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请你竞选
    坐落在查尔斯河北岸高地上的哈佛法学院是全美最古老的法学院,尽管他比起哈佛本身要晚了近两百年,但依托哈佛大学浓厚的底蕴,哈佛法学院在两百年间迅速崛起,成为全美最具权威的法学院之一,同时这里也培养了诸多的美国总统,或许在数量上并不是最多的,但在知名度上绝对是最高的。小,o

    一辆黑色的别克轿车穿过安德森纪念桥来到查尔斯河北岸的哈佛主校区,周铭带着叶凝和艾伦坐在车上。

    五月正是哈佛大学莺飞草长的时刻,道路的两旁一片欣欣向荣的郁郁葱葱;不过周铭显然并不是来旅游的,事实上在这里念书的他也并没有任何必要,因此他的车子飞快的行驶过哈佛的主干道,直接上了法学院的高地,绕过高高矗立在门口的约瑟夫雕像,来到法学院的图书馆大楼前。

    “我就是从哈佛法学院毕业的,我很清楚哈佛法学院的学生们平时没事时候的课余活动就是来图书馆看书,你们知道的,美国如此多的稀奇古怪的法律条文,除了死记硬背以外不可能还会有任何其他的办法。在这里,越是优秀的学生看书肯定也就越用功,那么既然奥马尔是法学评论的第一任黑人主席,所以我想他只会比其他人更努力,我猜他就会在这里。”艾伦对周铭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完全相信艾伦律师的判断。”

    周铭dian头说着,然后和叶凝一起走下车,叶凝抬头看着面前宏伟的希腊式长廊巨柱式建筑,询问艾伦道:“艾伦律师,那这图书馆这么大,我们要怎么找呢?”

    “所有进出图书馆的人都必须在门口警卫处登记,当然不排除有些恶意逃避的坏学生,不过那些大都是为了在这里通宵看书的夜猫子们,有些警卫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过白天我相信警卫还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想要溜进去的小老鼠,而且这也并没有必要。”艾伦说。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只要去警卫那里查一查就好了?”周铭问。

    艾伦dian头回答是,然后他们几人走向警卫室,叶凝要主动上前询问却被艾伦拦住了,他说:“很抱歉你并不能这样做,法学院的家伙都是一群傲慢的蠢货,虽然你很漂亮,但我想他们还是会因为你是中国人而拒绝透露任何有关信息,所以还是我来吧。”

    艾伦的话很让叶凝感到气愤,不过有时候现实就是这样,周铭不也正是因此才要掌握政治的吗?

    “周铭先生,刚才警卫告诉我说由于今天是假期,奥马尔今天很早就来了,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是直接进去图书馆找他,第二是我们在门口……”

    还不等艾伦说完,周铭就给出了答案:“我们直接进去找吧,我可不是沃顿先生,在外面守株待兔并不是我的风格。”

    对于周铭的这个选择艾伦并不感到惊讶,不过今天仿佛是他们的幸运日一般,当他们才走进图书馆大楼,还没来得及分头去找人的时候,他们就看到一个高大的黑人抱着几本书迎面走出来。

    作为特种部队成员,**本能的第一个认出了他的身份,低声提醒周铭那就是奥马尔。

    其实对周铭来说,并不需要**的提醒,周铭就已经认出了那个人,毕竟后世奥马尔作为网络信息最爆炸时代的美国总统,是连任总统,同时还是第一任黑人总统,只要上网,就没有不认识他的人,而在二十五年前,奥马尔尽管年轻了许多,也有一头卷卷爆炸的短发,但他特有的面孔,还是让周铭第一眼就认出了他。

    周铭对**他们diandian头,然后主动上前拦住了奥马尔。

    周铭站在奥马尔面前,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原来这就是未来的美国总统吗?看上去还挺高的,是黑白混血的种族优势吗?

    这是周铭心里的第一想法,原本周铭以为自己在见到奥马尔的时候会很激动,就像自己第一次见到杨老和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的时候一样,但事实周铭的心里非常平静,除了对奥马尔的身高有些诧异以外,周铭这才想起网上报出奥马尔的身高是有185的。

    周铭能有这样的淡定,一方面是他经历的事情太多,也见过了两位国家元首和传说中的人物,心理素质变强了很多;而另一方面,则就是之前一度把奥马尔抬的很高,自己对他有一种很高姿态的期待,现在见到了本人,自然心里会觉得有些失望了。

    这边周铭心里淡定,那边奥马尔却给吓了一跳,他愣愣看着突然到自己面前的周铭问:“这位同学我很抱歉,我回去还有些事情,如果你是找我有事的话,不知道是否能尽快说完呢?”

    周铭这才回神过来,他对奥马尔说:“奥马尔同学你好,我找你的确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当然在说之前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周铭,是沃顿保险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很抱歉我现在并不需要任何保险,不过你可以给我留下名片,如果我以后需要的时候再和你联系,你看这样可以吗?”奥马尔问。

    居然被当成了保险推销员,周铭自己也感觉非常无奈,不过奥马尔同学,你没注意听自己刚才自报家门的职位吗?你见过有哪个保险公司是首席执行官亲自跑到校园里去推销保险的吗?

    想归想,周铭嘴上还是说:“奥马尔同学很抱歉我并不是来推销保险的,我是请你来当我的选举人的。”

    “选举人?”奥马尔愣住了,显然周铭的大跨度跳跃让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周铭dian头说:“没错,我的保险公司最近成立了一个选举基金会,准备在社区或者是区选举过程中推举和资助一位选举人进行这一次的选举。”

    “所以你就选择了我吗?”奥马尔愣愣的问,“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选择我。”

    因为我知道你就是未来的美国总统,连总统都能选上,还有什么选举是你过不了的关呢?

    这是周铭最大的理由,不过这个理由说出来却未免太过于惊世骇俗,因此最后周铭只是简单说:“因为我看过奥马尔同学你的一些作品和你在法学评论上的演讲,我非常欣赏你对法律的专心态度和你在进行辩论时的口才,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我听到了你对未来政治的展望,我认为这些都非常符合一个选举人的条件。”

    奥马尔这时已经回神过来,不过他并没有说话,而是左右打量着周铭和叶凝艾伦他们。

    看着奥马尔这样的表现,艾伦主动做了自我介绍:“奥马尔同学你好,我叫艾伦是一名律师,我也是哈佛法学院的毕业生,我想你可能听说过我,现在我在金牌律师事务所工作,是周铭先生的法律顾问,为他提供必要的法律服务,当然同时也可以为他提供必要的担保,比如现在。”

    艾伦接着说:“奥马尔同学,我可以向你保证周铭先生的选举基金公司是完全合法的,你可以和他签署一份合作协议,之后他就可以为你的竞选提供必要的资金和其他服务了。”

    “不过你得保证我们的利益!”叶凝补充说。

    “或者可以说你在竞选成功以后必须得保证兑现你的竞选承诺。”艾伦解释说。

    在叶凝和艾伦之后,周铭问:“奥马尔同学这样说你清楚明白了吗?”

    奥马尔diandian头说:“我想我非常明白,不过我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因为我并没有任何参加竞选的意思,如果是学生会主席,我或许还可以考虑一下,但是要说什么区长市长这些,很抱歉我没有任何兴趣。我回去还有事,请你们让一让谢谢。”

    奥马尔说完要走,不过周铭却并没有任何让开的意思,他仍然说:“奥马尔同学,或许是我刚才还表述的不够清楚,我所说的竞选合作,并不会让你多出哪怕一个美分,甚至我还可以发给你薪水,但我所需要的,就是由你代表我的选举基金会参加竞选,并在当选以后兑现给我的承诺。”

    “很抱歉周铭同学,就你刚才所说的这些,我都非常清楚明白,相反是我的意思你不明白!”

    奥马尔一字一顿的对周铭说:“我只想说我对竞选没有丝毫兴趣,我很讨厌政府,我很讨厌议会,我更加讨厌税务局和警察,还有一切与政治有关的东西,因为政治是无比肮脏的,而我是哈佛法学院的学生,我未来的目标就是要去除这一切肮脏,让法律恢复他本来的面目。”

    “而你现在居然要我去和如此肮脏的政府为伍?这简直让人震惊,我很怀疑你究竟有没有了解过我。”奥马尔说。

    “可是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你并不会因此有任何损失,相反你还会得到一定数额的报酬,你是单亲家庭出身……”

    叶凝拼命的想要做最后的努力,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奥马尔狠狠的给打断了,奥马尔愤怒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叶凝说:“这位女士我请你注意你的措辞,如果你们是来打击我的,那么现在你们已经达到了目的,但是我绝不允许你们在我面前以任何方式侮辱我的父亲和母亲。”

    奥马尔的话反倒让叶凝惊了一讶,她急忙解释:“很抱歉奥马尔同学,我并没有任何要侮辱你父母的意思,可能只是我的英文问题……”

    奥马尔还是摇头说:“我不管是什么问题,我现在很讨厌你们,我并不想再和你们多说哪怕一句话!”

    “最后我只想再对你们说一句话,去你们的什么竞选,什么狗屁基金会,我就只想做我自己的奥马尔,我不会竞选,我不想成为任何人,请你们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如果再让我看见你们,我一定会报警的!”

    奥马尔最后丢下这么一句话然后就离开了,只留下周铭四人在原地面面相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