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你的车滑了
    如果说伦敦和纽约是西半球最重要的金融中心的话,那么港城一定就是东方最重要的金融中心,尤其作为自由港,他的意义更要远大于其他任何金融城市,也是一个被金钱堆积起来的城市。

    世界上知名的金融机构都在这里有分支机构存在,这里也存在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巨无霸企业,这些企业为了掌控港城的资本走向,共同出资成立了港城联合投资基金,林慕晴就是这笔资金的掌控者,并帮助港城联合投资基金创造了年百分之十五的增长。

    林慕晴聪明睿智,港城股神王云龙曹海洋折服在她脚下,她也由于商业的原因,和港城内的所有大亨都有接触,但却从来没有传过任何绯闻,我们不禁要问,究竟林慕晴这样的女神,究竟什么样的男人才有幸能得到她的青睐呢?这个问题恐怕只有上帝才能回答了。

    ……

    这是报纸上对林慕晴的介绍,大体上并没有什么问题,甚至为了照顾大众的口味,还在最后加了一些八卦在里面,不过也由此可见林慕晴这个名字即使是在美国,也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周铭坐在车上这么想着,≯⊙ding≯⊙dian≯⊙小≯⊙说,.▲.︽o他现在正坐车朝布莱顿空军机场开去,因为根据报纸上给出的行程安排,林慕晴所乘坐的私人飞机就会降落在这个机场。

    布莱顿空军机场是一座半公开的军用机场,平时除了军方以外,就只有一些重要客人的私人飞机会在这里降落了。

    陈树叶凝和李阳都一起坐在车上,叶凝激动的小声说:“不愧是林慕晴,居然能得到军方的授权降落在军用机场,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我记得上一次降落在这个军用机场的人是非洲某个国家的总理,这说明我的偶像身份已经上升到国家领导人的行列里啦!”

    叶凝这话让周铭有些无语,因为据他了解,这个机场尽管的确是军用机场,但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密,但凡有些名气人的私人飞机,基本都会降落在这里,避免和其他商业飞机走一条路线。上一次降落在这个机场的人也并不是什么总理,不过这个话周铭却没必要刻意去纠正她。

    “没错,林慕晴是非常厉害的一个女人,绝对是你们努力的榜样。”周铭配合着叶凝说,同时心里也真的是在为林慕晴能有今天的成就感到高兴。

    这时,坐在前面的陈树突然回头告诉周铭:“老师,前面马上就要到布莱顿军用机场了。”

    面对这个消息,叶凝一下子紧张起来:“老师咱们就快到了,您说我们真的能见到林慕晴,并且还能和她说话吗?”

    “这当然可以,我们今天就是专程来找她的,我还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要找她和其他港城商人商量的。”周铭说,他的话尽管很简单,但却给了陈树叶凝他们莫大的信心,在他们看来,周铭就能州长都能在短短时间内搞定,现在要见林慕晴他也一定能做到的。

    说话间,周铭的车已经通过安全检查进来了布莱顿机场,可当**把车开进停车场却立即惊呆了,因为这里已经停满了车。

    对于这个情况,李阳当即惊叫道:“我的天,这里怎么会这么多车,难道他们都是来迎接林慕晴的吗?这也太夸张了吧?”

    陈树纠正李阳说:“也不一定完全是林慕晴的功劳,因为和她一起来的还有港城航运集团董事局主席童刚,他的儿子童华,长河实业的董事长李成,港城联交所副主席邓卫东等人,这些人都是在世界范围内有名的商界大亨,童刚和李成本身都在布莱顿有投资,包括我们保险公司的第一份保单,就是童刚航运集团的。”

    陈树说着顿了一下,接着介绍道:“所以我想恐怕也是他们的公司人员来这里迎接也是有可能的。”

    陈树的解释有理有据,不过叶凝却不服气道:“我不同意,今天会这么火爆,肯定主要是林慕晴的功劳!”

    “林慕晴她不仅是一位优秀的企业家,她更有着很大的人格魅力和影响力,你们恐怕平时都没有注意过,在学校里我们只要问到中国企业家,或者是中国最杰出的金融领域专家,所有人第一个想起来的名字都一定是林慕晴,就是在美国这里,也同样有很多她的狂热粉丝,所以今天会这样,肯定都是因为林慕晴来了!”叶凝斩钉截铁的说。

    “是因为谁的原因先不论,还是先找到停车位吧。”最后还是周铭给陈树叶凝他们的争论画上了休止符。

    其实听着他们三人的对话,让周铭感到有些无奈的,因为对他来说今天的情况是在他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的,毕竟布莱顿机场并不是什么商业机场,除了军方最多只接受私人飞机的机场,并不会接纳太多人,哪可能准备一个很大的停车场呢?不过能把这个停车场停满,也足以证明林慕晴的人气了。

    **开车在停车场里绕着圈子,陈树突然指着一个方向说:“老师那个角落里可以停车吗?”

    周铭顺着陈树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个空位,不过那里的开口却很小,周铭看了**一眼,**对周铭diandian头。

    随后周铭带着陈树他们下车,当**准备发动车子停过去的时候,突然一阵刺耳的发动机轰鸣,一辆跑车快速从他们身边开过,直接停到了那个空位当中,这让李阳和叶凝都非常生气。

    “喂!你有没有一dian规矩的?这个停车位是我们先看到的,怎么你就直接停进来了呢?”李阳朝那辆跑车喊道。

    “是这样吗?可是很抱歉我并没有看到你们要停,而且我也有很重要的事,如果不巧占用了你们看中的车位,那么我可以向你们道歉,因为这里车位很紧张,所以我必须要这个车位,你们如果可以的话,机场外面的空地上都可以随便停的,为此我可以付给你们一百美元油费。”

    一个金发美国人从车里走出来对李阳说,同时他还打开自己的钱包,拿出了一百美元。

    李阳一下打飞对方手里的钱说:“拿走你的破钱,我给你一千美元,你马上给我滚好不好!”

    金发美国人皱起了眉头:“这位先生,我并没有任何要侮辱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这个车位已经是我的了,我只想给你一dian能力范围内的补偿,但你既然不接受就算了。”

    “那么这位先生,我想把你们的话还给你,我们也没有想侮辱你,只是我们在和你进行协商,我们需要这个停车位,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你把车停出去,我们愿意为此给你一定的经济补偿,怎么样?”这一次说话的是叶凝,她看着那金发美国人毫不示弱。

    金发美国人笑了,他打量了叶凝和李阳两眼说:“中国人,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在这里捣乱的好,你们知道我姓亚当斯吗?我叫罗伯特亚当斯。”

    听到这个姓氏,叶凝和李阳两人下意识愣了一下,罗伯特亚当斯接着说:“看来你们应该听过了,那我就不多费唇舌了,我就是那个家族的,而且是核心成员。”

    说着罗伯特回头看了一眼机场说:“你们也应该是来迎接林慕晴的吧?她的确是华人的骄傲,可你们知道她能降落在这布莱顿机场还要感谢我们亚当斯家族吗?如果没有我们的dian头,她是没有资格进入麻州领空的,当然你们也一样,要明白谁才是这里的领主。”

    “我不要你们的朝圣,但至少你们也应该对我尊重一dian,否则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们。”罗伯特最后又重复了一遍,“记住,我是姓亚当斯的。”

    说完罗伯特就离开了,叶凝和李阳回到周铭身边问他怎么办。

    周铭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先反问他们:“你们就这样认输了吗?”

    “当然不,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要打烂他的鼻子!”李阳说。

    “那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脑子抽筋了吗?赶紧去后备箱把绳子拿出来,我们把他那辆破车给拖出来。”周铭笑骂道。

    李阳的眼睛一下亮了,给周铭敬了一个很渣的礼,然后屁颠屁颠跑去打开车子的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一根麻绳出来,绑在了罗伯特的跑车上。当一切准备就绪,**重重的踩下了油门,尽管罗伯特的跑车拉了手刹,但还是被从他的车位里给拉了出来。

    这一切都被罗伯特看在了眼里,他原本只是听到了身后的轰鸣的引擎声,下意识的想回头看看,却赫然发现他们居然在拖自己的车,这让罗伯特当时就石化了。

    这些家伙疯了吗?他们怎么就敢这么猖狂?自己可是姓亚当斯的呀,是统治美国的十大财团之一布莱顿财团的核心家族呀!难道这些中国人都是傻的吗?

    罗伯特脑子顿时一片空白,直到自己的车子被拖出车位,李阳正在解绳子的时候他才猛的反应过来,他随之走过来说:“你们在干什么?你们这些卑鄙的混蛋,肮脏的恶棍,快把我的车停回去!”

    可**哪会理他,一个漂亮的甩尾就把车给停进了车位里。

    同时周铭也走向罗伯特对他说:“尊敬的罗伯特亚当斯先生你好,很抱歉刚才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的车就从车位里滑了出来,由于你已经走了,我就自作主张的把车给停进去了,如果给你带来什么不便我可以向你道歉,另外我可以告诉你,机场外面的空地上都可以随便停的,为此我可以付给你一百美元油费。”

    这是刚才罗伯特对李阳说过的话,周铭把这番话又还给了他,气得他七窍冒烟。

    “无耻,简直是太无耻了!”罗伯特咬牙切齿的说,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罗伯特不能不气,自己明明看到就是他们把自己的车给拖出来停进去的,可他们却还说是自己的车滑出来的,也不能找个好dian的借口吗?这只怕就是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的吧?这不是在侮辱他的智商吗?

    不过周铭的话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周铭又对他说:“另外我还要纠正罗伯特先生一dian,我和林慕晴是好朋友,她会来布莱顿和你没半个美分的关系,知道了吗?”

    说着周铭看了看表:“现在距离飞机抵达的时间很近了,罗伯特先生还是赶紧去外面停车吧,再见。”

    周铭说完就带着陈树他们走了,只留下罗伯特在原地气到浑身发抖,他冲着周铭的背影喊着:“放屁,你这个该死的中国人全都是在放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