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老布鲁克的议案
    “好的周铭先生,我相信这是个误会,你如果真的没有做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情,那么你随时可以离开这里了,我们将不会阻拦。”黑人警察对周铭说,并且还侧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黑人警察这句话如同重磅炸弹一般把所有人都炸蒙了,包括周铭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想到他居然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周铭本来都以为自己要再一次和美国警察斗智斗勇了,甚至可能还要去看守所走一遭了,却没想对方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就马上放自己走了,这是什么情况?自己有那么高的知名度吗?

    周铭疑惑的看着他:“警官先生,我能问一句,你真的确定要放我走,你相信我说的话,你是认识我吗?”

    黑人警察笑着回答:“当然,我曾经亲眼见到周铭先生去议会大厦报名竞选,而且我也见过竞选宣传,所以我相信你。”

    “原来如此,非常感谢。”

    周铭向黑人警察道了一声谢,然后回头让陈树叶凝他们收拾东西走人。其实周铭并不相信黑人警察的这个说法,但周铭也并没有刨根问底的打算,毕竟说来这个问题并没有那么重要,周铭他们现在只需要摆脱这几位大姐的纠缠离开维达社区,这几个警察以后都未必还能见得到了。

    刚才在周铭面前还嚣张跋扈撒泼打滚的几位大姐,这个时候则一个个乖乖站在那里,呆若木鸡一般愣愣看着周铭他们的从容离开。

    那位刚才叫最凶的滨海大姐小声问:“那个……警官先生,他们不都是犯罪分子吗?你为什么放走他们?”

    黑人警察没急着回答而是先反问一句:“你是法官还是检察长?”

    滨海大姐赔笑着说:“警官先生说笑了,我哪能是什么法官和检察长呢?我就是一普通公民……”

    滨海大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那黑人警察给打断了:“既然你知道自己不是法官和检察长那你特么的瞎说什么东西?我现在就怀疑你恶意报警,滥用报警权力!”

    听他这么说,滨海大姐一下慌了:“警官先生我可没有滥用什么权力呀,那你要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黑人警察不屑的看着她笑骂一句:“懦弱的黄皮杂种!”

    这边的情况周铭一直在注意着,他看到那几位大姐和对自己时完全判若两人的表现,也只能无奈摇摇头的上车,和金融班的同学们一起离开了。

    “周铭先生一路顺风!”

    当周铭乘坐的大巴车经过警车旁边时,四名警察还和他们挥手致意,直到周铭的车子走远了以后,那黑人警察才小声问:“警长咱们没搞错吗?他不会就是你对我们说的那个中国周铭吧?”

    白人警察摇头回答:“你问我也不确定,那些黄皮华裔在我眼里也都长的一样,不过你看今天这个人,他和其他华裔都不一样,他很有气势,表现得非常自信,不像后面那些华裔女人一样胆小懦弱卑微,你看他带着那么多人,肯定也是在这里宣传他竞选的。”

    黑人警察似懂非懂的点头,白人警察接着说:“总之不管他是不是周铭,我们今天这么处理都没错,只不过是要给这些华裔女人一点教训,什么破事就要报警了?这个你去做吧。”

    被白人警察命令,黑人警察露出他的大白牙嘿嘿笑了起来:“非常感谢先生,这些华裔,他们可喜欢给钱了!”

    两名黑人警察就这样嘿嘿笑着转身朝那几个大姐走去,与此同时在大巴车上,周铭也预感到了这边可能的情况,他对同学们说:“我想这几名警察恐怕是刚好知道我这个人或者是事,此外他们也能判断我们确实没做什么违法的事,所以他们本着不惹麻烦的原则放了我们的。”

    说到这里周铭叹了口气又说:“只是那几位大姐可惨了,我听说美国警察可不是那么好讲话的,尤其他们刚刚才在我面前认了怂,指不定就要从她们身上找回颜面。”

    周铭的话音才落,李阳马上就说道:“老师,我们管她们去死呢?那都是一些什么人那,不知好歹是非不分的,就是要她们受到教训才好!”

    “没错,我很同意李阳的话,她们都是太可恶了,我不明白,我们同样是华人,她们怎么就能无耻到那个地步呢?”叶凝附和着李阳说,只不过她是哭着说的,“只是老师您真是太可怜了,自从来到美国就一直在被针对,从前是美国人,现在连我们自己华人都在针对,这到底是为什么嘛!”

    周铭握住叶凝的手说:“非常感谢叶凝还有其他同学们对我的关心,不过我想,这就是我们所要面对的情况,就像唐僧取经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一样,只要我们有信心就一定能克服,那么你们有信心吗?”

    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异口同声的喊有,只有被周铭握住小手的叶凝羞红脸低下了头。

    “那么现在,我们在维达社区遇到了情况,我们就先暂时把这个事情缓一下吧,每天都来这里闹事并不是一个好办法,我认为我们现在还是想办法把咱们的保险公司做重点。还有黄毅你在维达社区的房产文件,一定要和艾伦律师沟通好,我们可不能让任何人抓到痛处。”周铭说。

    ……

    南布莱顿区州议会大厦内,一场非正式的资深参议员会议正在召开,会议由副州长议长安东尼主持召开,几乎全部的资深参议员都参加了这次会议。

    “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由布鲁克参议员所提出来的一个议题,是针对所有州内华裔的,我们来听一听布鲁克议员的想法吧,如果可行的话,我们再想办法放到正式会议上讨论。”

    安东尼说着把话语权交给了老布鲁克,这是麻州议会的一个传统,事实上不仅是麻州议会,世界上所有的议会基本都有这个传统,所有的议题在真正提出来之前,总会先开个非正式的会议,由一些资深参议员先互相通个气,大家心里有个底或者达成协议以后再真正拿出来讨论。

    这就是所谓政治,其实不光议会,在任何官场内都有这种文化,国内不也有常委议案,几个书记先开会讨论一下的传统吗?权力的集中和排外在哪都是一样的。

    老布鲁克打开自己的文件夹对着话筒说:“各位,我是这样想的,华人终归是一个与美国敌对的国家,这个民族也是和我们融入不到一起的,他们愚昧野蛮,就连他们做菜都要搞的到处都是油烟,褐色的黄色的,都能把一头大象给呛死,所以针对他们必须要给出一个特别的法案。”

    说到这里老布鲁克顿了一下然后说:“所以我的建议是,我们针对华人商铺和华人住宅的税费增加百分之两百,对他们包括诸如医疗保障和卫生等其他费用,都增加一倍以上。”

    随着老布鲁克的话说出口,现场顿时一片惊讶,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老布鲁克,甚至还有人惊叫道:“布鲁克你疯了吗?我们怎么能这么做,这会有种族歧视的嫌疑的,而且那些华人非常抱团,如果我们突然增加了这么多税费,且不说能不能执行下去,就算可以,我想他们一定会游行的,并且还可能会引来中国.政府不满的,这并不是一个好提议!”

    面对其他资深参议员们的质疑,老布鲁克却不慌不忙,他等其他人说完才说:“我们都是麻州参议员,我想你们一定都看过美国法典吧?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还记得其中第八篇第七章是什么,就是排除华人,虽然因为某些政治原因遭到废除,但这个法案本身是非常具有参考价值的。”

    “在半个世纪之前,所有华人都是不允许成为美国公民享受任何形式的美国权力的,这是美国唯一针对某一特定国籍和族群的法案,这是为什么?我想原因很简单,就因为华人是美国的敌人!”

    老布鲁克接着说:“现在这个法律界限被打破了,华人可以成为美国公民,但他们要得到我们的认可,多上缴一些税费还是并不过分的。至于担心他们会游行示威,或者会遭到中国.政府的抗议,我认为这些都并不重要,因为那些华人他们肯定不会这么做!”

    老布鲁克的话语铿锵有力,让所有参议员一时都不知如何作答,这时有一个参议员站出来说:“布鲁克议员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想请问,我为什么要相信和支持你?据我所知布鲁克议员你是和某一位华人有很大的矛盾,甚至还把自己的儿子都给送进监狱了,你现在要立这个法案,你不会是把这个愤怒迁怒到其他华人身上去了吧?”

    随着这参议员的话,会议室里顿时响起了一片哄笑,大家都笑看着老布鲁克。

    对此老布鲁克非常恼怒,不过他强行忍住了怒,他看了那位参议员一眼说:“很抱歉,我并没有说过要大家都相信和支持我,我只是在这里说出我的提案,如果获得了支持,我想在其他任何提案上,我都可以考虑支持,哪怕是要我付出一些代价的提案。”

    老布鲁克这句话让所有人眼睛都亮了,不过还是没有人马上答应,有人问他道:“布鲁克议员,我们都是选民选出来代表各自选民利益的,什么支持其他提案,这个说法好像有点不太妥当吧?”

    老布鲁克恨的牙痒痒,他很清楚这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他只能狠狠一拍桌子说:“你们这些家伙,要就同意,否则我会反对一切提案,你们就看着办吧!”

    说完老布鲁克就坐回椅子里不说话了,这时主持会议的议长安东尼站出来说:“大家都听我说吧,我认为布鲁克议员的提案是值得考虑的,或者我们可以先不在全州施行,只在某个特定的地点进行试行,看看效果如何再做考虑,大家看怎么样?”

    面对安东尼的话,老布鲁克首先答应说:“没问题,我同意。”

    听着老布鲁克先服了软,其他参议员一个个也都表示了同意,安东尼最后说:“非常感谢,那这个议案就这样通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