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转换战场
    (鞠躬感谢“风神羽少”的月票支持!)

    中午十一dian半,周铭回到了哈佛大学的宿舍,站在宿舍门前,周铭抬头看着宿舍楼,虽然周铭并没有离开这里几天,但中间经历了那么多事,总感觉过去了很长时间一般。另外还有最重要的,自己一直是和林慕晴在一块,但这里还有一位那么喜欢自己的女学生,尽管她已经明确表示只有林慕晴才配得上自己,可天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能放下。

    这些思绪让周铭感到非常头痛,要是一般人就该主动放弃了,不过周铭却明白不管怎么样,有些事情自己是迟早要面对的,因此他很快把那些想法抛出脑海,抬腿朝宿舍走去。

    打开宿舍的大门,宿舍内的一切都井井有条,今天尽管并不是周末,但由于是中午,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在宿舍里,随时准备集体出门去吃饭。这也是金融班的保留节目了,由于在国外人生地不熟,对美国餐饮又不喜欢,因此他们基本都是一起去吃饭的。

    此时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坐在一楼大厅里看电视,听到门口的动静都一齐转头,顿时就看到了周铭。

    所有人都一下瞪…ding…dian…小…说,.2⊥3.o★大了眼睛张大了嘴,满是不可置信:“老师?”

    陈树李阳和叶凝则都站起来了,他们也都快步走来了门口,惊讶的问:“老师真的是您吗?您怎么回来了?”

    面对这个问题,周铭笑着反问:“我为什么不能回来?我可不记得我从这里搬出去了,还是说你们把我从这个宿舍里赶出去,给除名了吗?那么我想问我的行李都扔哪去了?”

    “怎么可能?谁要敢这么做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李阳怒吼一声,那狰狞的表情让人很相信如果这个事情真发生了,他一定会杀了那个人的,他随后缓了缓语气又说道,“老师您永远是我们金融班的班主任老师,我们金融班也只认您一位班主任老师,谁要不愿意他就不是我们金融班人!”

    在李阳的号召下,其他金融班同学也都纷纷附和,当大家的声音渐弱以后,叶凝又说:“只是老师,您这么久没有回来,我们都很想您,我们都怕您放弃我们了。”

    说着叶凝就流出了眼泪,而随着叶凝哭了,其他金融班的同学们也都难过的哭起来了。

    这让周铭有些无奈,周铭知道叶凝哭是因为林慕晴的关系,再加上她是女同学,本身就比较感性,但你们其他一群大男生就没必要了吧。

    只是道理是这个道理,可周铭现在也不好明说,周铭随后说:“大家都不要这样,你们大家放心,我说过你们是我最可爱的学生,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你们的!只不过我前几天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所以才没回来,今天回来也是有重要任务要带给你们的。”

    说到这里周铭故意顿了一下说:“可是我看你们现在这个样子,让我有些失望呀,你们要不要先把眼泪擦干呢?”

    听周铭这么说,金融班的同学们这才一个个猛然反应过来,开始擦起了眼泪,周铭这时也不忘打趣一句:“叶凝是女同学,怎么你们大家都是女同学吗?”

    面对周铭的打趣,所有人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但不稍一会,就发出了爽朗笑声,最后连周铭自己都忍不住的笑起来了。

    周铭无疑是故意这么说的,毕竟自己才回到宿舍,总不好搞的那么悲壮,就像自己是英勇就义以后的死而复生一样。实际对周铭来说,自己才离开没几天的时间,他听到金融班的同学们就这么挂念自己,甚至都忍不住哭起来,还是让周铭非常感动的。

    活络了气氛以后,周铭走进了宿舍,他看到电视上此刻正在放着新闻,陈树对此解释说:“老师,我知道您最近一直在忙国际原油期货的事,虽然期货那边我们并没有那么了解,但至少我们会很关注新闻,以便在老师您用得到我们的地方,不至于手足无措。”

    周铭很满意的dian了dian头,金融班同学都是很聪明的精英,可他们却都不止是精英,他们更大的优dian在于他们的主动学习能力。

    但满意归满意,该考的还是一dian不能放过,于是周铭问:“那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对于周铭的问题,陈树李阳和叶凝相视一眼后由陈树站出来回答:“老师,这几天我们都在关注中东局势和国际原油期货市场,感觉有些奇怪。”

    周铭向后看了叶凝李阳还有其他金融班的同学,他们也都纷纷dian头,显然是和陈树有着同样的感觉。

    周铭这才问:“你们感觉是怎么样的奇怪呢?”

    陈树对此想了一下,才组织语言回答道:“按理来说,不管是之前伊拉克和科威特的谈判破裂,还是后来伊拉克入侵科威特,都应该是让中东局势变得更加混乱的举动,而在这样的前提下,国际原油期货价格也应该会随着局势的混乱而猛涨不止。”

    “然而从前天到昨天,纽约商品交易所里的石油价格却有几次大的回落,这让人很不理解。”陈树说。

    “那么你们有分析过这是为什么吗?”周铭问。

    陈树dian头说有:“我们的想法是,这或许是某些财团在试图利用消息操纵市场,就像之前老布鲁克议员在股票上做的那样。他们不断的投入资金,并炮制有利消息,引导市场做出错误的判断,这样等到事情真的发生,他们再抽身投资相反的方向,就能大赚一笔了。”

    “精彩的分析!”周铭夸了一句,然后抬头问,“那么这是你一个人的分析吗?”

    陈树摇头回答:“老师并不是的,这是我们整个金融班一起讨论分析出来的结果。”

    “原来如此,那你们都做的很好!”周铭又夸了一句,然后转了话锋说,“不过你们有些地方分析的还不够大胆。”

    周铭这句话让陈树叶凝还有其他金融班同学都愣了一下,周铭接着说:“这个事情的确是有大财团在操纵市场,不过他们却并不仅仅只是操纵期货市场,那些大财团甚至还在操纵远在千里之外的战争。”

    “操纵战争?”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都惊叫起来,有种听到了天方夜谭的感觉。

    尽管他们都明白西方财团的能量,但却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居然能跨过大西洋,从美国操纵一场在中东的战争,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们都应该明白,这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由资本所操纵的,虽然具体美国财团是如何操纵伊拉克和其他国家的我们无从得知,但我却可以肯定是操纵了的,而这也是我今天回来的重要原因。”周铭说。

    听着周铭的话,所有金融班同学们的眼睛瞪的更大了:难道说老师亏损了?

    周铭猜到了他们在想什么,周铭笑着说:“我并没有亏损,不过由于期货市场受到庄家的操纵太严重,我不可能每次都能猜到下一步的变化,因此在昨天,我就已经偷偷从期货市场里把资金抽调出来了,等到以后确定海湾战争要爆发以后再重新投资进去。”

    金融班同学们都默默dian头,并都在心里给周铭的做法dian了一个大大的赞。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很勇敢的做法,但也是很无奈的做法,可如果有可能避开老虎,并且也能获得同样的收益呢?谁还一定要去虎山呢?那不是脑子有问题吗?

    周铭现在就是这样,当初投资期货市场,是知道这里一定能赚钱,还是能赚大钱,但现在发现很有可能面临大亏损,周铭就很果断的撤资走人了。

    可现在问题就在于……不投资石油期货了,那投资什么呢?

    面对这个问题,周铭说:“我今天回来找你们,就是需要我的金融班来帮我进行投资。”

    随着周铭的话,金融班的同学们当即欢呼出声,这是他们发自心底的高兴,作为周铭的学生,可以说他们在宿舍天天看新闻,就是等着有一天能完成周铭给的任务。现在终于等到了,他们怎么能不高兴呢?

    不过陈树却想到了问题,他对周铭说:“老师,我们对期货市场只有一个大概的了解,您最好不要给我们太过复杂的任务。”

    周铭则笑着说:“放心吧,我既然找你们,就肯定不会给你们出难题,我给你们的任务并不是期货,而是你们的老本行证券。”

    “证券?”所有金融班同学们再一次惊讶了,他们不明白老师不是一直在关注中东局势吗?怎么一下扯到了证券行业上,这中东战争和美国证券有什么关系?难道是那些石化企业,还是别的什么方面呢?

    面对一脑门问号的同学们,周铭告诉他们说:“是军工企业,还有除了石油以外的其他企业。”

    听周铭这么说,李阳立即反应了过来,他问周铭道:“老师你的意思是美国必然会参与这场战争?所以你要买军火企业的股票,是因为这些企业会接受来自国防部的大量订单。”

    周铭打了一个响指:“没错,就是这样。”

    李阳和其他金融班同学们来不及惊讶,周铭又接着挑逗他们的神经说:“我现在已经把资金全部从期货市场里抽了出来,毕竟期货这片战场已经被大财团所操纵,让我不能不转换一个战场,因此未来我会全部投进证券市场里。”

    “所以从今天开始,我需要你们对市场上的军工企业和其他与石油不相关联的能源企业进行分析和研究,最好能在一个礼拜之内,给我完成一个投资模型出来。”周铭又补充一句道,“另外我也可以告诉你们,这一次影响中东的两大财团是布莱顿财团和洛克菲勒财团,你们可以对这两大财团的控股企业进行分析研究。”

    说到最后周铭故意顿了一下,他看着一个个跃跃欲试的金融班同学们,问他们道:“怎么样?你们有信心吗?”

    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大喊:“请老师放心,我们有信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