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听周铭先生的话
    时间到了上午八dian,在天梯大厦沃顿保险公司的会议室里,周铭林慕晴和童刚李成以及伊尔别多夫都围坐在长长的会议桌旁,在他们的面前,是一部没有被挂上的电话,话筒就那么平放在桌子上,不过却分出好几根线,分别接到每个人的面前,每个人也都带着一副耳麦,这就是一个简易的电话会议架构。

    不一会,一个声音从每一个人的耳机里传出:“周铭先生,我现在就在纽约商品交易所,我已成功沽空卖出三百万手轻质原油和五百万手重质原油,现在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为16.美元一桶,重质原油价格为14.58美元一桶,合约总价为一亿两千万美元,现支付合约保证金一千两百万美元。”

    这个声音是港城联合投资基金公司美国分部的经理孙伟,当周铭和童刚李成达成协议以后他就被派往纽约了,目的就是为了期货市场。

    因为期货市场和股市并不是一个市场,而按照纽约商品交易所的时间规定,原油的期货交易分为场内和场外两种交易方式,这种方式的时间交错进行,让美国的原油期货市场几乎能全天候进行交易,不过前提就是交易人£ding£dian£小£说,.△.∧o要有人在场内代为进行交易,因此孙伟就被派过去作为场内交易员了。

    而除了纽约的交易所,周铭也联系了英国和法国的交易市场,甚至还有港城的期货市场,不过对于周铭而言,最方便以及快捷的,还是美国本地的期货市场。

    “很好,请你接着密切注意市场上的原油价格变化,如果发现问题,马上向我进行汇报!”

    周铭对孙伟下了命令,随后就挂断了电话,对对面坐着的童刚和李成说:“童主席李哥,你们就等着收钱吧。不过不能不说,期货的保证金交易真是一项不错的发明,我们才不过掏了一千万美元,就撬动了一个亿的原油市场,要不是我无法判断中东局势对轻质原油的影响,我真想再多买一些。”

    面对周铭的调侃,童刚笑着对他说:“周铭小兄弟有信心是好的,不过我们还是不要太过盲目了,毕竟你也说了,这只是大戏开幕前的前.戏,如果现在就投资过多,那后面的戏还要怎么唱下去呢?所以我们的主要资金还是等到下午你说的时间,伊拉克和科威特正式爆发战争了吧。”

    不过相比童刚的乐观,李成却表现出了一dian担忧,他问周铭:“我们进行了总共八百万手的交易,这已经是非常大量的交易了,我想以亚当斯家族的能量,不应该查不到吧?就算他还并不是家主。”

    “李哥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所以我才很同意你们的决定,只投资了一千万美元试试水,如果出问题了我们再马上抽回来就可以了。”周铭说,“因为如果我们现在和海湾战争爆发以后所面临到的局面是一样的,如果我们现在不敢先行投资一千万美元,那么海湾战争爆发以后,我们又怎么敢投入三亿资金呢?”

    一千万美元就为了试试水?

    尽管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都不是第一天认识周铭,但当周铭说出这话以后还是让他们一时有些无法接受。毕竟那可是一千万美元呀!不说是什么普通人,就是算是身为各路精英的他们,也是用了至少半辈子打拼才拥有这么庞大资产的,可周铭张嘴就是一千万试试水,怎么能不让他们感到无奈呢?

    此外还有更为重要的一dian,就是期货交易可不是交了保证金就没事了的,因为期货交易的每个账户为了清除违约风险,都在期货公司存入一定另外押金的,一旦发生交易风险,或者是发生期货价格暴跌以至保证金不足的情况,他们就必须抛售合约或者动用押金来平仓,而他们的押金,就是他们要用来投资未来海湾战争发生时,原油期货价格暴跌的资金。

    如果现在真的发生了什么风险,这一千万损失就损失了,但是其他的资金是绝对不能受损的呀!周铭好歹也是哈佛商学院的高材生,还是金融班的班主任,不应该不懂才对,怎么还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李成和伊尔别多夫都有些诧异,不过当他们想张口对周铭说什么的时候,童刚却先说道:“既然周铭小兄弟如此有信心,我们也只能选择相信了。”

    “非常感谢。”

    周铭对童刚道了一声谢,随后靠在自己的椅子上,拿出遥控器,打开放在另一边桌子上的电视机,同时说:“大家现在有没有什么想看的电视节目?毕竟期货市场不同于股市,由于几乎是全天候的交易时间,让期货交易相比股市并没有那么密集,因此变动也不会那么快,咱们完全可以看看美剧什么的。”

    听着周铭的话,李成和伊尔别多夫面面相觑,只有童刚哈哈笑着说:“我看行,现在正在播出的大西洋底来人我觉得挺好看的,按照播出时间来看,现在应该是在重播了,咱们就看这部剧吧?”

    “童主席,看来咱们的兴趣相同,因为我最近也在追这部剧,我个人认为美国人的科幻想象能力还是很厉害的,说不准以后还能想出更厉害科幻dian子,让联邦特工去调查这些,反正不知道是什么,就叫档案好了,或者把变形金刚给拍成电影也行,是真人的那种,不是动画片。”周铭一边说着一边拿遥控器调换着频道。

    童刚无谓的耸了耸肩:“或许吧,等这次海湾计划结束了,周铭小兄弟你有时间也可以去拍一部电影。”

    “这倒是,反正我不愁钱,就算没票房也无所谓的,只要把我的dian子拍出来就好。”周铭说。

    周铭的认真让童刚有dian傻眼,因为他刚才就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却没想周铭居然真的动了这个念头,要进军电影产业了吗?虽说在美国电影产业已经稳定,由各大财团划好了地盘,外人很难插足进去,但周铭要真愿意砸几千万上亿下去,要杀出一条血路也不是不可能的。

    而且最关键的是,以童刚对周铭的了解,他真的敢这样做!

    童刚随后想到:如果周铭真的进军了电影产业,自己要不要也跟一下呢?想来他也是需要分担投资的。

    只是当童刚认认真真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周铭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郁闷到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

    周铭说:“不过这是开玩笑的,或许以后我赚够了钱退休了有可能,但至少现在我还没这个兴趣,毕竟首先我不懂电影产业,万一赔本怎么办?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我可不想做赔本买卖,而且就算成功了也没赚不了几个钱,所以还是算了的好。”

    周铭的话不仅刺激到了童刚,也让伊尔别多夫目瞪口呆,他无法理解周铭和童刚的大心脏,怎么今天不是要准备海湾计划,要从原油期货上赚钱吗?怎么他们却突然聊起电影产业去了?

    另一边的李成却皱起了眉,他能明白童刚的大心脏是他这辈子积累下来的经验,但是周铭他怎么看都只有二十多岁,怎么也能这么沉得住气呢?

    这样的想法让李成不免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这世界上还真有那种天才,就像周铭这样的。

    不过相比童刚和周铭一样的真淡定,李成的学习淡定,以及伊尔别多夫的不淡定,会议室里最简单的就要数林慕晴了。对她来说,只要是周铭决定的事情,她都会无条件支持,哪怕到了最后真的血本无归也无所谓。她会这么想并不是说她比周铭童刚要更能沉得住气,而是她女人的天性所决定的。

    林慕晴是一个很成熟的女人,也是个女强人,但这都是她在面对外人时候必须的坚强,而一旦她遇到了可以依靠的对象,那么她将会全身心的交给那个征服她的男人,就是周铭。

    正是这个原因,才让她可以无所谓结果,只要是周铭的决定就行。

    就这样,在会议室里各个不同的想法间,一整集的大西洋底来人结束了,而就好像是掐好了dian一般,就在这个时候,会议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所有人第一时间都按住了戴在头上的耳麦同时屏住了呼吸,因为大家都知道这部电话只连接着纽约那边。

    周铭没有任何犹豫的接通,耳机里马上传来了孙伟的声音,他的语气有些闪躲:“周铭先生,我现在一直在纽约商品交易所里,我也一直在盯着原油期货的大盘……”

    周铭直接打断孙伟的话说:“给我说重dian,你知道我们都在等什么消息。”

    孙伟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声是,然后才说:“很抱歉周铭先生,目前不管是轻质原油期货价格还是重质原油期货价格,都在不断上涨。”

    这个答案让会议室里所有人一下都愣住了,他们下意识看向周铭。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周铭想了想然后问:“幅度大吗?”

    “目前轻质原油期货价格较场内竞价开盘时已经上涨了四个百分dian,现在价位是每桶16.88美元;重质原油期货价格的上涨幅度更大,达到了六个百分dian,现在价位是每桶15.45美元。”孙伟回答。

    由于这是一个电话会议的形式,会议室中每个人都连接着电话,因此孙伟的话立即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边,伊尔别多夫马上对周铭说:“我看着一定是受到了早上伊拉克和科威特谈判破裂的影响,这条消息实在是太负面了,市场会担心中东局势,都不停的买入合约,所以价格必然会上涨,我们要不继续买入?”

    童刚和李成尽管没有急着表态,但他们看向周铭担忧的眼神也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态度,只有林慕晴暗暗握住了周铭的手表示周铭无论如何决定,她都会支持到底的。

    周铭轻轻拍拍林慕晴的小手让她放心,随后周铭才说:“我的想法则和你们正好相反,我认为原油价格一定会下跌,原因不仅是因为伊拉克和科威特的谈判破裂,科威特原本就是拿石油增产当武器的,他肯定会希望石油价格持续走低;另外就是从资本的角度考虑,如果没有继续走低,后面战争爆发,哪有更大幅度的上涨呢?”

    “所以我认为,布莱顿财团和洛克菲勒财团,他们一定不会坐视原油期货价格上涨而不管的。”周铭做出了决定,“所以孙伟,继续沽空吧,我们再加一百万手!”

    “这……”

    孙伟那边显然有些为难,直到林慕晴说了一句:“孙经理,听周铭先生的话,就按他说的那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