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该来的跑不掉
    哈佛大学是世界首屈一指的研究型大学,这里汇聚了来自全世界的高端人才,那么既然是研究型大学,这里就绝少不了大大小小的研究室。》

    在商学院计算机大楼旁边,有一座并不起眼的圆顶式建筑,这里就是哈佛大学的金融研究室,专门收集所有资本市场上的数据进行研究,此外还会接受公司或者某些财团的委托,利用收集到的数据进行投资模型的计算。周铭的美女班导婕拉在以优异的成绩拿到金融硕士学位以后,就被安排到这里进行工作了,至于担任周铭班级的班导,那就属于另外一项工作安排了。

    5月26日,由于今天周铭的班级没有任何课程,婕拉抱着一堆材料来到金融研究室,当她习惯性的走进办公室时却突然一下愣住了,因为办公室里已经有人等在了这里,就坐在她的办公桌前,开着她的电脑,修长的手指敲击着键盘,眼睛逐条看着上面的数据。

    见到婕拉进来他也只是斜眼看了一下说一句:“你终于来了。”

    婕拉马上走过去向他鞠躬:“先生,很抱歉我并不知道您在这里等我……”

    那人根本不等婕拉的话说完,就直接挥手打断道:“是我并没有通知你,我交给你的任务进行的怎么样?你去找了周铭吗?”

    婕拉点头说:“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把唐人银行和海湾的消息透露给他了,不过他似乎并没有要听的意思,因为至少到现在他还并没有给我打电话。”

    那人好奇的哦了一声:“那看来有可能是他还没有认识到问题的存在,毕竟海湾距离布莱顿太远了,除非是特别关注,否则并不一定会在意,不过唐人银行的消息他也不在乎就太奇怪了。”

    婕拉这时却说:“先生,我想您或许搞反了顺序,以我对周铭的了解,他不可能会放过海湾的消息,或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对海湾的看重,甚至会超过唐人银行。”

    “原来是这样吗?看来你是真的爱上了那个中国人,”那人歪着头饶有意味的上下打量着她,然后脸色猛然一板,又提醒婕拉道,“只是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

    婕拉低下了头:“先生您请放心,我会记住的,不过我还是请先生您先注意一下沃顿公司最近的资金动向会更好,我想如果他了解到了海湾的消息,不管是从什么渠道了解的,以他的性格,都一定不会无动于衷,一定会尽可能的提早做准备。”

    说到最后,婕拉还用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至于我,他恐怕并不会主动联系我了。”

    那人并没有听到婕拉最后的话,只是在听婕拉说完提早准备以后慢慢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窗外喃喃说着:“小婕拉你知道吗?其实并没有什么早做准备和晚做准备的,因为该来的始终跑不掉。”

    ……

    与此同时在华人宿舍里,由于今天没有课程,周铭和金融班的同学们都留在了宿舍,机房里一片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还有你一言我一语的正在打电话,一派繁忙的景象,只有叶凝和几位女生来回走动,

    不断拿出文件交给在大厅坐着的周铭。

    “老师,今天股市和期货市场开市以后,我们就一直在尝试抛售债券和其他票.据,存款按照合同规定会按照活期存款利率给我们,并且还会扣掉五个百分点的违约金。”叶凝向周铭汇报道。

    周铭翻看着叶凝递过来的文件,默默的点头道:“五个点的违约金并不算什么,我们的投资模型在存款的投入也并不算很多,主要是债券和其他票.据,这些东西大量在市场上抛售,很容易造成市场波动,引来相关部门的关注,所以我们在抛售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抛售的节奏,尽可能的避免被相关部门抓把柄,知道吗?”

    叶凝用力的点头说:“老师您请放心,同学们都很清楚现在我们的处境,他们都一定会尽全力避免的!”

    周铭这才放心的放下了文件,随后挥挥手让叶凝也回去做事了。

    抛售工作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当中,周铭和**走出宿舍,驱车来到了维达社区,当周铭到这里的时候,发现奥马尔正在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也在收集签名,场面十分热闹。周铭没有打扰他,只是让**把车停在一边,默默的观察着奥马尔做事。

    不能不说,奥马尔是注定要成为国家元首的人物,尽管现在还很年轻,但至少现在的事情做得还是很到位的。

    比如现在奥马尔在维达社区的竞选,事实上周铭除了最初给他介绍了言师这个本地人,和帮他解决了维达社区的归属问题以外,就没做过其他事情了,包括考察调研筹款,以及后来的报名和现在的宣传收集签名,都是奥马尔自己组织起来的。

    而正当周铭想着这些的时候,一个人走过来敲了周铭的车窗对周铭说:“先生您也是维达社区的人吗?我认为你需要关注一下,奥马尔会让您看病更容易!希望您能在未来的社区竞选中投他一票。”

    这番话让周铭有些哭笑不得,看来这就是奥马尔花钱雇的人了,都把自己当成了路人,不过这样也好,自己也能更好的了解奥马尔在这里的状态,虽说他是未来的美国总统,自己对他是很放心的,但现在的他毕竟还没有日后那么成熟,还是看看为好。

    对方在丢下一份宣传折页以后就离开了,除了之前公式化的话语并没有多说什么,显然在热情上不如金融班的同学们,不过考虑到他们只是受雇的工作,就很好理解了。

    周铭翻开折页,上面是一张奥马尔砸碎一个医院十字架的漫画,表明他要打破旧的社区医院的垄断体系,为社区建议新医院的决心,同时他还列出了现在社区私人医院的一些收费。

    “不愧是奥马尔,这事做的还真是挺心机的。”周铭笑着评价道。

    周铭会这么说并不是毫无根据的,奥马尔既然知道维达社区的人都痛恨私人医院的收费高问题,还特意列出这些费用,无疑就是在激发所有人的愤怒,同时他还在上面摆出自己一定会打破旧医院垄断的决心,在这样一个对比之下,选民们还有什么可想的呢?

    “我知道,你们一直

    都希望能有一个公道的医院,能在白天感冒的时候随时可以去买一剂感冒冲剂,在半夜拉肚子的时候可以去买一盒泻停封,而不是打车去往五公里外的区立医院,或者是忍受那些私人医院的残酷药价,那些私人医生他们就是强盗,他们会把美金从你们的口袋里蛮横的抢走,然后看着你和你的家人在饿肚子,他们却在一旁哈哈大笑!如果社区能有一家合理的医院,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不远处,奥马尔拿着喇叭在对所有人做着演讲,而那些社区居民则在他的演讲下发出阵阵同仇敌忾的呐喊。

    这一副政客人民鱼水情的画面让周铭无奈的摇了摇头,周铭忘了是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人民其实就是最不要脸的婊子,只要你满足了他们最迫切的需求,他们就会迫不及待的成为你的人。

    尽管这句话很粗俗,但现在却就真实的发生在周铭面前。

    半个小时以后,奥马尔的演讲结束,他走下讲台和社区的选民握手交谈,所有选民都围在他身边你一言我一语的对他说:“太好了,我是从来都不关注,但这一次有奥马尔先生您在竞选,我一定会投你一票的!”

    “奥马尔你的话都说到我心里面去了,我们已经忍受了太久这里的私人医院了,每一次看病我都需要花费至少两到三倍的医药费,你知道这笔钱如果能省下来,我每个月至少能多买一套花花公子啦!”

    “奥马尔先生我该怎么支持呢?我一定会给你投票的,我还要给你捐赠资金,你一定是我们维达社区的救命恩人!”

    ……

    在这一片话语中,奥马尔笑着一一答谢:“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现在只要你们能在我的表格上签名支持,然后再在投票日去指定投票点投票,我就一定能赢下选举,然后为你们建设一个你们所需要的医院,只要你们能够说到做到的支持我。”

    “我们一定会支持你的!”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呐喊。

    随后奥马尔走出人群,他突然看到了周铭的车就停在旁边,他向人群告别然后走过来向周铭问好,周铭上下打量他:“干的不错嘛,签名收集齐了吗?”

    奥马尔点头说:“半个小时前就已经收集齐了。”

    “效率很不错,那看来后面就是你的个人演讲时间了,我刚好路过这里过来看看你需不需要帮助,不过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周铭说。

    “可我认为周铭先生您来的正是时候,因为我还要去议会大厦交签名表格。”奥马尔说。

    周铭笑了,奥马尔这个台阶给的的确有水平,于是周铭就示意他上车,半个小时以后就带他去到了芬威区的议会大厦。

    不过由于担心被老布鲁克得到消息,因此周铭并没有陪奥马尔进去,只是让奥马尔独自去交的签名表格。

    送走了奥马尔,周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周铭马上接通,叶凝焦急的声音马上传了出来:“老师不好了,我们的抛售行动被司法部门盯上了!”

    周铭心中一叹:果然该来的始终跑不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