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八百万背后
    我答应你用州财政帮你支付所有的理赔金。

    爱德华州长这句话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一般炸蒙了所有人,包括周铭都有些不敢相信居然这么简单就做到了,原本周铭还准备要和州长继续大战三百回合,甚至准备了很多更加激进的话语,却没想他居然那么简单就答应了,这实在有些出乎周铭的意料之外。

    或许从自己见到爱德华到成功说服他,一共用了三个章节,中间也经历了许多波折和反复,自己为了能把话题继续下去,都不惜惹恼这位州长,用看似非常幼稚的话语直入主题,并把问题尽可能的夸大化。

    尽管自己做了非常多的努力,但周铭仍然肯定这不会是自己的功劳,至于奥马尔,或许他母亲和爱德华州长的关系确实很好,不过周铭也不相信州长会因此帮自己,怎么说中间的跨度也太大了些。

    那么最后的结果就只可能有一个了,那就是自己说的有些话切入了重dian,也许是老布鲁克议员……或者是亚当斯家族?

    周铭无法确定,当然现在也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周铭很快收敛心神对爱德华州长说:“州长先生非常感9ding9dian9小9说,.●.o◆谢您,如果您肯帮忙这就真是帮了我的大忙啦,不过还有一dian,因为我的理赔已经拖了三天,今天是最后一天,所以我希望州长先生您最好能在今天内帮我解决,否则我的保险公司仍然有破产的危险。”

    听着周铭这句话,让办公室内的所有人都一下凌乱了,尤其是爱德华的随行秘书,作为州长秘书,他已经算是见多识广了,也见过不少需要政府财政救济的企业老板了;可那些人哪一个不是求着州长办事的,哪有像周铭这样理直气壮,还要求州长在今天之内就解决的,这简直是拿州政府财政当成了自家金库,把州长当成了金库管家了。

    就连爱德华州长面对这话也是一愣,随后哭笑不得的说:“这倒是一个难题,虽说州政府的财政是不需要议会通过,但每年的财政预算却是需要议会通过的,如果突然支出这么大一笔钱,到了年度审计的时候,议会那边是不好交代的,我也很为难。”

    “州长先生,我倒认为这并不是难题,因为只要关于我抛售的问题被查清楚,我的资产解冻,我随时能归还这笔钱,”周铭想了一下最后说道,“或者就当是沃顿保险公司管州财政借的。”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保险公司,能逼着州政府借钱,你也算是开了先例了。”

    爱德华调侃了周铭一句然后转了话锋问:“只是有一dian让我有些好奇,你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故意的吗?比方说你是专门在这里等我,还有你的问题是关乎麻州的经济形势,是最重要的这些话。”

    周铭dian头说:“我的确是故意说的,因为我知道州长你是一位非常聪明的人,那么我在聪明人面前,还是老实一dian好,耍太多滑头只是丑态百出。”

    爱德华开怀大笑起来:“你这个中国人可真会说话,既然如此,你的事情我会保证帮你完成,今天之内,我会从州财政账户上拨八百万美元给你。”

    说着爱德华顿了一下然后问:“那你的事情说完了,我可以和奥马尔单独聊聊了吗?”

    “当然可以,今天是我很贸然的打扰了。”周铭这么说着,然后马上起身带着律师艾伦离开了办公室。

    走出了办公室,周铭对艾伦说:“看来我的运气不错,或者至少今天上帝是站在我这边的,尽管我并不是基督徒。”

    “每一个人在上帝面前都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选手,他们都在同一规则下向着同一个终dian起跑,不过很多人都败给了沿途的困难,只有极少数人能坚持跑到终dian得到上帝的奖励。”艾伦默默的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您并不是运气好,而是您用您的智慧和坚持征服了上帝。”

    周铭对此微微一笑:“所以还是那句话,没有什么解不开的难题,只有不愿意开动的脑筋。”

    时间很快过了半个小时,爱德华州长也走出了办公室,周铭把公司的账户交给了他,爱德华向周铭表示,在银行下班以前,他一定能解决这件事。

    带着这个消息,周铭回到了宿舍,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陈树叶凝和李阳,他们高兴的欢呼起来,不过周铭却说:“现在还并不是尽情欢呼的时候,毕竟现在我们的钱还没有到账,我们的时间也很紧迫,老布鲁克那边不知道会不会提前到法院提起诉讼。”

    分析了现在的形势,周铭就做出了决定:“叶凝你注意随时和银行方面保持联系,只要我们的资金到位了,艾伦律师就拜托你帮我们处理剩下的法律问题了。”

    叶凝dian头表示没问题,艾伦也说:“就算是在今天银行停止营业以后,我也仍然有信心帮周铭先生您打赢官司。”

    “那就最好了。”周铭说。

    周铭的话音才落,叶凝就已经通过电脑连上了周铭在银行的账户,她马上告诉周铭说:“老师到了,州政府的资金已经到账啦!”

    听着叶凝的话,周铭马上过来看,只见在电脑里自己的银行账户上果然躺着八百万数字。

    陈树李阳再一次欢呼起来,就连一向稳重的艾伦这一次也和他们一起欢呼了起来:“看来周铭先生您肯定是给州长先生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他才会如此重视您的事情。”

    周铭对此无谓的耸耸肩说:“或许吧,不过我认为他可能还有其他更多的考虑。”

    周铭这句话可并不是随便说说的,是因为他的确有过其他的怀疑,而周铭所不知道的是,他的怀疑正中了红心。

    在州政府大楼的州长办公室内,爱德华州长刚刚结束给周铭的汇款,他的随行秘书站在他面前,正在向他说着自己的一些想法。

    “州长先生,汇款会很快到达那位中国先生的指定账户内,不过这样真的好吗?州长先生您难道忘记了,沃顿保险公司会有今天的遭遇,完全都是拜布鲁克参议员所赐吗?在今天回来以后我也调查过他们之间的恩怨,据说那个中国人把布鲁克参议员的儿子都送进了监狱。”

    说到这里他的秘书顿了一下然后接着问:“那么州长先生,您这么做真的合适吗?”

    “你是不是担心布鲁克参议员会因此对我有什么看法,然后在各项政府法案上给我投反对票?”爱德华问。

    对于州长的问题,他的秘书并没有回答,不过他的表情却已经很好的给出了答案。

    爱德华继续说:“不过我却认为这并不是问题,首先就算他是资深参议员我也不认为他会因此和我敌对,因为这对他并没有太多的好处。其次我当选州长是要倡导改革,就是要打破过去很多常规的,如果这也怕那也怕,那我的很多法案这辈子恐怕都得不到通过了。”

    “尤其是我希望进行的医疗改革!”爱德华强调说,“我希望的是让医疗变得简单,能把所有人的医保都集中起来,把没病的人的医保放给有病的人,最后让大家都有钱治病。”

    “但这在现在的保险体系下却是很难完成的,”爱德华说,“现在既然这个周铭站出来了,而且他也有自己的一套保险理念,那么或许我就可以选择让他来整合这个市场,如果保险行业能够得到改变,我的医疗改革,或许也就可以从这方面着手了。”

    说到最后爱德华突然一下停住了,他看着自己的秘书说:“而且挑战亚当斯家族,这不是也是你最希望的吗?我的肯尼迪先生。”

    面对爱德华这突然的一句话,他的秘书先是一阵错愕,然后笑了:“我想我明白州长先生您的意思了,不过有些事情既然还在准备,就还是不要做太多多余的事情为好,免得前功尽弃。”

    爱德华却并不同意:“肯尼迪先生,不过我却认为,或许有些事情能成为一个机会。”

    ……

    有人欢喜有人忧,当爱德华用麻州财政为周铭的沃顿公司支付理赔金,让陈树叶凝李阳和艾伦都为此欢呼的时候,在列克星敦的别墅里,有人却在破口大骂。

    “爱德华这个婊子养的,他什么时候也开始搅和这种事情了?作为一个州长,你就是应该好好做你应该做的事情,难道一个才成立不到半年的保险公司的理赔金你也要管吗?而且还是在你明知道是我在针对的前提下,你这根本就是在找我的麻烦!”

    破口大骂的人无疑就是老布鲁克参议员了,他一边骂着一边拿起桌上的一个青花瓷就狠狠摔在了地上,只听砰的一声就碎了一地。

    别墅的佣人和管家都是躲着看着老布鲁克在发飙,没人敢上去阻拦,或者哪怕只说一句话。

    “爱德华这个混蛋狗屎,还有威尔那头猪,他为什么要告诉那个该死的中国那个消息,如果不是那头猪,那个中国人也想不到去找州长,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了,这些畜牲,他们都是不长脑子的吗?”

    老布鲁克大骂着,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老布鲁克稳了一下心神才接通,让他生气的声音从听筒传来,就是威尔亚当斯。

    “我刚刚得到了一个不得了的消息,咱们的爱德华州长居然划出了一笔八百万美元的财政支出,我猜很有可能是给那个中国人的。”威尔亚当斯说。

    听他这么说,老布鲁克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过他并没有发火,只是强忍着怒火说:“你不用不着猜了,这个消息我已经确定了,就是支出给周铭当理赔金的,现在已经到了他的银行账户里,我的律师刚给我打过电话,说沃顿保险公司已经有能力进行理赔了,他们愿意先行理赔,再进行调查。”

    “哦天哪,这可真是一个糟糕透ding的消息!”威尔亚当斯说,“不过布鲁克参议员,这可不关我的事,我怎么知道他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中国人,居然真的能见到爱德华州长,并且我们尊敬的州长先生还答应帮他了呢?这太让人感觉不可思议了!”

    “没什么好不可思议的,我说过了,对于那个中国人而言,他是没那么容易放弃的。”老布鲁克无奈道,“威尔,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先挂电话了,因为我加工厂的理赔,对我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

    “那请你先等一下,因为我给你带来的,或许是一个还算不错的消息。”威尔亚当斯说。

    这让老布鲁克眼睛一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