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什么变故?
    尽管太阳已经在地平线上露了头,但六dian半的布莱顿仍然才刚从睡梦中醒来,大街上并没有白天那么熙熙攘攘的车辆,周铭和林慕晴非常顺畅的就到了天梯大厦,他们一起来到了沃顿公司的会议室里。

    沃顿公司规定的上班时间是上午九dian,因此当周铭和林慕晴到这里的时候公司里空无一人,不过也幸好周铭留着公司的钥匙,否则周铭还真会进不去自己的公司了。

    到了公司,周铭首先打开了会议室的灯,并打开排风扇进行通风,当周铭才做完这一切的时候,童刚李成和来自北俄的伊尔别多夫几乎同时到达了会议室。

    等所有人都在会议室里坐下以后周铭才说:“既然大家都已经来了,我想大家肯定都已经知道了那个消息,就在今天早上的六dian一刻左右,伊拉克结束了他在科威特的战争,宣布正式吞并科威特成为自己的第十九个省。同时国际石油市场也立即做出了反应,根据今天早上纽约商品交易所的最后一轮场外竞价,目前轻质原油和重质原油的价格分别上涨到了18.27和17美元每桶。”

    “也就是说,从昨天我们下了揸单到cdingcdianc小c说,.≦.◆o现在,我们的资产已经上涨了十五到二十个百分dian了,这可真是一个让人兴奋的好消息呀!”伊尔别多夫首先说,“周铭先生,昨天我非常感谢您,在您的指dian下,我的朋友们在都柏林的期货市场挤进去了一部分资金,今天早上都在打电话感谢我呢!”

    童刚和李成也对周铭说:“昨天也幸好是周铭小兄弟决定提前清仓并入手揸单做多价格的,否则到了后来形势混乱还真有dian难办了。”

    面对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的称赞,周铭只是随意的笑了笑,然后打开了电视,里面正在播放着科威特的新闻。

    “经过十三个小时的昼夜激战,伊拉克已经占领了科威特全境并肃清了所有科威特武装,宣称科威特是其不可分割的第十九个省。另外根据可靠消息显示,有一位科威特亲王和五位王室成员在战斗中阵亡,科威特国王和其他王室成员则流亡沙特。”

    看着周铭奇怪的表现,童刚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对周铭说:“现在电视里都是关于科威特战争的新闻,期货市场也有预期的反应,虽然现在由于时间关系,纽约的商品交易所还并没有开始场内竞价,不过可以预见的,原油期货价格肯定也会一面倒的暴涨,甚至会超过昨天晚上场外竞价的幅度。”

    说到这里,童刚顿了一下,然后接着问:“可是周铭小兄弟,你现在好像并不关心这些,难道说你还在等什么消息,这个形势还会有什么变化吗?”

    有了童刚提出来,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也都反应了过来,纷纷看向周铭,周铭对此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反问道:“童主席李哥还有伊尔别多夫先生,你们说美国对这个事件会有什么反应?”

    周铭的反问就像是一道晴天霹雳一般让三人一下愣住了,因为这的确是一个问题,只有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才会天真的认为经济是经济,政治是政治,两者并没有什么联系;但实际上政治和经济的联系是非常紧密的,甚至有时候一个很小的政治举动,就能带来很大的经济变化;反过来也一样,经济往往也能影响到国家之间政治生态。

    政治影响经济就不用说了,如果没有这个影响力,那什么经济改革法案就都是扯淡了,不管中国美国都是一样。

    反过来,由于各国资本都操纵着非常庞大的政治资源,那么政治在做出任何决定前都不能不顾虑到本国资本的想法。就像当年的越战,军火商们通过战争得到了大批订单,因此无论国内的反战浪潮多大,总统们都一致支持甚至扩大战争,直到最后一位结束战争的总统出现,结果他就遭到了资本的报复而被迫辞职了。

    那么现在国际上,自从前苏联解体以后,美国就成了世界秩序的唯一掌控者,不管任何事他都要横插一腿的,那么现在伊拉克公然违反联合国宪章,也就是美国制定的秩序侵略科威特,美国没道理会坐视不理。

    谴责制裁然后武装干涉,这是美国的常用手段,如果是在过去,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肯定都会这么想,但是现在,有了布莱顿和洛克菲勒两大财团的参与,事情貌似就没那么简单了。

    首先这两大财团并不是普通的小财团,而是作为掌握美国经济命脉的两大柱石财团,他们曾捧起过很多任美国总统,甚至出身布莱顿财团的肯尼迪家族,还亲任过总统,在美国政坛有相当大的影响力。那么在这个前提下,这两大财团就是要中东乱起来,他们才好从中渔利的,还会允许美国政府强加干涉吗?

    这个问题没有人知道,不过显然周铭就是在担心这个。

    “看来周铭小兄弟你的想法又走到了我们的前面,”童刚笑着说,“的确,在现在的情况下,美国政府以及全世界的反应,也会对国际石油期货市场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伊尔别多夫也跟着猜测道:“不过布莱顿和洛克菲勒财团的目的和我们并不一样,他们的目标是中东的油田,而油田的价值显然在战乱的时候是没办法保证的,因此在财团的影响下,美国政府还真有可能默认伊拉克对科威特的占领和吞并了。”

    “但是还有一dian也是我们不能不注意的。”李成也猜测道,“在美国并不是只有布莱顿和洛克菲勒两家财团的,还有摩根和加利福尼亚等其他大财团,这些财团不仅和布莱顿以及洛克菲勒财团长期处于对立状态,也同样对美国政治有非常大的影响力,要我看,最后结果怎么样还真不好说。”

    三人一边说着,最后都把目光投回到了周铭身上,周铭则两手一摊说:“你们都别看我,我也是在等这个问题的答案。”

    说完周铭还指了一下电视:“我相信美国政府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就像是一种证明一样,当周铭话音才落,一则美国总统沃尔什的电视讲话就马上被播放出来。

    “就在昨天,发生了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在中东的伊拉克悍然侵略了他的邻国科威特,这是一种公然违反了国际法的行为,是一种定义明确的侵略,他们毁坏油田,扣押美国人质,这不仅是对美国的一种挑衅,更是对美国的国家利益构成了真正的威胁,所以我们必须要重拳还击!作为美国总统,我今天在这里宣堡,从即日起,冻结伊拉克和科威特在美国的一切资产,同时美国也将尽到自己的大国责任,保卫中东的安全!”

    听着沃尔什的电视讲话,童刚猜测说:“沃尔什是一个政治经验非常老道的总统,话他很会说,不过更关键的还是要看他会怎么做。”

    周铭diandian头然后问伊尔别多夫:“苏联原来不是伊拉克的盟国吗?你们在中东肯定还有很大一部分产业对吧?那你能帮忙查一下中东地区美军的动向吗?”

    伊尔别多夫dian头说好,然后当着周铭他们的面,他拨出去了一个号码,很快被接通,伊尔别多夫用俄语询问了一通,又等了好一会,直到半个小时以后他才放下电话,回答周铭说:“周铭先生,我的朋友刚才告诉我,说美军驻扎在巴林的6艘军舰已全部拔锚,不知去向,但绝对不是去攻击伊拉克的方向。”

    伊尔别多夫的答案当时就让童刚和李成惊了一讶:“什么?美军的军舰跑了?这些家伙,嘴上说的好听,要动真格的了,看来还是让资本给栓住了!”

    “并不一定,或许是避免自身的损失。”伊尔别多夫说,“因为就在刚才,伊拉克军队已经开赴了沙特边境,并在那里构筑起了前哨阵地,摆出一种还要继续长驱直入沙特的架势,凭美军现在在中东的实力并不足以挡住伊拉克的进攻,因此他们才不能不先跑。”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中东的局势就显得越发的扑朔迷离了。”童刚说,“虽然从美国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角度来说,他的国际秩序受到挑衅是肯定要还击的,可关键布莱顿和洛克菲勒财团却又想要阻止这场战争,而这场战争的爆发与否,很大程度上关系着未来国际的石油期货价格。”

    “不过今天才是科威特战争爆发后的第一天,以我们现在所掌握的资料,是肯定无法判断的,或者我们可以走一步看一步,就是我们可以部分先抛掉一部分的揸单,等到了形势逐渐明朗以后,我们再做决定。”李成说。

    周铭却摇了摇头说:“那是投机的做法,投资就是要先掌握了确切的消息再行动,而且一定要掌握在其他人都不知道的时候,一旦消息传开了,大家都在抛售,我们要再想买回来就几乎不可能了。或者我们的判断是正确的,但到时所有人都在一致下单,我们也会像春节一样根本挤不上车了。”

    “那周铭小兄弟你有什么好想法吗?”童刚问。

    周铭想了一下说:“童主席,或许我们可以转换一下思路。”

    ……

    与此同时的,一通电话打到了萨达姆的办公室里,他正在听取秘书的情况汇报,听到电话响了,他马上挥手让秘书回避,他这才接通电话。

    “恭喜总统先生的国土面积又扩大了1.8万平方公里。”电话那边说。

    “我已经做出了攻击,并在一天之内完全占领了科威特,现在该轮到你兑现承诺了,我想为为什么要冻结我和科威特在美国的一切资产?你知道我的国家现在正缺钱。”萨达姆非常愤怒的说。

    “这并不需要着急的我的萨达姆先生,只要你拥有了石油,那么钱也会有的,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我能保证你的国家很快会恢复到八年前的状态。”电话那边说。

    “要按你说的怎么做……”

    萨达姆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抓着电话问:“等等你不是那个人,你究竟是谁,这是一部专线电话,你是怎么能打这个电话的?这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