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明天太阳照常升起
    周铭和丹尼父子一起走出咖啡厅的大门,并在门口握手道别。

    “波尔先生,虽然在刚才的时间里,我们并没有达成一致的共识与合作意向,不过我仍然认为这一次的会面是非常有意义的,至少他让我们之间都增进了了解,或许我们还能在以后的其他问题上再有合作的机会。”周铭非常客气的对波尔丹尼说。

    不过波尔丹尼却并不懂东方的含蓄,或者说他根本没把周铭放在眼里说:“我却认为今天是很遗憾的,因为我是带着诚心来和周铭同学进行合作的,我也从小丹尼那里听说了你的一些事迹,以为你至少是一位成熟稳重有头脑的成功男子,但是你却选择了一条非常任性的错误道路。”

    周铭笑笑说:“对于波尔先生的失望我很抱歉,不过波尔先生说这话有些过于武断了吧?或许我的选择有些任性,但毕竟结果都还没有出来,怎么能说是错误的道路呢?说不定我能找到一个未来的美国总统也说不定呢?”

    “我想周铭先生这话一定是一个笑话,只可惜这个笑话的水平很低,并且在这个时候并不适合。”波尔丹尼说,一脸你在和我搞笑的蔑视。

    周铭无谓的耸耸肩:“好吧,如果波尔先生坚持这样的话,我想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吧,祝愿波尔先生这次能旗开得胜。”

    波尔丹尼也说:“真是遗憾,本来我还期待着布莱顿能出现一位打破局势的新资产阶级,看来是我多心了。不过周铭同学,我希望你能记住我们之间的赌注,或许明面上只是一百美元的赌注,但我更希望能为我的选举人增添更多的筹码,比如说来自华人社区的投票。”

    “这点波尔先生大可放心,如果波尔先生的候选人真的非常有希望,我想我一定会助你一臂之力的。”周铭说。

    “那我希望这个时间不要太长,否则到时候我未必会再需要更多的帮忙了,你知道十万美元并不算什么的。”

    波尔丹尼说完就转身离开,他的儿子也是哈佛学生会的总会主席丹尼则并没有立即跟着离开,而是在原地犹豫了一下,然后劝周铭道:“周铭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或许你可以去试着了解一下我父亲的选举人,我是真心希望我们之间能有机会合作的。”

    说完丹尼想了一下又说道:“或者周铭你可以先向我父亲的竞选基金会投资十万美元,这样我们就可以算的上是合作了,另外你那边还可以另外寻找你理想的选举人,让他也参与选举,这都没关系的,你总是说双赢,我想这就是双赢的最理想状态。”

    “非常感谢丹尼主席的努力,这也的确是一种非常富有建设性的选择,但是很抱歉,我不会接受一个失败的投资。”周铭说,“请原谅我用了失败这个字眼,不过约翰这个人,我并看不到在他身上的投资价值,或许他在法庭上的辩论十分厉害,但是选举和法庭辩论是不一样的,两者并不能相提并论。”

    “我完全同意你的话,可是……”

    丹尼还想努力说点什么,不过他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就听那边波尔丹尼冲他喊着快过去,丹尼只好歉意的对周铭说了一句:“很抱歉,不过我希望你能多考虑考虑我的建议再做决定。”

    说完丹尼回到波尔丹尼身边向他抱怨:“波尔先生我完全不理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和我们事先说好的完全不同,而且周铭的事情你也是很了解的,你也说过他是一位眼光非常独特的人,可是你今天为什么要对他进行全盘否定,我看今天武断的并不是周铭,而是你波尔先生!”

    面对丹尼的抱怨,波尔丹尼一脸淡然,完全没有刚才的高傲和蔑视。

    波尔丹尼看着周铭离去的背影好一会才反问了丹尼一句:“丹尼先生,你说周铭是一位眼光独到的人,那么在你眼中,我又是什么样的人呢?”

    丹尼被他父亲这突如其来的反问被完全问蒙了,好一会以后才反应过来,试探着询问父亲:“波尔先生的意思,是你也有自己的想法……或者是苦衷?”

    波尔丹尼摇摇头,他还是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叹息了一句:“这个事情并没有我们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复杂,你看到太阳落山了,你以为这一天就已经过去了吗?但实际上这一天还有很多时间,就算到了十二点,这一天的时间过去了,那也是新的一天正要开始,只要我们都没有躺进棺材,太阳总会照常升起不是吗?”

    对于父亲这么一番富有哲理和深意的话,丹尼满脸疑惑,不过细细想来,他仿佛又明白了父亲的意思。

    另一边,周铭在告别了丹尼父子以后回到了宿舍,陈树李阳和叶凝都等在一楼大厅里,见到周铭回来他们马上围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询问周铭情况如何,甚至连他们的律师艾伦都在这里。

    “艾伦律师是来领取自己的律师费的吗?叶凝应该已经将费用全部打入你的账户了,你务须担心,我很清楚在美国这里欠任何费用也不能拖欠律师费。”周铭调侃一句。

    艾伦则摇头说:“对于律师费我并不担心,因为我非常愿意成为周铭先生的律师,哪怕会被拖欠律师费也一样,毕竟我并不缺钱。相比之下,我更担心周铭先生这一次的合作谈判结果如何,我相信你的这些朋友,他们都只会比我更关心也更焦虑。”

    随着艾伦的话,陈树叶凝他们都拼命的点头,毕竟他们作为周铭在美国最亲近的人,他们都很了解周铭此刻的处境,周铭急需在政治上发出声音,否则无论他在生意上多么成功,最终都会成为权力的美餐。

    就像这一次,明明自己已经运用了布鲁克的贪心成功的将他引进了局中,同时所有的证据也都指向布鲁克才是真正的犯罪者,事实也的确如此,然而最后的结果却是布鲁克动用了议会调查委员会的权力,强行将自己抓进f大楼审问,后来还派人在路上截杀自己。

    这一切无一不是严重的犯罪,换成另一个人,只怕早就闹得布莱顿沸沸扬扬了,但他是布鲁克,因此从司法机关到舆论媒体,却同时成了瞎子和哑巴,看不见也不说话了。

    为什么?

    就只因为他是布鲁克,是麻州的自身参议员,拥有宪法赋予他的特权,仅此而已。

    既然美国的富豪们可以公然的运用权力保护自己,那么我们为何不能有样学样,也运用民主来为自己争权呢?

    面对这么多希冀的眼神,周铭在心里叹了口气,其实他还有一个事情并没有告诉他们,就是那天在花园餐厅里自己和安东尼议长的谈话,所有一切自己说出来的,都只是前半段,最后最关键的自己和他的交易,自己并没有对任何人透露半句,哪怕是这些自己非常亲近的人。

    一百万美元加上一位副州长议长的威胁,就能让周铭妥协了吗?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实际上这里面的交易和妥协要远比周铭说出来的要复杂得多,甚至还牵扯到了很多其他的方面,包括今天自己坚持不与波尔丹尼的合作;只是这些东西,周铭并不认为有说的必要,至少现在没有让他们知道的必要,不过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渴求能有权力来保卫自己不受欺负。

    周铭并没有吊他们的胃口,直接回答道:“我见到了丹尼的父亲,他也向我推荐了他的候选人,是金牌律师事务所的约翰律师,他说他要资助这位约翰律师去竞选区长。”

    周铭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艾伦的,艾伦也很快回应:“那么周铭先生的决定呢?”

    “我否决了他的这个提议,我更希望自己考察一位候选人出来。”周铭说。

    艾伦松了口气:“你没接受真是太好了,因为这位约翰律师我认识,他的确是一位很有口才能力的律师不假,他也非常有自己的政治抱负,但关键是他并不懂政治,用你们中国人的一句话概括就是志大才疏,没错就是这样,他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总是能够给你讲出很多他的政治主张,但是却从来不考虑他的这些政治主张能不能得到执行,甚至说有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周铭点点头:“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并没有在任何报刊或者杂志上看到任何关于他的记载,我也完全没有对于他的印象。”

    “您做出的选择才是最棒的,只是看来老丹尼先生这一次的政治行动又要失败了。”叶凝叹息着说。

    “好了,咱们也不要幸灾乐祸,毕竟一天的时间还没有过完,明天太阳总会升起,谁知道后面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呢?”周铭笑着揉了揉叶凝的小脑袋说。

    叶凝他们三人恩一声,艾伦问周铭:“只是我很好奇,周铭先生您既然否决了约翰,那么想必您肯定有了更理想的候选人吧?因为约翰这个人,如果不是对他非常了解,还真的很容易被他的口才所欺骗,认为他是一个非常有政治激情和能力的人。”

    “我的确是有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周铭回答说,“他的名字叫奥马尔,目前三十岁,在哈佛法学院攻读博士学位。”

    这边周铭的话音才落,艾伦就立即惊讶道:“奥马尔?这个人我知道,他可是法学评论的首位黑人主席,他的法学理论是受到全国性认可的,他的口才也很不错,可是他所表现出来的都是与法学有关的理论知识,你说你要他做你的候选人……”

    艾伦很不确定的问:“这能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