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FBI是猪吗?
    “布鲁克先生,我想我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你就像是癞蛤蟆一样,走到哪就能把不幸传播到哪的。¢£¢£dian¢£小¢£说,o”

    周铭对老布鲁克说道,不过周铭嘴上尽管说的轻松,但实际他却暗暗皱起了眉头,不光是周铭,其他金融班的同学们也都对老布鲁克怒目而视的。

    毕竟就像周铭刚才说的那样,老布鲁克整天阴魂不散的,尽管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对周铭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损失,可每次自己要做什么事的时候他就会跳出来的行为也确实像癞蛤蟆一样咬不死人,却能恶心死人。

    老布鲁克看着周铭他们的样子却十分开心:“癞蛤蟆吗?十分感谢,我想我非常喜欢这个称呼。”

    “是吗?如果布鲁克议员你只是专程来这里秀一下你的下限的话,我想我并没时间陪你胡闹了,我还有事,先失陪了。”

    周铭说完就要带金融班的同学们离开,不过老布鲁克却仍然还是挡在了周铭的面前,周铭抬头看着他,老布鲁克依然带着他那副阴险的笑容说:“很抱歉了周铭先生,我想你并不能离开,因为你和一件选举案件有关,你必须要跟我回选举委员会接受调查了。”

    周铭当即皱起了眉头:“什么选举案件?”

    随着周铭的话,后面那些金融班的同学们和黄毅也都纷纷叫嚷道:“没错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又要污蔑我们什么了?我们没有触犯任何法律规定,我们不会让你带走周铭先生的!我们可不认什么参议员!”

    说着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就自发的挡在了周铭的身前,老布鲁克看到这个情况开心的拍起了手:“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是准备暴力抗法了吗?那可真是太好了,你们这样我当然可以放过可爱的周铭先生了,只是下一次我就不敢保证是警察还是b来,用什么手段来抓人,又会不会增加什么罪名啦!”

    这时就听周铭大喊了一声:“金融班的同学们大家都请让开!”

    对于周铭的命令,所有人都还是无条件服从的,因此大家不管再如何不乐意,都还是给周铭让出了一条路。

    周铭从人群中走出来回头说:“同学们,这个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们可以不相信美国法律,但我们要至少相信人间自有正义,既然之前局势那么恶劣,我们的布鲁克议员连b都祭出来了,却仍然拿我没办法,那么这一次的莫须有,他也仍然不能拿我怎么样,所以大家不需要担心,我只是去去就回。”

    周铭说完转身面对老布鲁克,老布鲁克笑着说:“看起来周铭同学相当自信呀?只是不知道待会到了选举委员会,你还自信得起来吗?”

    周铭对此岿然不乱:“这话我可以还给布鲁克议员,恐怕待会自信不起来的会是你。”

    老布鲁克脸色一下变得狰狞起来,他盯着周铭说:“你这个黄皮杂碎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真让人恶心,我真想砸烂你这张脸!”

    周铭无谓的笑笑:“彼此彼此,其实我也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你说像你这么贱的老家伙,究竟什么时候能去死呢?”

    老布鲁克发狂的尖叫起来,不过马上就又回复了平静,他看着周铭咬牙切齿,用一种恨不能把周铭给生吞活剥的语气的说:“你这个黄皮杂种你真的很好,我总有一天会敲碎你身上所有的骨头,特么的带走!”

    最后一句话老布鲁克是对着他带来的人喊的,而就在议会的人过来要带走周铭的时候,艾伦平静的站出来说:“作为周铭的律师,我想我有义务陪着我的当事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

    老布鲁克回头怒视着艾伦,可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旁边的黄毅也站出来了,只是相比艾伦,他有那么一dian不自信,但他还是尽力挺直着腰板:“布鲁克议员,我才是这一次的选举人,既然你说这是一次关于选举的案件,那么我想我也肯定脱不了干系,我必定也要一起去的!”

    相比艾伦和黄毅的豪言壮语,作为周铭的保镖,**早就默默的站在了周铭身后。

    对于**艾伦和黄毅的不离不弃,周铭感到心里很暖,尽管最终的结果还是要靠自己,但他们能做出这样的表态,就已经非常难得了,至少比维达社区那些华裔同胞们,不知道强到了哪里去,至少周铭能明白,他们并不是为了什么利益,而是真的在关心自己。

    这边周铭的心里很暖,那边老布鲁克却气得全身发抖:“好,你们都很团结,那就让你们的团结见鬼去吧,都特么带走!”

    老布鲁克说完大手一挥,周铭他们四个人就被带上了车,一刻钟以后开到了芬威区的议会大厦,周铭他们被直接送往选举委员会的调查办公室,当然为了调查的需要,现在这里已经被弄成了审讯室的模样。老布鲁克和b麻州分局副局长穆勒坐在对面。

    穆勒的出现让周铭颇感意外:“我来的不是选举委员会吗?怎么b也管这个?”

    老布鲁克狞笑着回答:“你想不到吧?不过这还只是一个开始,后面你想不到的事情还会有更多!”

    相比老布鲁克的嚣张,穆勒或许是之前在周铭手上吃的瘪,让他很谨慎的回答:“我们联邦调查局的职责就是调查国内的一切违法犯罪行为,其中就包括在选举当中存在的违法行为,不过在一般情况下我们并不会直接介入,只有在受到选举委员会委托的时候我们才会介入调查。”

    “原来如此,”周铭向后靠在了椅子上,“那么我这次面对的是什么调查?”

    “周铭先生,你这次面对的将是不正当竞选和侮辱人格以及伤害他人等十一项指控的调查。”穆勒翻看着自己的文件资料回答,不过穆勒在回答的时候总感觉有些怪异,因为他总感觉自己是在回答上级的问题一样,可他明明就只是自己审讯的疑犯呀,这让穆勒感觉有些憋屈。

    周铭乐了:“十一项指控调查?你们从哪给我罗织出这么多莫须有的罪名?”

    艾伦给周铭解释:“这是b的常用手段,他们总会把一个事情无限放大,把所有和这个事情有关联的罪名都加上,这样在起诉的时候就会有很大优势,因为这么多罪名,总有对方无法辩驳的。”

    “这就叫广撒网捕鱼了,看来b的手段也不怎么样嘛!”周铭调侃一句说。

    啪!

    老布鲁克狠狠一拍桌子怒道:“周铭,请你注意一dian,这里是选举委员会的调查办公室,不是你的宿舍,我想你是还想再加一条藐视选举委员会和b的指控了!”

    “布鲁克议员,我也要提醒你注意,我的当事人并没有任何过错,你现在的行为是在故意诬陷我的当事人,我的当事人有权进行辩驳!”作为周铭的律师,艾伦马上针锋相对的ding了回去。

    周铭则无谓的摆摆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就在这里听着你在这里表演,我只是想问问,我究竟是因为什么受到了这么多指控?”

    “今天上午,维达社区选举人鲍特勃在议会大厦门前遭人泼粪,他向选举委员会举报是你对他进行恶意报复,因为你们之前有过矛盾,这是指控调查文件你看一下。”

    穆勒回答周铭说,同时他从自己的文件夹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上推到周铭面前,不过周铭却摆摆手表示并不用,推给了自己的律师艾伦,同时说:“这个东西我并不想看,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们。”

    穆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不过周铭却说:“我说你们一个选举委员会调查办公室,一个b,我请问你们都是猪吗?”

    随着周铭这个问题问出口,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凝滞了起来,不管是艾伦黄毅还是老布鲁克穆勒,他们都愣住了,谁都没想到周铭问出来的会是这样一个问题。

    艾伦黄毅是震惊,因为在他们的观念里,哪个疑犯在面对b的调查时不时战战兢兢的?就算不怂的跟孙子一样,至少也会对对方有着应有的客气,哪有像周铭这样张嘴就问别人是猪的?这也太牛b了吧?

    老布鲁克和穆勒则是不可思议,尤其是穆勒,他请周铭问的手势还停在半空中,在周铭这个问题后,变得异常尴尬。

    “周铭,你这个家伙居然敢这样藐视我们,我们不会放过你的!”老布鲁克冲着周铭发出怒吼。

    周铭无谓的掏掏耳朵,表示对老布鲁克的威胁并不在意:“布鲁克先生你是法盲我可以理解,不过穆勒副局长你就不应该了,好歹你也是b的副局长,怎么办案找证据这么最基本的步骤都不懂了呢?”

    证据?

    穆勒转头疑惑的看着老布鲁克,老布鲁克则愣在了那里,喃喃的说:“难道那个事情不是你做的?”

    周铭笑了:“你说呢?”

    就像是要证明他们的想法一般,当周铭的话音才落,办公室的大门立即被打开,穆勒的助手快步走进来俯身在他的耳朵低声说了什么,穆勒的脸色马上就变了,他先惊讶的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然后才叹口气对助手摆了摆手,示意助手先出去了。

    “穆勒副局长,发生什么事了?”老布鲁克问他。

    穆勒并没有回答,而是带着厌烦的看了老布鲁克一眼,然后对周铭说:“周铭先生,你可以走了。”

    “什么?”老布鲁克惊讶到站了起来,他冲穆勒大喊道,“穆勒副局长你怎么能这么做?他可是这次选举舞弊的重要烦人,你这是渎职,我会向议会如实说明的!”

    “我劝布鲁克议员还是不要说的好,免得丢人。”

    周铭对老布鲁克说,他的话让老布鲁克气到发疯,随后周铭也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不过在临出门前,他回头对穆勒叮嘱了一句:“穆勒副局长,我相信你是b的优秀调查官,不过以后再办案的话,记得要带脑子,不要那些没脑子的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希望以后我们不要再以这种方式见面了,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