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仰望同一片蓝天
    中午,周铭坐车来到了南布莱顿区,这里是布莱顿市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布莱顿市内最重要的机构都会把总部设在这里,唐人银行自然也不例外。⊙小,o

    唐人银行金融大厦是一栋比较有古典特色的高大建筑,位置就在布莱顿银行对面,也算是布莱顿市内的一个标志性建筑了。

    这其实也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情况,因为要知道布莱顿银行可是布莱顿财团的核心,而布莱顿财团则是控制美国命脉的十大财团之一,尽管美国人或许不那么计较,但唐人银行就矗立在布莱顿银行的正对面,这个情况本身足以证明唐人银行的实力了,不过当周铭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唐人银行的窘境。

    大厦门口有一个金融组织在举行集会,就像新闻里播放的那样,他们高举着条幅,有人带头高喊着口号,不断的给周围路过的行人发放宣传材料,要求唐人银行公开账目信心,给所有储户和投资者一个交代。在他们的身旁,则是密切注意情况的布莱顿警察。

    而在另一边,很多储户拥挤在唐人银行的门口,他们高举着自己的存单,要求唐人银行马上.将钱还给他们。

    这个情况全被周铭看在了眼里,他很清楚这种情况就叫银行挤兑,简单来说就是当银行的信用下降时,储户为了避免自己存在银行里的钱遭受损失,纷纷到银行提取现金的情况。

    一般来说这种事情不会发生,而一旦发生就将对银行造成致命的打击。

    原因很简单,储户把钱存在银行,银行要支付储户利息,要支付股东红利,同时还要维持自身的运营和扩建,就必然要将吸纳来的储户资金进行投资,平时只留有很少一部分资金应对储户取现的。而这个时候一旦发生了储户集中挤兑的事情,那么就会造成银行准备金不足,让银行的信用变得更差,如果银行没有办法度过这一关,那么等待他的就只有破产倒闭这一条路了。

    只是这种挤兑风潮要么是发生在金融危机的时候,大家由于危机的影响盲目的进行挤兑,要么就是发生在一些小银行的身上;可据周铭了解,唐人银行也算是一家资本雄厚的大银行,不应该会发生这种情况的才是,看来唐人银行是真的遇到大麻烦了。

    周铭在心里这样想着,然后才让**重新开动车子,开进唐人银行的地下停车场里,最后上楼去找胡佛。

    既然唐人银行遇到了大麻烦,那么胡佛作为唐人银行的布莱顿分行长,自然也不会好受,当周铭来到他的办公室时,却发现这里也等了不少人。不用想,这里的人肯定也和下面那些人一样,只不过下面那些都是小额的储户,而这些则是大额的客户,或者有个好听一dian的名字叫投资者。

    不过不管叫法怎么不一样,但当麻烦到来的时候,结果都一样。

    周铭环视了一圈,却突然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一位熟人,那是深蓝航空公司的董事长马克。

    马克见到周铭也有些尴尬,他对周铭解释说:“我其实也想帮唐人银行的,但深蓝航空现在的情况也并不怎么好,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要取出我的钱。”

    “马克先生,你的钱想存就存想取就取,并不需要和我解释什么的。”周铭说,他没想到自己只是和他合作了一次,他居然就对自己那么客气了,而且据自己了解,他之前好像也是并没有和唐人银行有任何合作的,难道也是因为自己的关系吗?

    周铭并不知道,当然这也并不重要:“我找胡佛先生还有其他事,待会我们再聊。”

    周铭说完就要往里走,不过马上就一位高大的白人站起来拦住了周铭的路,很不友善的说:“中国人,你是眼睛瞎了吗?没看到这里这么多人都还在等着,你还是乖乖滚回后面去等着吧!”

    这个白人说完其他人也都附和道:“没错,该死的中国人,你们要知道这里是美国,注意一下自己的素质影响!”

    面对这乱哄哄的场面,周铭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胡佛的秘书小姐站出来喊了一句:“请问是周铭先生到了吗?胡佛先生请您到办公室一谈。”

    随着秘书小姐这句话说出口,外面办公室顿时安静了下来,因为这无疑是给了他们一记重重的耳光。

    周铭则应了一声然后大步走过办公室,同时对所有人说了一声:“很抱歉了各位,看来我并没有插队,只是我和胡佛先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谈。”

    说完周铭就跟着秘书小姐走进了里间胡佛的办公室,外面其他人在听到周铭的话以后纷纷咒骂起来,不用想他们也是在抱怨自己的插队行为,不过随着办公室门被关上,外面的事就不是周铭所关心的了,相比之下,眼前的情况更让周铭感到惊讶。

    在周铭面前,胡佛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他的旁边站着一位护士小姐,正在帮他换着dian滴。

    “最近事情有dian多,我的老毛病刚好又犯了,所以就只能这样了。”

    胡佛主动为周铭解释了惊讶,他接着问道:“不过周铭你今天过来不会也是为了取现吧,那样可就真的让我们雪上加霜了。”

    “如果有人愿意给我一百万美元的话我倒是想,但很可惜并没有人这么做,同时我在唐人银行的存款也并没有那么多。”

    周铭用调侃回了胡佛的调侃,随后周铭坐在了胡佛面前,秘书小姐给周铭端上一杯茶,周铭道了声谢才又对胡佛说:“不过话说回来,我今天会来的目的也的确和唐人银行目前的情况有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唐人银行的资本至少应该在一百亿美元以上,并不是什么小银行,怎么会受到这样的挤兑呢?”

    “你觉得很不科学,其实不光是你,包括股东和银行的高层在内,所有人都觉得这很不科学,但他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原因很简单,这是唐人银行的资本大幅缩水了,自从87年的那次黑色星期一以后,唐人银行的很多投资因此遭受了巨大的打击。”胡佛说。

    “所以上次胡经理你才找到我要我提前归还贷款对吗?”周铭问。

    胡佛dian头说是:“由于投资失败,唐人银行的资金一直存在短缺的问题,高层担心会有人会借机造谣,或者抛售银行股票和发生挤兑事件,所以才让我们这些经理去劝说大客户,要求大客户提前归还贷款和拉存款,事先准备好以应对挤兑的准备金。”

    “看来你们早就知道有人在针对你们了,是财团之间的恩怨情仇吗?唐人银行又是属于哪个财团的?”周铭又问。

    面对周铭这个问题,胡佛定睛看着周铭好一会然后无奈的摇头说:“周铭你绕了半天,终于进入主题了,我想这才是你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吧?”

    周铭对此毫不否认的dian了头:“我很想知道,因为之前有人假冒诺德里曼先生和我讲了一些很有意思的情况,其中就包括海湾和唐人银行的情况。”

    听到周铭的说法,胡佛先是一愣随后笑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一定说他来自芝加哥,他说海湾战争一定会爆发,那是因为唐人银行以及唐人银行背后的财团投资了伊拉克,控制了波斯湾的石油,所以和我们敌对的财团就需要一场战争来阻止这一切。”

    说到最后胡佛看着周铭问:“我说的对吗?”

    周铭面不改色的反问:“难道真实的情况不是这样的吗?”

    胡佛想了一下回答:“从表面情况来看的确是这样没错,但实际上情况却远比你想的要复杂更多。”

    “有多复杂?是唐人银行背后控股的财团有好几家吗?还是财团本身出现了分裂?”周铭一口气问出了三个问题。

    胡佛对此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反问周铭道:“你为什么要执着于这个问题?你又凭什么觉得我一定会回答你?你可知道外面还有那么多客户都在等着我去处理,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把时间都浪费在你身上?”

    “我没有说你一定要回答我什么,不过我觉得当初既然你带我去找了虎叔,虎叔也让我有什么困难可以找你,现在我过来你总不能那么小气吧?”周铭说。

    “那是r先生当时看重你,不过你后来的所作所为很让他失望你忘了吗?”胡佛说。

    “好像是有那么回事。”周铭说着话锋猛然一转,“可是胡行长,你确定你的r先生是真的对我失望了吗?”

    对于周铭最后的反问,胡佛愣在了那里,好半天以后才笑了起来:“难怪r先生会那么看重你,你果然有让他重视的本钱。的确,当初你那么做了以后,r先生不仅没对你失望,反而更重视你了,因为你比他想的还要优秀,他相信你一定能比他想的要做得更好。”

    胡佛的答案让周铭松了口气,其实他当然不会知道虎叔的想法,他也没办法知道自己当初故意示弱的举动会不会真让虎叔恼羞成怒,或者虎叔会不会和有些大人物一样,有那种喜欢控制的癖好。不过最后周铭还是认为虎叔既然能比胡佛更厉害,他就一定不会是一个没眼光的人。

    结果是周铭猜对了,虎叔果然明白了自己当初的想法,并配合自己演了一出戏。

    不过话题进行到这里并没有完结,周铭问胡佛:“那么现在胡佛先生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也只是一个小人物,知道的并不多。”胡佛提醒周铭道。

    周铭dian头对此表示理解,或许在一般人看来,胡佛都已经是唐人银行的布莱顿分行长了,肯定是非常厉害的大人物了,但要知道在他上面还有区域分部和总行,在唐人银行背后还有更大的财团,而在财团之上更有康采恩这种几大财阀联合起来的组织,这么算下来,胡佛还的确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

    “不过小人物,也同样是和那些大人物仰望着同一片蓝天,不是吗?”周铭说。

    胡佛愣了一下,对周铭竖起了大拇指说:“不愧是虎叔看重的人,果然霸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