是让周铭颇为头疼的,因为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叶凝,她每次见到婕拉她的俏脸上就是寒霜一片,再加上婕拉的热情如火,自己就是在这个冰火两重天当中煎熬。

    下课以后,周铭将课本交给叶凝带回宿舍,自己则驱车来到了校外的一个咖啡厅。

    “嘿周铭,我们在这边。”

    周铭才走进咖啡厅就听到有人和他打招呼,是哈佛学生会总会的主席丹尼,和他一起还有一位年纪稍大和他很像的中年人,周铭不难猜测那就是他父亲,周铭今天约他们来这里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谈。

    “很抱歉丹尼,我来的晚了一些让你们久等了。”周铭过来很客气的说。

    丹尼则摆摆手说:“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毕竟周铭你这个家伙已经旷了太多的课,我想除了那些被中途开除的混球们以外,你肯定是第一人了,你也该要把这些课程再捡回来了,否则毕不了业就是一件很丢面子的事情,尽管你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但是校方可不会管这么多,你知道的,教会总是非常死板。”

    随后丹尼给周铭和他身边的中年人做相互介绍:“这位是波尔先生,他是我的父亲,也是波尔投资公司的创始人和现任董事长。波尔先生,这位就是我跟你提到过的同学周铭了。”

    “很高兴认识你波尔先生。”

    周铭主动向波尔丹尼打招呼,然后三人一起坐下,波尔丹尼先询问周铭道:“周铭同学现在公司的市值是多少了?掌握了多少可供投资的资金?”

    这个问题让周铭愣了一下,丹尼也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上来第一句话居然就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他生气道:“波尔先生,我无法想象您真的是一位投资公司的董事长,你怎么能直接问出这么没有涵养的问题呢?难道你不知道这是非常没有礼貌和商业素养的吗?”

    波尔丹尼却并不管他,只是看着周铭等着他的答案。

    波尔丹尼的问题实际上就是他们今天约出来见面的重要原因,还记得当初在丹尼和周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说过希望能和周铭进行合作,后来由于周铭的各种事情才耽搁了下来,现在布鲁克那边的事情结束了,周铭见识到了美国权力的妙用,他就重新捡起了当初和丹尼的约定,希望进行一下推动政治的合作了。

    周铭想了一下说:“我的公司是一家新成立不久的保险公司,比起波尔先生的投资公司当然差的太远,但是也掌握了过亿的现金流,足够支持大多数的投资。”

    “包括支持一位区长的选举?”波尔丹尼又问。

    “当然包括。”周铭dian头说,“如果波尔先生需要的话,我甚至都可以担负一位市长的选举。”

    面对周铭如此自信的答案,波尔丹尼却仍不满意:“周铭同学,你确定你真的了解一个选举吗?所谓的选举费用,可不仅仅只是报纸和电视上公开的那些费用,那都是为了愚弄普通选民的,实际所产生的费用和隐形费用,才是最让一切小财团望而却步的。”

    “这些我都有心理准备,否则今天我也不会坐在这里和波尔先生你谈论共同资助竞选的事情了。”周铭说。

    “如果是这样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我非常希望能有一位区长甚至是市长,能被我们一起推上台,这样无论是你的保险公司还是我的投资公司,都能得到更进一步的发展。”

    波尔丹尼说着拿出了一张便签纸递给周铭说:“这是我的选举基金会的账户,只要周铭同学打进十万美元,我相信就是对这次选举非常有帮助的了。”

    周铭拿起那张便签纸看了一眼说:“十万美元的确并不是一笔多么庞大的费用,我随时可以汇款进来,不过在汇款之前,我想先问波尔先生一个问题,就是你的竞选人是谁?他能竞选成功吗?”

    “看来周铭同学是一位非常谨慎的人,认真和细致是个非常好的习惯。”波尔丹尼说,“我的选举人名叫约翰,他是金牌律师事务所的大律师,在法学上有非常高的造诣,他的辩论很厉害,经常在法庭上让对手无可奈何,同时他也非常富有政治头脑,完全具备一个选举人的特质。”

    说完波尔丹尼想了一下,最后又补充一句说:“另外他还有民主党的党籍,你或许不知道,在麻州这里,有民主党籍身份的人,总是更容易获得胜利。”

    周铭则说:“我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位约翰律师一定是波尔先生您精挑细选出来的,但是请恕我直言,我并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如果波尔先生信任我的话,我希望自己再挑选一位候选人出来可以吗?波尔先生,货比三家,总是能更容易挑出最优秀的。”

    “也可能会错过最优秀的。”波尔丹尼接过周铭的话头说,“周铭同学你是中国人,你并不了解美国的情况,这位约翰先生,他曾经获得过社区选举的胜利,那是根本没有后援的选举,一切都要靠自己,不管是资金还是操作,能从这里走出来的,才是真正的政治家,而约翰律师他就符合这个条件。”

    最后波尔丹尼还反问周铭:“周铭先生你说你没听说过约翰律师,那请问你能听说过谁?这是区域选举,并不是总统选举。”

    我还真听说过很多人。

    周铭在心里苦笑,自己所谓的听说过实际上就是自己重生前的记忆,不管是明星州长还是总统候选人,毕竟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咨询发达,很多事情即便是不去查也能知道。

    那么即使是这样周铭都没有听说过这位约翰律师。这就说明他只是一个非常庸碌的人,而自己明知道这是一位庸碌的人还去投资,自己就真是脑子坏掉了。

    然而这话却没办法和波尔丹尼去说,最后周铭只能从侧面说:“我并不这样认为波尔先生,社区的选举存在太多的偶然性,因为社区参加选举的人很少,有可能他的亲戚客户都在这里,所以他能更加轻松的获得选举的胜利,但是这放大到区选举,情况可能就会有很大的变化,而我是希望我们的候选人是能最终当选的。”

    不过波尔丹尼显然却并不理解:“周铭先生,看来我们的分歧是很大了,如果您不信任我的选举人,那么你完全可以自己再去推举一个,我也会非常乐意见到的,但有一dian,我的基金会并不会给予任何支持,最多可以回答你一些咨询问题。你知道的,一个拳头只有握在一起,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非常感谢波尔先生,那么这样说起来我们的合作只能局限在口头上了,尽管十万美元并不是一笔巨款,但我也仍然不想投资在没有希望的事情上。”周铭说。

    波尔丹尼很不屑的笑了:“没有希望的事情?周铭同学的用词真让人惊讶的,不过我想着就是所谓的年轻气盛吧,太年轻的商人,你们总是会自负的做出自己认为正确的决定,并任性的执行下去,不经历失败是不会改变的。所以我奉劝周铭同学一句,不要太任性了。”

    “是吗?可我觉得我并不会失败,反而还会成功。”周铭说。

    “是这样吗?那要不我们来赌一百美元,你肯定会失败的。”波尔丹尼很有自信。

    周铭微笑道:“成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