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才刚开始
    “周铭你慢dian呀,我的衣服裙子和丝袜都没有脱,要不你等我脱了我们再……”

    酒店房间里,林慕晴娇.喘着对周铭说,不过周铭却不等她说完就很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慕晴姐,我觉得没这个必要了,反正也不碍事,而且你穿着更性感,除非你那么想和我坦诚相见。”

    “呸!谁要和你坦诚相见,你这个流氓!”林慕晴没好气的啐了周铭一口说,但紧接着她又惊呼道,“喂,你别撕坏我的丝袜呀,我还要穿的。”

    可在这样的关口,周铭哪里会在乎这个,伸手撕拉一扯,就把林慕晴修长美腿上的裤袜给撕出了一个洞,嘴里还说:“坏了就坏了,再买一条新的就是了,老是脱下来穿回去的多麻烦呀!”

    林慕晴骂了周铭一句混蛋,她紧接着又想到了什么问:“什么麻烦,说,周铭你这个坏蛋,你是不是早就想着要这么和我做了……唔!”

    周铭低头吻住了林慕晴的芳唇,把林慕晴后面的话全给堵在了喉咙里,深吻了好一会以后,周铭才说:“慕晴姐你猜的真准,从我第一次在厂电视台见到你的时候,你当时的制服《ding《dian《小《说,.2←3.o≡就让我很有感觉,从那时我就想什么时候我能和那样的你做一次。”

    “原来真的是这样,你这个小坏蛋,那个时候我看你那么老实,没想到你那个时候就那样坏,第一次见我就在打我的主意,还有那么恶心的想法,真是坏死了!”林慕晴忘情的呻吟道,“不过这样我也很喜欢,因为这个小坏蛋,是我的男人,我也愿意被你弄,不管你想怎么样,我都会配合你的。”

    林慕晴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搂住了周铭的脖子,并抬头在周铭的胸膛上印上了一个吻,同时说:“来吧,我的男人,来占有你三年前就觊觎的女人吧!”

    周铭倒吸了一口气,呼吸也变得越来越粗重了,不过并不仅是因为林慕晴的话,林慕晴在说话的时候,她那双修长圆润的美腿也环住了周铭的腰板,并且还在周铭的背上厮磨着,那种丝袜在肌肤上滑过的细腻和柔软,顺着脊柱一直穿到了脑海,再看着身下女人那情意绵绵的告白,直让人不可抑制的血气下涌。

    随后周铭用力的挺动,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片温暖的世界,这并不是和林慕晴的第一次了,但相比第一次林慕晴的生涩,以及还要照顾她第一次的疼痛,这一次的顺畅和腻滑,显然更让他感觉畅快。

    而随着周铭的一下又一下撞击,林慕晴也感受到了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她感觉自己几乎都要飞上天了一般,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如同一叶在惊涛骇浪中无助的扁舟一般,只能紧紧抱着周铭随着他的动作而动作,直到最后双方都到了尽头的爆发。

    激情过后,周铭和林慕晴相拥躺在床上,林慕晴像一只慵懒的小猫一般蜷缩趴在周铭的胸口,一边手指在周铭胸口画着圈,一边对周铭说:“周铭你下次轻dian慢一dian好不好,我都感觉自己刚才整个人都要散架了,难道穿着做真的对你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吗?”

    “不是这样穿有吸引力,重要的是你!”

    周铭深情的对林慕晴说,让她非常感动,不过接下来的话却有dian天差地别了,周铭接着说:“而且慕晴姐,也不是我想那么用力的,是刚才你叫我快dian用力dian的……”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慕晴就马上捂住了他的嘴巴:“别说了,羞死人了,我都不记得自己刚才说过什么了。”

    周铭哈哈笑着抱住了林慕晴,低头吻住了她的芳唇,同时伸手握住了她胸前饱满的大白兔,最后顺流而下,俩人不用任何言语的来了一次梅开二度。

    第二次以后,俩人沉沉睡去,直到第二天早上天才蒙蒙亮,周铭放在床头充电的手机就响起来了。尽管周铭昨晚已经很累了,但当他听到了电话,还是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然后马上坐了起来,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在干什么,这个时候能打过来的电话就只有那件事了。

    周铭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接通,孙伟的声音随之通过听筒在耳边响起:“周铭先生,科威特真的战败了,就在几分钟之前,伊拉克宣布正式吞并科威特,将其作为伊拉克的第十九个省,并对外宣称科威特永远是伊拉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

    来不及惊讶孙伟语气的激动,听到这个消息,周铭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上面的时间是六dian一刻。

    周铭想了一下,距离昨天战争的突然爆发,时间才过去了十二个小时,看来要比前世结束的更快,或者是受了布莱顿财团的影响把。

    不过这提前一两个小时到也对自己的事情没有什么影响,因为只要他发生了,那么结果对自己就是好的,至于具体时间这些,反正自己又不是洛克菲勒财团,并不图谋中东的大油田,只是要在期货市场里大捞一笔,仅此而已,那么不管十二个小时还是十四个小时,对自己来说都一样。

    “所以现在新闻已经出来了吗?对全球期货市场有没有什么影响?”周铭很好奇的问。

    “新闻已经出来啦!”电话那头,孙伟激动的说,“就是晚上的新闻拍到了北部油田因为战争发生爆炸起火的镜头,直接导致全球石油期货价格猛涨,根据一刻钟以前最后一轮场外竞价的结果,目前纽约商品交易所的轻质原油和重质原油的价格分别上涨到了18.27和17美元每桶。较昨天最后一轮场内竞价结束,分别上涨了百分之十五和百分之二十。”

    周铭默默的diandian头,对这个涨幅显然早有准备,然后说:“孙伟辛苦你了,昨天晚上一晚上没合眼吧?”

    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但是听在孙伟耳朵里却让他感觉非常温暖,毕竟他作为第一经手人,他很清楚周铭和他的合作者们究竟投了多少钱在期货市场里,说分分钟就是十几万一dian也不为过。可就是在这样的时候,周铭却还能想到他睡没睡觉的事情,这真是太难得了。

    在这样的想法下,孙伟非常感动的说:“周铭先生,有您这句话,别说我今天一天没睡,就是一个礼拜没睡,我也绝没问题!”

    电话这边,周铭有些诧异,他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问候居然还有这样的效果,看来还真是不当老板不知道啊,原来看自己企业的老板这么做会觉得他有dian虚情假意的,没想到是有这层功效。

    “好吧,不过孙伟你还是要注意休息的,因为这一次的海湾战争我判断会持续很长时间,如果你要是精神不济,可就没办法帮我做接下来的事情了。”周铭说。

    “周铭先生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多加注意的!”孙伟说。

    随后周铭就挂断了电话,尽管周铭已经很轻很小心了,但还是惊醒了身旁的佳人,林慕晴睡眼朦胧的抬头问周铭:“是纽约那边的电话吗?”

    “没错,是孙伟那边打过来的,他说几分钟以前科威特战争结束了,伊拉克已经正式宣布吞并了科威特。”周铭回答说。

    对于这个消息,林慕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只是松了口气说:“太好了,看来一切都在周铭你的预料之中,现在伊拉克吞并了科威特,肯定会引发更大的中东动荡,而且这是对美国主导的国际规则的挑衅,美国说不定也不会坐视不理,搞不好还会引发更大规模的战争,看来借着这次战争,国际油价能突破三十美元大关了。”

    “才三十美元吗?慕晴姐你也太小看这场战争了,也太看不起布莱顿和洛克菲勒两大财团了,如果只有那么dian钱,根本不值得他们联合出手。”周铭说。

    “三十美元还不够吗?”林慕晴更惊讶了,“之前几次中东战争,阿拉伯国家拿石油当武器,可都没有达到过这个高度,现在只是一次局部战争这就已经很夸张了,难道还会到三十五美元吗?”

    “是四十美元大关。”周铭说。

    这个答案让林慕晴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本作为港城联合投资基金公司的董事长,她就对国际期货,尤其是石油期货有过研究,现在为了周铭她更是恶补了很多知识,包括中东这片最重要产油区每个国家在全世界所扮演的角色,和当地的政治形势以及历史。

    正是这个原因才让她更感到不可思议,她实在无法想象油价怎么就会冲的这么高,不过做出这个判断的又是周铭,让她不能不信。

    最后林慕晴只好先把这个问题放在一边,对周铭说:“那既然孙伟给你打电话了,相信他也一定会给童刚和李成他们打电话的。”

    周铭dian头说:“没错,这是我们昨天就说好的,十dian以后,如果有什么消息就分别打电话,现在我们赶快起床去天梯大厦吧,毕竟不管昨天晚上究竟涨幅是多少,这都才刚刚开始。”

    说到最后周铭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看着林慕晴问:“不过慕晴姐,孙伟知道我们之间的事吗?我刚才好像也忘记跟他说了,他会不会再打电话给你呢?”

    面对周铭这个问题,林慕晴先是一愣,然后俏脸唰一下变得通红,然后拿起手边的枕头就朝周铭砸去,一边砸还一边说:“周铭你这个小坏蛋我和你拼了!”

    对于林慕晴的突然发难,周铭完全没有防备,周铭只是下意识的这么问了一句,甚至都没有其他方面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想问孙伟会不会多打一通电话过来,哪知道林慕晴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显然是女性的矜持在作怪,才让周铭受了这无妄之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