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他的名字叫周铭
    要说全世界最知名的城市,纽约绝对算得上一个,他不是美国的首都,却是美国最发达的城市,尤其是这里的金融行业,因此也有世界的金融中心之称。在世界经济联系越发紧密的现在,纽约金融行业的一举一动,无疑牵动着全世界的神经,可以说只要纽约感冒,那么全世界都要哆上一嗦,一如87年的那次黑色星期一那样。

    而曼哈顿又是纽约的中心,就是世界金融中心的中心,可以说全世界几乎所有的重要金融机构,都聚集在了这里。

    在著名华尔街靠近百老汇大街的南侧,就是著名的纽约商品交易所,是美国最重要的期货市场之一。他和隔壁的纽约证券交易所一起,成为了纽约资本市场的两个标志。

    上午九dian,纽约商品交易所的场内公开竞价已经开始一个小时了,场内人声鼎沸,所有人都在各自的区域内,不断盯着大盘上滚动的各种字母数字,然后一边嘶喊着一边打着各种奇怪的手势和自己的上司交换着意见,各种写着抛售和买入的报单如同雪花片一般被丢的到处都是。

    作为港城联合投资基金公司美国分部的总经理,孙伟也+ding+dian+小+说,.≤.≮o被周铭派到这里来了,并且孙伟还通过自己的运作,在纽约商品交易所内搞到了一个位置,此时他正在自己的位置上,一手捂着耳朵,一手拿着电话用力的听着。

    “孙总,到底情况怎么样了?上面的先生他们究竟是什么意见?是不是要我们马上入手揸单呢?伊拉克和科威特谈崩了,这个消息给市场带来了很负面的影响,市场会担心中东的局势不稳定也是很正常的。而且我们入手的一定要快,否则很可能接下来我们就入不进去了。”

    有人对孙伟说着,那是孙伟的副手和他招募的下属,毕竟作为一个分公司的总经理,他一个人肯定是打不了天下的,因此才有了这些人,他们有两位是孙伟从港城带来美国的,而另外几个,则都是到了美国以后新招募的。不过相比周铭的土豪,孙伟就很节约了,虽说他手底下的人也都是名校毕业的,但都是薪水较低的应届毕业生。

    此刻这些人都围在孙伟的身边,见孙伟有些愣神,不由着急的问道,或许期货市场并没有证券那么活跃,但在消息的影响下,也是很难说的,这让他们不能不着急。

    面对手下人的询问,孙伟这才回神过来,他回答说:“布莱顿那边说要我们继续下沽单,而且还要再加一百万手。”

    孙伟的答案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什么?不仅继续下沽单,而且还要再加一百万手,布莱顿那边的先生都疯了吗?还是他们没有看今天早上的新闻,伊拉克和科威特的谈判都已经崩了呀!原油价格必然会受到影响的,不管是中东原油还是布伦特原油,就算是墨西哥原油也一样呀!”

    而被孙伟从港城带来的副手则问他:“孙总,做出决定的是谁?是林董事长,童刚先生和李成先生,还是那个什么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内地人周铭?”

    “就是那个内地人周铭。”孙伟回答。

    这个答案让周围的人都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尤其是他的副手说:“我就说咱们林董事长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也就只有内地那些什么都不懂的人才会这样说了,他不会是把期货当股票一样玩了吧?孙总要不我们不要理他,我们来下揸单好了,否则还会继续亏的。”

    其他人也都附和道:“没错孙总,我们都是林董事长的人,干嘛要听一个内地佬的话呀?我们就下揸单,就能做出业绩的。”

    孙伟却摇头说:“不行的,这也是林董事长的决定。”

    这话让所有人目瞪口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怎么会这样?林董事长怎么会做出这么一个决定呢?要不孙总我们还是下揸单吧?反正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们也是为了公司考虑,否则那内地佬可以拍拍屁股走了,我们可还是要留在公司里背黑锅的呀!”

    面对所有人的建议,孙伟很不耐的大手一挥说:“行了,都不要再说了,就按林董事长说的那么做吧,我们要相信林董事长!”

    说完孙伟就从椅子上站起来,走下交易厅大声道:“我要下一百万手的沽单合约,有没有人要买的?”

    孙伟的话就像是在亚马逊河里丢了一块牛肉,交易厅内的交易员们立即像闻到了血腥味的食人鱼一般成群结队的扑了过来,纷纷向孙伟伸出了手,各种口音的英语随之充斥着孙伟的耳膜。

    “中国人,我是怀特投资公司的交易员,我可以买下你的合约,我可以买下五十万手!”

    “中国人,我是大通银行投资的交易员,我可以买下你的全部合约,就算你还要再加一百万手,我也可以买,任何原油我都可以买!”

    “中国人,我出的价格一定是最高的,你和我进行交易,保证是最快最方便的……”

    看着眼前伸过来的无数只手,孙伟最后选择了一家自己比较熟悉的投资公司,其他人都失望的走了。

    “孙,我很好奇,现在整个交易大厅都在买入原油期货的合约,为什么你还要选择卖出呢?而且你并不是第一次卖了,难道你没有看到早上的新闻吗?中东那边出事了,伊拉克和科威特的谈判破裂了,市场肯定会担心原油产量是否稳定,那么未来的价格上涨就是一定的。当然除非你是想做对冲,但是恕我直言,你这一百万手完全不可能,就算再加一百万手或者是五百万手都没有用。”

    由于是熟悉的投资公司和交易员,因此这位交易员一边在等着孙伟的沽单,一边好心的对他说,因为在他看来,孙伟的行为无疑是很傻的。

    听着对方的建议,孙伟也只能苦笑:“我也没办法,这都是上面的决定。”

    “原来如此,那看来是你们的老板得到了什么另外我们所不知道的消息了,但是很可惜,你们并不是阿盟的首脑,不过还是谢谢你选择了我,你下的这一百万手沽单,应该可以让我抽取不少佣金了。”

    那交易员笑着对孙伟说,故意挥了挥手上的单据,这让孙伟非常不爽,不过很快的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刚正式下了单,马上就又有人走下了交易厅,和孙伟一样的高喊着:“我们要下原油期货的沽单合约,中东、布伦特或者是墨西哥的都可以,有没有要买的?一千万手!”

    孙伟这时刚走回自己位置,他和他的整个团队都很丧气,可当他听到又有人下沽单的喊话马上站起来了,他隐隐觉得有什么要发生了。

    他看着交易厅内,和自己刚才的情况一样,那个喊话的交易员很快就被其他公司的交易员给围住了,纷纷要买他的期货合约。

    这边交易员才刚刚作出选择,交易厅内另一边就又有人喊出了同样的话:“我要下原油期货的沽单合约!”

    而几乎是与之同时的,交易厅接二连三的又有人喊道:“我也要下原油期货的沽单合约!”

    都说三人成虎,第一个人下沽单可以说是意外,第二个第三个都可以说是巧合,但如果还有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呢?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不对劲了。

    于是当第十个人喊出下沽单的时候,交易厅内的所有交易员们都停止了盲目的一拥而上,开始纷纷和各自的主管交流起来。

    “孙总,莫非真的是市场出了什么问题?可是前不久的中东新闻不是才说了伊拉克和科威特谈判破裂的消息吗?现在是中东时间的下午六dian到七dian左右,就算是重启会谈也应该会到明天吧?”

    孙伟的手下人各自诉说着他们的疑惑,不过孙伟却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呆呆看着这一切,然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看大盘。

    现在的轻质原油价格还是在每桶16.88美元,重质原油价格也在每桶15.45美元的价位上,不过似乎是受到了交易厅内的抛售影响,才不过几分钟以后,两种原油价格双双下跌,到了每桶16.83美元和15.42美元,尽管跌幅很小,但也让孙伟的团队欣喜若狂,因为这毕竟是下跌了,他们买对了不是?

    “跌了跌了,孙总这两种原油期货价格真的下跌了,不光是中东原油,就连布伦特和墨西哥以及国内的原油价格都下跌了,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孙伟团队的声音在孙伟的耳朵环绕,但是他却依然没有说话,因为此情此景勾起了他的回忆。

    遥想在三年前,似乎也有很相似的事情发生,那还是港城时候的事,那时自己还是一个期货公司的小经纪人,那时周铭也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内地人,他带着钱来港城买股指期货,那时自己就是他的经纪人。

    孙伟还记得那时候周铭也是要在港城股市最好的时候下了沽单,认为港股股指会跳楼一样的暴跌,自己那时还嘲笑他是白痴,可结果当天晚上,美股就莫名其妙的崩盘了,直接影响到了第二天的港城股市,让港股也随之崩盘了,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一般。

    今天的情况和那时真是何其之像啊,都是一样的不可能,都是一样的不被人看好,都是一样的被人嘲笑,最后结果也是一样的被翻盘。

    这让孙伟突然响起了自己在里看到的一个词语:天选之子。

    就是上天选定了的人,否则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怎么会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呢?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总是能突破人们的思维,最后命运总是会倒向他的。

    或者说,他的眼光就是与众不同,总是能看到别人所看不到的?

    孙伟不知道,又或者是两种都有,但不管怎么说,周铭都一定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当初周铭找他入职时他还觉得周铭是在故意羞辱他,可现在他才明白,周铭是一位真正的伟大人物,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创造奇迹。

    当孙伟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的副手提醒他道:“孙总你看刚才的人来了!”

    孙伟这才回神过来,就见不远处刚才接了自己沽单的交易员又过来了,他问:“嘿,中国孙,这太不可思议了,你就是一个天才,你怎么知道价格会跌,是谁告诉你这个消息的吗?”

    面对这个问题,孙伟非常自豪的回答:“是我的老板告诉我的消息,他的名字叫周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