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做人做事一定要正
    (鞠躬感谢“丧物玩志”、“风神羽少”和“个性小哥”的月票支持!)

    周铭带着陈树李阳和叶凝回了自己房间的书房,由于周铭更多的时间需要在外面,因此他的书房相比其他学生要空荡许多,因此周铭的书房很多时候就被用来作为一个小型的会议室使用。【【dian【小【说,o而这一次,周铭就需要在这里,和金融班的三位班干以及沃顿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开一个小会了。

    进了书房,周铭先让叶凝简单的把奥马尔那边的情况给陈树和李阳说了一遍,陈树和李阳听后都皱起了眉头。

    “怎么会这样?我们出钱资助他进行竞选,不仅所有的一切竞选工作我们都可以给他完成,甚至还承诺给他发薪水,这已经是非常优厚的待遇了,否则其他的竞选人都必须是自己出钱,自己搞竞选基金会完成一切竞选工作的,都已经这样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李阳第一个发表意见道。

    陈树则摇摇头说:“我认为事情未必会那么简单,李阳你忘了叶凝说的,奥马尔说他很讨厌政府和一切行政机关,这就说明是他本人对政治的厌恶,而不是对于我们开出条件的不满。”

    “我和老师也是这个想法。”叶凝说,“可如果奥马尔真的很讨厌政治,那我们要想说服他参加竞选就很困难了。”

    陈树dian头说:“我非常同意,这是非常让人头痛的,因为如果是条件方面的原因,我们还能坐下来谈,可他本身就反感政治,我们再要想说服他参加竞选就很困难了,除非我们有办法扭转他的思维,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说着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了周铭,可当他们看到周铭的眼神时才恍然都想起来他们刚刚才答应说要自己想办法,不再依赖周铭了的,于是马上又扭过头去。

    “也并非是不可能的。”李阳接着陈树刚才的话题首先说道,“因为就像一句爱情里的话,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从心理学上来说,每一种行为方式都是有他成因的,我们只需要知道奥马尔为什么会厌恶政治就好对症下药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要找到这个根源恐怕也很难了,毕竟我们谁都不认识他,更谈不上什么了解了,要从他的过往生活上找出原因不是不可以,却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可我们现在却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叶凝说。

    叶凝的话让气氛陷入了沉默,好一会以后李阳说:“要不然我们可以跳过调查的这个过程直接对症下药好了。”

    陈树和叶凝听着李阳的话眉头一挑,陈树试探着问:“李阳你的意思不会是想说我们想办法让他在什么地方吃亏一次,让他明白权力的重要性,他就会来找我们了吧?”

    李阳dian头说:“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急症就得下猛药才行,否则我们磨磨唧唧的去调查他的过去,竞选的时间早就过去了,美国议会可不会专门为我们延长竞选时间,总统连任都没这个待遇。而且我们只要做的谨慎一dian,我想他也不会发现的。”

    “这倒是个办法。”叶凝附和着说,“而且针对他的权力事件也并不难办,他是一个黑人,黑人在这里是受到歧视对待的,很多在警局或者其他地方的虐待事件,并不会因为他是哈佛法学院的学生而有所区别,所以我们或许只需要打一个报警电话,或者是帮他制造一dian什么冲突,就可以让他明白权力的重要性了。”

    “而且还有另外一dian,”李阳补充道,“刚才叶凝说过他是单亲家庭,那么单亲家庭还是黑人,这两dian都是很要命的,我想他在成长过程中所受到的歧视肯定不少,或许随便一dian事情,他就会忍受不了了。”

    陈树听着李阳和叶凝的话沉吟了好一会才说:“如果只能这么做的话,那我认为还是要尽可能做狠一dian的好,因为一般的小亏并不会让他下多大的决心,只有真正吃了终生难忘的大亏了,他才会铁了心改变。”

    面对陈树最后的表态李阳笑了:“以前我以为班长大人很善良,没想到班长大人狠起来比我们还要厉害呀!那么我想就这么办吧?”

    就当陈树李阳和叶凝统一了意见的时候,周铭突然说:“对于你们的想法,我表示反对。”

    周铭一语惊人,让叶凝他们三人当时就愣住了,他们愣愣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周铭怎么就突然说出这话了。

    “通过对奥马尔的打击让他明白权力的重要性,转而让他自发的参加竞选,这个方法本身没什么问题,我也觉得做好了会有很高的成功几率,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就是一旦被他事后知道了怎么办?是继续用谎言弥补期待着能瞒天过海,还是等待着决裂,制造一个竞选丑闻?”

    周铭接着说:“你们不要觉得这不可能,就像那句老话说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我们做了,不管我们做的多好计划有多周密,总还是要面对这个问题的。”

    对于周铭突然抛出来的这个问题,陈树李阳和叶凝三人谁都给不出答案,不过周铭也并不需要他们回答,因为周铭马上接着说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别这么做,不管在商业还是政治上,做人做事一定要正,只有自愿的合作才牢靠,如果出自非自愿,那么不管你的初衷是为他好还是别的什么,最终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可是那个奥马尔他是很厌恶政治的,如果我们不用一dian手段,恐怕很难说服他为我们参加竞选。”叶凝试图解释说。

    不过周铭依然不认同:“但这也并不是我们用这种手段的理由,或许用一些手段能更好的达到目的,但终归不是正途。奥马尔他尽管厌恶政治,但或许我们也只是很难说服他,并不代表我们真的一dian机会都没有,相反的如果我们用了手段被他知道了,那局面才是一dian转圜余地都没有了。”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才接着说:“还有一dian最重要,你们为什么总想着要说服奥马尔?我只是说奥马尔是我物色最适合作为候选人的人,我可从来没有说过一定要推举他为候选人,如果他不同意,我们完全可以自己作为候选人参加竞选,难道我们就一定会比那个黑人要差吗?”

    “当然不是,”李阳下意识的接话道,“老师我们就试着再邀请他,如果他真的不愿意就不要勉强他了,我作为候选人一样可以参加竞选,我很有信心!”

    “而且钱用在自己人身上总是比用在外人身上要让人感觉心里舒服一dian的。”叶凝也说。

    周铭笑了:“这才对嘛,作为我金融班的学生,就是该要有这样的精气神!”

    夸了李阳一句,随后周铭就转移了话题:“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任务是竞选,因为时间上刚好,不过同时我们也不能忘了沃顿保险公司的业务,虽然公司账面上已经拥有了上亿美元的资金,不过其中有一半以上都是各个投保人的保险金额,是需要在合同到期以后退还给投保人的,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理赔工作,也已经开始了。”

    “正是由于这些原因,我们沃顿公司最重要的工作必须是投资,不断的投资创造利润,才能保证公司的不断发展,否则我们就成了庞氏骗局一样的金融诈骗了。”

    周铭说着环视了陈树李阳和叶凝三人一眼然后说:“所以现在公司的利润增长情况怎么样了?”

    周铭尽管是看着三个人问的,但实际上周铭要问的就是叶凝,因为这方面的工作是由他带着其他几个女生负责统计的。

    叶凝也没有让周铭失望,马上回答说:“老师,截止到昨天晚上统计结束,从上一周到这一周,公司的投资增长了百分之一dian五,也就是两百万美元,扣除公司正常运作资金和佣金以及其他开支,公司总共纯收入一百万美元。”

    “才一百万美元不到百分之一的收入吗?这个收入或许在其他公司已经很多了,但对于一个金融投资公司来说,还是太低了一dian,是中间有哪里的投资出现了亏损吗?”周铭问。

    面对周铭这个问题,陈树李阳和叶凝三人相视一眼,最后陈树向周铭汇报:“老师是我们的投资模型出现了亏损。”

    周铭惊讶的哦了一声,不过却并没有急着说什么,而是给出了继续说的手势。

    “老师是这样的,我们有一个基于公司的股票和债券所做的风险投资模型,我们之前选取的都是在股市上表现非常出色,非常具有底蕴的几百支股票,不过就在上个礼拜,中间的一百支不同行业的股票出现同时下跌的情况,并且最高跌幅已经超过了五个百分dian,损失超过六百万美元。”陈树说。

    周铭皱起了眉头:“投资模型损失这么大?之前市场并没有出现任何反常情况吗?”

    陈树摇头说:“没有,之前这些股票在市场上的表现都非常强劲,并且历史情况也都非常优秀我们才会选取的,我们也不明白这一次为什么会这样。不过目前我和李阳已经就这个情况开始对模型进行跟踪修复了,我们临时剔除了表现不佳的股票,同时增选了很多这段时间表现很好的优质股票,已经尽可能的把损失降到最低了。”

    说完陈树想了一下又补充一句道:“老师,原本我和李阳是准备等这一次情况稳定下来以后再向您做一个总的汇报的。”

    周铭diandian头说:“这样就可以了,或许这一次只是一次意外事件,我说过一些小的问题你们自己处理就可以的,不用向我汇报。不过有一dian我需要提醒你们,对投资模型的修补我没意见,我只是希望你们能更慎重一dian,如果只是更换其中几支表现不佳的股票这没问题,但如果数量太多,那就说明我们当初的设计思路有问题,最好的方式就是重新设计一个,知道吗?”

    陈树dian头坚定的说:“老师您请放心,我们会慎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