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敢把皇帝拉下马
    胡佛对周铭的称赞是由衷的,因为就大多数人而言,不管他们是努力学习还是努力工作,无论你是在田地里干活,还是在华尔街的金融大厦里对着电脑,他们的目的无非都是要升职加薪,每个月能拿到更多薪水就很满足了。☆→☆→dian☆→小☆→说,o

    所谓野心最多也就是有人存了足够多的钱,去开一家小公司自己当老板,能把一家公司做起来,被大财团纳入羽翼之下,这已经是人们最奢望的想法了。

    然而周铭却并不满足,他竟然还想要和这些大财团仰望同一片蓝天,或许听起来这就像是人们儿时的雄心壮志,但胡佛却有种感觉,他真的能做到,或者他不仅能做到,甚至他还能做的更出色。

    想到这里,胡佛稳了稳心神,然后对周铭说:“就我知道的范围,唐人银行背后的主要控股方是加利福尼亚、摩根和德克萨斯三个财团,其中摩根和德克萨斯两个财团分别控股百分之二十五,加利福尼亚财团控股百分之三十,唐人银行的总部也因此设在加利福尼亚州的旧金山。”

    “那么那位虎叔呢?他也是加利福尼亚财团的人吗?”周铭问。

    胡佛dian头说:“没错,他是出自加利福尼亚财团内一个非常大的家族,而那个家族也是加利福尼亚财团最大的家族。”

    “那么既然有三个财团支持,唐人银行怎么还会陷入这样的挤兑风潮呢?加利福尼亚和德克萨斯我相对没那么了解,但至少摩根财团是金融起家的,他应该有办法化解这种挤兑危机才是,难道他不管吗?”周铭好奇的问。

    胡佛苦笑着摇头说:“虽然唐人银行并不是摩根财团的核心业务,但作为摩根的重要控股公司,摩根财团不可能会袖手旁观的,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唐人银行的窘境也并不是一天两天所造成的,是很长时间以来积累问题的爆发,因此就算是摩根财团,要解决起来也是非常棘手。”

    胡佛说完想了一下又说:“如果周铭你最近有关注股市的话,那你应该看到麻州证券公司的股票在暴跌,这就是摩根财团的一种反制手段。”

    “围魏救赵吗?”周铭说,“不过话说回来,布莱顿是布莱顿财团的地盘,唐人银行这么贸然的进入,肯定会引来对方的疯狂针对吧?难道三大财团没做好任何预案吗?”

    “周铭先生,难道你没听说过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句话吗?”胡佛说,“预案这个东西只有在你能把控局面的时候才有作用,就像你去收购一个比你小的公司,但是大财团之间的争斗和布局谁能预料?既然无法预料,那么你去做任何预案不都很有可能会变成无用功吗?”

    “原来是这样,那么胡佛先生你能给我讲讲布莱顿财团吗?”周铭问,他想了一下又加上一句,“在你所知道的范围内。”

    胡佛回答说:“当然没问题,作为唐人银行在布莱顿的分行长,我对布莱顿财团的情况可是要熟记于心的。”

    随后,胡佛就把布莱顿财团的组成一五一十的全告诉了周铭,首先是布莱顿财团的组成,不管布莱顿财团的历史多么悠久,他和其他财团的组成结构还是很相似的,主要由亚当斯、肯尼迪、洛威尔和劳伦斯这四大家族以及他们所控制的公司组成。

    而在这四大家族里,洛威尔和劳伦斯两个家族他们的主要势力范围都在自己城市以及哈佛大学和麻州理工学院,再加上他们天生就不那么活跃,因此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亚当斯和肯尼迪两大家族。

    肯尼迪家族自不用说,是很多关心国际政治的人都耳熟能详的,那位在古巴导弹危机中几乎要和苏联宣战,引发可能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后来在德克萨斯州被刺杀的美国总统,就是出自这个家族。肯尼迪家族能捧出一位总统,和家族本身的财力密不可分。

    肯尼迪家族是金融起家,控股布莱顿银行,全资拥有肯尼迪证券公司以及多家食品公司。

    由于肯尼迪在任总统期间,非常自私的将国防订单全部交给了布莱顿财团,因此在制造飞机的贝尔公司和制造导弹和其他高尖端武器的菲尼克斯公司当中,肯尼迪家族也都拥有非常重要的股份。也由于这个原因,肯尼迪家族尽管出道的时间比其他三大家族晚很多,但在实力上还是能排到第二。

    布莱顿财团实力第一同时也是财团核心的,无疑就是亚当斯家族了。

    亚当斯家族有着美国‘第一王族’的称呼,这不仅是因为当年亚当斯家族策划了美国独立战争,是美国最重要的三位国父之一,白宫就是亚当斯策划修建的,还因为亚当斯家族开了父子都当总统的先河。可以说从美国建国开始,亚当斯家族就确立了自己在布莱顿财团当中的核心地位。

    作为财团核心,亚当斯家族对财团的所有重要公司都有控股,无论是军火订单的贝尔公司和菲尼克斯公司,还是食品公司,甚至就连洛威尔和劳伦斯家族控制的哈佛大学和麻州理工,亚当斯家族也分别担任了校方董事,而对财团根基的布莱顿银行亚当斯家族的控股更是达到了恐怖的百分之四十九。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在麻州这里才有一句戏言,就是如果州长感冒了,最多换一个州长就可以了,但如果亚当斯感冒了,那么整个麻州都将被传染。”胡佛对周铭说。

    周铭对此一dian也不感到惊讶,毕竟亚当斯是美国最古老的财团家族,甚至于当初在自己的总统任期内,为了对抗其他财团,一意孤行的做出迁都的决定。这样一个强势的家族,如果要是连自己的根据地都没控制好,那才是一个不科学的故事,不过让周铭感兴趣的,是另外的故事。

    “既然布莱顿财团在这里如此强势,那么州政府和议会里,肯定会有很多财团的代言人吧?”周铭问,胡佛给了肯定的答案,周铭于是接着问,“所以我想问的是,布鲁克家族究竟是谁的人?”

    “亚当斯家族。”胡佛的答案非常直接。

    周铭恍然大悟道:“所以布鲁克家族这么厉害也是有原因的。”

    胡佛dian头告诉周铭道:“没错,亚当斯家族在州议会里实行的是包围政策,因为自从总统位上退下来以后,他们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元首只是一个限时的傀儡,只有议会制度才是永恒存在的,所以他从来不直接支持州长或者议长,只是重dian支持在州议会里有话语权的自身参议员,老布鲁克就是其中之一。”

    说完胡佛想了一下又说道:“而且根据另外得到的消息,老布鲁克除了是亚当斯家族重dian支持的参议员以外,还和亚当斯家族在经济上有大的合作,老布鲁克控股的投资公司就是亚当斯家族的重要企业。”

    “原来如此,据我所知州议会的资深参议员并没有几个,那么换句话说,如果我想办法把老布鲁克或者老布鲁克控股的投资公司给干掉,不就能把亚当斯家族给逼出来了吗?”周铭说到最后突然定睛看着胡佛道,“我想这也是虎叔找我的真正目的吧?”

    面对周铭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胡佛一下就慌了神,下意识说:“周铭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虎叔既然找了我,还让你给我支持,要求我在一年之内成为在布莱顿有影响力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目的呢?”周铭问。

    胡佛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情绪,他对周铭说:“要说真正的目的我也不知道,但我猜r先生只是单纯的希望你能给布莱顿财团尽可能多的造成麻烦,因为这样就能减轻唐人银行的压力了。”

    “r先生还真是看得起我,居然会想到要我在布莱顿财团的大本营里起家,并给这个控制美国命脉的大财团制造麻烦。”周铭饶有意味的说,他想了一下又问,“我想我也并不是第一个被胡佛先生选中做这些事的人吧?那我的前辈们的结果呢?”

    “他们都失败了,有的已经死了,有的被关进了监狱。”

    胡佛说着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周铭的眼睛,似乎也在为这个非人的要求而感到羞愧,可周铭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大跌眼镜。

    “这可真是一个悲壮的故事,不过却让人兴奋。”周铭说。

    胡佛又抬起了头,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周铭,愣愣的问:“周铭你说你兴奋?”

    “为什么不兴奋呢?”周铭反问胡佛道,“你看布莱顿财团是控制美国的十大财团之一,也是美国最古老的财团,深知还策动了美国独立战争,但是现在我却要给他捣乱,不就等于是在挖美国的墙角吗?我参与了苏联解体,现在又要和美国财阀玩耍,你说怎么能不让人兴奋呢?”

    胡佛倒吸了一口冷气,面对周铭的话,他心底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因为原本胡佛会以为周铭在看穿了目的以后会放弃,毕竟现在周铭在布莱顿已经算是小有成就了,不仅有一家资产过亿的保险公司,更是有一位很有潜力的竞选人,怎么看都是一个冉冉升起的小财团架势。

    这个时候怎么都是不应该招惹布莱顿财团这个地头蛇的,怎么说那都是控制美国经济命脉的大财阀,至少有一万种方法能让周铭在布莱顿待不下去的。

    可是周铭却偏偏说他很兴奋,因为要和布莱顿财团玩耍,这怎么能不让人感到震惊呢?

    胡佛的震惊,以至于让他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周……周铭,你确定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为什么不呢?你忘记了我说过的,我要和那些大人物仰望着同一片蓝天吗?”周铭说。

    如果说刚才胡佛还是震惊,那么此刻他在听了周铭的话以后则是彻底服气了,他想起了一句非常草莽的话: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这不就是现在周铭的样子吗?

    胡佛这才明白为什么中国历史会有那么多的改朝换代,而不像欧洲那边,一个家族就能统治一个国家一千年,不就是因为有很多像周铭这样有王者霸气,敢和最高权力叫板的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