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这是最后的机会(下)
    事不宜迟,周铭和艾伦马上出发,而当艾伦联系上他那位在州长办公室里工作朋友的时候,另一边威尔亚当斯也拨通了老布鲁克的电话。∑小,o

    “布鲁克议员,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的会议,不过我这里可是有一个你很关心的消息,关于你恨之入骨的那个中国人的。”威尔亚当斯才说完,老布鲁克那边就急忙追问发生了什么,威尔亚当斯觉得吊足了口味以后才说,“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在中午的时候,他请我吃了一次午餐,谈了一dian关于沃顿保险公司案子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老布鲁克松了口气,“那个家伙是找你求情,或者是用上次磁带的事情威胁你,要求重新裁定判决吗?”

    威尔亚当斯dian头说:“就是这样,不过我可是亚当斯家族的人,怎么会被他所威胁呢?所以我让他不要痴心妄想了,另外我还告诉他如果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他可以去找州长动用州财政来为他支付那笔理赔金。”

    听他这么说,老布鲁克一下紧张了起来:“什么?威尔你真这么说了吗?你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一dian,你难道不知道这是给了他机会吗?”

    威尔亚当斯却不以为然:“告诉他有什么关系,难道布鲁克议员你还以为他真会去找州长吗?只有白痴才会这么做吧?我就是要告诉他,给他一dian机会,但同时这个机会又是没有希望的,这样才能给他更大的打击不是吗?我这也是为布鲁克议员你考虑的,难道你不应该感谢我吗?”

    老布鲁克却叹口气说:“威尔我并不想感谢你,因为你不仅是给了他机会,更是给他指明了一个可以成功的方向。”

    威尔亚当斯有些惊讶:“你确定你是布鲁克议员吗?你什么时候变的如此胆小多疑了?要我来告诉你,我们麻州也算是新英格兰地区的一个中心州了,州长尽管不是我们亚当斯家族捧出来的,却也和我们有着很大的联系,是非常高贵的存在,你以为是超市的收银员吗?他想见就随时能见到的?”

    “另外,”威尔亚当斯接着说,“据我所知这位州长的身份也不一般,一个才来美国不过半年的外国人,还是最卑劣的中国人,能见到他并且说动他?除非上帝帮忙,但可惜他并不信上帝呀!”

    “希望如此吧,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应该往州政府打一个电话。”老布鲁克说完想起了什么,接着又说,“虽然威尔你很不应该告诉他,但你能把这个消息告诉我,我还是很感谢你,明天我会把支票寄到你家里去的,支票上面还会是你想要的那个数字。”

    随后老布鲁克就挂断了电话,威尔亚当斯也挂了电话,不过他的脸上却满是不屑,嘴里嘀咕着:“看来布鲁克这老家伙也是太执着了,一个中国人而已,何必那么紧张呢?要不是还能资助我一dian钱,我才懒得管你!”

    ……

    回到周铭这边,在**高超的车技下,不消半个小时,他们就来到南布莱顿区的州政府大楼前。

    在车上,艾伦就拨通了詹姆斯的电话,但并没有人接,艾伦又拨了一次还是没人接,艾伦拨了第三次没人接,只好打个传呼信息给他,这时一个车队开出州政府大楼,让艾伦愣在了那里,就连传呼信息都忘了说了,因为他认识那个车队就是州长的车队。

    怎么会这样?难道说州长已经出门了吗?可刚才詹姆斯不是还说州长要一个小时以后才出门的吗?现在才过了半个小时呀!

    艾伦的惊讶很快得到了解释,仅仅过了一分钟,艾伦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艾伦马上接通。

    听到是詹姆斯的声音,艾伦立即问道:“詹姆斯我的兄弟,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刚才我看见州长的车队离开了?”

    詹姆斯那边则说:“艾伦兄弟,这就是我打电话给你的原因,我非常抱歉的要告诉你,就在刚才,州长已经提前离开了。”

    “为什么会提前离开?州长先生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吗?”艾伦下意识问。

    詹姆斯想了一下回答说:“原本州长先生是要和议会那边交流新一部经济刺激法案的,不过布鲁克参议员由于临时有事不参加了,因此这一次会议就暂时取消,州长就提前离开了,我送州长出门,刚刚才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你打来的传呼。”

    “又是布鲁克参议员?”艾伦惊讶道。

    “什么叫又是?难道布鲁克参议员有什么问题吗?”詹姆斯好奇的问。

    艾伦这才惊觉自己失言了,急忙对詹姆斯说没问题,随后又和周铭交流了一番才问:“那你知道州长先生去哪了吗?”

    “我很抱歉,这是州长先生自己决定的出行,我并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州长说他是去看望一位他朋友的儿子。”詹姆斯那边说。

    在给周铭他们说完这个消息以后,詹姆斯就抱歉的挂断了电话,艾伦收起自己的手机把刚才詹姆斯告诉自己的情况又复述了一遍:“周铭先生,看来这一次是州长先生的私人出行了。不过该死的,居然又是布鲁克参议员,肯定是威尔亚当斯那个婊子告诉他的,所以他今天故意取消了会议,好让州长提前出门!”

    “很有可能就是这样,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周铭说着把头转向**问,“现在还能跟上州长他们的车队吗?”

    **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回答:“现在他们的车队走的时间不久,我可以试试,毕竟他是州长,他的车子行进路线很有可能是选择主干道的,这样开阔而且安全。”

    “尽力而为吧,我有种预感,我们今天是能见到州长的。”周铭说。

    **没有说话,而是把油门踩到底,很快速的超了好几辆车,终于在过了一个路口以后果然看到了州长的车队,可他们还来不及欢呼,就被一个红绿灯给拦住了去路。

    “上帝,为什么这个时候给我们了一盏红灯呢?”艾伦很失望的说,“**先生,难道你就不能闯一个红灯吗?我可以免费进行这场诉讼,或者我们还可以从旁边的小路穿插过去?”

    **没有回答,而是给艾伦指了指两旁的车辆,他们是在路中间,前面不是在停止线面前,前后左右都有车辆挡着,除非他们一路撞出去,否则根本不可能快速追上州长的车队,可如果这样做了,他们只会更快的引来警察,而不会追上州长的车队。

    关于另一dian,周铭则为**做了解答:“绕小路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因为从小路过去的前提条件是要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走,但是这前面就是一个主干道的岔路口,一旦走错了就南辕北辙了。”

    “可是周铭先生,您说过这是您最后的机会了,我认为我们值得去赌一次。”艾伦说,“这一届的州长我知道,他的政治主张更多的倾向北方,因此他一定会往北边那条路走的,我们可以试着追追看。”

    周铭却不同意:“可是艾伦律师你或许忘记了,刚才你的朋友詹姆斯先生才说过的,州长先生这一次出门并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去看望他朋友的儿子,是私事。”

    艾伦泄了气:“周铭先生那这该怎么办?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州长,就这么跟丢了,真让人好不甘心呀!”

    “那也未必,州长那毕竟是一个车队,行进过的道路肯定会和普通道路有些许区别的,比如车子之间的间距之类的,只要细心分别还是能分出来吧。”周铭说。

    “这……能行吗?”艾伦很不确定的问。

    “尽力而为吧,难道你忘记我说过的话啦?我有预感能见到州长的。”周铭说。

    艾伦不知道周铭哪里来的自信,不过这个时候他也并没有说什么,随后等红绿灯结束,**开着车顺着州长车队的方向紧追过去,直到靠近岔路口才放慢了车速,他细细观察了两边的情况后对周铭说:“我觉得州长的车队很有可能是往南边走的。”

    周铭当机立断:“那我们也往南走吧,看能不能追上。”

    **默默dian头再次提速,而就在这时,周铭的手机却突然响起来了,周铭拿起接通,居然是奥马尔打过来的。

    电话才被接通,奥马尔就迫不及待的说道:“周铭先生,我要告诉你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在刚才,州长的秘书打电话给我,说州长要来我的维达社区。”

    面对这个消息,饶是周铭再好的心理素质也不能不惊了一讶,虽然周铭的确有预感自己能和州长见面,但那至少也应该是自己和**这位兵王一起,从路上的蛛丝马迹上面一dian一dian的找到州长的前进线索,最后历经波折才能见到州长才是,却没想现在奥马尔居然直接打电话来说去他那里了,这让周铭不能不有一种活在梦里的感觉。

    不过周铭也很快稳住了情绪,又向奥马尔确认了一遍,才让**加快速度朝维达社区赶去,同时周铭也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奥马尔你和州长是什么关系?他现在应该是去看他朋友的儿子才对。”周铭问。

    “是我的母亲,”奥马尔回答说,“我的母亲和州长先生认识有超过三十年了。”

    这个答案让周铭恍然大悟,这还真是老朋友了,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十七年后他能当选总统了,毕竟这个世界是现实的,一个一无所有的平民,就算再有天分再如何努力,没有几代人的努力,是不可能住进白宫的。‘我们不知道哪一辆校车里的孩子将来会是美国总统’这种话也只能骗一骗无知的天真少年了。

    周铭知道现在并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但他却不能不去考虑,因为如果州长和奥马尔的关系真有那么好,或许这对自己是一个机会,也是最后最好的机会了。

    想到这里,周铭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然后对奥马尔说:“奥马尔,现在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我马上赶来维达社区,我需要和州长先生面对面的交流机会,你能帮我吗?”

    奥马尔那边毫不犹豫的给出了答案:“没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