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被识破的布置
    (鞠躬感谢“美盟小達人”和“书友19185479”的月票支持!)

    “周铭先生,一切都如您所料,就在刚才,轻质原油和重质原油的期货价格都开始了下跌,虽然具体过程还有些反复,但总体仍然是在持续下跌的!”

    孙伟声音的激动通过电话传到了沃顿公司会议室每个人的耳机里,虽然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周铭并不是那么一个信口开河的人,但当听到交易所那边的消息以后,还是让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三人有些惊讶,因为说起来这个消息着实有些出乎意料了。

    今天坐在这里的,没有一个不了解金融期货的,林慕晴和童刚李成就不用说了,港城作为东方的金融中心,不管他们的主业是什么,要想在那块地上做大做强,不懂金融不涉入金融是肯定不可能的;毕竟如果只是单纯的依靠产品赚钱然后扩大规模的方式太过笨重,跟不上资本经济时代的潮流,能做大的万中无一。

    就算是从北俄来的伊尔别多夫,作为一位犹太人,又是银行家,经商几乎就和本能一样了,再加上北俄自苏联解体以后的资本主义化,他这位北俄首富没理4ding4dian4小4说,.≈.o≧由不懂什么叫期货的。

    但也就是因为他们了解,才会更加感到疑惑,因为随着伊拉克和科威特的谈判破裂,中东局势趋于恶化,市场会对未来中东的原油产量感到担心,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下,作为投资者怎么样都应该囤积居奇,不断哄抬价格才对,怎么还会无故抛售呢?

    可要知道这可不是股票,哪个公司形势不好就赶紧出手了的,这是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出手的石油呀!怎么看都应该是越担心越买入才对。

    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都感到很困惑,童刚扶着耳麦问:“孙经理,是不是交易所那边收到什么特殊消息了?”

    孙伟当然明白童刚这么问的意思,他回答道:“童刚先生,交易所这边并没有收到任何特殊消息,原油价格下跌的原因是在二十分钟以前,有很多投资公司在同时沽空原油的结果。他们沽空的合约非常大,足有十亿美元,因此引起了市场的恐慌,后来很多投资公司跟进沽空,才造成了价格的持续下滑。”

    “是什么公司或者那个财团在沽空原油?还动用了这么多资金。”童刚马上问。

    “童刚先生,由于时间关系,我无法查验每一个公司的隶属,但就我刚刚查验的结果,他们中间有五家公司都是隶属于布莱顿财团的,而其他公司我想应该也和布莱顿财团有很大关系。”孙伟猜测道。

    “什么?布莱顿财团也在不断沽空原油?”

    童刚和李成伊尔别多夫对此都感到有些惊讶,他们不约而同的把目光看向周铭。

    面对三人的惊讶目光,周铭只是微微一笑,对孙伟说:“好的我知道了,感谢孙经理,交易所那边如果有什么新情况一定要马上和我取得联系。”

    孙伟那边回答了一句好然后在周铭的许可下挂断了电话,而等孙伟挂了电话以后,周铭才对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三人说:“我就说他们不会无动于衷的,如果不在计划之前尽可能的把原油价格压低,那么后续的利益也会少很多;看来你们选择相信林慕晴,而她选择相信我,是一个最正确不过的选择。”

    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默默dian头,李成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向周铭提出来道:“只是有一dian,为什么只有布莱顿财团一家呢?海湾计划不是布莱顿和洛克菲勒两家共同发起的吗?我想孙伟就算他的消息渠道再怎么不足,那么多公司都在沽空,总是能查出隶属洛克菲勒财团那边的公司吧?”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不过也很好解释。”周铭说,“要么是布莱顿和洛克菲勒两家财团之间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约定;要么就是针对我来的。”

    “针对你来的?周铭先生你为什么这么说呢?”伊尔别多夫急急问道,童刚和李成也都对周铭投去了怀疑的目光。

    如果是其他人,他们一定会说他有dian太狂妄自大了dian,但是周铭,他们却相信很有这么可能,现在的怀疑,只是他们单纯的想知道为什么而已。

    “很简单,就因为我得罪了罗伯特亚当斯,仅此而已。”

    周铭说,随后周铭就把凯特琳来找自己的事情重新叙述了一遍:“就是这样,其实我并不是很信任这位凯特琳公主,所以我需要先确定一下那位罗伯特先生究竟有怎么样的影响力。”

    伊尔别多夫恍然的dian头说:“原来是这样,如果那位罗伯特先生真在针对你,那么当你开始沽空的时候,他就一定会拼命买进对吗?”

    周铭却摇头说:“不,正好相反,我会认为他一定会沽空。”

    “这是为什么?”伊尔别多夫感到十分诧异,不仅是他,童刚和李成也都是两眼疑惑的看向周铭,希望得到答案。

    “原因并不复杂,就因为这位罗伯特先生还并不是亚当斯家族的掌门人。”周铭说。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尽管周铭的答案只说了一个开头,但他们却已经明白了全部。

    因为罗伯特不是亚当斯家族的掌门人,他就没办法实时的掌控全局,只能事先做好布置。

    那么他清楚的知道周铭是冲着海湾计划来的,那么当中东局势出现变化的时候,他认为周铭肯定会第一时间进场做多价格的;那么他就反其道而行之,通过不断的沽空来制造市场恐慌,让价格下跌。这样不仅可以对周铭造成直接的损失,更会让周铭对局势的判断产生怀疑,等到伊拉克和科威特真正打起来的时候,会错失良机,那就更好了!

    除此之外,他这样的举动本身也是对海湾计划有利的,家族的执行者也并不会反对,这样既能报复对手,又不会有任何阻碍的事情,他当然要做了。

    不能不说,罗伯特这样的想法是没任何问题的,他唯一的错误就是选错了对手。

    周铭已经完全识破了这一切,并临时做出了调整,结果就让罗伯特的这一番布置,反而让周铭赚到更多了。

    如果罗伯特要是知道这一切,恐怕一定会气到要跳楼了,不过更让人感到可怕的是,周铭怎么就能把这一切算计的这样清楚,这个想法让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都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

    周铭看着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的表情,知道他们都已经明白了,而且还被自己的算无遗策给震惊了,但实际上就像周铭之前所说的,他就只是在试试水而已,他并不知道罗伯特究竟会不会,有没有针对自己的能力,他只能先丢一千多万进去试试水了,谁知道这么巧,真给自己碰上了呢?周铭也很无奈的。

    这一次李成站出来说:“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总是一个好的开始。那么周铭小兄弟,既然现在知道了罗伯特的想法,我们接下来还要继续吗?”

    “当然得继续,有钱不赚那不王八蛋吗?”周铭说,“而且我觉得接下来应该还会有更加利好的消息才对。”

    如同预言一般,当周铭的话音才落,会议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林慕晴第一时间接通。

    “周铭先生,刚才收到的消息,科威特宣布根据欧佩克的决议,从明天开始他们将每天增产十万桶原油。”孙伟在电话那头说。

    这个消息让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都惊了一讶,不过他们都并没有表态,而是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周铭,等着听他的想法。这让周铭很无奈,还真把自己当领袖了啊,虽然这种感觉很好,但压力也同样很大的。

    周铭这么想着然后问:“那市场的反应是怎么样的?”

    “市场的反应是非常积极的,似乎沽空的人更多了,估计后面的原油价格会开始持续的走低。”孙伟说。

    “那现在的价格呢?”周铭又问。

    “现在的轻质原油价格为16.59美元每桶,重质原油价格为15.16美元每桶。”孙伟回答。

    听着这个答案,周铭在心里默算了一下然后说:“这样,只要待会轻质原油价格跌破到15美元每桶,重质原油价格跌破到14.4美元每桶,不管当时的行情如何,都马上给我清仓,全部清仓,然后在下午四dian半以前,完成全部的揸单,知道吗?”

    孙伟能听出周铭语气的严肃,他也紧张起来:“请周铭先生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挂断了孙伟的电话,周铭抬头说:“大家等急了吧?真正的大戏马上就要开场了。”

    ……

    与此同时在北部亚当斯家族的城堡别墅里,罗伯特也听到了交易所的行情,他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

    “这可真是一个让人兴奋的好消息呀!想不到科威特那边竟然会这么配合,还每天增产十万桶原油,我看今天在场内竞价结束前,肯定能跌破到14美元吧?这么大的跌幅,我看那些个中国人肯定亏惨了吧?”

    罗伯特哈哈大笑着说,凯特琳对他这样的表现则是一言不发,只是冷笑看着他。

    罗伯特本来并不想和凯特琳计较,不过接下来一个和他关系很好的会计人员的话,又让他愤怒了起来,那个会计说:“罗伯特先生恐怕并不是这样的,因为如果你给我的信息没错的话,那个中国人今天并没有做多,他也和我们一样,在沽空原油价格。”

    这话让罗伯特一下瞪大了眼睛,他把愤怒的目光投向仍坐在上座上的凯特琳,质问她道:“这个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凯特琳冷笑着dian头说是,罗伯特又大声到近乎咆哮的问:“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凯特琳仍然冷冷的回答:“因为你并没有问我。”

    罗伯特噌一下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向凯特琳,不过却被凯特琳的黑人保镖给拦住了,罗伯特这才想起凯特琳现在的身边,他怒视着凯特琳,咬牙切齿的对她说:“好你个哈鲁斯堡的婊子,你特么居然敢这样玩我,你让我非常生气,你不要以为哈鲁斯堡还有你的脑子能给你当护身符多久。”

    罗伯特说到最后都一字一顿的说起来了:“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扒掉你的衣服,让你用最耻辱的姿势伺候我,就像你第一天来亚当斯家族时候我对你说的那样,不,会比那更加有趣。”

    面对罗伯特的威胁,凯特琳仍然坐在那里,只是骄傲扬着头看着他,表示自己绝不会屈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