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总统”效忠
    华人宿舍的大厅里一片沉闷,奥马尔和陈树叶凝李阳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周铭,等待着周铭最后的回答。△小,o

    虽然在刚才,奥马尔已经把他的故事一五一十的都说出来了,但对陈树叶凝和李阳他们来说,这仍然是一个让人不能相信的奇迹。

    要知道今天已经是5月日了,距离参选报名结束只剩下了最后两天时间,如果说之前黄毅在被取消资格以后,他们在周铭开会之后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的话,那么今天,当他们重新寻找新候选人的失败,则让他们彻底放弃了希望,否则叶凝也不会说出回头去劝奥马尔的话了。

    当然,他们不是不可以放弃竞选,毕竟他们主要是来学习金融经济知识的,而且美国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一切都是为商业资本提供服务的;同样在这里没有参政的企业一抓一大把,只要美国的法律是支持资本和商业行为的,企业就可以在法律的框架内过活下去。

    那么既然别人可以,那么他们同样可以,知识他们心底就是憋着一口气:凭什么我们就要向老布鲁克认输?我们就是不服气!

    可现实终归是残酷的,由于种族歧视还有宣传的原因,他们四处碰壁,他们所找的人,要么就是不愿意为他们竞选,要么就是政治能力不够,所以才三天时间一dian进展都没有;然而就在这个无计可施的时候,之前被周铭钦dian的奥马尔突然就自己送上了门来,这除了奇迹,他们根本想不到其他表述。

    刚才当奥马尔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们几乎都要高兴到跳起来了,只有周铭仍然还保持冷静,先请奥马尔进来坐下,然后才问他发生了什么。

    好一会时间过去了,奥马尔见周铭仍然保持沉默,他再也忍不住的说:“周铭同学周铭先生,我知道之前我的态度非常糟糕,对此我可以向你们道歉。”

    奥马尔说着站起来向周铭鞠了一躬,随后他又转向了叶凝接着说:“我也可以向这位女士道歉,为我那天的恶言相向。我不求你们能原谅我,我只想告诉你们,我还是有利用价值的,我懂选举我会演讲,只要你们能给我支持,我就能为你们赢下来一个议员席位,请你们相信我!”

    面对奥马尔真挚的话语,周铭心里有dian哭笑不得,因为自己刚才只是略微有些走神,毕竟周铭怎么也没想到这位注定被载入美国乃至世界史册的黑人总统,居然还曾有过这么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不仅丢了法官的机会,甚至被人就在自己的床上戴了绿帽。

    不过这貌似也能解释为啥奥马尔在今年拿到哈佛法学院的博士学位以后,为什么只选择了一份老师的工作,直到六年后才在后来妻子的鼓励下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十年时间一路从市议员竞选成为了美国总统,还是打破传统的第一位美国黑人总统,从另一个方面这也说明了他的政治能力。

    周铭只是想到这些有dian走神,再回神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奥马尔在向自己和叶凝道歉,并且还做起了自我推销,这真是让周铭有些无奈,但这也能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奥马尔是真的已经下定决心要从政了。

    既然他已经给自己推心置腹了,如果自己再拿着捏着就太不够意思了,尽管自己也并没想拿捏来着。

    于是周铭对他说:“奥马尔先生,我很愿意相信你,如果我们支持你,你一定会帮我们赢得这次选举,但在此之前我有一个问题,奥马尔先生你竞选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得到权力然后报复你的女友和那位对手凯恩,还是要有一些别的什么想法呢?”

    周铭这个问题让奥马尔当时就愣住了,他摇摇头喃喃道:“我不知道,我就是想拥有权力,我就是不服气,凭什么我们都在美国,他们就比我们高一等?凭什么就因为我是黑人我就注定要受到欺负?”

    “是不是觉得你是一个美国人,但美国却不是你的家;你又是一个非洲人,但非洲却是一片更加陌生的土地?”周铭问。

    奥马尔先是一愣,随后他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周铭的话,眼睛顿时一亮,他拼命的dian头说:“没错就是这个感觉,周铭先生您真的太厉害了,居然一句话就说出了我怎么都形容不出的感觉。虽然您现在看上去很年轻,但我想您一定是一位非常聪明又有丰富经历的人!”

    对于奥马尔的夸赞周铭其实是感到有些脸红的,因为他刚才说的,就是奥马尔后世写在书里的话,周铭只是把他自己的总结提前说给他听了而已。

    周铭摆摆手说:“我可不是文学家,我只是单纯的不希望我支持的候选人进行漫无目的的竞选而已。而奥马尔你,由于你的身份经历,我想你一定是对美国的社会结构最有发言权的,所以你要做的不仅仅是掌握权力,而是你要用这份权力,尽可能的去按照你的想法改变他们。”

    周铭的话让奥马尔对周铭肃然起敬,下意识的挺直了自己的腰板,尽管现在周铭还坐在那里,但在奥马尔的眼中,周铭现在却像巨人一般高大。

    “周铭先生,您是我遇见的所有人当中最伟大的一位,不仅是因为您的睿智,更因为您的胸怀和您的人格魅力,您会希望您的追随者和您一同进步,而不仅仅只是利用他们,这是大海和天空,过去我认为只有上帝才能做到,直到我遇见了您。”

    奥马尔接着说着,同时右手扣胸郑重鞠躬给周铭行了一个骑士礼:“我知道这些话对您而言不值一提,但我还是要说,我会对您效忠,我会努力为您去赢得每一次竞选!”

    听着奥马尔庄重的宣誓,周铭只想放声大笑:苍天作证,自己还真没想装b来着,只是想单纯的把奥马尔放在了和自己平等的位置上,想和他做一个双赢的合作来着,谁知道就这么纯粹的想法,居然就让他这样了;看来自己是太平等了,忘记奥马尔现在还并不是美国总统,只是一个受尽欺负的黑人学生。

    奥马尔是谁?他可是未来获得连任的美国总统,也是美国建国两百三十年来的第一位黑人总统。

    这样一个人现在居然向自己宣誓效忠了,这绝对是一个让人兴奋到嚎叫的事情!

    或许现在自己还并不知道美国的资本具体是如何勾结政客们创造利益的,但现在自己才二十多岁,时间还长的很,奥马尔甚至还没有拿到博士学位,这个资本和权力的游戏,自己完全有时间去慢慢了解。

    只是现在周铭并不能嚎叫狂笑,毕竟自己无意识装出去的b,怎么样都还是要装完的,于是周铭故意叹口气说:“奥马尔,我知道现在我再对你说什么合作或者不用这样子,那都是对你的侮辱,所以我就不说了,我只对你说,你的效忠,我收下了。”

    得到周铭的肯定答复,奥马尔微笑着说:“非常感谢!”

    这叫什么个事嘛!在90年自己还能接受这么一位哈佛精英的宣誓效忠,自己也算是一朵奇葩了。

    周铭在心里腹诽着,不过对于旁边的陈树叶凝和李阳来说,眼前的一切尽管发生的非常突然,但在他们心中却是理所当然的,毕竟那不是别人,是他们的老师周铭呀!无论什么人,哪怕奥马尔现在已经是美国总统了,向周铭宣誓效忠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吧?

    对周铭来说,效忠只是一个意外的插曲,周铭很快就跳过了这段,他对奥马尔说:“多余的废话不多说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们准备竞选的是维达社区的众议员,并不是布莱顿的市议员或者是麻州议员,从一个最基层的议员做起,你这位哈佛的博士愿意吗?”

    奥马尔回答:“当然没问题,周铭先生我已经对您效忠了,希望您不要怀疑我的忠诚。”

    周铭默默的dian头然后说:“抱歉我不会怀疑的,不过我还有一dian需要提醒你的是,由于我也被人针对了,因此在你的竞选上,除了最初的两百个选民签名以外,我恐怕给不了你其他太多的支持了,你需要自己去筹措资金以及自己制作宣传标语雇人宣传。”

    “是布鲁克参议员吗?”奥马尔试探着问。

    “看来你也知道了?”周铭反问道。

    奥马尔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说:“在周铭先生您来找我以后我去了解过一些。”

    “原来是这样,没错,就是这位麻州资深参议员在针对我。”周铭说。

    奥马尔想了一下问:“这样的话……周铭先生如果可以的话不知道您是否能给我一份有钱人名单呢?毕竟我一直在学校念书,我的社会人脉并没有那么广,不过只要有名单和电话,我相信我就能筹到钱。”

    “只要名单和电话就可以了吗?你可是在找陌生人要钱的。”周铭很好奇。

    “当然,因为选举人的资金不都是这么筹措来的吗?所以我原来也叫这些政客叫职业高级乞丐,只是没想到我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奥马尔说。

    对于奥马尔轻松的话语,周铭感到有些无奈了,看来这就是文化的诧异,对于国人而言,除了乞丐和骗子,管一个陌生人开口要钱总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所以周铭才会自己拿钱帮助黄毅竞选。可现在听奥马尔的话,在他们眼中,他们管陌生人要钱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自我调侃了一句,奥马尔随后又问:“周铭先生,虽然很冒昧,但我还想看一下你们以前的竞选宣传手册。”

    面对奥马尔这个要求,叶凝第一个反应过来,她在应了一声后主动跑去拿来了宣传手册。

    奥马尔拿过来只看了一眼就合上了,他抬头对周铭说:“很抱歉的说,周铭先生,您的这份宣传手册太啰嗦了,我认为最好的宣传一句话就够了。”

    周铭默默的dian头:“看来我并没有选错人,奥马尔你果然很有政治天赋,的确,这政治宣传就是做广告,词多了就会让人记不住,而能让人记住的宣传最好就只有一句话,那奥马尔你打算怎么办?”

    奥马尔沉吟了一会回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维达社区属于芬威区,这个区的竞选时间是在两天后结束,我可以明天先去报名,然后再去社区走访调查决定口号,最后一天我带着口号去要两百个选民签名,周铭先生,您看我这样安排可以吗?”

    “不要问我,就按你说的办。”周铭大手一挥的拍板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