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唐人银行和海湾的消息(下)
    “我也知道唐人银行和海湾的消息?周铭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其他人也和你说过吗?”

    电话那头,卡列琳娜也感到很诧异,不过周铭这边的诧异并不比她小,毕竟海湾是周铭准备好下一个赚钱的地方。

    根据周铭的记忆,在今年的8月1日,伊拉克和科威特关于石油问题的谈判宣告破裂,第二天伊拉克悍然出兵科威特,海湾战争爆发。而由于海湾地区是全球最重要的石油产区,海湾战争随之影响了全球的石油价格,周铭就是准备借用这个事件,在国际石油期货市场上再赚一笔的,就像三年前在港城的黑色星期一那样。

    为此,周铭连金融班的同学们都没有告诉,现在却已经有两个外人先和他提起来了,这什么情况?自己是重生才能未卜先知,可他们怎么会都知道呢?

    现在卡列琳娜在北俄继续负责刀塔计划,和北俄所有的商业寡头都有合作,甚至连新上台的北俄政府有时候都要求到她头上,所以她的情报来源可能会比自己更多,但不管怎么说也不能是先知吧?要知道在周铭记忆当中,伊拉克的突然出兵是震惊了全世界的。

    想着这些,为了保险起见,周铭并没有先答应什么,而是先说:“的确是有人和我提到过,不过我当时情况特殊没有细问,那么卡列琳娜你这边呢?你知道的是什么消息?先说海湾那边的消息吧。”

    “看来周铭你是真的不知道了,因为这两个消息严格说起来可以算是一个消息,他们都是刀塔计划的延续。”卡列琳娜说。

    “刀塔计划的延续?卡列琳娜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周铭十分诧异的问。

    “因为是麦塔先生收到的消息。”卡列琳娜说,“就在昨天,麦塔先生突然接到了一条传呼信息,说是有关于唐人银行和海湾的任务,让他马上去瑞士银行的指定保险柜拿材料,麦塔先生把消息告诉了我,我马上带人去了瑞士银行,找到了信息中指定的保险柜。”

    周铭问:“那么结果呢?你找到了什么?”

    “一份唐人银行的材料,还有一份报纸。”卡列琳娜回答说。

    这个答案让周铭感到十分诧异:“还有一份报纸?”

    “没错,就是一份报纸,那是一份上个礼拜的国际新闻报,头版头条就是海湾局势,是伊拉克正在与科威特围绕石油产量的问题开始进行谈判……”

    不等卡列琳娜说完,周铭就打断她道:“这个情况我知道,伊拉克和科威特都是中东地区最重要的石油出产国,伊拉克希望科威特减少石油产量提升石油价格,好依靠石油出口来偿还两伊战争欠下的债务;不过科威特却希望拿着石油产量当筹码来迫使伊拉克解决他们之间的边界问题。谈判双方各执一词,态度都很强硬,就连其他国家在中间斡旋都没用,他们的谈判很有可能破裂,最后爆发战争。”

    这一次轮到卡列琳娜惊讶了:“周铭你真的关注了海湾局势,天哪周铭你的嗅觉真是太敏锐了,你真是一个超级商人!”

    “行了你也别夸我了,我现在只想知道麦塔先生他怎么说,这个事情怎么又和刀塔计划扯上关系了呢?”周铭问。

    卡列琳娜理了理思路接着说:“原因很简单,麦塔先生他曾是美国的金融战专家,也是刀塔计划的策划和执行人,因此刀塔计划的每一步都会给他信息;由于在刀塔计划里为了避免曝光,所以都是采用单线进行联系的,上面也并没有想过麦塔先生这位刀塔计划的灵魂人物会叛变,因此现在还是把信息发送到了他这里。”

    “这的确能解释他为什么会收到信息,还有保险柜里的材料和报纸。”周铭说。

    “刀塔计划并不是简简单单一个颠覆前苏联的金融战计划,而是一个非常庞大的阴谋,不过具体针对的目标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麦塔先生就不知道了,他只是负责针对前苏联这部分的负责人,其他的他并不知情,他只知道刀塔计划接下来会转移到中东地区。”

    卡列琳娜接着说:“麦塔先生还告诉我说,根据他所收到的材料,唐人银行背后的财团在伊拉克投资了非常多的油田,并且在今年还将有一次大的投资计划,因此这次计划极有可能就是冲着这些油田去的,甚至为了达到目的,他们会不惜策划一场战争。由于中东不像前苏联,他们没有那么庞大的核武库,他们更可以肆无忌惮。”

    周铭倒吸了一口气,他原本只是想利用海湾战争引起国际市场上的石油期货价格波动来赚钱的,却没想背后居然还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信息,同时周铭还注意到了中间的一个重点:“他们是谁?”

    “刀塔计划的真正幕后策划者,麦塔先生也不知道是谁,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掌握着巨大的财富,强大到让超级大国都为他们服务。”卡列琳娜说。

    “无非就是一些强大财团罢了,这些财团他们或者是一个家族或者是几个家族的联合体,控制着很多关乎国家经济命脉的公司,通过金钱来掌控他们所需要掌控的一切。”

    周铭嘴里念叨着这些,最后长长呼出一口气说:“我明白了,看来这就是他们故意把情报泄露给你们的原因。”

    卡列琳娜十分惊讶:“周铭你的意思是他并不是意外?”

    “当然不会是意外,这么大的消息,怎么可能会误发到一个已经叛变的人手上?要知道当初我接手陶国令的遗产,你们都有消息,陶国令只是一个最末端的参与者,更别提麦塔先生了,他可是刀塔计划的灵魂人物,还是你觉得刀塔计划的联络人都是瞎子和聋子吗?连麦塔先生在不在了都不知道?”

    周铭想了想又说道:“而且如果真的是意外的话为什么你们拿到的不是一份完整的信息,只是一份材料和一份报纸这么残缺的信息呢?麦塔先生不是刀塔计划里很重要的一位决策人物吗?”

    卡列琳娜这才恍然大悟:“没错,我一直觉得这个事情实在太诡异了,所以我犹豫了一天才打电话给你,想不到这个消息果然是用来误导我们的,只是他们的目的何在?”

    周铭却不同意卡列琳娜的看法:“他们故意让消息发到麦塔先生手上或许并不是误导,我猜他们可能是在传递一些讯息。”

    “传递什么讯息?”卡列琳娜有些不明所以。

    “这个问题不应该问我,得先问你,”周铭说,“最后你发现的就只有那两样东西对吗?麦塔先生有没有根据这两样东西再想出其他的什么来?”

    卡列琳娜那边沉吟了一会才说:“并没有了,因为所提供的信息太少,麦塔先生也不是负责这一块的,所以他也不清楚。”

    “那就对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是希望我也参与进来,就像上一次他们会派卡列琳娜你来给我当向导,带我去北俄一样。”周铭说,“这一次也是,刚才我说在此之前有人也对我说过类似的消息恐怕就是这个目的。”

    “我的上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一定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卡列琳娜喃喃的说,随后慌忙问周铭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周铭笑着回答:“这还能怎么办?既然有人这么诚心的邀请我们入局,我们就进来好好的陪他们玩游戏了,卡列琳娜你那边做好准备,把我的资金都给调出来随时待命,如果可以的话,也帮我联系一下伊尔别多夫他们,自从上次克里斯科一别以后,我也是挺想念他们的。”

    卡列琳娜那边也笑了:“周铭这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联系好的。”

    说完这些,卡列琳娜的声音突然柔软下来:“周铭,自从我们在克里斯科一别以后,我也想你了。”

    ……

    挂断了电话,周铭的脑子久久不能平静,首先是卡列琳娜最后的那句话,毕竟英雄难过美人关,周铭不认为自己是英雄,但卡列琳娜却是美女,现在卡列琳娜如此热情主动的诉说思念,怎么能不让周铭不知所措呢?有的时候周铭也真的怀疑,难道自己重生这一次,魅力值也提高了吗?怎么这么漂亮的姑娘就对着自己死心塌地的呢?

    不过也幸好卡列琳娜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否则周铭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另外,则就是卡列琳娜告诉自己的这个消息了,因为原本周铭就只是想趁着自己还有重生的记忆,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重大的经济事件,想利用自己这个未卜先知的能力进行投机赚点小钱钱的,可现在却才发现海湾战争貌似并不是萨达姆那个战争疯子的一时兴起,背后原来还有这么多内幕。

    又是刀塔计划,又是大财团还有唐人银行的,还有伊拉克的油田,最后还牵连到了自己身上,太复杂了,让人头痛。

    周铭这么想着躺在了床上,抬头看着天花板,心里想着:自己要不要参与进来呢?还是只按照最初的打算,利用海湾战争的影响,赚取国际市场上的石油期货呢?

    ……

    与此同时,老布鲁克在自己的别墅里冲安东尼大声道:“绝对不能让周铭这个家伙参与进来!虽然我并不确定他是不是知道这个消息,但是他现在如此突然的大规模抛售债券和票.据,这绝对是有问题的。”

    “的确,像周铭现在的抛售行为,他的亏损至少在八到十个百分点以上,除非是为了规避风险,或者是他急需大量资金来投资一项利润更大的项目,否则这种亏损抛售根本说不通。”安东尼也说,“可是关于唐人银行和海湾的消息都是绝密的,他不应该会知道才是,难道是胡佛?有人告诉我说今天胡佛去找过周铭。”

    “不管是谁告诉的他,我都绝对不会让他参与进来的!”老布鲁克恨恨的拍桌子,“这个该死的家伙,我恨不得他立即去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