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这就是原因
    5月15日是芬威区议会选举的参选日,同时也是南布莱顿区法院举行法官听证的日子。≧小,o

    根据麻州法律,任何人想要成为法官,都必须得到议会的认可,可以说议会的听证会就等于是法官的选举,是成为法官最重要的一个步骤。

    奥马尔就想成为一名法官,这天上午,他早早的来到了南布莱顿区的议会大厦,同时他随身携带的还有一个笔记本和一只钢笔。

    奥马尔出席听证会的时间是在上午的十一dian,之前他就坐在议会的走廊上,用他的钢笔在他的笔记本上写着什么,突然哒哒哒一阵皮鞋声响起,一个人来到了他面前,奥马尔抬头,是一位高大帅气的白人,同时也是奥马尔的熟人,奥马尔微笑对他说:“凯恩,下一位就轮到你的听证会了吗?祝你好运。”

    凯恩也对奥马尔笑了:“我当然会有好运,虽然在哈佛的时候我没有赢过你,但这次不一样,我一定会成为新的法官。”

    奥马尔无谓的耸了耸肩:“那你加油了,不过我想我还是会全力以赴赢过你的,等我成为了新的法官,我会请你吃汉堡,加两块牛肉的那种。”

    “你可别高兴的太早,先等这次听证会结束了再说吧,那种汉堡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否则我怕你以后都吃不上了。”

    凯恩留下这句话就先走进了听证现场,奥马尔等到十dian四十五,他合上了自己的笔记本,十dian五十,议会的工作人员出来提示他入场,奥马尔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然后昂首自信的走进了听证现场。

    这个听证现场实际就是一个小型的议会大厅,一个发言台,几十名议员坐在对面听证。

    凯恩走下演讲席,迎面和奥马尔擦身而过,同时对他说:“我的发挥还不错,希望我的老对手不要因为同情就给我放水。”

    “放心吧,我可还要请你吃两块牛肉的汉堡,因为我认为你也吃不上了。”奥马尔毫不客气的针锋相对。

    凯恩随后离开了大厅,奥马尔走上演讲席,他深吸一口气然后说:“各位尊敬的先生们女士们你们好,我是奥马尔,现在哈佛大学法学院攻读博士学位,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法官,用我自己的双手来维护法律的公正和社会的公平,请相信我会成为一名合格的法官!”

    奥马尔的听证会总共持续了一个小时,除了有他自己的发言,还要面对所有议员的咨询和刁难,不过奥马尔都一一度过了,当他最后的演讲结束,现场甚至还一度想起了热烈的掌声。这让奥马尔感到非常高兴,因为他不记得自己在凯恩的听证会后听到掌声。

    奥马尔走出大厅,见到凯恩说:“看来我这次发挥的要比你更好。”

    凯恩却不屑的笑了:“在结果没出来之前,说什么都为时尚早,或许结果会出人意料的。”

    听证会的结果在一个礼拜后公布,奥马尔仍然早早的来到了南布莱顿区的议会大厦,他本以为自己会稳当的成为法官,却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失败。

    “很抱歉,我们需要的是一位能保障对法律忠诚的美国人,你的成绩优秀但你是黑人,我们很难保证你会公平的维护法律,尤其是在一些针对黑人或者是带有种族色彩的案件,我们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记录你的行为,或许你需要先去法院担任记录员的工作。”

    这是奥马尔听到的答案,他当时就瞪大了眼睛:“就因为我是黑人所以你们就不让我成为法官?你们这么做不就是种族歧视吗?”

    对于奥马尔的话,对方冷笑着回答:“刚才是我作为议会工作人员给你的答案,接下来是我作为个人想要对你说的话,法律不是你们这种黑鬼玩的,你还是滚回你的贫民窟里去,玩你们的毒品和暴力去吧!想当法官,我们允许上帝也不会允许的!”

    这位议会工作人员的话就像是一柄重锤狠狠砸在了奥马尔的心上,把他对自由和公平的向往砸的支离破碎。

    不对,这肯定是那些种族主义者的阴谋,我要去找议长问清楚!

    奥马尔这么想着,随后他在议会的门外徘徊想要进入议会,可他还没想到偷偷进去的办法,就看到议长和凯恩一起走出来了,这让奥马尔感到非常惊讶,他悄悄躲在一边,结果听到了让他震惊的消息。

    “议长先生,这一次非常感谢您,如果不是您我恐怕就没有办法成为布莱顿的法官了。”凯恩说。

    议长摆摆手说:“想到要让一个黑鬼成为我们布莱顿的法官我就恶心,我不知道其他市区是怎么想的,但是在我们南布莱顿区是绝对不允许的!”

    随后议长又说:“不过凯恩同学,不知道令尊对支持我参加明年的市长选举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啦?”

    凯恩笑笑说:“当然没问题了,议长先生您知道我父亲他一向很痛恨那些黑鬼,这一次我竞选法官的事情我父亲会很关注,他知道您这么有原则,我想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其实我这一次来找您,是我父亲希望能约您一起吃顿晚饭,不知道您有时间吗?”

    议长也笑了:“当然有时间,这真是荣幸之至。”

    奥马尔听着他们的对话,他的双拳紧握着,肺都快要气炸了,他这才想到在听证会之前凯恩对自己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原来他早就和议长勾结好了,就是要针对自己的。

    可随后奥马尔却又松开了拳头,谁让自己是黑人呢?谁让自己没有一个非常有钱的父亲,只是在哈佛上学的穷学生呢?就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那位肯尼亚的留学生,他不非常痛恨自己的黑人血统而离开了吗?

    这些问题让奥马尔非常沮丧,他的双拳也逐渐松开了,瘫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凯恩和议长说说笑笑的离开,很长时间后才从躲着的灌木丛中出来。

    奥马尔失魂落魄的走回哈佛法学院,可在这里,他又看到了另一个让他痛心的事情。

    在亚伯拉罕宿舍楼下,一位漂亮的金发女郎正在和一位帅气的白人小伙旁若无人的亲密接吻。

    这原本是一副非常浪漫和唯美的画面,但在奥马尔眼中,这却是那样的丑陋不堪,因为那位金发女郎正是他的女朋友,而那位帅气的白人小伙,他的名字则叫凯恩。

    “为什么?露西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奥马尔怒气冲冲的跑过来质问。

    突如其来的奥马尔把这对偷情男女给吓了一跳,叫露西的女人第一时间躲在了凯恩身后,而凯恩先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不过随后他见是奥马尔,才又挺身出来,他上下打量了奥马尔几眼说:“奥马尔回来了?很抱歉的告诉你一件事,露西和你分手了,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

    奥马尔根本不理会凯恩,他只是愤怒的看着露西,咬牙切齿的说:“露西我要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露西并没有回答奥马尔,回答他的仍是凯恩:“这就是真的,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问为什么的好,因为我怕你接受不了一些更大的打击。”

    “我要知道,你这个杂种快告诉我,是不是你骗了露西!”

    奥马尔说着两个箭步上前揪住了凯恩的衣领,恶狠狠的看着他,凯恩被吓了一跳,露西这时下意识说:“奥马尔你要干什么?你快放手,否则我要报警了,你应该知道你作为黑人被抓进警察局的后果是什么!”

    奥马尔听到露西的话愣了一下,凯恩趁着这个机会双手狠狠用力,把奥马尔给推倒在了地上,并指着奥马尔大骂道:“你这个黑鬼你想干什么?想进警察局被狠狠的捅屁股吗?我告诉你,露西本来就是我的女朋友,就是为了这次法官的听证会,她才会委屈的和你在一起,要不然你以为就凭你那恶心的样子,她会看得上你吗?”

    奥马尔失魂落魄的摇头,嘴里喃喃的说:“不可能,这不会是真的,我们那么好……”

    凯恩似乎觉得对奥马尔的打击还不够,他接着又说:“你以为你们真的那么好吗?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还记得你们在一起的第一个生日那天吗?那是你们第一次睡在一起,可惜你喝多了。”

    听着凯恩这么说,奥马尔突然抬起了头,似乎想到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事。

    凯恩得意的看着奥马尔说:“看来你已经猜到了,没错,那天就是露西给你下了安眠药,然后就在你生日那天,在你房间的床上,我就在你的身边,狠狠的干着你的女朋友,你能明白那种感觉吗?那种感觉真的好极了,像你这种黑鬼,就是应该有这种待遇,哈哈!”

    “不,这不是真的,你是在说谎,露西不会这么背叛我的,是你在说谎!”

    奥马尔拼命的摇头痛苦的说着,到最后都对凯恩嘶吼了出来,就像是一头受了伤的野兽一般。

    “随便你相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你全都输了,不管是法官听证还是女朋友。”

    凯恩说着伸手抬起了奥马尔的头,看着奥马尔眼睛最后说:“还记得在上一次的辩论会上我对你说过的,你平时怎么赢都是没用的,因为除了满足你的虚荣心你根本改变不了任何事实。但是我,只要我想,我就可以在任何改变人生和命运的关键时刻,让你一败涂地,永远不能翻身。”

    “比如这次的法官听证会,”凯恩说,“我就是从露西那里得知了你的听证论文,参考你的思路,让我发现了很多新问题,所以我这次的表现也很不错,这么说起来我还得对你说一声谢谢了。”

    “你是个杂种!”奥马尔咬牙切齿的骂道。

    凯恩哈哈说了一句‘我喜欢这个名字’,然后搂着露西的腰离开了,奥马尔痛苦的看着这一切,他也看到了露西在离开前最后转头对他说了一句对不起。

    “全都是骗子!什么爱情平等法律都特么的是骗人的!”奥马尔发出痛苦的哀嚎。

    ……

    “这就是我今天来到这里的原因,为的就是要拥有属于我的权力,我要改变这一切,我知道你们可以帮我。”奥马尔对周铭和陈树叶凝李阳四个人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