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被安排的剧本
    尽管议会大厦前一片嘈杂,但周铭和黄毅还是清楚的听到了那个声音,因为这里就只有他们这一批华裔,那么话语当中的指代就再明显不过了。…小,o

    周铭转头,就见一个非常富有美国形象的胖子,他和一个高个子白人带着他的黑人保镖,走出了人群,见到周铭他还故意朝地上吐了口唾沫,非常骄横的说:“低贱的黄皮人,你看什么看?你不知道你的眼睛是有毒的,看我一眼就让我浑身难受吗?这议会大厦是拥有至高荣耀的地方,你赶紧滚回肮脏的唐人街去,不要来污染我们的圣土!”

    “这个人是维达物流公司的董事长鲍特勃,我曾经代理过他的一件案子所以认得他,我估计他也是来参选的。”艾伦小声给周铭介绍着。

    这时鲍特勃也看到了艾伦,他愤怒的指着艾伦说:“艾伦律师你不要告诉我你是来陪这个黄皮人来这里参选的,如果是你就太让我失望了,你简直枉为美国人!”

    “鲍特勃先生你闭嘴!参选是每一位美国公民的正当权力,这是写在联邦宪法上的,那么无论是谁参选都没有任何问题,如果你不知道那么我请你回去好好读一读联邦宪法再来参选。”艾伦义正词严的反驳,“另外,我也可以是任何人的律师,除非你是联邦大.法官,剥夺了他们全部的政治权力。”

    除了艾伦,陪着周铭一起过来的金融班同学们也都纷纷怒骂起来:“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在这里说三道四,说到底你自己也不过就是烂水沟里的一条泥鳅!你凭什么来参选,我才要替这一次的竞选感到悲哀,因为像你这种臭虫就只配待在终年不见天日的下水道里,你的竞选只能让人感觉到恶心!”

    面对金融班同学们的怒骂,鲍特勃气的浑身发抖,他最后怒吼道:“你们这些该死的黄皮人,你们居然敢公然辱骂我,我要好好教训你们,贝兰特你给我狠狠的揍他们!”

    “非常乐意为您效劳我的先生,我最喜欢对付这些黄皮猴子了。”

    鲍特勃身边的黑人说完便摩拳擦掌的逼向那些金融班的同学们,不过他还没走出两步,就被另一边的高个子白人给拦住了。

    “鲍特勃先生请不要激动,暴力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白人开导鲍特勃说。

    “那我该怎么办?我是真的咽不下这口气呀,现在我就是恨不能立刻杀了这些该死的黄皮人!”鲍特勃的话说得咬牙切齿。

    “当然也可以有更文明一dian的手段。”

    那白人给鲍特勃丢下这句话然后站出来对着所有人说:“这就是华裔人种的素质,他们居然骂出了那些肮脏不堪的字眼,很难想象他们是我们布莱顿的人,我无法相信他们居然是来参选的,更让我不敢去想的是如果他们竞选成功了,我们的芬威区乃至整个布莱顿市会变成什么样子,你们能想敢想吗?”

    那白人的话就像是丢进水里的一块烙铁,让场面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大家争相指责其了周铭他们。

    “噢那些丑恶的华裔人吗?他们就是社会上的毒瘤,他们代表的就是贫穷和肮脏,如果维达社区交到他们手里,我很相信他们一定会把社区变成一个垃圾场的;天哪,在我的印象里,所有的候选人不都应该是彬彬有礼的绅士吗?怎么能在议会大厦门口这样开口骂人呢?这太没素质了!”

    “还有他的支持者们,我的天,如果不是我知道他们是选举人的支持者们,我一定会认为他们是黑帮的,刚才的场面简直太可怕了!”

    听着下面的指责,那白人嘴角微微上扬,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么这样的一个候选人,你们会愿意选他吗?”

    “当然不愿意!”所有人异口同声的说,最后还有一个人补充了一句,“如果可以的话我还要投反对票!”

    这一句反对票,惹得所有人哈哈大笑,那白人也笑了:“或许以后的宪法会修改投反对票,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只有选择和被选择的权力,当然有些低素质的人不在考虑范围内就是了。”

    那白人的话惹来下面欢呼声一片,这时黄毅忍不住了,他冲那白人大喊道:“可是是你们先骂的,我们只是来这里报名参选,是你们突然过来先辱骂我们的,我们只是被迫还口而已!”

    对于黄毅的话,那白人只是不屑的一笑然后说:“是吗?如果你非要这样辩解我想我也没什么办法,毕竟嘴巴是长在你身上的,我总不可能去命令你的嘴巴说实话,不过我好像忘记了,你们华人就是没有说实话的基因,相比诚实,你们更愿意去欺骗和扯谎。”

    那白人的话惹来下面一片哄笑,黄毅还想说什么,周铭拦住了他并对他摇摇头说:“黄毅没用的,你不是说过了,美国人他们天生就歧视华人吗?而且这是在议会大厦前,这里全是其他候选人的支持者们,他们本身就对其他竞争者带有偏见,你觉得你的解释还会有什么用吗?”

    那白人见黄毅不说话了,他又说道:“看来我们的华人小朋友们已经深深的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愧疚了,那么我想我们也该显示出我们的大度,不和他们计较了。”

    说完他就和鲍特勃走向议会大厦,不过鲍特勃在经过周铭身边时非常嚣张的说了一句:“你们还是趁早滚回你母亲的肚子里去吧,竞选这种崇高的事情并不适合你们这种垃圾,知道吗?”

    一边说鲍特勃还一边大笑着,他的黑人保镖也跟着他对周铭他们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肌肉。

    看着鲍特勃和他黑人保镖的作态,**握紧了拳头:“周铭先生,我可以去教训他们吗?”

    “千万不要!”艾伦说,“我们是来参选的,并不是来制造冲突的,而且像这样子的挑衅在竞选的时候也是经常能见到的,我们千万要忍耐呀!暴力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却并不理他,只是等着周铭的决定,周铭环视了一圈最后叹了口气说:“**还是算了吧,艾伦律师说的对,我们并不是来打架的,并且现在我们就在议会大厦门口,可能有人就希望我们大打出手呢?我们可不能走进被别人安排好的剧本里去。”

    周铭说完还拍了拍**的肩膀:“不要觉得不甘心,像鲍特勃那种人,我会有办法收拾他的,但是现在我们还是要送黄毅进去议会大厦报名更重要。”

    **这才松开了拳头,跟着周铭艾伦和黄毅一起走进了议会大厦。

    看着这一幕,在议会大厦对面的酒店里,一个杯子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伴随着一起的还有一声怒吼:“这该死的中国人!他们为什么不动手,还是鲍特勃那个家伙的嘲讽不够厉害?他一直对我说他多么会骂人,我还真以为他能让那个中国人动手了,可结果不是还什么事情都没有吗?”

    这时另一个人又说:“布鲁克我的兄弟,我认为话可不能这么说,鲍特勃我知道,他的嘴是很脏的,我有理由相信他是尽力了的,不过造成现在这个局面的原因,就只可能是那个周铭他的忍耐力很好,或者他猜出可能是我们在背后做的手脚了。”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麻州议长安东尼和一直针对周铭的自身参议员老布鲁克。

    老布鲁克听安东尼这么说也冷静了下来:“的确,安东尼你说的没错,周铭这个中国人的确很狡猾,要想在背后阴他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而且这一次鲍特勃出现的又太可疑,他没理由不提高警惕的。”

    “更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在议会大厦的门口,这里这么多人,如果他稍微动动脑子,就会明白在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绝对不会是好选择的。”安东尼补充说。

    “所以这才可惜,要是鲍特勃能骂得更狠一dian,让那个中国人失去理智,说不定我们就能成功了。”老布鲁克说。

    “的确,我们当初找鲍特勃让他今天做这一出不就是为此的吗?”

    安东尼说着站起身来走到床边,他看着对面的议会大厦说:“不过布鲁克我的兄弟,我想你也用不着灰心,因为我相信周铭绝不是一个会甘于吃这个亏的人,他肯定会要想办法报复的,我们就静静的在这等着好了,我们要对鲍特勃有信心,更要对周铭那个中国人有信心。”

    “这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呀!”老布鲁克狞笑着站起来说,“周铭呀,你就快一dian弄死鲍特勃那个贱嘴巴吧,我可等着你那!”

    而正如安东尼和老布鲁克这两位导演所希望的那样,当周铭他们走进议会大厦的时候,确实又和鲍特勃碰上了。

    “哦天哪!又是你这个中国人,你们难道是狗吗?一天到晚就跟在我的身后找骨头吃?但是无论你怎样的摇尾乞怜,我都绝对不会把任何骨头丢给你!”鲍特勃对着周铭惊叫道。

    不过这一次是在议会大厦内,要保持安静,因此马上就有选举委员会的人不满道:“你是来参选的吗?如果是就给我闭上你的嘴巴,请不要大声喧哗,否则我一定会把你从这里踢出去的,我保证!”

    鲍特勃无谓的耸耸肩说:“好吧,不过尊敬的先生,我认为议会不应该是难民收容所,应该要有所标准,不能什么样的人都进来参选,那样只会让议员变得更廉价。你看,那边就有几只中国人,很抱歉我用了只这个单位用词,但他们也只配称只……”

    那边鲍特勃在肆无忌惮的嘲讽着,他的声音故意让周铭他们都能听到,黄毅紧握着双拳说:“这个该死的家伙,周铭老师,我们真的没办法对他做dian什么吗?”

    “当然有办法,”周铭说话的时候眼睛并不是对着黄毅,而是在看着另一边的,他笑了起来接着说,“并且我想我已经知道该怎么教他做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