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非常糟糕的结果(上)
    6月30日,这是非常普通的一天,不过对于周铭和金融班的同学们来说却并不普通,这一天上午,当周铭和金融班的同学们来到经济系大楼准备上课时,却突然接到了来自公司的电话。⊥小,o

    一般来说,公司的人知道周铭他们还在哈佛大学上学,因此在上课期间公司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现在这个电话突然打过来,尤其又是在唐人银行刚好出事的关口,这让周铭本能的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于是周铭亲自接过了电话,然后就听到了那边慌张的汇报:“董事长不好了,司法局的人来了,他们还带来了司法文件,说要冻结公司的账户和全部资产。”

    周铭听到消息当即皱起了眉头,不过他还是很冷静的说:“这个事情我知道了,我马上赶回公司,你先稳住司法局的人,就和他们说你没有任何处理公司事务的权力。”

    “老师,是不是公司那边又遇到了什么麻烦?”周铭挂断电话,叶凝马上问他。

    周铭微笑对她说:“没什么关系,不是什么大事,无非又是老布鲁克在给我们找的麻烦,这是很正常的,我去看看就回,你们先安心上课吧。”

    说完周铭和**就一起离开了教学大楼,叶凝原本也想跟着去的,不过她随即想到就自己现在的本事,就算跟去了也没什么用,还不如继续学习努力充实自己,才能帮到周铭更多的忙。

    另外来说,叶凝也很同意周铭那句话,对他们来说的确老布鲁克时不时给他们找些麻烦才是正常,毕竟他们和老布鲁克之间的仇怨是没办法化解的,老布鲁克不是在给他们找麻烦,就是在想办法如何给他们制造麻烦,在这两者之间,还是选择前者为好,因为这至少他们已经知道对方在找什么麻烦了,就像现在这样。

    半个多小时以后,周铭赶到了天梯大厦乘坐电梯上去,才打开电梯们,就见一金发美女等在门口。这位就是平时自己和金融班同学们不在时负责公司事务的行政主管,名叫朱莉,毕业于布莱顿大学,是周铭花二十万美元的年薪从麻州保险公司挖出来的。

    当然这将近半年时间,她的工作成绩也的确对得起周铭付给她的薪水,不说能让公司有多跳跃性的发展,但至少保证公司在自己和金融班同学们都不在的时候不仅没有停滞,还仍然保持了稳步的发展。

    这听起来似乎很容易的样子,但是要知道,沃顿保险公司基本就事由周铭自己和金融班的同学们所组成的,他们一旦不在,就等于抽走了公司大半资源。

    试想一个公司包括董事长和几个副总以及市场部的大部分人都长期不在公司,这要换成一个没能力的行政主管,公司基本上都要陷入半瘫痪状态了。只有朱莉还能把公司维持的井井有条,尽管她在平时的时候也没少向周铭抱怨。

    说起来周铭能找到朱莉也是一个运气,当初周铭找到猎头公司寻找一个合适的行政主管的时候,猎头公司听完周铭的要求实际推荐的是另一个人,朱莉只是一个后备人选,毕竟她现在才毕业,还并没有做出任何业绩,因此在猎头公司的评分并不算很高。

    不过周铭就敲定了她,因为周铭恰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知道她确确实实有带活一个公司的能力,就和猎头公司一拍即合,然后就用高薪把她挖过来了。

    不过这位很有能力的行政主管现在则是满脸焦急:“周铭先生我很抱歉,可是他们是司法局的人,他们还带来了正式的司法文件,我已经告诉他们关于公司的一切法律问题我都无权处理,但是并不能阻止他们,他们说我们之前的抛售是违反了法律的……”

    周铭打断朱莉的解释:“这些都不重要,我相信你是一位认真负责的行政主管,现在那些司法局的执法人员呢?”

    “他们现在都在财务室查阅我们的财务信息。”朱莉回答道,她见周铭皱起了眉,于是马上解释说,“周铭先生我明白财务是一个公司的**,是在法院没有明确支持的前提下,有权拒绝公开的,可是他们的人多,并且还带着正式的司法文件,我……”

    不等朱莉说完周铭就笑着对她说:“没关系的,我明白你的难处,我也并没有怪你的意思,我们现在先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周铭说完率先走进公司,朱莉只是愣一下,然后紧跟在周铭身后也进了公司。

    此刻的沃顿保险公司里一片乱糟糟的,办公桌上的文件夹东倒西歪,地上也散落了很多文件,几个穿着司法局制服的黑人正在一个个的翻着抽屉,在前面的财务室里,更是传来了铁皮柜的声音。几个穿着o制服的行政人员慌乱无措的看着这一切,她们见到周铭,立即有了主心骨一般的向他跑来。

    周铭抬手示意她们稍安勿躁,然后抬头对着前面财务室里大声说:“我想问一下,这个情况我可以报警吗?”

    听到周铭这个问题,那几个司法局执法员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财务室里也没了声音,一个矮矮胖胖的人走出来,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说:“中国人,你就是这个公司的法人代表吗?那么我现在通知你一声,你的保险公司之前的抛售行为涉嫌高频交易和内幕交易,司法局要对你的公司的所有资产进行冻结,这是你的司法文件。”

    对方一边说着一边就拿出一份文件丢给周铭,做完这些他和周铭互相对视了好一会又说:“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你可以离开了。”

    周铭笑了,他问道:“我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我是司法局金融监管处法务官,我叫林肯。”胖子说。

    “好吧林肯法务官,我不知道是我的英语表达有问题,还是你的听力不够好。”

    林肯疑惑的看着周铭,显然并不明白周铭的意思,于是周铭只好指了一圈办公室,然后接着又说道:“林肯法务官你刚才难道没有听到我的问题吗?现在这个情况我可以报警吗?”

    “为什么要报警?我们是司法局。”林肯愣愣的问,显然还是不明白。

    “我当然知道你是司法局,”周铭说,“但是你现在私自闯进了我的公司,还要对我的财产进行冻结,你是法务官,我想你的行为是否违法,你自己肯定要比我更清楚对吗?”

    林肯恍然大悟的这才明白了周铭的意思:“原来你是在说我违法,可是中国人你确定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我是司法局负责执法的法务官,而且你的眼睛是瞎了吗?我今天还是带了司法文件过来的,我是在依法办法,我有权对这个公司的一切财产都进行冻结!”

    “可是我看不到司法局在执法,我看到的只是一群入室抢劫的强盗,他们把我的公司弄的一团糟!”周铭的话掷地有声。

    林肯被吓了一跳,随后他回神过来又伸手指着周铭说:“谁给你的权力这么大声和我说话?我告诉你,我随时可以说你是在威胁执法,你讲面临至少三年以上的监禁你知道吗?”

    听到三年监禁,朱莉她们马上把周铭拉了回去,好让周铭不要再和林肯吵了,不过那边林肯见周铭这样依然不依不饶:“中国人,现在这个公司还属于你,但是你现在必须要从这里滚出去了,因为他已经被冻结了,不管是你在银行账户里的资金,还是这个房间,你都不能再碰了!”

    这个时候周铭已经被朱莉她们拉出了办公室,周铭并不怕林肯,不过他也没有再进去办公室,因为朱莉在门口哭了。

    “周铭先生,我真是感到非常抱歉,您是那么信任我,把公司都交给了我,但是我却并没有保护好他,现在居然被他们给这样冻结了,这真是非常糟糕的结果。”朱莉哭着说。

    “朱莉你并不需要道歉,因为这并不是你的错。”周铭安慰她说,“你刚才也看到了,他们与其说是来执法的,倒不如说他们是一群受人指使过来捣乱的强盗,并且要说保护,也是我这个董事长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你现在已经做的非常优秀了。”

    朱莉摇头说:“可是那还不够!”

    朱莉看着周铭说:“周铭先生您知道吗?我很爱沃顿保险公司,我真的很爱这里,我进来公司的时候这里还什么都没有,但是周铭先生是您告诉我这里未来什么都会有的,也是您给了我非常高的薪水,为我的父亲还了他的赌债,从那时我就发誓我一定要让这个公司成长起来!”

    “我看着这个公司一dian一dian的成长着,还有周铭先生您和您的同学们那一次次的神奇投资,这让我亲眼见证一个奇迹的崛起!”

    朱莉说到这里突然变得非常失落:“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司法局来了,他们带来了司法文件还要冻结公司的全部资产,这就是要把我们的梦想给强行打断呀!我好不甘心,因为如果我能做的再好一dian,周铭先生或许就不需要您铤而走险的去做那些抛售了,这都是我没有做到最好呀!”

    面对朱莉的话,周铭感到非常惭愧,因为将心比心,这个事情还真不是她的责任,因为不管她做的有多好,自己都一定会做这个抛售动作的,而只要老布鲁克一直盯着自己,那么司法局仍然是会找上门了。

    周铭这么想着说:“朱莉,我觉着你不应该这么想,毕竟有些事情……”

    可这一次周铭的话并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只见那边的电梯打开,一个周铭非常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是老布鲁克。

    “哟?沃顿保险公司今天这是怎么啦?怎么会有司法局的执法人员过来了呢?是不是做了什么非法的事情,所以我早就说嘛,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还是要遵循法律的框架为好。”老布鲁克假惺惺的说。

    周铭冷冷一笑说:“我想着并不劳烦布鲁克议员操心,我只想问布鲁克议员好端端的不在议会大厦开会,怎么来我这里了?难道也是给我带来了什么司法文件吗?”

    “当然不会,我又不是法务官,怎么会带来什么司法文件呢?”老布鲁克随后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我给周铭先生你带来的,也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