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5月15参选日
    5月15日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日子,这一天除了一个并不为人知的世界家庭日以外就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了,但对周铭来说这一天却并不普通,因为这一天是黄毅代表周铭的竞选基金会参加布莱顿竞选的日子。£∝小,o

    当然最开始周铭最理想的候选人是奥马尔,毕竟周铭很清楚他是未来的美国总统,还是连任的总统,因此就算他是公认没有政治地位的黑人周铭也依然对他非常有信心,另外总统养成也是一个很让人激动的挑战项目;只是让周铭万万没想到的是,现在的奥马尔还不是二十五年后的那位能对着全世界侃侃而谈的美国总统,他还是一位非常厌恶政治的愤青,所以周铭就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最佳选择。

    后来周铭的意向是要选择李阳,但在咨询了艾伦以后才知道他们参加的选举尽管没有国会议员选举那么条件苛刻,但法律也规定了竞选议员必须要是在美国获得超过七年公民权的美国公民,那么跟着自己才到美国几个月的李阳显然并不符合这个身份,他别说七年了,就是美国籍都还没入,所以只能另作他选了。

    黄毅尽管也是从留学生,但他是在七年前就举家移民来美国的,从那时起就已经加入了美国国籍,因此他刚刚好符合了法律规定的,同时作为留学生互助协会的主席,他的演讲也很不错,周铭这才定的他。

    这天一大早,周铭的律师艾伦就开车带着一堆法律文件来到了周铭的宿舍,他把文件交给周铭说:“这里是维达社区的竞选文件,本质上和布莱顿市的竞选文件并没有任何区别,也没有附加任何条款。”

    “这是维达社区的房产文件和你作为维达社区户主的纳税证明,这些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竞选议员,首先必须是在选区内居住,这样才能更好代表选民的利益,而房产文件和纳税证明就是最好和最直接的证明文件。”艾伦说着又拿出了几张表格,“这一份是竞选报名表,我已经按照周铭先生您的要求先拟填了一份,如果没有本质性的问题,那么黄毅先生只需要照抄一遍就好。”

    在小布鲁克的事情以后,为了交流的方便,黄毅也住进了周铭的宿舍,艾伦过来的时候黄毅正好也在。

    艾伦把文件交给周铭和黄毅,同时接着说:“虽然按照麻州的法律,任何加入了美国籍的美国公民都可以参加竞选活动,但选举委员会也肯定会对每一位竞选人进行核实和筛选,剔除掉那些资历差的竞选人,这么做是为了保障竞选活动的顺利进行。”

    “因此竞选人为了还没竞选就被拦在门外,通常都会在选区内获得一定数量的支持签名交给选举委员会,而选举委员会基本也会在收到了签名并验证选民的登记身份以后,才会放竞选人过关。”艾伦说。

    “那艾伦律师你这么说是要我必须去选区寻找一定数量的选民了?”黄毅问。

    “我想是的。并且为了保证竞选的公平公正,选民必须要属于你所竞选的选区,”艾伦说着又拿出一份文件给黄毅。“这份是关于选民身份的法律文件,你可以拿去看看,尽管看起来有些复杂,但简单来说,就是至少他这个人要在选区内有一套超过五年以上的房产,并居住超过三年以上。”

    “并且所有签字的选民一定要是在选举委员会登记过的,”艾伦接着强调道,“这非常重要!因为并不是所有的签名都具有法律意义,选举委员会的家伙们每天做着的就是鸡蛋里挑骨头的事,你不要想能蒙混过关,曾经有很多人想这么做,但最终他们的名字都永远的告别了选举。”

    黄毅看着文件说:“看起来是有些复杂的样子,不过我们这次的选区是在华人聚居区,我相信足够数量的选民签名还是没问题的。”

    对于黄毅的说法,艾伦先看了周铭一眼然后才说:“黄毅先生,我劝你还是不要过于乐观的好。”

    周铭这时站出来说:“非常感谢艾伦律师,我想不管有什么困难,我们总是要去克服的,黄毅只是我们中国留学生协会的主席,这是第一次参加竞选,并且还是学生身份,可能会有些激动和紧张,艾伦律师就不要介意了,只是不知道艾伦律师还有什么主意事项要提醒我们的吗?”

    面对周铭的和事佬,艾伦和黄毅都不好再说什么了,艾伦摇头说没有,周铭这才邀请艾伦先吃饭,吃饭完才出门了。

    约摸一个半小时以后,周铭他们坐着大巴车来到芬威区的议会大厦,芬威区选举委员会就在这里。由于按照竞选惯例,所有参加竞选的选举人都是先报名,再在限定的时间内上交足额的选民签名,因此今天周铭他们就是先陪黄毅到这里来报名。

    当周铭他们到芬威区议会大厦的时候,大厦门前的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大家都以各自抱团聚集在一起,可以明显看到有两大党派和其他小党以及无党派人士打出的标语和旗帜,场面吵吵嚷嚷的,更有甚者都对骂了起来,很像国内的集市一般。

    李阳他们走下大巴车见到这个场面立即惊讶起来:“哇!要不要这么夸张呀?老师我们参加的确定是社区选举吧?怎么这么多人,我都以为自己来到了总统大选的现场呢!”

    周铭还没来得及说话,叶凝就先说道:“没办法,这就是美国,竞选是这里非常重要的一件政治事情,不过这也就是社区选举了,要真是总统大选,恐怕这里就只剩下两个党派的人了吧?两党轮庄,这都是高中政治课本上的知识了,别告诉我你已经忘记了。”

    被叶凝嘲讽了一句,李阳尴尬的耸了耸肩,心里却觉得叶凝似乎越来越亲周铭了。

    李阳能感觉到,周铭自然更能感觉到,不过毕竟叶凝名义上是自己的女学生,自己总是迈不过心里那道坎的,只能装鸵鸟说:“好了,我们今天可不是来游玩的,别人有支持者,我们也有,我们就先把黄毅送去选举委员会那里把名报了再说吧。”

    周铭就是一个绝对的中心,尽管大家相互嘲讽了一阵,但只要有了周铭发话,大家就能立刻安静下来听周铭指挥了。

    于是陈树和叶凝开始组织同学们拿出横幅标语浩浩荡荡走向议会大厦。

    这些也都是事先准备好的,毕竟竞选不仅是美国的一件大事,更是他们眼下最重要的事,不能不好好准备一番的。

    虽然说起来周铭是推举黄毅进行的社区选举,但实际上是进行芬威区的众议员选举,只是他们所属的是维达社区的众议员,因此也可以叫社区选举。

    而按照美国宪法规定,所有的众议员都是两年一选,今年刚好是众议员的换选年,所以周铭他们才要把握好这次机会,否则就只能等到两年以后,或者是有哪个议员在任期内死掉或是遭到取消任职,才可能展开的补选了。

    众议员虽说在权力和影响力上由于任期的原因要远不如参议员,但也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在美国的行政规划中,自上而下是州、县或者市、市这样的,芬威区严格来说应该叫芬威市,周铭他们只是由于国内的习惯,就称呼为州、市、区了。

    在这套行政规划里,最基层的行政单位就是区了,并不像国内还有社区和街道办事处这样的基层单位。这边所有社区都享有高度自治的,也就是说在不违背联邦宪法和麻州法律以及布莱顿市宪章的前提下,你想怎么样都行,要说真正管理的基层单位,就是受到区议会认可的非政府自治团体了。

    而一般来说,能领导这个非政府自治团体的,就是每两年选举出来的议员了。

    换句话说,这位众议员就是这个社区和街道的主任了,并且还是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国王,因此如果选出来的众议员在社区内有生意,那么他就可以凭着自己的议员身份,在不违背法律的前提下,随意给自己制定政策,替自己的生意扫清一切障碍,比如可以动用行政权力去打击竞争对手。

    或许由于美国松散的联邦政治,50个州三千多个市,每个地方的情况都可能会不一样,但总体上并不会有太大的差别:议员就是一个披着合法外衣的黑社会老大。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美国这边很多商人在有了足够的金钱以后,总是会想参与竞选,或者积极出钱支持某人参选,这是能在当选以后能获得直接利益的。

    周铭带着黄毅和金融班其他学生来到议会大厦门前,周铭对黄毅说:“由于人数限制,同学们就只能送你到这里,我和艾伦律师会陪你进去到选举委员会递交报名表的,我相信你能行。”

    艾伦则拍拍黄毅的肩膀说:“嘿!年轻的中国小伙子你要打起精神来,接下来你就只需要把报名表甩在议会那些人的脸上就可以了,他们会为你做好下面的工作,甚至整个过程你都不需要说话,所以你并不用太过紧张,跟着我一起深呼吸就好了。”

    黄毅轻轻吐出一口气说:“老师您放心吧,这是您给我的任务,我保证会完成他的!”

    “这才是好样的。”

    周铭夸了黄毅一句,可当他们正要进去议会大厦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这里不是议会大厦吗?怎么这里还会有黄皮肤的猴子,难道议会的那些保安又没来上班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