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海湾故事知多少
    周铭有些哭笑不得,他怎么都没料到林慕晴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睡着了,还是含着自己的东西睡着的,这也有dian太无奈了。

    不过要是细想一下却也是正常的,因为林慕晴太累了,还记得林慕晴刚才就说过,她为了要过来美国,是临时多处理了很多事情的。要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沃顿保险公司,还有整个金融班的帮忙,以及朱莉这样的行政主管,自己都那么操心了,而林慕晴在港城可是有港城联合投资基金、金名基金和思铭基金至少三家基金公司的。

    虽说港城有自己打下的根基,也不会有自己在布莱顿这样的形势,不担心面对资深参议员处心积虑的针对,但童刚和李成这两个人却不是省油的灯,有他们当股东,肯定不会让林慕晴这个董事长轻松的。

    别的不说,就单说林慕晴无奈让孙伟过来美国当分部经理这一dian,就足以说明她的形势是多么无奈了,如果不提拔自己一路带上来的下属,就会有被人架空的危险,有的时候公司里面的办公室政治,并不比机关里要好过多少,甚至由于没有纪委这种机构,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和没有底线。

    ∈ding∈dian∈小∈说,.←.o◆在这样的情况下,林慕晴集中做完以后的工作,那肯定是一刻都没有停歇的,再到了开曼帮自己办理离岸公司的注册和账户开户,就算再如何方便,为了保密的需要,还是她亲自跑一趟的,这些都给她加重了不少负担,至于开曼之后她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布莱顿。

    从港城到开曼再到布莱顿,这中间林慕晴也不过就是用了三天的时间,直接横跨东西半球,恐怕连时差都还没来得及倒过来。

    想到这里,周铭才恍然想起之前在机场接到她的时候,怎么会感觉她在雅致之外,还会有一种淡淡忧伤的气质,原来那就是因为她太累了呀!并且刚才自己在亲吻她的时候,也感觉到她似乎有些精神恍惚。

    周铭这不免有些埋怨自己真是太粗心大意了,怎么会连这么重要的信息都忽略了呢?

    在这样的想法下,周铭的激情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对林慕晴的心疼,周铭小心翼翼把东西从林慕晴红润的小嘴中拿出来,再把她抱上了床,自己就这样坐在床边陪着她睡到了傍晚。

    傍晚六dian半左右,林慕晴慢慢睁开眼睛,看到周铭就坐在床边,她先没反应过来,还说了一句“这就是我梦想的,每天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不过随后她才瞪大了眼睛,猛的反应过来这并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的周铭就在这里,更重要的是,她还想起了自己在睡着前的事情,那时自己正在……

    突然啊的一声,林慕晴钻进了被子里面,一方面是因为害羞,不过更多的是由于她在那种时候都能睡着,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周铭了。

    看着林慕晴这么可爱的表现,本来就没有生气的周铭更是笑了,他故意调笑着林慕晴说:“我说慕晴姐,你干嘛一副受害人的表现,我可没有趁你睡觉的时候对你做什么哦!”

    在被子里,林慕晴拼命的摇头,周铭无奈又说:“慕晴姐你这样装鸵鸟也没用呀,而且有些事情你不打算把他做完吗?要不然你就太对不起我了。”

    听周铭这么说,被子里的林慕晴才又小心翼翼的钻出了脑袋,她先向上看了周铭一眼,然后视线下意识的朝下面瞟去。对于她这样的表现,周铭调笑道:“慕晴姐,你这是在看什么呢?从中午到现在都已经五个小时了,我要还挺着那才不是什么好事。”

    林慕晴这才反应过来,很郁闷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这时候周铭又说:“不过慕晴姐你要是现在想接着做完,我倒也没什么意见。”

    对于周铭的提议,林慕晴先是diandian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说:“不行的,我们晚上和童刚和李成他们一起吃晚饭的,他们现在是很重要的投资人,不能得罪他们的,如果……周铭你真的想要,我们晚上回来也可以……”

    林慕晴十分羞涩的说,她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几乎都和蚊呐一样细不可闻了。

    不过其实林慕晴不说周铭也都是明白的,经过了中午的事情以后,自己和林慕晴的那层窗户纸已经算是真正捅开了,尽管自己和她还没有真正发生关系,但只要自己想要,在时间允许的情况,她就不会拒绝的;况且自己也明白现在这个dian的确不是什么好时候。

    就像是要证明一般,当周铭才这么想,他的呼机就收到一条信息,周铭拿起来看,是李成打的传呼,问他们休息好了没有。

    一句很普通的问候,却让林慕晴在看到以后立即又羞红脸钻进了被窝,显然把那个休息,理解成了另外一个意思,尽管李成原本就是那个意思。

    周铭拿起手机给李成回了一个电话,说他们马上就出来去找他们一起吃晚餐。

    林慕晴不愧已经是成熟的女人了,尽管非常羞涩,但当周铭给李成打完电话以后,林慕晴就已经从床上起来了,只是她是飞快溜进卫生间里去的,就好像李成会透过手机看到这边的情况一样。

    一刻钟以后,周铭和林慕晴走出了房间,他们去童刚和李成的房间找他们一起共进晚餐。

    到了酒店餐厅坐下,李成就很直接对周铭说:“周铭小兄弟,我不知道关于唐人银行、刀塔计划和布莱顿财团以及海湾那边的情况你究竟了解多?”

    面对李成的疑问周铭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先看了对面两眼问:“童主席和李哥你们是已经派人去调查过了吗?”

    “周铭先生,”这一次说话的是童刚,“我和李成我们的确都非常信任你,也相信你的能力,不过毕竟我们需要对我们的投资负责,我们同时作为港城联合投资基金的股东,我们也有权知道公司资金的去向。”

    周铭笑笑说:“童主席,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并不是在质问你什么,只是你和李哥作为港城大亨,你们的生意做到了全世界的各个角落,我只是近两年才起来的,在人脉的积累上肯定是比不过你们的,我相信你们肯定有比我更多更好的消息渠道对吗?我相信我这么说你们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童刚和李成感到有些意外,他们对视一眼,然后李成出来说:“其实对于这三dian,我们的了解也不是很准确。”

    李成开口就给自己的讲话定了基调,然后接着说:“首先唐人银行,这的确是属于我们华人的银行,也有了超过一百年以上的历史,由于总部在旧金山,加上加利福尼亚财团控股,看上去也确实属于加州财团,不过从种种迹象表明,唐人银行并没有那么简单,他的背后还隐藏着东西。”

    “其次是刀塔计划,”李成说,“这个计划应该是美国政府通过金融战打垮前苏联并从那里掠夺财富的庞大阴谋。他有没有后续计划我无从知晓,但就算有也不应该对内,或者从一开始这个计划就不仅是针对前苏联的,可如果对象不是前苏联这个超级大国,还能是谁呢?”

    “还有更重要的一dian。”李成说,“就是这么重要的计划,怎么会连指挥官叛变都不知道,还会把消息直接送到他手上呢?这太不合常理了。”

    说到最后童刚从李成那里接过话头来说:“至于最后的布莱顿财团,他在布莱顿已经超过三百年了,那么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他肯定会拥有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影响力,至少不会让他的计划那么轻易被传出去。所以周铭先生你得到的消息都太可疑了。”

    一边听着周铭一边默默的dian头:“童主席和李哥,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也是我们现在所不能不考虑的,但是有一dian我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一旦海湾战争打起来,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控制他的石油出口,就一定会造成国际原油期货价格的大幅度波动,就这个波动才是我们所需要的。”

    “可这样你就不怕布莱顿财团事后知道了不会放过你吗?”李成担心的问。

    周铭却笑了:“我当然不怕,因为我根本不相信他真会找我麻烦,我对布莱顿这样历史悠久的财团家族很有信息,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已经得罪了布莱顿财团,在机场那里你们已经看到了,那个被我嘲讽离开的人就是布莱顿财团的人,这就是典型的虱子多了不痒。”

    童刚和李成都震惊了,他们作为港城大亨,当然明白美国十大财团的恐怖,可现在周铭得罪了一大财团还这样轻松,布莱顿财团肯定会回来人打压新兴经济体,他们会有很多办法打垮一个公司,可现在周铭却坐在这里如此轻松,这如何能不让他们震惊呢?

    “不过让我做出判断的并不是这些猜想,而是因为你的那些数据,现在所有的工作都已经启动,有一些事情的惯性非常大,并不是谁想停就能停的,哪怕他是控制美国的十大财团也一样。”

    周铭最后得出结论道:“因此我百分百能确定海湾战争一定会爆发,到时候国际原油期货价格一定会上涨,那个时候我们只要判断对了这个形势,我们就能赚非常多非常多的钱!”

    童刚和李成同时陷入了沉默,周铭很清楚他们沉默的理由,周铭也明白自己理由的不够充分,因为自己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没加进来,就是自己有着未来的记忆,然而这个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没办法说出来的,所以理由当然就不足以说服这两位商界大亨了。

    尽人事听天命吧。

    周铭在心里这样想着,可就在这个时候,童刚却突然做出了决定:“那么好吧,我决定出资,完全支持周铭你的投资行为。”

    李成看了童刚一眼,也决定道:“既然童主席已经选择了支持,那我也更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会尽全力帮助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