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大戏开宴
    科威特时间90年8月1日晚上11dian,这个时候夜已经很深了,然而此刻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总统府邸内却仍然一派灯火通明,机要室内无数的通讯信号来来往往,而在书房,一位大胡子老人正站在窗前,眺望着西南方,因为那边就是科威特的方向。

    这位老人就是伊拉克的总统萨达姆,从79年到现在,他犹如皇帝一般,君临这片古老的土地已经整整十一年了,即便就是在遥远的中国,他也是非常有名气的。

    突然,他桌子上的专线电话响了起来,萨达姆马上从窗外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后飞快的跑到桌前拿起电话,不过他却并没有说话,而是听到了那边的吩咐后问了一句:“我真的可以这样做吗?”

    “你觉得你还有选择吗?当然如果你想要放弃,我们也无所谓,只是你的国家需要一场战争,并且另外来说,一个小国这样的挑衅你能忍得了吗?”那边说,语气带着嘲讽。

    萨达姆犹豫了一会然后挂断了电话,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按下桌子上的电话叫进来自己的秘书,萨达姆将桌子上一份自己早已签好字的命令交给他,…ding…dian…小…说,.2∷3.o≧并对他说:“马上交给作战指挥部,一定要严格保密。”

    他的秘书答了一声是,然后转身离开房间,萨达姆转身再次来到窗前,他看着西南方的夜空说:“今天晚上的星辰很亮,但是两个小时以后,我相信他会更亮,就像我的国家,任何敢于挑衅我的人,我都会将他撕成碎片,和我晚上享用的羊肉一样。”

    萨夫万是伊拉克靠近科威特边境的一个小镇,自从两国关系紧张以来,萨达姆就在这里陈兵十万,各色坦克飞机一应俱全。

    当萨达姆挂上电话的两个小时以后,萨夫万立刻活动了起来,所有士兵紧急夜间集合,坦克飞机也都掀开了伪装,随着一枚惨白的信号弹在夜空中炸开,所有部队悄然无息的排着攻击队形朝着科威特边境开去,半个小时以后,当第一枚炮弹在科威特边境哨所炸响的时候,科威特才拉响了战争警报。

    凄厉的警报声响彻科威特全境,也顺着记者的镜头,传到了远在地球另一端的美国。

    周铭林慕晴和童刚李成还有来自北俄的伊尔别多夫,他们仍然还坐在沃顿公司的会议室里,这个时候已经是布莱顿时间的下午六dian了,从早上七dian到现在,他们已经坐在这里整整十一个小时了,不过和上午的紧张相比,现在他们的神情则都显得轻松很多,因为他们面前的电视机里正在插播一条新闻,正是伊拉克突然攻击科威特。

    在电视机的画面里,科威特的城市里不断亮起一团团火光,一阵阵的枪声从不远处传来。

    与枪声一同传来的,还有战地记者的播报:“各位观众,我们可以看到,伊拉克的军队已经越过了科威特的边境线,向科威特实施了攻击,我们无法判断伊拉克的这次不宣而战究竟是一次警告,还是蓄谋已久的侵略,但是我们能看到,现在前线的战斗进行的非常激烈,甚至连国王的胞弟都亲赴前线指挥战斗。”

    这时有人给记者递来一张纸,记者很快看完了上面的内容,然后说:“根据我们刚刚收到的消息,科威特国王刚刚发表了告科威特人民书,他号召所有的科威特人民团结起来,共同对抗来自伊拉克的侵略,他表示科威特王室将会和所有的侵略者战争到底!”

    “这场准备已久的大戏终于开宴了,这一场战争,看来不管是参与其中的资本还是萨达姆本人,都很迫不及待。”伊尔别多夫说,可以明显的听出他松了口气。

    其实不仅是他,会议室里包括周铭在内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因为他们都很清楚,随着这场战争的爆发,中东局势将会变得更加恶劣,尤其伊拉克和科威特这两个国家都是非常重要的石油出产国,他们的石油产量都占到了全世界的将近五分之一,现在他们发生战争,油田将不可避免的遭到破坏。这无疑会加重市场的担心,结果就会是原油价格的猛涨。

    “好了,相信这个消息会让全世界都睡不着了,不管是那些关心国际形势的政客,还是在运作石油的资本,但是我们却能睡个好觉了。”

    周铭说着站了起来,他对所有人说:“好了童主席,还有李哥和伊尔别多夫先生,大家都回去休息吧,今天的战况就到这了,大家都回去洗洗睡吧,今天咱们都坐在这里一整天了,相信大家都很累了,要想听到伊拉克吞并科威特的消息,还得等到明天早上了。”

    童刚注意到了周铭话语当中的重dian问他:“周铭小兄弟,你说明天早上伊拉克就能占领科威特全境?”

    “这有什么问题吗?难不成你以为科威特还真能奋战到底不成?”周铭反问,“老实说,就算科威特王室有抵抗意志,也抵不过伊拉克军队的,最多十四个小时以后,科威特这个国家就将不复存在了。而油价也将随着科威特的覆灭,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往上涨,咱们大家就等着收钱好了。”

    周铭说完就往外走,林慕晴毫不犹豫的起身跟上,伊尔别多夫想了一下也跟了上来问他:“周铭先生,如果我有朋友现在也想进场买石油期货,不知道还来得及吗?”

    周铭停住脚步,不过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反问道:“你还记得我是什么时候下的单吗?”

    周铭的反问让伊尔别多夫顿时想起了下午的事,那是在下午三dian钟的时候。

    纽约商品交易所石油期货的场内竞价时间是到下午的四dian半,然而在两dian半,当轻质原油和重质原油价格分别下跌到15.89和14.22美元每桶的时候,周铭就向孙伟下达了清仓然后全部下揸单的命令。而那个时候,整个原油交易市场仍然在持续的下跌当中。

    周铭的逆势而行让他们当时并不能理解,尽管他们也都明白随着伊拉克和科威特的谈判破裂,在资本的驱动下,很快就会爆发战争,但面对唾手可得的利益,他们还是不愿放弃的,毕竟等到场内竞价快结束的四dian再开始清仓和重新下单也不是不可以。

    然而紧接着的事态发展却让他们大吃一惊,也不知道是之前他们的举动被有心人记在了心里还是又猜到了布莱顿财团的布置。

    总之当周铭这边才开始清仓,就立即有其他公司也开始了清仓,当无数的沽单合约被抛出来,立即引发了市场的混乱,虽然明眼人都能看明白,随着中东局势的恶化,未来油价是肯定会涨上去的,可现在油价不是仍在下跌吗?那么自己再投机这一次,等到场内竞价快结束时再清仓不就好了吗?

    于是就在这样的想法下,石油期货市场变得越发混乱起来,轻质原油和重质原油价格分别就在15.9和14.3美元上下徘徊,一直到时间的最后一刻。

    由于人们都是一样的想法,结果导致从四dian开始,不仅无法下入揸单,就连清仓指令都无法完成了。

    这时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才感慨周铭是真的有先见之明,主动放弃了最后一个小时的收益,换来的却是快捷的清仓和交易。

    那么既然连下午四dian那个时候都很难做进揸单了,那么现在场内竞价结束,只凭场外的电话和网络交易,在战争已经打响的前提下,显然是不可能做进揸单的了。

    这样的想法让伊尔别多夫不免感到有些泄气,早知道就让北俄那边的老伙计们早dian下单了,结果搞到现在这么麻烦。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自己一样那么信任周铭,自己那时候就算要他们下揸单,只怕他们也不会听自己的。

    可话是这么说,但这个解释又有谁会听呢?

    伊尔别多夫已经想到当自己回去北俄的时候会面对怎样的愤怒了。

    “伊尔别多夫先生是有其他朋友也在一起关注海湾局势,准备随时出手吧?”周铭突然问。

    伊尔别多夫被周铭的话吓了一跳,但还是不好意思的diandian头,周铭随后对他说:“其实你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有钱大家一起赚嘛,不过现在的情况的确不好办。”

    周铭想了一下接着说:“你只能在全世界所有仍在交易时限内的期货市场去碰碰运气了,或许运气好你还能做进一dian揸单,不过行动一定要快,因为这将是一场全世界的资本盛宴。”

    周铭的话让伊尔别多夫又重新燃起的信心,他马上一边向周铭dian头致谢,然后一边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拨打电话了。

    看着伊尔别多夫这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周铭也只能是无奈的笑了笑。

    随后周铭和林慕晴回到了酒店房间,回想起白天的情况,周铭对林慕晴说:“有了今天这一出,你这个港城联合投资基金的董事长,可是彻底叛变了。”

    对于周铭的说法,林慕晴则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怎么说话的呢?难道你想我成为他们的人吗?”

    被林慕晴呛了一下,周铭尴尬的摸摸自己的鼻子说:“我当然不是这意思,我只是想说他们只怕以后不会完全信任你这个董事长了,至少在有我的事情上是这样的。”

    “无所谓,反正我对这个港城联合投资基金董事长的职务也并没有那么大的兴趣,他们不信任完全可以辞退我,我求之不得,不过我想他们应该没那么小气的。”林慕晴说。

    如果这话被童刚和李成听到,他们一定很无奈了,要知道这个职务是多少金融从业者做梦都不可能实现的愿望,现在林慕晴却还这么不在乎,真是暴殄天物,不过林慕晴却很正常,毕竟她是一个女人,只有跟在自己最心爱的男人身旁,才是她最大的愿望。

    周铭自然也明白这一dian,他轻抚着林慕晴的秀发说:“的确是我说错了,看来我要好好补偿你一下了。”

    还没等林慕晴抬头问出该怎么补偿的话,周铭就突然动手把林慕晴给抱起来了,然后在林慕晴的惊呼声中朝房间走去,最后把她扔到床上,自己连衣服都来不及脱掉,就一个饿虎扑食的扑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