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一个不幸的消息
    2002年一个中国人抢占了麻州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醒目的标题是中国龙觉醒,黄毅当选首位麻州华人参议员。n∈n∈diann∈小n∈说,o

    在布莱顿广播电视大楼的专访室内,黄毅微笑着把印有自己照片的报纸随手丢在了一边,对面漂亮的女主持人眨着蓝宝石一般的大眼睛好奇的询问:“今天中期选举结束,黄毅先生高票当选为麻州首位华人参议员,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但是请恕我直言,您好像看上去却并不高兴的样子。”

    面对女主持人的提问,黄毅无奈的笑了一下说:“的确,我是麻州的首位华人参议员,我的确应该高兴,应该开一瓶香槟,或者干脆去酒吧大醉一场,好好感谢所有我的支持者们,但是……”

    说到最后黄毅叹了口气,他接着又说:“自1785年第一次有华人踏上美国的土地以来,到现在已经有超过三百万华人来到这片新大陆上定居生活,他们或经商或务农,甚至还开办了银行和保险公司,推动了美国资本市场的发展,甚至还在几次金融危机里出手帮助了很多受苦的美国人。”

    “算算自1785年到现在已经217年了,在这两百多年间,黑奴解放了,黑人兄弟反对种族歧视了,拉美裔大举移民了,黑人打破传统参与政治甚至竞选成为美国总统了,但是在麻州这个受教育程度最高,也是民主最完善的新英格兰地区,直到现在才有第一位华人参议员诞生,这真是一种无奈。”

    黄毅长长呼出一口气继续说道:“其实我们华人在聪明才智和勤劳勇敢方面都不输给任何人,却唯独缺少参与政治的热情,或许是由于历史原因吧,我的同胞们习惯了沉默和逆来顺受,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呢?因此现在尽管华人在美国社会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却仍然在政治上没有任何声音,一直受到美国社会的歧视和欺负。”

    “可是现在黄毅先生不是如愿当选了我们麻州的参议员吗?难道这还不算你们华人参政的开始吗?”女主持人问。

    “这当然算是华人参政的开始,只是这条路走的时间有dian长,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参政的吗?是1990年,整整十二年才走到了州参议员的位置上,”黄毅抬头看向女主持人问,“你知道我第一次竞选是什么情况吗?”

    女主持人不敢直视黄毅明亮的眼睛,她只能躲闪的摇头说不知道。

    黄毅并不在乎女主持人的失礼,只是回忆着说:“那一年,当我第一次参加竞选的时候,我去我竞选的社区要选民签名,你知道这是必备的,那个社区是我精心挑选好的社区,是一个华裔比较集中的社区,可是结果你绝对想不到,那一天我华裔的签名没要到几个,拉美裔和英裔的签名,却要到了不少。”

    黄毅苦笑着说:“真是一种讽刺呀,我打出华人竞选议员的口号,华裔自己不支持,反倒是其他人支持。”

    ……

    时间退回到1990年的5月15日,在芬威区西北角的维达社区正门口,周铭的队伍里弥漫着一股茫然和悲观的气氛。

    叶凝看着周铭脸上的悲观表情,立即把矛头对准了黄毅:“黄毅,不是你说华裔在美国是受到欺负和歧视的种族,所有华裔做梦都能希望能出现有华人自己的参议员甚至是总统吗?”

    “没错是这样的啊,我自从七年前移民到美国,几乎天天都能听到我的父母在家里唠叨美国人甚至是这个美国社会是如何歧视我们的,我们华人是如何受到欺负的,甚至美国联邦政府还通过了歧视华人的排华法案这样公然歧视,他们做梦都希望能出现自己的议员和总统,希望能在政治上发出自己的声音。”黄毅说,“而我……我也是从小知道这些,才会加入这个中国留学生互助协会的。”

    “那么现在,”叶凝严肃的看着黄毅,一字一顿的问他,“为什么这个维达社区的华裔同胞们,他们一个个都那么不愿意支持我们,哪怕只是给我们签个名都不愿意呢?”

    面对叶凝的质问,黄毅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想证明自己并没有说谎,但眼前的事实却让他根本不知该如何解释。

    黄毅这样的表现让其他人也不满起来,李阳指责黄毅道:“你不会是在耍我们吧?好实现你自己从政的野心,毕竟一个人是这样我可以理解,但现在整个社区都这样就太可疑了,你不要告诉我是这个社区的原因,可这个社区也是你陪我们选的。”

    “我绝对没有耍你们呀!”黄毅几乎要跳起来的大声辩解,“可是……我也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什么不知道会这样,我看你根本就是故意的,你在这里生活了七年时间,这么长的时间不够你变成美国人,但要了解这边的基本情况是完全足够了的!”

    对于金融班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质疑,黄毅渐渐的没了勇气,最后他低下了头,只是低声喃喃的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呀!”

    最后还是周铭站出来给他解了围:“好了,大家也不要责怪黄毅同学了,我相信他绝对不是故意的,更不可能会耍我们,不光是我,你们也和他认识这么长时间了,难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清楚吗?”

    “老师,您说的我们当然都懂,可是眼下这个事情又是怎么回事呢?”李阳问,其他金融班的同学也都好奇的看着周铭。

    “其实黄毅同学并没有骗我们,他从小到大他的父母也肯定不止一次的在他面前表露过华裔受到欺负和歧视的抱怨,否则他也不会有这么深刻的记忆,这几乎都是印刻在他内心深处的,而且从我们到了美国以后,这dian我们自己也都是能看到和听到的。”

    周铭接着说:“当然我们现在所在的维达社区也并不是一个例外,我们拥有黄皮肤的他们也不会很融洽的融入了美国社会,就算他们住的小区再高档有再多的钱,也依然还是会受到歧视。”

    “老师你说的我们都糊涂了,既然他们受到歧视,肯定也想有人站出来为他们说话,希望有华人当选议员甚至是总统才是,可是他们却并不愿意的样子呀!这不是很矛盾吗?”叶凝疑惑的问,其他金融班的同学包括黄毅在内都拼命dian头,显然他们也都和叶凝有着相同的疑惑。

    周铭对此摇头说:“其实一dian也不矛盾,因为无论是黄毅的父母还是维达社区的华裔同胞们,他们的抱怨都只是说说而已。”

    随着周铭的这句话所有人都沉默了,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包括黄毅,他们尽管没经历过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社会生活,但他们的聪明脑袋却同样能让他们明白。

    “他们的确会抱怨,也会痛恨被人欺负和歧视,也希望有人能站出来帮助他们,但同时他们同样也不愿意多事,没有政治热情,或者说他们还害怕我们竞选会找他们要钱。更有甚者,他们会认为去投票dian投票的时间占用了他们的工作时间,会耽误他们挣钱。”

    周铭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苦笑的接着说道:“是不是感觉很可笑?明明想改变,却又不愿意做dian什么,结果只能一代代的重复循环受人欺负。”

    “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陈树恨铁不成钢的说。

    对于陈树的这句话所有人都很赞同,但与此同时,摆在他们眼前的还有另外一个问题:现在他们该怎么办?

    “老师,要不我们就改变策略,去找其他族裔要签名吧?既然我们的同胞都不支持我们,我们就自己想办法,先赢下竞选再说。”李阳提议道。

    叶凝当即反对道:“这是不可以的!我们是华人团体,我们参与竞选的目的也是要为华人同胞做主,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可是我们的同胞现在已经这样,他们都不要我们的支持,不愿意帮助我们竞选了,是他们放弃了我们不是我们放弃了他们呀!”李阳强调。

    “但我们的选举人是黄毅,是美籍华人,我们现在已经是受到歧视的族裔了,甚至还有人在背后针对我们,现在如果再放弃寻求其他华裔的帮助,我们还能怎么办?要知道我们可并没有请来奥马尔……”

    叶凝情急之下说出了奥马尔的名字,现场顿时又安静了下来,叶凝也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巴,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很紧张的看着周铭,生怕自己说到了周铭的伤心处。

    周铭看了叶凝一眼,笑着拍拍她的小手说:“不要紧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们不用那么紧张。”

    “老师,要不我们还是再在奥马尔那边想想办法吧?”叶凝试探着问。

    周铭大手一挥说:“并不用,我们可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些华裔,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还是要自力更生的!至于奥马尔那边,我们就等着他来找我们好了。现在,我很同意李阳同学的意见,既然我们的同胞不支持我们,那我们就去找支持我们的人,总之先把我们的签名集齐再说。”

    周铭随后一转话锋接着说:“这是一个很不幸的消息,不过既然我们寻求支持的对象变了,那么我们的说辞和政策恐怕也要变了,所以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回去好好讨论一下,明天再来,大家说好不好呀?”

    对于周铭的问题,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和黄毅都齐声喊好。

    “那好,大家都排一下队形,我们回去吧。”

    周铭说完带着所有人一起离开,可当他们才回到大巴车那里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只见几辆挂着州议会车牌的车辆开了过来,包围了周铭他们,最后老布鲁克走下车来。

    “我的中国朋友们下午好,希望你们见到我不要意外,虽然我给你们带来了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老布鲁克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