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因为必须
    “一、二、三、四、五……一百九十九,只要再来一个,我们就能达标啦!”

    人群中,李阳在大声呼喊着,这是在维达社区的球场上,周铭在答应了言师的帮忙请求以后来到这里收集签名的,在经历了各种税费资费上调以及去议会大厦请愿遭到警察的驱赶和殴打等事件,他们当听到周铭他们是来竞选议员,为了帮他们说话以后,马上一个个自告奋勇的献上了自己的签名。

    听到李阳的喊声,一位年纪七十的老人举起了手:“我还可以签名一个,这些美国佬,他们规定了年龄的下限,可没有规定年龄的上限,我仍然可以帮你们签名,成为你们的合法选民!”

    老人一边说着一边在家人的搀扶下,来到李阳的桌子前,他拿起笔看着李阳说:“后生仔,你们可一定要竞选上议员呀!我们华裔在美国被欺负一辈子了,担惊受怕一辈子得不到保障,现在他们又要针对我们华人,让我们活不下去,我们就只能指望你们啦!”

    李阳郑重的点头说:“老人家您放心,您所说的,就是我们要竞选议员的初衷。”

    听着李阳的回答,老人留下了感动的泪水,他这才在表格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而随着老人写下了名字,周铭他们就为黄毅凑齐了两百个选民签名,现场顿时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

    “老师太好了,我们终于拿到了两百个签名,黄毅不会被刷下来,他有资格进入正式参选了,我们马上就要有自己的议员,我们就可以不用再受那些美国人的欺负,我们可以自由自在的做自己的事业了!”叶凝激动的对周铭说。

    周铭无奈,他对于叶凝的话只能说一句太天真了,这才刚收集到两百个签名,竞选都还没有开始,怎么就想得那么深入了呢?这和才参加工作就整天想着如何当上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有什么区别?不过这个时候周铭也不好打击她,于是就只点头说是。

    这时言师找到周铭说:“同学,我已经完成了我的承诺,帮你完成了两百个签名,现在你可以帮我去救我妻子了吧?”

    对于言师的话,叶凝当时就不乐意了:“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就好像我们是故意拿这个事情在卡你一样,我们的确是很感谢你帮我们说服这些华人朋友帮我们签名,但这是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并且我们昨天不是都去过警局,他们说不允许保释的吗?当时你也在的,你现在怎么……”

    周铭摆摆手让叶凝不要说了,他对言师说:“言先生,我正好也要找你,我的律师已经找了好几个这方面的专家,现在正在收集证据,只要他们收集好了证据,就随时可以为你们起诉政府了。我想你自己也很清楚,这个事情要想通过正当的行政手段已经不大可能解决了,只能走法律起诉。”

    周铭说完又追加了一句:“这一次我的律师说由于案件涉及到了布莱顿市政府以及州政府,因此可以直接起诉到麻州巡回法院,只要法院裁决芬威区和布莱顿市政府的行为违宪,这样不仅可以撤销所有行政命令,你的妻子也可以因此被释放了。”

    “要起诉到巡回法院吗?这样是不是要很长时间呢?”言师惊讶道。

    也难怪言师会惊讶,因为巡回法院的全称是美国联邦法院麻州巡回上诉法院,按照美国法院体系,麻州巡回法院的地位仅次于联邦最高法院,略高于麻州最高法院。

    一般巡回法院处理的都是地方上难以处理但却又不够资格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的棘手案件,这类案件往往内容复杂,并且很具有代表性,从地方上一路上诉才会到这里的,言师活了这大半辈子都没进过巡回法院的大门,哪知道这次周铭居然就直接要到巡回法院进行起诉了。

    “这个是非常必要的,”周铭说,“按照管辖权来说麻州高院和巡回法院都有权裁决,不过由于其中涉及到种族歧视问题,以及可能的违宪问题,巡回法院的裁决会比高院更加严谨,所以我的律师才会这样选择,至于时间在巡回法院肯定是需要的,不过这也是必要的,请你理解。”

    “理解,只要能救出我的妻子,能让我们不再负担那么重的税费和生活资费,时间长点就长点吧,谁让我们一直不主动参与政治呢?”言师叹息着说,他随后抬起头说,“周铭先生,这一次非常感谢您……”

    言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铭给打断了,周铭对他说:“言先生你先别急着谢我,我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或许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就是这一次的律师费保守估计要达到八十万美元。”

    听到这个数字言师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冷气:“什么这起诉还要八十万美元吗?这会不会有点太多了,周铭同学要不您帮帮忙?”

    面对言师的请求,叶凝当时就不乐意了:“帮忙?言先生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准备让我们帮你出钱吗?你要明白我们这是在帮你救你的妻子,帮你们所有人废除那个你们负担不起的资费,你居然还管我们要钱?你当我们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说给你就给你吗?”

    言师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脖子,不过他并没有放弃,他眼巴巴的看着周铭,他知道这些人当中,周铭才是真正管事的。

    周铭哪能看不出来他的打算,周铭对他说:“言先生,我的主意劝你就别打了,我是不会出一个美分的,毕竟要救的是你妻子不是我妻子,被欺负的也是你们并不是我,而且我不是开善堂的,你们也不是吃不起饭的乞丐。如果你们连这个钱都不愿意出,那就还是趁早洗洗睡吧。”

    “这八十万美元实际上并不多,已经是我的律师打了折扣的,我认为言先生你还是和其他维达社区的华人同胞们商量着凑一下吧,这里有两百个签名,每人凑四千就够数了,否则你知道的,没钱的话美国律师是绝对不会帮你做任何事的。”周铭说,“或者说言先生你还有别的门路,可以换一位律师。”

    “周铭先生,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言师仍然不死心的问。

    “当然有,”周铭回答,“言先生你或许可以去白宫请愿看看,或许总统先生能给你开一张特赦令下来。”

    言师顿了一顿,他还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把脸一拉,先说话道:“言先生,我想我们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如果你还这么无理取闹,我想我就只能说再见了,你知道你没有任何筹码的。”

    言师脸上的笑容僵硬了,最后他只得无奈道:“好吧我知道了,非常感谢周铭先生。”

    说完言师就退下去了,叶凝十分气愤的说:“这个言先生也太得寸进尺了,我们明明就帮了他这么多,他现在居然还要打我们钱的主意,真拿我们当开银行的了,真不想理他!”

    周铭对此笑了笑说:“就算咱们真是开银行的钱也不是这么拿的,不过无论言师的态度怎么样,我们却还是要和他打交道的。”

    “这是为什么呀?”叶凝惊讶道。

    “因为必须!”周铭说,“叶凝你要明白,无论是现在我们竞选,还是我们平时在做生意的时候,我们最主要的就是要和人打交道,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对我们口味,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就必须要学会去和任何一个人打交道了,不管你喜欢不喜欢。”

    叶凝默默的点头,然后说:“就像现在,如果我们不能和这位言先生打好交道,那么我们就没办法拿到我们所需要的签名。”

    “聪明,就是这个道理。”周铭说。

    ……

    与此同时在布莱顿市中心的议会山上,老布鲁克和安东尼正在散着步。

    “议长,芬威区议会大厦门前集会的那些华人都怎么样了?经过那天的驱赶以后,他们就没有再来了吧?”老布鲁克问。

    安东尼摇摇头说:“布鲁克我的兄弟,尽管在这件事上,我给你投了赞成票,还有媒体那边,也是我帮你做的引导,但我始终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策略,因为我后来去了解了,那些华人之间本来就并不和睦,维达社区的华人未必就会齐心帮那个中国人。”

    “那么这个策略就会更警告他们,不要和那个周铭走的太近,否则他们会有灾难的。”老布鲁克接着说,“而且这一次对华人群体税费和其他资费的调整,不也正好可以缓解州政府的财政赤字吗?也算间接支持了安东尼议长你新提出来的财政预算。”

    安东尼默默点头说:“既然布鲁克兄弟你这么支持我,那么我想我也应该告诉你一点什么消息。”

    说着安东尼拿出自己的呼机给老布鲁克,老布鲁克将信将疑的拿起呼机一看,他的脸色立即变了,抬头问:“议长,这个消息是真的吗?”

    安东尼不慌不忙的拿回了自己的呼机以后才说:“这是维达社区的现任议员给我发的消息,我想他和那个中国人之间存在着竞争,他没有理由给我提供假消息,所以我想那个中国人他是真的利用这个事情帮他让维达社区的华人团结了起来,所以今天很快集齐了两百个签名。”

    听到这个消息老布鲁克一下跳了起来:“这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消息,我可不能让那个中国人得逞,我一定会阻止他的!”

    老布鲁克说着要离开,不过才走了两步他就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很清楚安东尼这个人,他所做的事情基本都是带有很重目的性的,不会做任何无用功,那么这一次同样不可能平白无故告诉自己这么个消息,不管自己和他关系如何,他都不是那么慷慨的人。

    于是老布鲁克想了一下就又转头回来对安东尼说:“议长,你知道我一直都很支持你的议案,这一次也一样,我知道您的新议案是为了加快政府和议会的内部改革,是非常必要的。”

    安东尼笑了,他点头说:“对于这一点我毫不怀疑,至于那个中国人那边,我可以提醒你他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这话让老布鲁克眼睛一亮:老子等的就是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