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癞蛤蟆要吃天鹅肉
    周铭带着陈树叶凝和李阳他们走进布莱顿机场,李阳很高兴的对周铭说:“老师您刚才的做法真是太棒了!那个什么罗伯特只怕做梦都想不到我们会把他的车子直接拖出来的,让他那么嚣张,还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做派,老师这一下太解气啦!”

    相比李阳的兴奋,叶凝则有些担忧:“老师,罗伯特刚才的做法的确很气人,但他说他是亚当斯家族的,我们这样做没关系吗?”

    周铭还没回答李阳就先说道:“叶凝你太多心了,他说他是亚当斯家族的他就是吗?我们都知道亚当斯家族是一个很古老的财团家族,这样的家族都是很沉稳的,哪里会像他这样啊?要我看他搞不好就是打着亚当斯家族的名号在外面招摇撞骗的。”

    叶凝不理李阳的答案,只是看着周铭,周铭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说:“这一次我倒是也赞成李阳的答案,贵族之所以能被称为是贵族,是因为有他们的内涵存在,而不会是一天到晚把亚当斯的名字挂在嘴边,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说实话,刚才那位罗伯特先生的表现太像是私生子了,想要证明自己的身份。”

    “当然-vding-vdian-v小-v说,.2▼3.o●也不排除他真的是个例外,可就算他是又能把我们怎么样呢?我们就更不用怕他了,难道你以为他还会再把我们的车给拖出来吗?且不说他有没有工具,另外我们只是来这里见林慕晴,马上就出来的,他想做什么也根本来不及的,所以我们根本用不着怕他。”周铭说。

    得到了周铭的答案,叶凝这才松了口气,把心放回到了肚子里面。

    几人走进了机场,由于这里是军用机场充当的私人机场,因此这里并没有出站通道这样的设施,从停车场出来直接会进入到停机坪等候。

    当周铭带着陈树三人走过航站楼来到停机坪,这里已经等了非常多的人,他们虽然穿着和肤色族裔都不一样,但他们却都捧着鲜花打着横幅,显然都是在诚心迎接着林慕晴的到来。

    “居然会有这么多人,这里可是军用机场,尽管允许私人飞机起降,但也会严格控制进来人的资格的,就连老师也都是通过唐人银行和深蓝航空公司共同担保获得的资格,可见能进来的人也都是有相当身份的。”陈树感到很惊讶的说,“我想那边的人可不是普通人,他们应该都是哪个公司的头脸人物吧。”

    “那当然,我说过林慕晴在美国这边是非常有影响力的,在这边只要提起东方的金融投资专家,就是林慕晴了。”叶凝非常骄傲的说,还很挑衅的看了李阳一眼,李阳只能无谓的耸耸肩了。

    周铭没有参与三个学生的讨论,他也不相信那边那些人全都是叶凝这样的粉丝,恐怕那边更多的还是生意上的伙伴,不过能有这么多人专程来接机,本身就已经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周铭很为自己的慕晴姐能有这样的成绩感到由衷的高兴。

    由于来的时间晚,周铭也没兴趣在这里出风头,就只好站在人群最后了,反正飞机现在还没到不是?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随着航站楼广播的响起,一架喷气式飞机出现在不远处的天空,人群中一片欢呼,因为能在布莱顿机场起降的飞机本就不多,显然那就是林慕晴所乘坐的专机了。

    这时人群身后传来一阵汽车引擎的轰鸣,众人回头,只见一辆跑车就这么直挺挺的开进了停机坪。

    这让众人很惊讶,因为按照布莱顿机场的规定,车子是不可以开进停机坪的,这是怎么回事?而对周铭几人来说,他们则更为惊讶,因为他们都认出了这辆车,他就是之前那位罗伯特的座驾。

    不会吧?难道最糟糕和狗血的剧情出现了,那家伙真是亚当斯家族的人?

    就好像是要证明周铭他们的猜测一般,那边跑车停在人群面前,然后罗伯特从车上很潇洒的走下来,面对所有人说:“很抱歉了大家,我其实并不想这样高调的,奈何外面停车场里已经没有位置了,最后的位置也被几个流氓给霸占了,我只好开车进来了,打扰了大家很抱歉,我叫罗伯特,罗伯特亚当斯,很高兴认识大家。”

    他就是那位罗伯特,并且还是和之前一样,在介绍自己的时候,仍然刻意的dian出了自己亚当斯家族的身份。

    随着罗伯特做出了自我介绍,很快人群里有人认出了他说:“他是亚当斯家的少爷,我有一次在公司的董事会上有幸见到过他一次,我想如果是罗伯特的话,那么他的行为就是可以被原谅的,毕竟亚当斯家族是布莱顿的骄傲,也是美国的骄傲呀!”

    有人起了头,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说可以原谅,也表示很高兴能认识亚当斯家族的人。

    这倒是让周铭他们有些意外,他们原以为这个罗伯特会和之前的芬威区法官一样,只是亚当斯家族无足轻重的成员,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了。

    并且他也真是贵族圈子里的一个奇葩,居然在抢车位失败以后就直接开车进来了。

    “他好像很要面子的样子,老师你说他会不会记之前的仇,故意来找我们的茬呢?”叶凝有些担心的问。

    周铭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因为罗伯特的想法有dian太小孩子气了。

    面对一群人的夸赞,罗伯特表示非常受用,不远处飞机缓缓降落在机场的跑道上,随着飞机的噪音减弱,罗伯特又对大家说:“大家今天都是来迎接林慕晴女士的,我们都知道林慕晴女士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她脱离了红色中国,短短几年间就做出了港城联合投资基金的成绩,这是让人尊敬的。”

    说到这里罗伯特突然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有些人却并不懂得这种尊敬,因为我今天在进来机场之前,就曾经听到过一个非常可笑的说法,有人对我说林慕晴非常仰慕他,甚至到了想和他上床的地步,这一次能过来布莱顿也都是因为他的关系,在在场的各位并没有一个美分的关系。”

    今天能来这里迎接林慕晴的,至少都是非常尊敬她的,听罗伯特这么说,一个个立即义愤填膺起来。

    “究竟是谁敢这么说?这真是太无耻了,这种行为是对林慕晴女士的侮辱,这种人应该把他丢进百慕大里面去,他应该庆幸这不是在三百年前,否则他一定会被烧死的!”

    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痛斥起来,最后罗伯特把手指向了周铭说:“这个无耻的人就在那里,队伍的最后面。”

    所有人顺着罗伯特所指的方向看去,都看到了周铭他们,顿时这些人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哦中国人,他们从来都是最恶心最无耻的一群人,他们毫无礼数可言,都是一群说大话的恶棍骗子!他们以为林慕晴女士和他们都是华人就可以肆无忌惮了,这真是愚蠢的想法,林慕晴女士至少要比他们高一百八十个等级,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他们是癞蛤蟆都是对癞蛤蟆的一种侮辱了!”

    人群当中有不少华人,他们也在说:“他们肯定是从红色中国来的,因为只有那里还是毫无开化的地方,是恶魔的国度,至少在美国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不会像他们一样!”

    面对这一句又一句的谩骂,最忍不住话的李阳立刻反驳道:“这是污蔑!我们并没有说过这些话,我们也都是非常尊敬林慕晴女士,我们今天也是来迎接她的,这都是罗伯特那个家伙故意栽赃我们的!”

    然而李阳的话不仅没能扭转局势,反而引来了一片嘘声:“看啊!这就是中国人的素质,他们都是胆小没种的懦夫,说话的时候牛气冲天,等要他们负责了一个个就像乌龟一样缩回去了,现在还要矢口否认,难道亚当斯这么大的一个家族,他还会故意陷害你们吗?也不想想你们的身份,真是恶心至极!”

    “请大家相信我们,我们的确和林慕晴女士是朋友,但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任何污蔑她的话!”陈树也站出来解释,不过他的解释只能换来更多的嘘声和嘲笑。

    这让叶凝感到非常委屈:“老师,为什么会这样,他们为什么不相信我们?”

    周铭心里也是很无奈,不过其实从罗伯特故意高调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周铭就想到了可能的结果,周铭没空去探究他是怎么在那样一个家庭环境下形成的这样一个性格,但周铭却能明白,像他这么小孩子气的性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要报复他们的,唯一的区别,就是报复手段。

    “既然不相信就不相信吧,我们说了就说了吧,咱们就不要解释了。”

    周铭对叶凝说了一句,然后站出来说:“你们的嘲笑和谩骂也说明即使你们是美国人,你们的素质也就这样了,至少和我们一样垃圾。”

    “另外来说,”周铭又把话语转到罗伯特那边,“刚才罗伯特先生说我们和林慕晴女士是朋友,她是因为我才会来的美国,我想说没错,就是这样的,你们的谩骂只是因为你们的嫉妒而已!癞蛤蟆要吃天鹅肉,更何况我还并不是癞蛤蟆,相反你们好像才是。”

    周铭的话让所有人再次谩骂起来:“你说我们嫉妒你?这简直是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你不过就是一个爱吹牛的中国人,凭什么和我们相提并论?我们要比你高一百八十个等级!你只能是比癞蛤蟆还要不如,什么林慕晴女士是因为你来的布莱顿,这种话也就只有骗子和白痴才说的出口,你肯定就是白痴了吧!”

    听着这些对周铭的谩骂,罗伯特在一旁笑得无比灿烂:这些中国人,真是蠢到家了,让你们和我过不去,我会好好“感谢”你们的!

    这边陈树和叶凝李阳他们也都对周铭的话感到非常震惊,他们完全不明白周铭为什么要这么说,他的这些话不是在火上浇油,激怒那些人,反倒是让罗伯特很开心了吗?

    周铭却并没有任何改变态度的想法,他只是说:“你们要是想接着骂我也没问题,这是你们的自由,不过林慕晴女士的飞机已经停好了,她就要下来了,你们难道想用骂声来迎接吗?这就是你们的尊敬?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只能对你们表示呵呵了。”

    随着周铭这句话,所有人回头,只见林慕晴的飞机不知何时已经停在了他们面前,并且机舱门已经打开,林慕晴随时要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