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一种讽刺
    ;.shu.com.shu.co

    维达社区是布莱顿芬威区西北角的的一个靠近查尔斯河的小区,河对面就是著名的麻州理工学院。当周铭他们陪着黄毅在议会报名了以后,他们就立即赶到了这里,因为根据竞选的潜规则,他们还需要上交一份足够数量的选民签名给选举委员会,否则很有可能过不了初选。

    “维达社区是芬威区一个华裔住户比例比较高的社区,之前咱们的保险公司的很多客户都是来自这个社区,之前我和叶凝黄毅来这里走访的时候也有很多华裔同胞表示会支持选举,所以我才会把咱们的选区放在这里。今天我们就分散去找选民签名吧,争取在今天之内把事情解决。”

    周铭对同学们说着,同时拿出从选举委员会那里领的签名表格,分发给每一位同学,最后大手一挥,所有金融班同学就按照事先分配好的任务,一个个离开去要签名了。

    看着同学们一个个干劲十足的走了,周铭也笑着对叶凝和黄毅说:“同学们都工作去了,我们也不能坐享其成,我们也去我们的区域看看吧。”

    叶凝和黄毅都点头同意,只有律师艾伦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周铭见他这样便说:“艾伦律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能说你不对,只是有些事情总要自己去做了以后才知道的,否则每件+事情都只用想想就能决定的话,我想这世界上就要缺少很多乐趣了不是吗?”

    艾伦叹了口气:“周铭先生果然是大商人,这思维方式果然和普通人不一样。”

    周铭带着叶凝他们来到了北1区,这是周铭划分的区域,而这个区域内都是高档社区,有很多独门独户的别墅,同时也是住户分布最杂的区域。

    “老师,之前我和小芸来这里了解情况的时候知道大多数华人都居住在靠东边的地方。”

    拿出维达社区的地图,叶凝对周铭介绍道,也由于有了叶凝的介绍,周铭毫无疑问的选定了目标。

    周铭他们向东走去,见到有几个华裔年轻人在路边玩滑板,周铭主动上前询问:“你们好,我们是沃顿竞选基金会的,我们现在正在为我们华人自己的议员竞选募集选民签名,请问你们可以帮忙吗?”

    听着周铭的话,这几个年轻人立即眼睛一亮:“我们的华人议员吗?这真是太酷了,我们当然要支持,你们想让我们去哪里签名?”

    “我们有专门的签名表格,只要你们在上面写上你们的名字和社会安全号码就可以了。”叶凝微笑着向这几个年轻人解释说,而叶凝口中的社会安全号码实际就是社会保障号,由于美国没有户籍制度更没有身份证这么一说,一般就以驾照和社会安全号码为准。

    叶凝说着便拿出了选举委员会统一发放的表格,不过在此之前艾伦却多问了一句:“你们今年多大,满十八岁了吗?”

    面对艾伦这个问题,那几个年轻人相视了一眼都摇头说:“很抱歉,我们今年才十六岁,难道十六岁就不能帮你们了吗?”

    “很抱歉并不可以,因为宪法规定一定要年满十八岁了才行。”艾伦说。

    “原来是这样呀,那真是太可惜了,我还想参加一次选举投票,希望有我们自己的华裔议员出来呢!”那几个年轻人非常失望。

    周铭想了想站出来说:“其实你们并不用灰心的,因为你们虽然不可以,但是你们的父母却有资格呀,如果你们真的想支持我们,想看到我们自己的华裔议员的话,你们可以带我们去找你们的父母,可以吗?我想今天是周末,你们的父母应该在家吧?”

    几个年轻人这才恍然大悟:“对呀!我们不行,但是父母可以的,他们现在都在家,我这就带你们去找他们。”

    他们说着就给周铭他们带路朝小区里走去,黄毅这时对艾伦说:“艾伦律师,看来这一次你猜错了,我们的同胞都非常支持选举。”

    对此,艾伦只是无谓的笑笑:“我并不想诅咒你们什么,可……但愿如此吧。”

    几分钟后,周铭他们跟着这几个年轻人来到了一栋三层的小单元房前,他们告诉周铭他们家就在这里,他们让周铭在门口稍等片刻,然后他们进去找父母,不一会出来了几位中年妇女。

    这几位应该就是他们母亲了,只是为何只有他们出来,那几个年轻人没出来了呢?

    这个疑问让周铭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父母出来了先把事办了再说吧。

    周铭在心里这么想着,并且也微笑着上前,可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几位中年女人就先开口赶人了:“我知道你们是什么竞选的,快走快走,我们对竞选没兴趣,你们去其他地方宣传去,你们也不要再来找我们小孩,否则我们一定会报警的!”

    她们说着还摆了摆手,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这让周铭他们都非常惊讶。

    “几位大姐,我想你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们是沃顿竞选基金会的,我们是来为我们华人自己的议员竞选募集选民签名的,或者你们可以先听一下我们的政治方针……”

    周铭试图想解释什么,但却被对方毫不留情的打断:“我知道你们是搞什么选举的,没什么误会,我们不在乎你们有什么政治方针和什么政策,我们就是没兴趣参加什么选举,你们要找什么议员什么选民签名的,请你去别的地方找别人,不要在我们这里。”

    “这是为什么?”叶凝惊讶的说,“几位大姐,难道维达社区有一个我们自己的华人议员这不好吗?”

    “有什么好的?”对方很快把问题给顶了回来,“难不成你当了什么议员我们就不用交税了,你每个月能发我一万美元工资吗?如果不行的话我为什么要费这个劲呢?我有给你们投票的时间,我还不如出去多挣几个钱要来得好,你们快走快走,别在这里烦我们,你们再不走我们真报警了!”

    几个中年女人很不耐烦的挥手赶人,甚至有一个还上前要推周铭,**马上挡在身前。

    那女人狠推了**一下,没推动**,自己却还后退了几部,差点一屁股摔地上,她立即大叫道:“哎呀!你们还敢打人了是吗?那你们来打,朝我这里打,我看你们有什么能耐就知道欺负我们女人了?”

    那女人叫嚷着冲到**面前,面对这样的泼妇,**饶是赵云再世也毫无办法,还是周铭叹口气上前拉开**,然后说:“很抱歉打扰了,我们只是要宣传,既然你们没兴趣了解,那么我们就告辞了,再见。”

    说完周铭就带着叶凝**他们离开了,不过那几位中年妇女却并没打算这样放过周铭他们,仍然在背后喋喋不休。

    “这些都是什么人呀,社区真应该更严格一点不允许外人进来,万一他们要对我们小孩不利可怎么办,还什么竞选的,我看他们就不像是什么好人,我得告诫我的小孩不要和这些陌生人说话……”

    听着背后的唠叨,这让叶凝感到十分委屈,离开以后她抱怨道:“老师,她们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呢?我们明明只是进来宣传竞选的,我们又没有任何恶意,甚至如果我们当选了还会给她们带来很大政治好处,可他们为什么就是不听我们的解释呢?”

    周铭摇摇头:“可能是她们怕麻烦吧,或者是我们的切入方式不对,黄毅你觉得呢?”

    对于周铭抛过来的问题,黄毅有些尴尬:“我想应该是女人的政治热情不够高吧,又或许是我们的运气不好,或许我们去下一个单元房的结果会不一样呢?”

    “黄毅同学说的对,我们既然来了,总要多走走看看,不能碰壁就放弃了希望的。”

    周铭这么说着,然后带着叶凝他们去了下一个单元房,可结果却和第一个一模一样,当周铭每一次敲开房门,客气的介绍自己的竞选基金会,对方总是很不耐烦的摆手赶人。

    很抱歉,我们并不想参加竞选……我们还没有去登记选民,等有一天我去登记了选民身份以后再支持你好吗……很抱歉我还在做饭,你把材料留下我看了以后再做决定好吗……

    这些都是周铭收到的答案,到最后叶凝都受不了了:“老师,他们怎么都这个样子,我们三个小时都已经拜访了几十户人家了,现在却只才有四个有效签名,难道我们选择的区域有问题吗?”

    周铭手上拿着几乎空白的选民签名表格,他无奈的摇摇头,他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说:“这个很难说清楚,或许艾伦律师说的华人政治热情不高说的就是如此吧,现在时间快到我们集合的时间了,我们去门口等等看其他几组看他们的结果怎么样吧。”

    叶凝黄毅还有艾伦他们对此都没有异议,他们很快回到了门口,可当他们到这里的时候却发现其他几组早有人回到这里等着了。

    “班长你们回来的这么早呀?我们这边情况不好,大家的政治热情都太低了,不知道你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呢?”

    叶凝满怀期待的上前询问,不过等待她的却是陈树失望的答案,他说:“我们和你们遇到的情况一样,我们在刚才的三个小时内一共拜访了六十户人家,却只拿到了六个有效的选民签名。”

    “怎么会这样?那其他人呢?”叶凝转而又问。

    不过其他人的答案也是非常失望的,都只有个位数,这距离一百二十个有效的选民签名还差的很远。

    这时李阳带着他那组的人回来了,他也汇报了他的情况:“老师,很抱歉我才拿到了二十个有效签名,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的华裔同胞似乎政治热情都不高,反倒是有十八个英裔和拉美裔的美国人,他们在听到我们的政治政策以后自告奋勇的签名了。”

    “华人竞选议员,华裔自己不支持,反倒是其他人支持,这真是一种讽刺。”周铭无奈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