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自以为是
    上午九dian,周铭才洗澡出来,就听宿舍的门被敲响了,周铭会这时洗澡是他才晨跑回来,作为重生者,周铭非常清楚一个人的身体素质对成功的重要性,毕竟没有健康的体魄,三天两头的跑医院,只怕自己就该倒在创业阶段了,因此周铭每天都坚持锻炼的。△小,o

    周铭过去开门,是金融班的副班长李阳,他拿来一份资料向周铭汇报:“老师,这是上一周宿舍便利店的营业报告,目前宿舍便利店在推行了每日半价的活动以后营业额已经有了显著的提升,对比之前提升了至少40个百分dian,不过我有些担心这只是暂时的活动热情,时间长了大家就并不会再抱以什么期待了。”

    “这个情况很正常,”周铭说着让李阳进了房间,他们坐下以后接着说,“不过我们可以把活动限时来搞,并且每次的时间都不一样,这样就尽可能长一些的保持消费者们的热情了。”

    “还有一个情况老师,最近有人在校内散发这样的传单。”李阳拿出一张小传单给周铭。

    周铭接过传单,上面是一张漂满了死牛尸体水塘的照片,下面还写有一小段非常震撼的话:想知道为什么打折半价吗?是因为他们用的就是这样的牛肉,这些黑心的商人,他们以为人人都是吃腐肉的秃鹫!

    “什么黑心商人打折半价,这分明就是在说我们的宿舍便利店嘛,因为现在哈佛大学里就只有我们在推行每日半价的活动!”李阳气恼的说。

    “这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对宿舍便利店产生了什么影响没有?”周铭关心的问。

    尽管周铭现在已经有了沃顿保险公司,并通过保险公司吸纳了近亿美元的保金,但宿舍便利店的项目他却一直都没有丢掉,毕竟这是他在美国的起dian,也可以很好的锻炼金融班同学的经营能力,此外更重要的是说不准什么时候还能派得上用场,所以才一直留在了这里,周铭也是较为关心的。

    李阳想了一下回答:“这份传单是今天早上黄平去图书馆的路上收到的,他感觉这个情况比较重要就马上带回给我了,我也是刚从宿舍便利店回来,今天早上便利店的汉堡销量比平时减少了三成。”

    周铭默默的dian头:“看来这份传单就是昨天晚上或者是今天早上有人在散布的,目的就是要针对我们的便利店。”

    “老师那我们该怎么办?马上报警吗?可我们现在连做这件事的是谁都不知道啊。”李阳问周铭。

    周铭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李阳:“不知道是谁?李阳你之前不是说小布鲁克虽然人被抓了,但他的店里还留在这里吗?”

    李阳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我猜这件事也肯定是他的父亲为了报复所以才这么做的!”

    “既然知道了对象,那我们就双管齐下吧李阳你马上报警,也把艾伦律师请来,具体的事情要听他的去做,毕竟这套流程他会更熟悉一些;至于牛肉的事情……”周铭想了一下说,“我认为我们可以展开一次吃汉堡大赛,一来可以打响便利店的品牌,二来也给我们的牛肉正名。”

    周铭的话让李阳的眼睛一亮,他高兴的说:“老师您的想法太好了,哈佛大学的同学们都十分有热情,我相信这个比赛一定会非常壮观的!”

    说到最后李阳也犹豫了一下问:“老师,那我们还需要学他们发小传单反击他们吗?”

    周铭dian头说:“那当然,来而不往非礼也嘛!这个工作就交给李阳你来负责了,虽然你是理科生,我希望你也能想出一个很好的宣传语出来。”

    “太好了!”李阳高兴的说,“老师您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

    “我对此很有信心。”周铭随后想起了什么问,“对了,一般汇总汇报的工作不都是由叶凝来做的吗?怎么今天是李阳你来向我汇报的,叶凝她有什么事情吗?”

    “老师,其实也没什么事,这个事情是叶凝负责的,但也是我负责的。”李阳说。

    其实原本周铭也就是这么随口一问,但听着李阳这个答案,他立刻意识到了问题,马上皱起了眉头问:“李阳,我知道你的口才很好,但你骗不了我,你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告诉你,这里是在美国,如果叶凝出了什么意外你根本就担当不起!”

    周铭的语气带着一种不容置疑,李阳ding不住周铭的压力只得老实交代:“老师很抱歉,我不想骗您,叶凝她去找了奥马尔,她把上一次的责任都归咎到了自己身上,她说她一定要把奥马尔给劝回来。”

    “这个叶凝,我都说了这个事情并不是她的责任,是我想的太过天真了。”

    周铭唠叨了一句然后问:“那叶凝去了哪里?还是法学院的图书馆吗?”

    李阳dian头说是,周铭马上换衣服出门,当然在出门前周铭还不忘丢给李阳一句“简直自以为是,我回来再跟你算账”。

    周铭出门上车来到了哈佛法学院的图书馆大楼前,叶凝还在这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坐在门前的长椅上看着图书馆大楼发呆。

    周铭叹口气轻轻走过去,才到她身边还没来得及开口,叶凝就先说话道:“很抱歉我在等我的朋友,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去其他地方坐好吗谢谢了。”

    虽然叶凝这么说,但周铭还是义无反顾的坐了下来并说:“原来是这样吗?那么我想我就是你所要等的朋友了。”

    听到是周铭的声音,叶凝娇躯一震,她怔怔的回头:“老师……您怎么来了?”

    周铭笑了:“我要不来你打算在这里等多久呢?一天一年,还是要变成望夫石?”

    对于周铭的幽默叶凝并笑不出来,她只是低下头去:“老师很抱歉,我真是没用,今天我还是没能说服奥马尔;而且我好像还惹恼了他,他说如果再有华裔去邀请他竞选,他就会报警了……”

    “我知道,不过这并不怪你,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你查了关于奥马尔的资料和习惯,还特意很早过了查尔斯河来这里等他,这都是很不容易的,但有些事情是真的很难勉强,我们的奥马尔先生也是很讨厌政治,我想我们就不要强人所难了。”

    周铭接着说:“至于他要报警就让他去报好了,那是他的自由我们可拦不住,这和你并没有关系的。”

    “现在李阳已经在宿舍里准备他的竞选了,我已经询问了艾伦律师,他那边已经在帮忙准备一些必要的法律材料,我相信我们一样有了一个很优秀的候选人。”周铭对叶凝说。

    “老师您真的不怪我吗?”叶凝很感动的问。

    “当然不怪,”周铭随后一转话锋接着说道,“不过你要继续背着我找另一个男人,我可就真要生气了。”

    叶凝听这话她的俏脸唰的一下变得绯红,她双手捂住自己的小脸娇嗔道:“老师您说什么那,我哪有背着您找什么男人……”

    当周铭终于开始调戏起妹子,还是自己女学生的时候,另一边在列克星敦,安东尼坐车来到了老布鲁克的别墅。

    “布鲁克兄弟,我今天在布莱顿市警署听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消息,说是那个中国人周铭在哈佛校园里的产业遭到了非法小传单的恶意攻击,这个事情不会是你做的吧?”

    安东尼的人才刚走进别墅,他就开口问了老布鲁克,当然他的行为的确是一种询问,但实际上他的语气却并没有任何询问的意思,他已经非常肯定了事实。

    老布鲁克早接到了安东尼要过来的电话,他此时正站在一楼客厅的门口迎接安东尼,面对安东尼的询问老布鲁克回答说:“安东尼先生您这么说就让我非常伤心了,您怎么能这么想呢?我承认我儿子在哈佛校园里的产业都已经由我的公司接手了,但那只是我诸多产业当中很小的一块,并且是我最顾及不到的一块。”

    安东尼轻轻一笑说:“布鲁克我的兄弟,你可以对我撒谎,但我也必须要告诉你,周铭的律师已经公开宣称他会对这件事追查到底,一定要揪出那个背后恶意诽谤的人或者机构提起诉讼。”

    “他要起诉就让他去起诉好了,难道我还会怕了他不成?一个小小的中国人,我随便就可以捏死他……”

    老布鲁克的话才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那边安东尼立即变了脸用力的一拍桌子:“布鲁克先生,你以为我今天来就是来和你开玩笑的吗?你还记不记得上一次我对你说了什么?如果你不记得了我不介意帮你回忆一下,我说了这件事很复杂,就是我都不能随意处理,更不要说是你了!”

    老布鲁克低下了头痛苦的说:“可是安东尼,我不甘心,我真的好不甘心,你说他一个中国人凭什么能在布莱顿这么嚣张?他怎么就不能像其他华裔一样受我们欺负,他凭什么敢反抗我们?”

    安东尼叹息着拍拍老布鲁克的肩膀对他说:“布鲁克我的兄弟,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因为我也很喜欢你的儿子布鲁克,我也有身为一个美国人的骄傲,我也不想在那个中国人面前低头。”

    安东尼说着马上转了话锋:“但是兄弟,每件事都有他的做法,我们必须得忍耐,至少现在还得忍耐,我可以答应你,等到了时候,我一定会尽全力帮你对付那个中国人,到那个时候,除非中美开战,整个美国都要保他,否则我就会帮你弄死他的,我保证。”

    安东尼最后说:“但是在此之前,你必须要克制自己的情绪。”

    “可是据我所知,那个中国人他还组织了基金会要参加选举。”老布鲁克又抛出一个问题。

    安东尼不屑道:“自以为是,你以为他能赢得选举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