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撒泼打滚胡搅蛮缠
    “好的我明白了,我们这就走,而且我们可以保证不会再骚扰你们和你们的小孩。∮∮dian∮小∮说,o”

    周铭无奈的说,然后让陈树叶凝他们开始收摊,可这时那几位大姐却仍然不依不饶,接着对周铭指指diandian道:“你这个小赤佬还想跑吗?祸害了我家小孩就想跑?我告诉你这个事情没这么简单,我已经报警了,这个事情必须要等到警察来了说个明白!”

    另外一个大姐也附和着说:“没错,如果你跑了警察不就要质疑我们报假警了吗?你们必须得留在这里,我们可不想和那些警察扯那么多没用的!”

    这几位大姐一边说着一边就逼了上来,伸手就要去拽周铭他们的衣服。

    周铭忍无可忍大吼一句:“都尼玛给老子住手!”

    周铭这一声吼如山吟海啸一般,顿时震住了这几位大姐,周铭怒瞪着她们说:“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我们只不过是在这里宣传我们的竞选,并没有碍着你们一分一毫,你们如果不喜欢完全可以不要听。”

    “没错我是和你们的小孩说了竞选的事,可那是每一个人的权力,尽管他们现在还未满十八岁,但是却有了解的权力,你们无权剥夺他们这个权力!”周铭义正词严的说,“而且你说你们现在还要报警,还要警察来了说个明白?我倒想问问你们,你们究竟有什么理由报警,有什么脸去报警?”

    周铭最后说:“现在你们还在我们面前胡搅蛮缠,这就是你们想教给你们小孩的东西吗?还说我们祸害你们小孩,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周铭的话就像是黄钟大吕般洪亮,仿佛每个字都要刺进对方的内心深处一般,冲在最前面的那位滨海大姐当时就感觉双膝一软坐在了地上。

    跟她来的其他人过来扶她,但她却并不起来,反而坐在那嚎啕大哭起来:“这不让人活啦,这个小赤佬仗着他们人多势众就知道欺负我们女人,还同样是华人,还是什么哈佛大学的大学生了,我看就是街边的小流氓嘛,明着说是在这里竞选,暗地里却带坏我们的小孩,真是罪大恶极呀!”

    随着那位滨海大姐的叫喊,其他人也都指责起周铭来:“就是,这是什么人呀,有本事对付美国人去呀,就知道冲女人发火算什么男人?什么大学生,太不像话了……”

    对这几位大姐的话叶凝实在听不下去,出面反驳道:“你们这在说什么呢?明明我们只是在这里宣传,是你们不分青红皂白上面就骂我们的,我们和你们讲道理,你们就在这里撒泼打滚,你们是要干什么?”

    叶凝的话有理有据,可奈何对方根本不听,那位滨海大姐又哭闹道:“你们都是念书的文化人,就知道欺负我们这些没有文化的老年人,反正我就是说不过你!”

    对于眼前的情况,无论周铭还是金融班的同学们都感到很憋屈,明明自己是占理的一方,但对方却就是跟你胡搅蛮缠撒泼打滚,摆出一副受欺负的样子,关键自己还不能揍她一顿,并且看着同胞的份上和注意以后要在维达社区竞选的影响,自己也没办法采取任何手段,就更让人烦躁了。

    这时突然远处传来警笛声,周铭抬头看去,只见两辆警车开进了社区。

    “警察来了,不怕这些小赤佬跑了,你快去找警察,别让他们恶人先告状了!”

    在警车才进来的时候,那位坐在地上的滨海大姐就急忙对身边的人说,生怕慢一步就会吃大亏一样,而那位大姐则马上朝警察那边过去,其他人拦住周铭他们,这一系列套路都堪比杰出军事家了。

    “老师我们怎么办?警察来了要不您先走吧,我们留在这里。”叶凝上来对周铭说。

    周铭摇头说:“她们就是针对我来的,我怎么能走?”

    黄毅听到马上站出来说:“老师您不能这么说,要说针对她们肯定是针对我来的,毕竟是我在参选,您和其他同学就先走吧。”

    “可是你的参选是我让你这么做的!”周铭说,见黄毅和叶凝还要说什么,他马上又说,“好了你们不要说了,你们别忘了我还有律师,我也已经在b那里走过两遭了,现在只是警察,他们不能拿我怎么样的。”

    这边周铭在说着,那边坐在地上的滨海大姐也没闲着,她对周铭说:“你们这些小赤佬,不要商量着怎么跑了,我告诉你们,你们今天谁也别想跑!”

    听着这话周铭低头看着她很不屑的冷笑一声说:“想跑?你想的太多了,不要以为我和你一样只知道像狗一样在这里狺狺狂吠,我今天就站在这里,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还能在我面前秀下限到什么程度!”

    随着周铭的话,所有金融班的同学都很自觉的站到了他的身后,用自己的行动表明要做老师最坚强的后盾!

    滨海大姐被这个气势给震住了,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不过随后她就反应了过来,但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的朋友就把警察给带过来了。

    “谁能告诉我这里特么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在这里,你们都没有武器吗?”

    过来的是两位黑人警官,他的手紧张的放在自己腰间的枪上,后面还有两名白人警察,只是他们都躲在警车后面,非常警惕的看着这边,显然是看这边有很多人,害怕这里会有什么暴力活动,这是美国警察的警觉性,哪怕现在是在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布莱顿,不是什么黑帮横行的地方。

    听到警察的问话,那位滨海大姐来不及去和周铭计较,马上转头对那黑人警察说:“警官先生您来了真是太好了,就是这些人,他们在这里进行诈骗,诱骗我家未满十八岁的小孩去竞选,然后现在被我发现了他们就来欺负我,你看都把我给推到地上了!”

    她的话让所有金融班同学怒不可遏:真特么是恶人先告状,明明是她在这里胡搅蛮缠,结果反过来咬了自己一口,说自己欺负她就算了,还瞎编出来什么诈骗?这完全没有事实依据,全是她张口就来的呀!这还是华人同胞,怎么对同胞这么狠的,什么意思?

    不过金融班同学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黑人警察却拔出枪来指着那位滨海大姐厉声命令她:“不许动,举起你的手来,慢慢说话!”

    那滨海大姐马上下意识的举起手来,同时战战兢兢的对黑人警察说:“警官先生不要开枪,我是好人,我是报警的人呀,他们才是坏人,你去抓他们呀,把他们全给抓进监狱里面去!”

    她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往周铭这边指着,想要警察过来抓周铭他们,然而那黑人警察却没好气的说:“我要先确保你是安全的,别在这里乱喊,否则我就要先对付你了!”

    那滨海大姐在黑人警察黑洞洞的枪口前,只能害怕的dian头,随后那黑人警察在她身上搜了一遍确定没危险以后才过来周铭面前,他上下打量了周铭两眼,这时那滨海大姐小声说:“警官先生,快抓他走吧,他非常危险的,你看他身后还带着那么多人……”

    她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那黑人警察和周铭都瞪了她一眼,吓的她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我想请问你在这里做什么?”黑人警察问。

    “没有做什么,只是我的朋友正在竞选议员,我和我的朋友们帮他在这里宣传造势。”周铭回答说,语气不卑不亢。

    黑人警察皱了皱眉,似乎对周铭的不卑不亢感到并不适应,他随后又说:“可是有人报警说你们在这里进行诈骗和其他非法活动,我需要带你们回去调查,希望你们能配合……”

    不等对方说完,周铭就马上否定道:“很抱歉这不可能,因为我们并没有任何违法行为。”

    “很抱歉这位先生,违法不违法并不是你说了算。”黑人警察说。

    “我也很抱歉,违法与否也同样不是你说了算,除非你是法官。”周铭针锋相对的说。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这个黄皮杂种,你这是在藐视法律!”

    黑人警察恼火的说,对他来说,华人就应该像之前那个滨海大姐那样乖乖听话,怎么还敢怼起自己了呢?所以他马上拔出了枪。

    只是他的枪最后也没能落在周铭的头上,**先伸手出去拿住了黑人警察的枪。

    “你们这些黄皮杂碎,我真应该开枪打死你们!”

    黑人警察怒道,他第一时间着急的要把自己的枪抽回来,可他发现**的手就像是被铁钳钳住了一般,凭他的力气根本一丝一毫都动不了,这下他才真的慌了,他随之冲着**大喊:“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你们是想袭警吗?该死的黄皮杂种,别告诉我你们是第一次来美国,在这里袭警是非常严重的犯罪!”

    周铭对**摆摆手,**这才松了手,那黑人警察猝不及防一下子摔倒在地,周铭上前两步对他说:“警官先生我很抱歉,我想对你说的是,我们并没有袭警也没有进行任何犯罪,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

    “那刚才的事情你作何解释?”黑人警察质问道,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黑人警察的声音是由于他是真的害怕了,因为在刚才的一瞬间,他真的从**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

    这个说法很玄幻,但事实的确如此,黑人警察的感觉实际就是**身上散发出的杀气,作为兵王,**的杀气不用说,不过他平时都是内敛的,只是今天经过刚才的事情,对华人同胞还是女同志,**还可以忍了,但现在一个黑人警察,**不介意要了他的命。

    “刚才只是个意外。”周铭一笔带过了说,“我们的确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如果警官先生还有什么问题,我可以打电话叫我的律师来,我是沃顿保险公司的董事长周铭。”

    听到周铭的自我介绍那黑人警察先是一愣,随后他想起了什么回头问了一句:“嘿!这位先生说他叫周铭,是沃顿保险公司的,是他吗?”

    那边马上有人回答:“原来是他,那就放了他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