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有关系没关系
    在芬威区去哈佛商学院的高速公路上,一辆别克正在飞快的行驶着,从维达社区到华人宿舍,**在不超速的前提下不断超车,只用了不到一刻钟就带周铭回到了宿舍。∷∷dian∷小∷说,o

    陈树和叶凝就等在门口,见到周铭熟悉的车子回来,他们马上跑出来,等周铭下车就把文件递到周铭手中说:“老师,这就是刚才金融管理委员会通过公司号码传真过来的文件,他们询问我们抛售债券和各类票.据的原因,并要求我们立即停止抛售,否则他们将会采取强制措施。”

    从叶凝的手上接过文件,周铭当时就愣住了,因为这个状况是在他的意料之中却又是出乎意料之外的。

    说是意料之中是有老布鲁克这么一位麻州资深参议员在一直针对周铭,无论周铭进行投资还是组织参选,不管周铭多么的小心翼翼,对方都会知道并且过来强加干涉,甚至为此不惜连b都搬出来了,现在周铭搞出那么大动作,对方没理由会坐视不理的,为此周铭都做好了宿舍被包围进而再进一次b讯问室的准备了,然而让周铭意料之外的则就是这份传真文件了。

    “就只有这一份传真文件吗?”周铭下意识的问。

    对于周铭的疑问,陈树和叶凝似乎也都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叶凝dian头对周铭说:“老师就只有这一份传真文件,是从公司的传真机转到宿舍的,我们在接到的第一时间就联系老师您了。”

    陈树接过叶凝的话头接着问:“老师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了?还是公司的员工消极怠工发现的晚了?”

    尽管沃顿保险公司是周铭和金融班的同学们一起搞起来的,但由于他们都还是哈佛大学的在读学生,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管公司的事,因此公司里平时也招了几个人值班,并负责其他的日常工作,这一次也就是他们在公司接收到了金融管理委员会的传真,就马上联系陈树他们发过来了。

    “不是早晚的问题,而为什么会是这个金融管理委员会,”周铭摇摇头说,“你们听说过这个机构吗?”

    陈树和叶凝也都摇头回答:“并没有,不过听公司的员工说,这是司法部门内的一个专门针对金融违法的科室,和b似乎也有dian关系。”

    “不可能的,虽然我并不了解美国的司法结构,但我知道b是一个独立的系统,他直属于美国司法部,和一般的警察并不属于一个部门,恐怕这也是公司的员工不了解胡乱猜测的吧。”周铭说,“其实他的隶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认为这个金融管理委员会他为什么会给我们发这么一份传真?”

    “当然是那位布鲁克议员在背后指使的,他已经做过太多这样的事……”

    叶凝张嘴就回答道,不过她的话说到这里也停住了,因为她也意识到了问题的存在,叶凝抬头看着周铭又问:“老师,您是觉得如果只有一份传真文件的话,不太像是布鲁克议员的作风对吗?”

    陈树这时也反应了过来:“老师这的确太奇怪了,原来布鲁克议员每一次都会大动干戈,恨不能马上把您给送进监狱的,可这一次怎么就只有这么一份文件呢?过去连b搬出来都拿老师您没办法,他肯定明白这对老师您来说更是没作用的吧?老师您觉得是不是布鲁克议员在酝酿着更大的阴谋呢?”

    周铭摇摇头说:“好了我们也不要在这里瞎猜了,想知道他的目的最好办法就是问一下我们的律师,毕竟这里是美国,不管这个布鲁克议员他想要干什么都是必须遵守基本法的,否则他就只有继续派杀手在路上截杀我这一条路了,不过那就是他违法了。”

    随后周铭和陈树叶凝回到宿舍,李阳见周铭回来马上起身过来询问情况,不过除了李阳其他人都还是如常的做着自己的事,显然这份传真没有给其他同学知道,这是他们三人做的比较到位的地方,突发状况没有影响正事。

    周铭让李阳稍安勿躁,他带着他们回到自己的房间,周铭拨通了艾伦的电话,在和他说明了情况以后就让陈树给传真过去了。

    艾伦在收到传真以后说:“这个金融管理委员会是属于证监会那边的一个机构,专门针对所有的金融活动,对议会负责,我在想他们肯定是监测到了你们在大量抛售股票和债券的数据,由于担心你们是在进行什么投机活动,所以照例会给你们发这么一份传真,这是周铭先生您当初在咨询我的时候我和您说过的。”

    “我想起来你当时是提到过这么一回事,”周铭恍然大悟,他接着又问,“那这和布鲁克议员没关系吗?这份传真又具有什么样的法律效应,对我们现在的抛售又会有什么影响呢?”

    艾伦那边想了一下回答:“要说和布鲁克议员有没有关系,这不好判断,因为周铭先生您在进行这么大规模的抛售活动,金融管理委员会是肯定要有动作的,这是他们的正常职责;而这份传真本身并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应,他更多的算是一种提醒和建议,在没有申请法院的强制令以前,对您的抛售活动无法产生任何干扰。”

    “也就是说我现在把这份传真直接丢到垃圾桶里,然后继续我的行为也不算违法了?”周铭问。

    “从法律上来讲是这样的。”艾伦回答。

    “好的艾伦律师非常感谢。”

    周铭挂断了电话,陈树和叶凝马上过来问情况,周铭告诉他们用不着担心,只管放手大胆的去做就行了。

    陈树和叶凝dian头说好,叶凝仔细想了一下问:“老师,我们需要加快抛售的速度吗?”

    对于这个问题周铭犹豫了一下才说:“可以的话还是加快一些吧,毕竟已经有机构出面干涉了,我们都不清楚他和布鲁克究竟是什么关系,还是稳妥一些要好。”

    “老师那还有奥马尔那边情况怎么样了?您刚才去了维达社区,他那边只有一个人,能忙过来吗?”叶凝又关心的问。

    “放心吧,你只要知道这是我选的人就好了。”周铭自信的说,在叶凝要回去的时候,周铭又告诉了她一句,“既然是要加快抛售速度了,那么亏损大一dian也就没事了,但尽可能不要超过十五个dian就可以了。”

    叶凝微微一笑:“老师您就放心吧,我们目前的亏损都保持在平均八个百分dian的,就算现在要加快速度,肯定不会亏损太多。”

    叶凝的话让周铭很放心,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自己带出来的金融班,他们的能力和责任心都是毋庸置疑的,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在自己面前表现了,那他们还不卯足了劲干呀。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他们就算亏损超过了二十个百分dian甚至是三十个百分dian都没关系,自己依然不会真正亏损什么,毕竟自己接下来的项目也是要赚大钱的,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底牌可不仅于此。

    不过让周铭疑惑不解的是,周铭不能肯定老布鲁克这个时候是怎么想的,现在这个金融管理委员会的传真又和他有没有关系。尽管这份传真从分析上来看不符合他的一贯作风,但对方怎么说也是一位资深参议员,天知道他会不会在筹备着什么他们所没有猜到的事情。

    不管他要做什么,我的事情也都是一定要准备的!而且我更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份传真和他并没有关系,他现在可能也被另一件事给缠住了,如果婕拉说的海湾消息是真的话,那么或许老布鲁克也收到了什么消息……

    周铭这么在心里想着,然后他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过了一会电话被接通,周铭说:“慕晴姐,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现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并且现在我心里也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我担心事情会有变化。”

    周铭这个电话就是打到港城给林慕晴的,她听了周铭的话以后说:“周铭你放心,我在接到了你的信息以后就一直在准备,再有几天就一定能准备好了!”

    ……

    与此同时,一辆凯迪拉克豪华轿车驶进老布鲁克在列克星敦的别墅,这是议长安东尼的座驾。

    车子平稳的停在别墅的草坪上,安东尼走下轿车,老布鲁克主动上前来迎接,并把安东尼请到了院子里的座位上,老布鲁克给安东尼开了一瓶红酒。这时老布鲁克的别墅管家上前来告诉他说金融管理委员会那边监测到了周铭的沃顿保险公司在大量抛售债券和其他票.据,委员会给周铭发传真警告的事情。

    老布鲁克听后愣住了,不过一会以后老布鲁克就做出了决定,他挥手让管家离开,然后他主动给安东尼倒了一杯酒,坐在了他身旁。

    “看来我的布鲁克兄弟肯定是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要和我商量了。”安东尼首先说。

    尽管安东尼没有任何偷听的意思,但也仍然听到了管家对老布鲁克说的话,他和老布鲁克的关系很好,因此他也清楚老布鲁克对周铭的仇恨,那么现在他居然连这个都可以先放在一边,足可见他说要说的事情的重要,于是安东尼就不得不先开口了。

    老布鲁克对此也并没有藏着掖着,直接dian头说:“的确,就是上次说过的,关于海湾的那个事情。”

    安东尼挑了一下眼皮说:“海湾的消息?在上次花园餐厅的见面会上不是都已经说清楚了吗?你怎么现在还要再说一遍吗?还是你有什么新的消息需要我转达呢?”

    老布鲁克摇头说:“和那个消息有关系但也没关系,因为这是安东尼议长你和我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

    安东尼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老布鲁克,老布鲁克对此也不慌不忙,先喝了一口红酒然后才说:“安东尼议长,你我都是有企业的人,面对这么一次重要的事情,我们既然也掌握了如此重要的消息,你说我们能不能联手做了这一次生意呢?”

    “布鲁克兄弟的意思是我们也投资一次?”安东尼问。

    老布鲁克微笑着对安东尼dian了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