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被忽略的严重问题
    周铭带着金融班的同学们坐着大巴来到芬威区议会大厦,他们在维达社区拿到两百个签名以后就直接过来了这边,尽管说现在距离报名结束还有几天的时间,但考虑到还有一位州资深参议员在针对自己,为了避免一切不确定因素,周铭还是决定早交早了事。+小,o

    “我的天,我们参加的真是总统大选吧?怎么这么多天了,这里还这么多人呢?”李阳看着车窗外的情况惊讶叫道。

    议会大厦门口仍然如同第一天一样聚集了很多人,他们按照各自的党派为小团体聚在一起,一道道条幅和宣传海报被高高举起,很多人三五成群的在路口派发着传单,场面好不热闹。

    “或许这就是西方国家的选举文化吧,对于他们来说,选举就像是过年一样重要,我们还是赶紧做好我们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周铭解释了一句,随后让**把车开到了旁边远一dian的停车场里,然后带着金融班的同学们步行过来的,因为议会大厦门前的停车场早就没位置了。

    周铭和金融班的同学们有浩浩荡荡三十人的队伍,这么多人,尤其还都是华人,一起在美国城市的路上走着,想不成为焦dian都难。

    “看呀!那边中国人来了!”路上的行人还有那些其他竞选党派团体的人都惊呼起来,并对着周铭他们的队伍指指diandian讨论起来。

    “这些中国人还有脸来议会大厦吗?他们就是恶棍混蛋,平时就无法无天,今天难道又要冲击议会大厦了吗?虽然他们今天过来的人少,但是本质还是一样的!”

    “哦上帝,这些东方恶魔怎么又过来了,难道他们看到了议会大厦门口人多,会让警方放不开手脚吗?那我得赶快走了,我可不想和这些邪恶的杂碎为伍,他们都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邪灵,会抽走每一个人的善良和良知,变成和他们一样不懂思考,只知道破坏和贪婪的恶魔!”

    人群当中有对周铭他们辱骂愤怒的,也有对他们感到害怕的,这些话让周铭皱起了眉头,他前世不是没听说过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歪曲和抹黑,不过那都是道听途说的,现在才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周铭压着怒火接着往前走,毕竟这么多人,没可能一个个停下来和他们讲道理的。

    突然一群人挡在了周铭他们的前面,领头的是一位绑着头巾的白人,他冲周铭他们喊道:“滚回去中国人,这里是神圣的议会,不是你们的养猪场!”

    随着领头人的呐喊,跟着的其他人也都附和喊道:“中国人快滚,这里不欢迎你们,你们这些肮脏的蛆虫,社会的渣滓毒瘤,你们是被上帝遗弃的孤儿!你们这些红色中国的走狗,你们共产共妻,我还有家人还有我可爱的女儿,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染指和欺负他们,我要保护我的家庭!”

    “我们要保护我们的家庭,保护我们的父母妻儿,中国人快滚!”

    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喊着,他们一边喊着一边朝周铭这边逼了过来。

    面对面前汹涌的人群,**默默站到了周铭前面,其他金融班的同学都一下慌了,陈树叶凝来到周铭身边拉着他:“老师,这些美国人都疯了,我们要不先走吧,改天再来。”

    周铭摇摇头:“改天要等到什么时候,是明天还是后天?如果每天这里都是这么多人,那我们是不是要放弃了呢?”

    “可是老师……”

    叶凝还想说什么,周铭却抬手制止了她,随后周铭向前两步,面对逐渐逼近的人群拿出一个喇叭出来大吼一声:“都特么给老子闭嘴!”

    周铭的呐喊就像是有魔力一般,让所有人第一时间都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周铭,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说什么。

    “首先我要说,我们今天来这里并不是来游行集会,而是来竞选的!”

    周铭第一句话就让现场一片哗然,随后周铭接着说:“你们都是美国人,你们不是总说竞选自由吗?那么你们现在就是在表达你们的自由吗?拦着我们不让我们过去,还要赶我们走,还是你们在害怕我们竞选,所以你们只能用这种肮脏和卑劣的手段来阻止我们的自由,请告诉我,是这样吗?”

    如果说周铭第一句话让所有人震惊,那么周铭随后这句话则让所有人都爆炸了,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怒骂道:“你们才是最卑劣和肮脏的,你们才是自由最大的敌人!”

    面对四周铺天盖地的谩骂,周铭岿然不动,甚至还暇有闲心的整了一下衣服,然后才说:“既然你们都还是自由的子民,那么你们敢让我们过去,敢和我们面对面进行正当的自由选举吗?”

    周铭用这个问题堵住了所有人的嘴巴,让他们都愣在了那里,不过周铭的话却并不只是这样,他又举手指着对面问:“你敢吗?还有你和你,你们是要当和我们正面较量的英雄,还是躲在人群里,拦着我们不敢和我们较量的懦夫?”

    “当然是英雄!”

    周铭话音才落就马上有人喊道,而随着这个喊声,其他人也都跟着喊道:“较量就较量,谁怕谁吗?我看你们才是懦夫,有胆子你们就过去就是了!”

    “非常感谢。”周铭微笑着说,然后还鞠躬向所有人致意。

    美国人也有样学样的给周铭鞠躬,不过这个时候周铭却已经带着金融班同学们走向议会大厦了,因此所有美国人鞠躬看着从自己面前走过的周铭他们,突然有了一种错觉,就好像他们是胜利进军的将军,自己只是匍匐在他们脚下的奴仆一般。

    这副画面同样也落在了另一双眼睛里,在议会大厦对面的酒店里,有人也在居高临下看着这一切,她朱唇轻启娇声道:“这样的情景可真像是一位百战百胜的国王在巡视被他征服领地内的臣民们。中国周铭,这个男人果然有王者之心,手持权杖宝剑,随时准备迎接任何战斗和挑战!”

    这个声音如夜莺鸣啼般婉转,又如百灵歌唱般空灵,似柔媚似冰冷又似纯真,能让每一个男人心里痒痒的那种。

    这时她身后传来脚步声,又一个女人说:“殿下,我们该回去了,不管这个中国周铭他手上拿着的是钱袋权杖还是宝剑,都和您没有关系,你们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回头又看了一眼周铭,幽幽叹了口气然后说:“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跟你回去。”

    说着她伸出了自己带着蕾丝手套的小手,那中年女人马上会意的上来牵住她的小手,领着她走出了房间。

    此时此刻,在议会大厦前,周铭已经带着所有金融班同学们走到了议会大厦前,他并不知道有谁在关注自己,或许他根本不在乎,他还是和上次一样,只是自己和**黄毅一起走进议会,其他金融班同学们只是等在外面。

    由于不是第一次来了,周铭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选举委员会,周铭把签名表格交给了议会工作人员,这时周铭的手机突然响了,周铭急忙拿着到外面接通,是律师艾伦打过来的,周铭还没来得及打招呼,艾伦就很紧张的先问道:“周铭先生您的签名表格交到选举委员会没有?”

    周铭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回答:“刚刚才交上去,出了什么事吗?”

    “还是老生常谈,”艾伦说,“那个问题是一个很容易被忽略的问题,但容易被忽略却不代表他不存在,而且这个问题会严重到威胁黄毅先生的竞选作废。”

    周铭沉默了,好半天以后才说:“非常感谢,这个问题我有准备,看情况吧。”

    几分钟后,周铭回到选举委员会,看到黄毅正在和议会的工作人员争吵,周铭上去问怎么回事,黄毅回头说:“老师,他说我们已经被取消了竞选资格,怎么能这样?”

    “就是因为你们违法了选举基本法,所以按照法律,选举委员会有权剥夺你们的竞选资格。”

    一个回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周铭他们转身,一个老熟人走了进了,周铭笑了:“布鲁克参议员你好,您老还真是阴魂不散呀!”

    来人正是老布鲁克,他面对周铭的嘲讽说:“我很喜欢你这么说,不过不管你信不信,我并没有任何针对你的想法,只是这一次,你的确是违法了,我没有让b来抓你,你就该感谢上帝了。”

    “怕是b的穆勒局长已经不想来淌你这趟浑水了吧?”周铭笑问道。

    “中国周铭,我请你注意你自己的言辞,还有你应该对我的尊敬态度!”老布鲁克冲周铭吼道,不过随后就恢复了平静说,“好在我已经习惯了,你就是这么的没有礼貌。”

    “布鲁克先生我想提醒你,礼貌是相对的,我总不能给一只总是冲我叫唤的狗鞠躬致意吧?你说对吗?”周铭反问老布鲁克,然后在老布鲁克再一次发飙前又问,“不过我很好奇,这一次你又是找的什么茬,虽然你是自身参议员,但也是不能干涉正常选举的,哪怕你非常讨厌我。”

    老布鲁克狞笑着说:“你很想知道吗?那你求我呀,或许我心情好就会告诉你。”

    “很抱歉没兴趣,我还有事先走了。”

    周铭不屑的说,说完带着**和黄毅转身就走,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方式把老布鲁克气得要跳脚,他对周铭的背影喊道:“因为你是一个人一个公司支持的选举,有贿选和操纵选举的嫌疑,所以按照选举基本法,必须要剥夺你选举人的竞选资格!”

    周铭停下了脚步,老布鲁克接着又说:“你没想到吧,这就是你不懂选举的后果,在这和我玩,我能玩死你,我告诉你,你就死了竞选这条心吧,你在政治上不可能会有任何机会的!”

    听着老布鲁克说完,周铭突然回头对他笑着说:“是吗?那我很抱歉的告诉你,我早就猜到了,再见。”

    周铭说完就离开了,在背后老布鲁克气得狠狠跺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