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第二思路(下)
    (鞠躬感谢“丧物玩志”的月票支持!)

    午饭时间结束,周铭林慕晴和童刚李成以及伊尔别多夫都回到了沃顿公司的会议室。

    由于大家都已经从早上六dian坐到了现在,周铭也就没有客套的直入主题了:“现在是中午的一dian二十五分,我们的午饭都花了超过一个半小时,在这段时间里,我相信你们肯定都不仅是在吃饭,不知道你们对我提出的第二种思路都有什么新的想法没有?”

    面对周铭的直接,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童刚出来问:“其实在问我们之前,我认为我们需要先知道你会改变自己的看法吗?”

    “当然不会。”周铭非常直接的回答。

    童刚愣了一下,显然周铭的答案既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但同时也在他的预料之中,他无奈的笑笑说:“不能不说,周铭小兄弟你真是一个非常任性的年轻人呀!”

    “我不明白童主席你为什么这么说?就因为我和你们的想法不一致吗?”周铭问。

    “当然不是。”童刚说,“不过还是我上午说过的话,周铭小兄弟你所说≈ding≈dian≈小≈说,.¢.▽o的那些都是你自己的猜测,但恕我直言,这是非常没有说服力的。”

    “那么反过来也一样,”周铭说,“童主席,你们的想法难道就不是猜测了吗?或者说在市场真正给出结果以前,所有的想法都是一种猜测,要只是想法就不去做,那就真的什么事都没办法做了,因为结果不会在想法之前的。另外来说,如果只因为是一种猜测我们就不去行动的话,那么我们岂不要错过很多机会吗?”

    童刚还想再说什么,但周铭却先抬起了手抢在他前面说:“好了童主席,我并不是要和你讨论的,我只需要知道接下来你会不会跟着我一起投资仅此而已。”

    周铭看着李成和伊尔别多夫接着补充一句道:“还有李哥和伊尔别多夫先生,你们又有什么想法?”

    三个人面面相觑,最后李成问:“周铭小兄弟,非要这么快做决定吗?”

    “并不一定,不过市场瞬息万变,我们需要提前把资源先集中一下,因为我并不想等发现了市场的变化再通知你们。”周铭说。

    在周铭面前的,一位是世界排名第二的船王,一位是未来的华人首富,还有一位是北俄这个继承了前苏联衣钵国家的首富。对他们来说,如果是其他人这么对他们说话,那他们一定会啐那人一脸,毕竟就他们这一辈子,他们还能有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但就是周铭,这么说却并没有任何问题。

    童刚默默dian头,他又问周铭:“所以你就想要离开石油期货,去投资其他领域吗?”

    周铭微微一笑,很自信的回答:“没错,如果说现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造成中东局势非常混乱,直接导致全球石油价格猛涨,所有的资本都在盯着的国际原油期货是第一思路的话,那么我们放弃石油去投资其他领域,就是我们目前最好的第二思路。”

    “我会这么想一方面是担心罗伯特利用亚当斯家族的能量所进行的可能报复,此外现在的国际油价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是各个巨型财团的角斗场。”

    周铭说到这不免呵呵一笑:“超过一亿美元被成为大公司,那是对我们和其他社会普通人而言,但实际上我相信每个家族或者财团的羽翼之下,像我们这种过亿公司,肯定都大把存在的。”

    “各大财团也之所以会成为大财团,相信在这些财团里那些各种各样的金融人才也肯定不少。很多人都说我厉害是因为带了一个金融班帮我,但我想在那些财团里,以他们的财力物力和控制力,拿出五个十个甚至是更多的金融班出来也毫不为奇。”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接着说:“那么这个石油期货无疑就成了一个非常庞大的大赌盘,各路赌侠赌神赌圣都会集中在这里过招。”

    周铭抬头看着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三人问:“面对这个大赌盘,你们觉得我们还能有什么优势?”

    面对周铭的问题,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三人都低下了头,因为他们都很明白自己并没有半分优势,或许在港城在北俄,他们都是赫赫有名的上流人士,但要面对西方那些根深蒂固的大财团,他们并没有任何信心,尤其当他们现在知道了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的前提下。

    当然,如果他们能把心再放宽一些,就能想反正科威特战争已经开始了,未来也一定会扩大爆发海湾战争,油价也肯定会进一步上涨,那么只要这个大趋势不变,他们就一定能赚钱。难道说那些赌神赌圣还能改变这个趋势不成?那不是要坏了自己的事吗?

    然而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他们的心却并不可能会有这么宽,因为他们作为各自地域的金融寡头,他们都很清楚这个所谓大势,实际就是在分庄家的利益,这是任何庄家都不允许的。

    既然不允许,那么就必须要想办法。

    就像周铭之前说过的,尽管海湾计划的大势不会有变,但战争不会立即打响,如果在这个准备的时间内,由庄家随便发起几次期货市场的反复,让原油期货价格涨涨跌跌,按照金融无论先跌后涨还是先涨后跌都是亏的特性,最多用不了一个月,就能把那些想要投机的人的资金给消磨干净了,其中就包括他们。

    金融市场不存在财富的增加,只有财富的转移,庄家利用各种手段,来引导金融市场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运转,那么这些其他人亏损的财富,就会集中到庄家手中,这才是庄家的赚钱秘籍。

    而想要在这场金融游戏里不亏损,就必须紧跟庄家的脚步,然而他们又不是庄家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庄家什么时候在想什么呢?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着庄家捞上一笔就马上撤。

    可是这话说起来简单,但要做还是很难说服自己的,面对可能的300%利益,任谁都不能不动心的。

    “既然海湾是一个大赌场,我们都已经来了,手里也有足够的筹码,并且也上桌在第一轮的牌局中赢了很多,何不继续赌下去呢?尤其还是在我们已经知道了底牌的情况下,还是有资本赌的。”周铭说着转了话锋,“可是别忘了,在整个牌局的中间我们就有可能会出局,那张底牌或许也是荷官故意给我们看的。”

    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三人凝神想了一下,最后童刚说:“我明白了,那么我很好奇周铭小兄弟你凭什么认为你所说的第二思路,就一定是对的呢?”

    “很简单,就是两个字——大势。”周铭说,“你们想想布莱顿和洛克菲勒两大财团如此费尽心机的要挑起海湾战争,是绝不可能半途而废的,不管中间出现怎样的波动,这个最终目标始终是不会变的,那么我们就可以按照这个最终目标进行投资,但不再是纽约商品交易所的石油期货了。”

    “那周铭先生您打算投资的方向是?”伊尔别多夫下意识的问。

    周铭轻吐出两个字:“股票。”

    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三人感到非常惊讶,对此有些不解,周铭给他们多补充了一句:“是军工方面的股票,比方说贝尔公司和菲尼克斯公司。”

    此刻在会议室里的人没有一个是笨蛋,因此当周铭说出这两个公司的名字以后,他们立即明白了周铭的想法:舍难取易。

    一如周铭之前的想法,反正他们不知道对方的想法,同时那个市场里也挤满了巨人,那么自己就不要再凑热闹了。既然知道未来战争肯定会打响,那就不用着急了,因为战争是需要大量金钱来支撑的,越是现代高精尖技术战争,所花费的资金数目就越庞大。

    那么在战争的影响下,国防部一定会给出一份庞大的军火订单,而这份订单,无疑会刺激军火板块的股票,尤其是能收到国防部订单的公司。

    按照布莱顿和洛克菲勒财团策划已久的海湾计划来看,国防部的这份订单他们肯定也不会轻易放过的,那么作为布莱顿财团控股的公司,贝尔公司生产战斗机和武装直升机,菲尼克斯公司生产导弹和光学电子设备,他们一定会得到最大的一份订单。

    “在我看来,只要我们将资金投资到贝尔公司和菲尼克斯公司等几家大军火商的股票上,我们就一定能赚钱,并且在股票接连不断的涨幅下,说不定还会比原油期货市场更多。”周铭说。

    童刚diandian头:“对于这一dian我非常相信,只是我有一dian好奇,既然股票这边也这么赚钱,难道就不会被人盯上吗?”

    周铭摇摇头:“我可从没有这么说过,我想不光是亚当斯家族的人,就是全世界的大财团们,他们也都一定明白,但明白归明白,却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参与其中。”

    “为什么?”童刚接着问。

    “一是不屑二是不行。”周铭回答说,“不屑很容易理解,钱太少了,只有石油才是他们的菜;而不行则是由于相比国际原油期货,股票市场的承受能力实在太差了,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里,或许你砸十几亿甚至上百亿,可能才砸出一个水花,但在股票市场,你却能直接收购一家公司了。”

    “正因为股票市场的容量有限,因此那些大财团们都会在国际原油期货那个大赌场上玩,只有我们才会来股市抓机会,而我们的资金在这里,就真是一笔巨款了。”

    周铭说着笑了,他接着又补充一句:“另外,贝尔和菲尼克斯公司都属于布莱顿财团,我想他们也不会没事恶意炒自己公司的股票吧。”

    听完周铭的解释,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最后童刚做代表说:“原来如此,我们完全接受周铭小兄弟你的第二思路,把资金从国际原油期货市场里抽出来,投进证券市场,只是我有一个问题,我很好奇周铭小兄弟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呢?”

    “越快越好,最好是能在三天内全部执行完毕,因为我有预感,变故很快就要来了。”周铭说。

    “是秘密抛售套现了?”李成又问。

    “那必须的,我们要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