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诺德里曼?
    昆西餐厅是哈佛大学里历史最悠久的一间餐厅,甚至比哈佛大学的历史还要悠久,是北美殖民地建立之初就被修建的,起初是某位勋爵的城堡,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勋爵陨落学校建立,于是城堡就理所当然的成了哈佛大学的一部分,现在是这里最著名的餐厅,同时也是婕拉选择约见周铭的地dian。∷∷dian∷小∷说,o

    周铭来到昆西餐厅,他向服务员说出包厢的名字,服务员先是一愣,下意识的上下打量了周铭一番,反应过来对周铭说抱歉,领着周铭去到包厢。

    婕拉定的包厢在城堡中部,是一个小型的宴会厅,里面有一张非常装b的长条餐桌,就是那种经常能出现在电影里中世纪古堡中的那种。

    婕拉就坐在餐桌旁,她听到有人过来的脚步声马上站了起来,虽然是她约周铭来这里的,但此时她见到周铭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愣愣的站在那里,最后还是周铭缓解了尴尬的气氛对她说:“婕拉老师,干嘛选这么一个地方,我们先坐下说吧,你不是说还有我的一位老朋友吗?”

    原本婕拉听着周铭的话都准备坐下来了,但当她听到最后一句老朋友时却马上又站起来了:“没错,是还有一位很重要的人。”

    这个举动让周铭吓了一跳:“婕拉老师你这是干什么呀?你说的那位重要的人是谁呢?”

    对于周铭的问题,婕拉还没来得及回答,周铭就听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说的那个人就是我。”

    听到这个声音,婕拉马上恭敬的对他喊了一声先生,周铭也应声回头,然后就看到了一张非常熟悉的面孔,周铭一口叫破了他的名字:“诺德里曼先生?”

    对方微微一笑,露出了八颗大白牙,主动向周铭伸出手来:“周铭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周铭也笑了,向诺德里曼握手问好,然后一起坐下来周铭说:“诺德里曼先生,自从上次港城一别,我们已经有一年没有见面了,只是诺德里曼先生,既然是您要找我那么您直接给我打电话不就好了,何必让婕拉老师故意给我卖一个关子呢?我可是奇怪了很久究竟会是谁呢!”

    “我这不是担心自己不够分量让周铭先生记住吗?你说我要是主动报了我的名字,你说不认识,那我岂不是很尴尬吗?”诺德里曼说。

    “那可不会,美国我来的时间不长,认识的美国人也并不多,我或许会不认识麻州州长,但我却一定不会不认识诺德里曼先生你的。”周铭说。

    一番寒暄过后,婕拉让服务员上菜,是三分牛排土豆泥水果沙拉和一瓶红酒,非常典型的美式菜肴,一边吃周铭一边询问道:“诺德里曼先生,您说要告诉我的关于唐人银行和海湾的消息究竟是什么?”

    听到周铭问出了问题,诺德里曼先是一怔,然后放下手中的餐具并用胸前的餐巾擦了一下嘴巴才说:“周铭先生,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另外一个问题,你觉得资本究竟是什么?”

    在过来之前,周铭就曾对这次会面有所很多猜想,其中就包括对面可能会问自己的一些问题,因此周铭早有准备,只是微微想了一下然后回答:“虽然我不明白诺德里曼先生你为何要问我这个问题,但我认为资本其实就是财富,不仅是我们所使用的金钱,更包括诺德里曼你脑中的知识,和我所掌握的企业,这些生产资料都是另一种财富。”

    “周铭先生你说的没错,不过你说的只是一种狭义的资本,是你把他量化以后才有的财富。”诺德里曼说,“而在我看来,所谓资本,其实就是罪恶的根源,他无处不在,却掌握着一切,小到我们吃的这块牛排,大到总统竞选,远在大洋彼岸的战争与和平,看似遥远,但实际却都在资本的一念之间。”

    “比方说资本如果觉得这头牛不应该死,那么我们就吃不到这块牛排,如果资本觉得总统沃尔什是个混蛋,那么他将马上滚出白宫,如果资本觉得不应该发生战争,那么就会有五十一年前发生在欧洲大陆的那场可笑的静坐战,这些都受到资本的掌控。”

    诺德里曼对周铭解释着,他看了周铭一眼,接着又说道:“可能说这些你并不太了解,那么说dian你熟悉的,武则天这个名字我想你肯定知道吧?他是你们中国唯一的女皇帝,但是要说到她为什么有资格成为这个唯一,你恐怕就没那么清楚了。”

    “难道也是因为资本吗?”周铭好奇的问。

    “难道不是因为资本吗?”诺德里曼刻意反问道。

    诺德里曼的刻意反问并没有要周铭回答什么,他接着说:“武则天又叫武曌,是武士彟的第二个女儿,而武士彟则是山西有名的富商,当初唐王要率兵打天下缺钱,就是武士彟帮他慷慨解的囊,而唐王给武家的投资回报,除了封官封王,就是帮他把资本覆盖了全国,从山西到洛阳再到荆州遍布全国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是海外,就是这些雄厚的资本,帮助武家出了这唯一的一位正统女皇帝。”

    说着诺德里曼伸出两只手:“一手握着宝剑一手握着钱袋,才是真正的资本,没金钱铸不成宝剑,没宝剑保护不了金钱,这是相辅相成的一对。”

    周铭默默的dian头:“诺德里曼先生这么说我可以理解为资本的最终形态就是要进行金钱政治?这些我都能理解,只是我很好奇,诺德里曼先生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因为你就是新的资本!”诺德里曼回答说,“很早我就已经关注你了,你从红色中国到港城到北俄再到美国这里,你展现出了高超的商业技艺,我从来没见过有谁能比你更快的累积财富,你的眼睛仿佛上帝一样在看着全世界,不管哪里有机会,你总能第一时间抓住。”

    说到这里诺德里曼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听说你的沃顿保险公司最近在拼命的抛售套现,是在为海湾那边做准备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周铭皱着眉头问。

    “不要着急我亲爱的周铭先生,我想要告诉你的是,海湾那边一定会爆发战争,因为有资本需要这场战争,时间大概就在七月底到八月初。”诺德里曼说。

    “原因呢?遏制唐人银行以及他背后的财团在海湾地区的扩张吗?”周铭又问。

    诺德里曼盯着周铭看了好一会说:“你好像并不惊讶,看来你已经和北俄那边通过电话了,是麦塔先生告诉你的吗?”

    周铭摇头说:“是谁告诉我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费这么大劲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我是为什么?”

    “给你提供一dian小小的帮助。”诺德里曼还用手给周铭比划了一下,“因为唐人银行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所以没有人希望他这么快就倒掉,包括他的对手,另外来说,就是周铭你在布莱顿的崛起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那么你又是属于哪个财团?芝加哥吗?”周铭突然问。

    原本诺德里曼这个时候用叉子叉起了一块牛排,但当他听到周铭的问题,他的手却突然停在了半空中,好一会以后才把牛排放到自己嘴里。

    吃了一块牛排诺德里曼又擦了一下嘴巴然后才说:“看来你对我和美国的资本局势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嘛,不过很可惜,虽然我的确是从芝加哥过来的,但我却并不属于那个财团,我属于更高的一个康采恩。”

    周铭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个时候的周铭已经不是刚来美国时候的初哥了,经过几个月的学习,他已经补充了很多经济学方面的理论知识,其中就包括诺德里曼说的这个康采恩。

    康采恩简单来说就一个垄断联盟,和财团形式差不多,都是通过雄厚的资本把一些重要的企业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利益联盟,不过和财团所不同的是,康采恩当中的家族和企业,会享有更高的自由度,平时都是各做各的事情,只有在一致对外的时候,康采恩的成员才会形成一个联盟。

    周铭想了一下问诺德里曼:“那唐人银行呢?他也属于你们的康采恩吗?”

    诺德里曼笑了,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就知道你会这么问,不过我劝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如果没有其他人的牵制,你以为你能在布莱顿玩的那么嗨吗?就一个老布鲁克就能轻易玩死你,你不要以为一个州资深参议员,就只有他表现出来的那dian本事,背后没有支持,他分分钟就会要滚出议会大厦的。”

    “你指的是布莱顿财团?”周铭好奇的问。

    “布莱顿财团是美国最古老的垄断财团之一,他的历史也比美国更久远,当初就是布莱顿财团的全力支持,才有了美国独立战争的。”诺德里曼默默介绍着,突然话锋一转道,“不过这只是一方面,这个世界比你想象的要复杂更多,你想要了解更多,就请努力成长,只有这样才能翻页看到书本后面的内容。”

    说完诺德里曼就靠在了椅子上:“好了,今天我说的话已经足够多了,周铭先生你可是布莱顿存在的最不稳定变数,我希望你加油!”

    诺德里曼这句话就是很委婉的在下逐客令了,周铭起身对他道了一声谢,然后离开了餐厅。

    而就在周铭离开餐厅后不久,又一个人来到了餐厅,他问诺德里曼:“周铭已经走了吗?”

    诺德里曼一边吃着一边dian头回答:“刚走不久,真不凑巧的和你错过了。”

    那人坐在了诺德里曼身边问:“那么你把消息都告诉他了?”

    诺德里曼想了想回答:“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过这周铭还真像你说的那样,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家伙呀,我很期待他能在布莱顿创造一个奇迹。”

    “我也非常希望,毕竟美国的资本局势已经沉寂得太久了,每一个人都像葛朗台一样紧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让局势如同一潭死水一般都已经腐烂发臭了,一dian自由都没有,现在既然要变,就变他个天翻地覆好了,看看最终的结局会朝着什么方向。”那人说。

    “所以这就是你当初去中国的原因吗?我的诺德里曼兄弟。”

    随着这话,桌上的烛光照在了那人的脸上,原来他才是真正的诺德里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