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慕晴姐做对象我没意见
    随着周铭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所有人都看向罗伯特,这从四面八方过来的目光让罗伯特感到很不舒服,要是眼神有实质的话,只怕瞬间罗伯特的脸就要被刺成蜂窝煤了。

    “都看着我干什么?我只是把事实给说出来了,我怎么知道那些中国人都是一个洞穴里的狼呢?还有你们这些愚蠢的人,都不要迷信什么中国人了,他们都是一样的无耻,不管是谁都一样!”

    罗伯特有些恼羞成怒的说,说完就在一片嘘声中甩手上车离开了机场,在车上,他的手死死的握着方向盘,心里恶狠狠的想着:这些该死的中国人,你们都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罗伯特并不知道有现世报这么一说,因此当他想着伸手狠狠拍了自己的方向盘,结果不小心拍到了喇叭上,而突然响起的喇叭声把罗伯特给吓了一跳,结果在手忙脚乱之下,他突然不知道该如何驾驶了,车子在失控之下撞到了路边的防护栏上,这次事故也让罗伯特对周铭的怨念更重了。

    ……

    当然,周铭是直接带着林慕晴和童刚李成离开的,因此并不知道罗伯特的现△≡ding△≡dian△≡小△≡说,.▲.■o世报,不过就算知道了恐怕周铭也只会在一旁拍手叫好。

    只是周铭是和陈树叶凝他们坐车来的,因此并没有专门准备迎接林慕晴他们的车辆,但这并不是问题,负责这边迎接的孙伟安排了一辆加长的礼宾车,周铭他们都一起乘坐这辆礼宾车离开的。

    林慕晴对周铭是没有任何要求的,不过由于车上还有童刚李成在,周铭还是不能不先道歉一句:“童主席还有李哥,今天的事情真是很抱歉,我并没有想到那位罗伯特会出来搅局,我得知你们到来的消息也太晚了,因此匆匆忙忙的没有准备,还希望你们见谅。”

    “如果我们计较这个就不会让你上车了。”童刚摆摆手对周铭说。

    另一边李成则直接发问:“比起这个,我们更关心你提到的生意,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是国际原油期货。”周铭想了一下又问,“不知道童主席和李哥最近有关心中东局势吗?”

    “你是说关于伊拉克和科威特的边界问题吗?”

    李成问,周铭dian头说是,李成接着说:“这个事情我从新闻上了解了一些,科威特拿石油当武器想逼迫伊拉克在边界问题上让步,如果是这样的话,随着他们之间谈判的进行,的确会对国际原油期货价格造成很大的影响,不过现在国际社会都在积极介入,除非战争,否则不会对期货市场造成太大冲击吧?”

    “那如果爆发了战争呢?”周铭问。

    这个问题让童刚和李成都一下愣住了,他们对视一眼以后李成才小心翼翼的问:“你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判断?现在全世界应该都对中东局势表示非常乐观才对。”

    “首先伊拉克的经济由于长期战争,本身就处于一个非常低迷的状态,国内教派和民族冲突严重,本身就需要一场战争来转嫁矛盾;其次伊拉克是属于一个军事独裁体制,他们国家的决策都是由他们的总统一言而决,他们的总统又是一个战争狂人,现在科威特作为一个小国,却在不断挑战伊拉克的底限,这本身就是非常危险的了。”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最后说:“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dian,是我在布莱顿这里听到的一个消息。”

    “美国的唐人银行,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这是属于加利福尼亚财团的一家华商银行。”周铭说,“在之前的两年间,唐人银行所控制的石油公司在伊拉克投资了非常多的石油产业,布莱顿财团决心要从这方面削弱唐人银行及其他背后财团的力量,就一定会在背后推动这场战争。”

    童刚和李成都倒吸了一口气,童刚说:“周铭你的意思是说,仅仅只是财团之间的争斗,就会挑起半个地球外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吗?”

    周铭摇摇头说:“童主席我并不同意你的说法,这并不只是财团之间的争斗,我认为这应该是资本之间的战争,是全球的金融资本需要这场战争,他们希望通过这场战争操纵一波全球的原油期货价格。”

    这时李成突然问出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那么周铭你是怎么知道的?”

    “三条途径。”周铭伸出三根手指说,“第一是北俄那边有人收到了刀塔计划的后续计划;第二是有一方势力不希望唐人银行那么快倒掉,也希望我能在布莱顿这里给布莱顿财团制造麻烦;还有最后一dian就是我自己结合各方面形势推断出来的了。”

    “那么如果没有刀塔计划的后续计划,也没有任何一方势力给你提供信息,那么你的判断呢?”童刚问。

    “我也仍然会认为海湾战争依然会爆发,因为中间有很多问题需要爆发一场战争来解决。”周铭非常肯定的说,“就像当年我会判断有黑色星期一一样。”

    得到周铭的答案,童刚和李成这才靠在了靠背上,而在他们之后,林慕晴对周铭说:“我们是刚从开曼群岛那边过来,我已经在那边帮周铭你注册了一个离岸公司,里面有一个秘密户头,到时候我们会把钱汇入这个账户里的,由周铭你来操作。”

    周铭dian头表示没问题,他们所乘坐的礼宾车开的非常稳,很快就到了周铭给他们安排好的酒店,周铭和陈树叶凝李阳一起送童刚和李成回房休息,最后才一起到了林慕晴的房间。

    当只有他们和林慕晴在一起的时候,陈树叶凝和李阳异口同声的对林慕晴说:“慕晴姐,今天非常感谢您对我们的帮助!”

    慕晴姐是林慕晴让他们这样叫的,因为林慕晴觉得周铭虽说是他们的老师,但实际年龄却并差不了几岁,总叫自己林慕晴女士显得太生分了,所以就和周铭一样叫慕晴姐了。

    然而他们这一声感谢却让林慕晴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她疑惑的看着他们三人,完全不明白他们这唱的是哪一出。陈树只好给她解释说:“慕晴姐,今天在机场,那位罗伯特先生那么过分的话,虽然他完全是栽赃给我们老师的,但您能力挺我们老师,这是对我们非常大的帮助。”

    林慕晴这才明白他们这还是在纠结之前机场的事情,于是林慕晴笑着说:“我那可不只是给你们老师面子,因为我说的都是事实。”

    这一下反倒让陈树叶凝和李阳都惊呆了,因为他们之前都以为林慕晴会那么说,完全都是因为他们同是中国人的关系,却没想过那居然都是真的。

    不过林慕晴给他们的惊讶还并没有结束,林慕晴接着说:“不仅是我和你们老师一起去港城,他猜到了87年的股灾,我们一起买港股股指期货赚到第一桶金,甚至我也是真的喜欢你们老师,都愿意和他发生关系的。”

    林慕晴最后那句话让陈树他们惊讶到都要跳起来了,他们都已经是非常崇敬周铭,在心里把他抬到非常高了,可却也从没想过会这样。

    毕竟林慕晴是谁?港城最杰出的金融专家,她不光在港城,甚至在全世界都有很大影响力的,她不仅能力强,更是非常漂亮,是港城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不知道有多少青年俊彦曾对她示好,在这样的情况下,肯定让她的眼光变得非常挑剔。而周铭在他们的眼中是很优秀,可谁知林慕晴也会这样想呢?

    可林慕晴的答案也让他们更加庆幸他们能有周铭这样的老师了,毕竟连林慕晴这样的人都那么爱慕周铭,可见周铭是多么人中龙凤的人物。

    只是当陈树和李阳在庆幸的时候,叶凝却一下哭了出来,这让除了周铭的所有人都很意外,不明白她是怎么了。

    在陈树李阳以及林慕晴的关心下,叶凝抽泣着说道:“这真是一个最坏最坏的消息,但是我又好高兴,慕晴姐说她爱慕老师您。”

    叶凝说着抬头,一双朦胧的泪眼看着周铭接着说:“老师,我知道您是非常优秀的人,我一直认为没人能配得上您,我也只敢在背后想想您,但是现在慕晴姐出现了,她是那么的聪明漂亮,也和老师一样创造了近乎奇迹的事业,所以如果是慕晴姐的话,作为老师的对象,我没有任何意见。”

    叶凝如同誓言一般的说着,让周铭有些无奈,尤其是当林慕晴一脸鄙视的目光看过来了以后,周铭觉得自己更是欲哭无泪了。

    周铭哪里会不知道林慕晴在想什么,肯定会觉得自己没事勾搭自己的女学生,是一个禽兽老师,可是苍天在上,自己根本没有做过这些,这都是叶凝她单恋自己的呀!自己不仅没对她做任何禽兽的事情,反而还在不断和她保持距离不要犯错的。

    不过这些话却没法说出口,总不能让叶凝这个小姑娘难堪吧?所以就只好自己来背这个黑锅了。

    陈树和李阳都是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他们尽管早就知道叶凝对周铭有超过师生以外的情感,可现在当叶凝真正说出来,还是当着林慕晴的面这样说出来,还真是让他们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相比他们,林慕晴只是看了周铭几眼就收回了目光,她随后开导叶凝说:“你是叫叶凝对吧?这是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说明你会是冰雪聪明的,那么既然你们老师是那么优秀,你也知道他的眼光一定会非常高,他身边也肯定会有很多女人,可不是我能做好他对象的。”

    叶凝却拼命摇头,坚定的说:“不会的,我会帮慕晴姐你看好老师的,我不会让任何别有用心的女人接近老师的,我保证!”

    林慕晴笑着对叶凝说:“我非常相信这一dian,不过叶凝,现在的你并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你还是首先作为一名学生,好好学习,不要让你的老师失望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