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凯特琳殿下
    芬威区天梯大厦的会议室里,周铭林慕晴以及律师艾伦正在和童刚李成谈论着合作合同的事情。

    这听起来是很诡异的,明明林慕晴才是港城联合投资基金的董事长,但她却要和周铭一起和童刚李成去谈,这也是没办法的,有些事情不是道理能讲明白的,谁让林慕晴是周铭的女人,而是女人,就会很容易感情用事,尤其是在对自己爱的男人的前提下。

    这是女人的天性,童刚和李成可不敢去赌林慕晴的理智,因此所有的谈判,就都由他们两个董事代劳了。

    “童刚先生李成先生,对于这份协议我的当时在原则上并没有问题,只是在海外资金的操作转移和管理上,还缺少一些责任风险的划分,这是非常重要的,不知道这是一种疏忽,还是有别的什么考虑呢?”作为周铭的律师,艾伦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到了重dian。

    面对艾伦的问题,童刚笑着说:“艾伦律师,我认为这并不是问题,因为这对于你们来说应该是一个非常宽松的条款,我本人非常信任周铭先生,因此有些规矩就不必定的那么死了。”

    既然童刚说话了,周铭也接↓ding↓dian↓小↓说,.2⊕3.o⊥过话头说:“童主席,我反而认为越是信任,这些规矩就越是要定好,否则将来一旦出了什么意外,连个依据都没有就麻烦了,都说买卖不成仁义在,如果没了依据,那恐怕连仁义都没有了,我可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

    李成挑了挑眉,听出了周铭的话外之音:“周老弟这么说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周铭看了李成一眼,不能不说,这未来华人首富的眼光就是不一样,一句话就问到了dian子上,周铭只好把昨天回去宿舍在路上碰到罗伯特的事情说出来了。

    “罗伯特是亚当斯家族的人,我想我这么说你们肯定能理解了,”周铭说,“亚当斯家族是布莱顿财团的核心家族,这次的海湾局势就是他们联合洛克菲勒以及其他东部财团搞出来的,所以今天我已经那么得罪了罗伯特,难保他不会在这上面动dian手脚。”

    童刚和李成都愣在了那里,林慕晴则是在下面不断拽着周铭的衣服,给他使眼色不要这么说。

    周铭也明白自己这么说是挺傻的,至少在商业上来说是的,不过对于周铭来说,那些手段都是对付对手的,童刚和李成可不是对手,所以就什么话都摊开了说好,免得最后大家最后闹个不愉快出来,自己以后如果想更进一步,指不定还有要他们帮忙的时候。

    “周老弟你能把这话说出来,证明你是个非常可靠的人,这让我们很放心。”随后童刚话锋一转说,“不过亚当斯家族好歹家大势大,不应该会计较这dian小事吧?而且海湾的事情又那么重要。”

    “如果是其他人,我觉得他会把这个事情暂时放一放,但是这次的人是罗伯特。”

    周铭强调了这个名字:“从机场我接你们的事情,再到这次他来拦我的车,不管是从他所做的事情,还是从他说话的语气,我都认为他是一个思想行为很幼稚的小孩,那么既然是一个小孩,就会讲究快意恩仇,如果他能忍住这口气,他今天就不会来找我了。”

    “原来是这样。”

    童刚随后和李成交换了一下意见才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把这份合同拿回去重新修改一下,再拿出来给你看。”

    周铭回答没问题,童刚和李成这才拿着合同起身告辞,而当童刚和李成走了,艾伦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因此他只和周铭随便聊了一会也起身离开了;等他们走了以后,林慕晴对他说:“周铭,我明白你是不希望坑他们,但有时候也可以变通一下的。”

    周铭则摇摇头说:“至少现在没这个必要,而且在未来,说不定我们还要借助他们力量的,所以现在决不能把关系搞僵,至于现在的海湾局势,就算他们决定不参与也没关系,我们自己也能赚很多钱的。”

    “反正你是当家的,你说了算。”林慕晴说。

    对于林慕晴这种甩手掌柜的说法,周铭也只能无奈的耸耸肩了,随后周铭的手机响了起来,周铭接通是唐人银行的布莱顿分行长胡佛打电话过来,说要约周铭现在见面,在南布莱顿区的花园餐厅。

    周铭挂断了电话,林慕晴马上问他:“周铭你和这个胡佛很熟吗?怎么他约你什么都不说的,不说什么事不说为什么约你,还这么急急忙忙挂电话的,太奇怪了吧?”

    周铭想了一下说:“的确有些奇怪,不过这确实是胡佛的声音,而且有**保护我,也不大可能会出什么大事,我就一个人去吧,慕晴姐你先回家。”

    林慕晴赌气的瞪了周铭一眼,因为周铭刚才又习惯性的叫了她慕晴姐,不过这并不重要,随后林慕晴就很懂事的起身离开,不给周铭添麻烦。周铭和**马上驱车来到了南布莱顿区的花园餐厅,周铭来到了葡萄园餐厅,不过在这里却并没有见到胡佛。

    难道是他迟到了?可刚才自己在进来的时候,服务员说已经有人等在了这里才对,难道真出了什么问题吗?

    周铭感到非常奇怪,不过很快的,周铭的疑惑就被解开了,因为一个非常漂亮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周铭面前,她对周铭说:“周铭先生,葡萄园餐厅欢迎您的到来。”

    看到这个身影,周铭感觉自己突然被恍了一下,因为这个女孩实在是太漂亮了,她的眉眼琼鼻,她的每一个部分都像是某位大师精心刻画出来的一样,窈窕身材在一席紫色的纱裙下更是显得玲珑有致。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女孩周铭似曾相识,曾经在自己刚刚起家的时候,在燕京的经济讲堂里,她向自己问路,然后一个人就打败了无数燕大学子。

    “特蕾西亚凯特琳小姐殿下,我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也没想到居然会是你约的我。”周铭有些感慨的说,他也是真没想到会是她,毕竟从上次燕京一别以后,自己就再也没见到过她了,自己除了她的名字甚至都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更不要说去哪里找她了,怎么能想现在居然她先约自己了呢?

    周铭的话让她有些意外,不过她还是很平静的说:“没想到你居然还能记得我的名字,真是让人荣幸之至。”

    周铭微笑回答说:“当年在燕京大学特蕾西亚凯特琳小姐殿下独战燕大经济讲堂,将一众燕大学子说得服服帖帖,尤其特蕾西亚凯特琳小姐殿下还这么漂亮,我恐怕就是想记不住才难了。”

    “感谢周铭先生的夸奖,不过最后我还不是被你给打败了吗?那这么说起来,你一个人可比整个燕京大学还要厉害了,所以你的夸奖绕了一圈原来矛头是指向自己的吗?。”凯特琳也笑着说,她最后又补充了一句,“另外……特蕾西亚凯特琳小姐殿下这种叫法太奇怪了,你还是叫我凯特琳吧。”

    “好的凯特琳殿下,请恕我鲁莽,我有一个问题想问,当初你的朋友那么在乎礼仪,现在我称呼你殿下你也并不反对,那么你真是哪个国家的公主吗?”周铭很好奇的问。

    面对这个问题,凯特琳轻轻dian头说:“我是哈鲁斯堡皇室的公主,我的父亲是前奥地利大公斐迪南,按照王位继承基本法,是英王室第2位顺位继承人。”

    不过凯特琳随之转了话锋接着说:“不过我今天并不是来向你普及欧洲王室知识的,我能和你见面的时间也很有限,所以我希望我接下来的话你都能好好听着。”

    “当然没问题。”周铭说着,随手给凯特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凯特琳对周铭说:“情况是这样的,我现在正在负责一项海湾计划。”

    “海湾计划?凯特琳殿下你所说的海湾计划,难道就是可能发生的海湾战争吗?”周铭问道,语气感到非常惊讶,因为他原来只知道海湾计划是布莱顿财团和洛克菲勒财团联合起来制造的阴谋,却没想居然是一位王室公主在操作,难道这个事情欧洲王室也有参与或者是主导吗?

    对于周铭的疑虑,凯特琳告诉他说:“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海湾计划就是财团的资本运作,我只是出于另外的考虑,我要和你说的事情就和这有关。”

    凯特琳说着顿了一下然后问:“周铭先生,你是不是和罗伯特亚当斯发生了什么矛盾?”

    “我应该直接拍死他的。”周铭极其简单了介绍了一下,然后问,“难道那个家伙找你来对付我了?”

    凯特琳dian头说:“没错,他要求我在海湾计划上对你动手。”

    面对凯特琳的直接了当,反倒周铭有dian不适应了,他搔搔头说:“既然凯特琳殿下你都已经这么说了,想必是并不打算对付我了对吗?”

    “我是骄傲的哈鲁斯堡的皇室公主,就算现在我们的王朝早已不复存在了,但是我们的骄傲却依然存在,我们是不会对任何弱者出手的,并且我的确在帮亚当斯家族操作海湾计划,但却并不代表我就要成为他们的奴隶,这是绝不可能的!”凯特琳十分郑重的说。

    凯特琳随后又把目光转移到了周铭身上:“所以周铭你在我这里是绝对安全的,但是我却不能肯定,他会不会动用其他办法来对付你。”

    听着凯特琳的答案,周铭默默的dian头,等她说完周铭才说:“可是我很好奇,凯特琳公主恕我直言,你想怎么做都是你的事,你为什么要专程过来告诉我呢?”

    “因为我需要你提高警惕,这是诺德里曼先生交代过的,我欠他一个人情,所以我需要这么做。”凯特琳说。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么……”

    周铭还想说什么,但这时突然一位强壮的女保镖突然出现在了餐厅门口,她冲这边道:“凯特琳殿下,您怎么能又乱跑了呢?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和任何陌生人说话吗?”

    “好的我知道了,我只是和这位先生聊了会天,马上就过来。”

    凯特琳回答完那边又对周铭说:“看来我们今天的谈话就到此为止了,希望有缘再见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