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老师真的很对不起,今天都怪我,我明明知道奥马尔的父母离婚了却还是说了单亲家庭这个词,这明明是指父母一方发生了意外的坏词,我不应该说的,所以他才会对我们那样抗拒甚至反感,这一次我们不仅没能帮老师您说服奥马尔,甚至还把他赶跑了,我真是犯了最大的错误,我真是个差劲的人!”

    叶凝扑在周铭怀里痛哭着,一句接着一句的数落着自己的不是,仿佛要把自己给说成是天底下最坏的人一样。△¢小,o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离开了哈佛法学院,不过叶凝并不是当他们才离开哈佛法学院就哭了的,因为那时律师艾伦还在这里,她也明白自己不能在外人面前出丑,所以她一直强忍着,可当把艾伦送回了律师事务所以后,叶凝就再也忍不住的失声痛哭起来。

    叶凝哭的非常伤心,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一颗颗从脸颊滑落,让周铭手忙脚乱的给她擦拭着。

    “叶凝你不要哭了,这个事情其实和你并没有什么关系的,只是一句单亲家庭,离婚了的也是单亲家庭,没有谁规定一定要是过世了才可以的,你并没有任何侮辱的意思。而且那奥马尔的话也说的很清楚了,是他自己很讨厌政府和议会,是他自己对政治抱有一种很深的敌意,也就是这种对政治的敌意才让他反感我们的,并不是你的一句什么话。”

    周铭试图安慰着叶凝,不过周铭的安慰似乎并没有效果,因为叶凝依然在痛哭着。

    周铭抓耳挠腮的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很后悔你说过那句话,可现在哭也无济于事呀!还有你平时不是总是让你**哥哥教你防身术,说你是个坚强的女孩子吗?现在让他看到你这个样子多不好,你别忘了你**哥哥是我的保镖,我的车也要他来开的。”

    周铭这么对叶凝说着,可当他抬头的时候,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车子。

    这让周铭非常无奈,不过这时一声笑声却突然传来,周铭低头发现自己刚才怎么安慰都没用的叶凝,这时却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来不及感慨这女人的心思你别猜,周铭只好顺着自己刚才的话往下说:“说好了要**开车的,谁知道这家伙突然跑了,还是我的保镖呢,有dian不尽职了。”

    不过这一次周铭的话就没那么大效果了,叶凝低下了头,情绪很低落的说:“老师真的很对不起,我真是太没用了,不仅事情搞砸了,现在还要您来安慰我。”

    “这有什么关系呢?而且有些事情的发生是你根本阻止不了的,因此我们还是要乐观起来的。”周铭说,“并且我也不是什么阿拉丁神灯,说出来的话可不会像许愿一样的实现,我们谁也不认识奥马尔,今天来找他都是第一次和他见面,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所以在来之前不是也做好了被拒绝的打算了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

    叶凝着急还想说什么,不过她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周铭给打断了。

    “没什么好可是的,”周铭说,“既然是做事,就要做好出现状况的准备,毕竟这个市场出售的可不仅有希望,更多的都是失望,如果你只想收获希望,那还是趁早不要在这里买东西了。”

    最后周铭还说:“而且作为我的学生,不就是应该坚韧不拔吗?跌倒了并不可怕,只要我们重振旗鼓,从哪里跌倒再从那里爬起来就是了,如果碰到dian什么事情就哭哭啼啼自暴自弃的那还像什么样子?”

    叶凝擦了一下眼泪,坚定的对周铭说:“老师我明白了,我不会再自暴自弃了,这一次是我的失误才让奥马尔拒绝和反感了我们,但也并不是没可能挽回了的,我会回去和大家一起想办法,争取早日说服奥马尔作为我们基金会的选举人去参加竞选的。”

    周铭满意的diandian头:“这才对嘛,不自暴自弃就好,那么如果奥马尔这边一直坚持,并没有什么把握呢?”

    “鸡蛋不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我们完全可以准备另一手预案。”叶凝说。

    周铭为叶凝鼓掌:“漂亮,我的学生就是应该有这样的思想觉悟,我现在把**喊进来,我们马上回哈佛宿舍吧。”

    说着周铭就摇下车窗,但就当周铭准备喊**上车的时候,叶凝突然的一句话,让他感觉有些尴尬,叶凝说:“老师,您还真是不懂怎么安慰女孩子呀!”

    周铭对此只能尴尬的搔了搔头,没办法,这对女人方面就是硬伤,否则以自己这两世为人的经历,如果自己再很懂女人,只怕自己早就妻妾成群了,这本书也就变成了被国家严打的小黄文了吧。

    然而周铭并没有听到叶凝最后那句非常小声的话:“不过也就是这样的男人才是最值得依靠的。”

    随后**回到车上,很淡定的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按照周铭的吩咐开车回去了哈佛宿舍。

    在宿舍里,陈树李阳都等在这里,见到周铭回来了,他们很高兴的迎上来说:“老师你们回来啦,我刚才和李阳已经对整个布莱顿的选区情况进行了分析,结合奥马尔的黑人身份,和我们的保险公司以及华裔身份,我们认为芬威区是相对较好的,我们目前还在对芬威区内的各个社区进行对比分析,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李阳则是看了一下周铭的身后,好奇的问周铭:“老师,怎么就您和叶凝回来了,那个奥马尔没有跟您一起回来吗?”

    周铭则是皱着眉头看着陈树和李阳:“谁告诉你们奥马尔会跟着我们一起回来了?”

    周铭的这句话反问让陈树和李阳一下子愣在了当场,他们根本不明白周铭怎么会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来,还是叶凝小声提醒了他们:“你们别瞎说,老师这一次并没有说服奥马尔,他不愿意加入我们的基金会参加竞选,怎么会跟着我们回来呢?”

    “什么?老师没能说服奥马尔?”

    李阳马上惊叫出声,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宿舍里其他同学都已经听到并一个个赶了过来:“老师没能说服奥马尔,这怎么可能呢?今天可是老师亲自出马的,而且我们的条件那么优厚,他为什么不来?老师这不会是在考验我们什么吧?”

    听着金融班同学们的你一言我一语,周铭的眉头皱的越来越深了,他感觉这些同学对他似乎有了一种盲目的信任。

    或许这是任何一位企业领导人所追求的,但周铭却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是一把双刃剑,他们会认为只要有自己出马,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这样一来,他们本身就会产生一种懈怠的情绪,认为反正任何事情都是有自己最后能处理的,那他们还管那么多做什么呢?

    周铭当然知道金融班的同学们都是很有上进心的,但任何事情都必须防患于未然才行,更重要的是,周铭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像上帝一样全能的人,自己只是重生,不是就成了巴菲特索罗斯,自己所要做的,是需要让自己的团队变得不可战胜。

    在这样的想法下,周铭让大家安静下来,然后他带着叶凝和**走进宿舍,关好门。

    他站在队伍前面,看着所有金融班的同学说:“同学们,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厉害,只要有我出手就没有办成的事?”

    所有金融班学生下意识dian头,周铭马上大声说:“我告诉你们,这是错误的!我也只是一个人,我并不是神,我也不能把任何事情都计算到完美无缺,沃顿保险公司更是一个整体,我们已经不是在公司创立之初了,那时我们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必须去赌,而现在我们已经是一家拥有上亿资产的保险公司了!”

    “这是什么概念?”周铭自问自答,“一家普通的投资公司大概也就只掌握几百万美金而已,这就说明我们已经有能力在股市里具有发言权了!”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必须要做出更加稳妥的决定,不是什么都依靠我,不要认为我就是神,我就一定会成功,我们一定也要做好失败的预案,你们也要把自己当成是公司的一份子,只有我们大家共同努力了,才能让公司变得不可战胜!”周铭说。

    周铭的话震撼了所有人,陈树首先站出来说:“老师很抱歉,您的话就像是醍醐灌ding一般提醒了我们,一直以来我们都太依赖您了,我们都忘记了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这一次也一样,您说去说服奥马尔,我们就相信您一定能成功,就没准备失败的预案,不过我们以后会改正的。”

    李阳也马上站出来说:“没错老师,这一次是我们疏忽了,不过我们可以像您保证,也只有这一次,我们绝不会再有下次了,我们会尽可能发挥自己的主人翁精神,不让老师您失望的!”

    叶凝也对周铭说:“老师,这一次的事情我有很大责任,不过这也是给我最大的教训,以后我会更加努力和谨慎的!”

    “我当然相信你们,因为你们是最棒的金融班!”周铭说。

    周铭是真的很欣慰,这些金融班的同学们都是全国的精英,他们也都能为自己贡献最大的力量,更重要的是他们能最快的调整,能听自己的话。

    都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周铭自己最后想想,或许这一次奥马尔没有被自己说服,对自己或者沃顿公司来说,反而真是一件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好事了,因为他让自己及时的发现了存在的问题,并且能第一时间改变,让同学们不再那么依赖自己。

    “好了,话就说到这里,那么我们接下来就要谈谈竞选的问题了”周铭说,“陈树李阳叶凝,你们跟我来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