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叶凝的决心
    这一次的失败和我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我一定要说服奥马尔,只有这样我才能弥补我所犯下的错误!

    这是贴在叶凝闺房床头的一张小纸条,叶凝有一个习惯,她总是喜欢把一些名人名句,或者是励志的座右铭贴在床头,因为她认为只有这样做才能达到‘每日三省吾身’的效果,叶凝是勤能补拙的忠实拥趸,同时这也是她能进金融班的重要原因。£∝小,o

    金融班人才济济,对数字敏感或者是对金融经济一dian就通的天才大有人在,叶凝只是其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她之所以能进入金融班还成了团书记,就是因为她的这个习惯,能每天反省自己犯下的错误并努力改正,才能让她这个普通的女孩追上并压住金融班的那群怪才,成为金融班里的第三号班干。

    曾有包括老子孔孟和莎士比亚、苏格拉底等一系列大家的名句贴在过她的床头,像“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和“笨蛋自以为聪明,只有聪明人才知道自己是笨蛋”这些话都得到过她的宠幸,不过现在却都被理所当然的替换成了这句话。

    原因很简单,叶凝一直在为没能说服奥马尔而感到异常苦恼,即使距离事情的发生已经三天过去了;并且那天有了周铭的开导,后来回到宿舍以后也和陈树李阳开了一个小会,把这个事情拿出来讨论了,但她却始终介怀在心。她仍然认为那天是自己没有做好,如果那天自己能做的更好,或许就不会是这个结果了。

    她不知道周铭为何执意会找那个素未谋面的黑人,但她却百分百信任周铭,相信他的判断,既然他做出了这个选择就肯定有他的道理,而自己的错误却耽误甚至破坏了他的进程,这是绝对不能饶恕的!

    正是这个想法让她贴了这张小字条,她想要弥补这个错误,通过自己的努力,再把奥马尔给请回来。

    叶凝就站在床前静静凝望着自己的那张小纸条,突然她宿舍的门被敲响了,她过去开门,是班长陈树,陈树带了一大堆资料过来交给她说:“叶凝这里是我们已经掌握的关于奥马尔的资料。”

    叶凝接过资料对陈树道了谢,但陈树却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问叶凝道:“你真的打算自己一个人扛下这个事情,凭自己去把奥马尔给劝回来吗?我认为还是让我和李阳一起帮你比较好,我知道你一直都很要强,不想去麻烦老师,但有些事情并不是逞强就能解决的,老师也并没有怪你。”

    叶凝dian头说:“谢谢班长,我当然明白这一dian,老师拥有非常宽广的心胸,他肯定不会因为这个怪我,但这绝对不是我甩锅的理由,相反就是有这样的老师,我才更应该努力不让他失望甚至是给他惊喜才对。况且在这一次的事情上,就算我没有全部的责任,但至少有很大一部分的责任在我。”

    “既然你坚持的话,那我想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陈树无谓的耸了耸肩说,随后还是叮嘱了一句,“不过叶凝你记住还有我和李阳,还有整个金融班,最后还有老师,我们都是你的后盾,你如果遇到了什么事千万不要逞强,至少要回来告诉我还有李阳,我们一起商量着再做知道吗?”

    叶凝微笑着说:“我的班长大人你就放心吧,既然我这一次是奔着成功去的,我肯定会选择最稳妥的方式。”

    “另外,我和李阳已经把新的投资模型给做出来了,还有原来老的投资模型的修改,以及这段时间公司的盈亏数据,我都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了,你也要记得审查,不要因为一个奥马尔耽误了公司的正事,毕竟奥马尔不愿意我们还有备选方案的。”陈树又提醒了叶凝一句。

    叶凝默默的dian头微笑道:“我知道了,我不会耽误任何事情的。”

    陈树还想说什么,不过他也明白叶凝的决心,知道自己再多说什么都是无济于事的,只好最后说了一句加油然后离开了,而叶凝在陈树离开以后则抱着陈树给的资料关门回到屋内,她来到床边抬头看着自己贴着的小纸条,默默的握紧了自己的小粉拳:我会弥补我的错误的,等着吧!

    就这样,叶凝在自己的宿舍里研究了两天的资料,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她才出门。

    早上叶凝甚至都没在宿舍里吃早餐,直接抓了两个茶叶蛋和一杯豆浆就出门了,她打车过了查尔斯河来到了哈佛法学院,她等在法学院的自习室门口,因为从她得到的资料上来说,奥马尔这个时候就会到自习室里自习,所以她才来这里守株待兔。

    事实证明她得到的资料是对的,她才没等一会,就见到奥马尔过来了,尽管对黑人有些脸盲,但叶凝还是第一时间认出来了。

    叶凝马上快跑两步上前说:“奥马尔同学早上好,我非常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我想你或许还会对我有些印象,因为我在两天前曾和我的同学一起来找过你。”

    奥马尔皱着眉头低头看着叶凝:“我当然记得,就是那个该死的保险推销员,那么你这次又有什么事?”

    “很抱歉的纠正一下,他并不是什么保险推销员,他是我们沃顿保险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也是这一次竞选基金会的负责人。”

    叶凝见奥马尔似乎露出了不耐烦的姿态,她连忙接着说道:“奥马尔同学请你先不要着急听我说完,我们的基金会并不是肮脏的政治把戏,我们还是只是学生,我们所做的也都是学生的梦想,而我们就是追梦的人,我们希望能够让其他同学的梦想成真。”

    “所以你们就来邀请我参加什么狗屁竞选?”奥马尔饶有意味的反问。

    “奥马尔同学我想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我并不想否则竞选本身,但我更想强调的是,这是一种实现梦想的渠道。”

    叶凝先强调了论dian,然后才说:“我虽然并不是法学院的,我是学金融经济的,但我也明白,如果我想制定经济秩序,就必须首先说服议会立法,否则我连自己的权益都无法保障,我就更不会去遵守什么其他的法律规定了,而要想得到议会的支持,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参加选举。”

    叶凝费心费力的解释了半天,可当她定睛朝奥马尔看去时,却发现他还是一脸嘲讽的看着自己:“什么梦想什么渠道,绕来绕去说了半天不还是竞选吗?”

    奥马尔说话时嘲笑出声,叶凝着急的想要解释,不过奥马尔却并没有让她说:“让我这个法学院的来告诉你吧,无论是议会还是市长州长,这些都是最为肮脏的政治把戏,对此我没有任何兴趣,我想我这样说应该非常明白准确了,就是不知道你听明白了吗?”

    奥马尔说完就绕过叶凝走向图书馆大楼,无论叶凝如何解释他就是不听。

    “同学,我们并不是在玩政治游戏,我们只是为了伸张我们的权力,为了以后保险投资行业的稳定和发展,既然金融投资是必要的,那么我想法学投资肯定和是必然的……”

    叶凝很用心的解释,奥马尔却根本不理她,继续往迁走,叶凝最后没办法只好喊了一声“懦夫”,这才让奥马尔最后停下了脚步。

    “你刚才说了什么?我希望是我听错了。”奥马尔转头过来对叶凝说。

    叶凝被奥马尔突然逼视过来的眼神吓得后退了一步,不过她很快又鼓起了勇气向前两步来到了奥马尔的面前,毫不退让的抬头看着奥马尔一字一顿的说:“你并没有听错,但我也没有说错,你就是一个懦夫。”

    “你为什么不愿意参加竞选,为什么厌恶政治?无非就是和你的过去有关,你明明受到了权力的欺负,但是你却不敢奋起反抗,你只敢躲在被子里看着那些在台上张牙舞爪的官员们瑟瑟发抖,你说这样的人他不是懦夫还能是什么?”叶凝铿锵有力的说。

    “你这个杂种你在说什么?”

    奥马尔怒骂道,并且同时高高扬起了手臂作势要打叶凝,而叶凝却根本不闪不避,只是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奥马尔。

    奥马尔的手在半空中悬了很久,终归还是没有打下手去,他最后冷笑一声说:“是那个该死的保险推销员让你来这么说的吧?看来他倒是了解过我的过去,你们为了我也算是煞费苦心,那么我很好奇他为什么自己不敢来,而是让你这么一个女人来,他岂不是一个更大的懦夫吗?”

    “他不是懦夫,他是英雄!”叶凝马上反驳道,“这一次也是我自己要来的,并不是他让我过来的。”

    “是吗?”奥马尔慢慢放下了手,无谓的摊开了双手说,“可为什么你的解释会这么苍白无力呢?我想就是你自己恐怕也不相信你的话吧?”

    叶凝着急想说什么,但奥马尔并不给她这个机会紧接着说:“我其实很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找我去参加竞选,甚至还用上了这么恶劣的手段,不过我想我也不用明白了,因为你已经让我明白了,政治就是肮脏的东西,很抱歉我是哈佛法学院的学生,我并不想堕落到和你们同流合污。”

    “我以后会成为律师,和肮脏腐朽的政治作对;会成为宪法讲师,为美国培养更多优秀的律师,但绝对不会去从政,去跨入你们那条散发着腥臭的水沟!”

    说到最后奥马尔伸出手指着叶凝说:“所以你就请放弃吧,天使是永远不会与恶魔为伍的!”

    说完奥马尔就绕过叶凝离开,不过才走了两步他又回头补充一句:“还有,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以后还有任何华裔来找我竞选,我一定会报警的,我要你回去告诉那个该死的保险推销员,你记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