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中国人的钱藏哪去了
    纽约商品交易所正门前,港城联合投资基金公司美国分部总经理孙伟带着他的下属们站在门前,他们每一个人都抱着一个纸箱子,里面装满了文件,而在他们身边,都围着很多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对他们说着。

    “孙总,你们这是要走吗?是不是中东那边又出了什么大事?你们在交易所这段时间,也做出了非常大的成绩,我们所有人都习惯跟着你们交易啦,你们买我们就跟着买,你们抛售我们就跟着抛售,这都是我们整个交易所有目共睹的,我们对你们的市场眼光都非常敬佩,那么现在你们要走,能告诉我们究竟出了什么事吗?”

    大家都纷纷询问孙伟,甚至还有人说:“孙伟你的话就是皇帝的颁诏,就是必须去完成的圣旨!”

    由于孙伟上一次的抛售行为再一次做出了正确判断,现在看他要走,这些人肯定都希望能从中套取更多有用的消息。

    孙伟对此也心里有数,他想了一下说:“各位,很抱歉我的话可当不了什么圣旨……”

    大家纷纷称赞孙伟是谦虚,但孙伟接着说:“我这么说可不是谦虚,因为我的离开并不是∑≦ding∑≦dian∑≦小∑≦说,.≈.≥o市场出了什么问题,而是公司总部的调度,我之前的投资行为也都是公司调度的结果,所以如果大家都想知道后续的市场发展,我欢迎大家购买我们的港城联合投资基金,拥有最庞大的投资分析师,尽可能保证你们赚取最大利益的投资基金。”

    这番话显然没办法满足那些饥渴的人群,孙伟只好继续说道:“现在中东局势混乱,谁也不知道下一刻的油价究竟是涨还是跌,所以还是把资金藏起来是最安全的。”

    周围的人群还希望孙伟能继续多说一些,不过孙伟也不打算再多说了,一方面是为了装b,不过另一方面是他也真的不知道,毕竟这是周铭的命令,他没问也不敢多问这是为什么。

    这个时候突然一辆面包车开过来,那是孙伟他们租来搬家的车辆,面包车在孙伟面前停稳,孙伟的下属们先把纸箱放上车,然后一个个也都上了车,只留下孙伟在最后。

    “头,司机说他在这里是不能停车很久的,你要快dian上车啦!”

    车上下属冲孙伟大喊道,孙伟的副手也走下了车,来到孙伟身旁问他怎么了,孙伟摇摇头,转头看了一眼高大的交易所大楼说:“今天我们终于要离开这里了,还真有dian舍不得。”

    听着孙伟的话,他的副手也无不感慨的说:“没错孙总,我们虽然在这里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但我们在这里却是取得了非常优秀成绩的,你看现在就是我们要离开了,都还有这么多人围着我们,就像是离开了主心骨一样,要知道我们刚来那会他们都是看不起我们的。现在突然说要离开这里,也的确很让人感到有些伤感。”

    这位副手随后脑筋一转,紧接着又说:“孙总,那要不然我们再去向上面的先生说明一下情况?不管他们有什么想法,可现在中东的情形那样,投资在原油期货上是肯定有利可图的,之前我们不就赚了很多吗?那么以后随着中东局势的变化,只会有更多的赚钱机会。”

    副手的话让孙伟先是眼睛一亮,不过随后却又叹了口气说:“算了,上面的先生们会做出这样的安排肯定有他们的道理,你以后不要这样抱怨了,我们还是照章办事吧。”

    副手还想说什么,孙伟却先说道:“你记住一dian,你不会比上面的先生更聪明,你能想的到的事,他们没理由想不到。”

    孙伟说完就走上车,他最后对车上的下属们说:“我知道你们对我们突然离开交易所的安排非常不满,你们都会觉得我们明明在这里可以赚取更多的利益,为自己赢得更多的奖金,但是你们都不要忘了,我们在这里所取得的成绩都是怎么来的,难道是我们自己分析出的结果吗?”

    孙伟自己回答道:“并不是,做出决定的是上面的先生们,而我们只是听命行事的员工!”

    “我知道我这样说你们都很不服气,那么你们都不妨好好想一下,在伊拉克和科威特的谈判破裂之后,你们有谁想到了油价会跌;当伊拉克发动了科威特战争以后,你们又有谁想到了油价会跌?”

    在孙伟的逼问下,所有人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孙伟接着说:“只有周铭先生他们想到了!我不否认你们当中有人会成为金融行业里的佼佼者,但在现在,周铭先生说的话就是圣旨!不可违抗!不管是嘴巴上还是心里。”

    在孙伟的训斥中,面包车被发动开走,孙伟看着窗外,就见一辆加长的林肯礼宾车开来,孙伟当时只是感慨纽约的有钱人真多,却根本不知道车上坐的其实就是逼他们离开的罪魁祸首罗伯特亚当斯。

    林肯轿车停在交易所门口,罗伯特和威尔先后下车。

    站在交易所的大门前,罗伯特抬头望着高大的交易所大楼,他高兴的说:“相信随着阿盟的那条新闻出来,是非常能引导市场的,再加上我们公主殿下的操盘,只怕现在周铭那个混蛋,肯定亏惨了吧。”

    在他身旁,威尔则是无谓的耸了耸肩说:“要想知道他亏惨了没有,只怕我们要进去看了,我知道他在交易所的公司叫港城联合投资基金。”

    “港城?那个所谓的东方金融中心?”罗伯特不屑的一笑说,“看来三年前的股灾还没让他们吃够教训,居然还敢掺和我的事,早晚有一天,港城这个地方我还会去找他麻烦的,等着吧!”

    罗伯特说完和威尔一起走进了交易所,才走进大厅,罗伯特马上掏出自己的手帕捂住口鼻,同时怒道:“这特么是什么鬼地方?为什么在空气中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恶臭,这里污浊的空气简直就像是垃圾场一样,我感觉自己多在这里待一分钟就要窒息了!”

    威尔安慰他说:“罗伯特我的兄弟,这是没办法的,这里就是这样,也只有那些最没有能力和最下等的人才会被派到这里下单。”

    罗伯特傲然扬起了头:“没错,就那些愚蠢的中国人哪里知道资本的使用方式,交易所里的直接下单,只不过是所有方式里最没有效率的一个,只有那些什么能力和地位都没有的下等人才会这样做!”

    罗伯特和威尔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了港城联合投资基金的位置上,可迎接他们的,却是空空如也的位置。

    这个情景让罗伯特一下愣住了,他问威尔:“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那些该死的中国人没来上班吗?”

    威尔则是两手一摊摇摇头说:“很抱歉这我也不知道,或许是他们事先得到了什么消息所以跑路了,你看这里什么都没剩下,显然是经过收拾的。”

    顺着威尔手指的方向看去,这个位置上的确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另外,似乎也是要证明威尔的话一般,他这边的话音才落,就听旁边有人说道:“你们也是来找港城联合投资基金公司那些中国人的吗?那可太不巧了,他们才刚刚搬走,就在几分钟前。”

    罗伯特和威尔转头过去,就见一个被汗浸透了衬衫,浑身散发了一股汗臭味的胖子站在那里,罗伯特立即后退两步,更用力的捂住了口鼻,脸上露出了非常厌恶的表情。

    和罗伯特不一样,威尔则上前两步问:“那请问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搬走吗?”

    那人原本对罗伯特的观感非常不好,不愿意回答,直到威尔在他手里放了一百美元,他才喜笑颜开的说:“他们还能为什么搬走,肯定是知道了期货的秘密了,之前每次原油期货的涨跌他们都能准确判断,现在突然离开肯定是知道石油期货的动静了。”

    得到了答案,威尔才让那人离开,他回来就听见罗伯特愤怒的说:“肯定是那个婊子,虽然我并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做的,但我知道肯定是她,也只有她能对石油价格的变化了若指掌,我不会放过她的!”

    当晚,罗伯特和威尔就回到了布莱顿的城堡式别墅,罗伯特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闯进了书房,劈头盖脸质问凯特琳道:“你这个婊子,你把那些中国人的钱藏哪里去了?”

    凯特琳抬头看着罗伯特很冷静的说:“很抱歉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一直是在按照你的安排做的。”

    “我安排了你妈b!”罗伯特伸手指着凯特琳咆哮道,“我告诉你,我刚从纽约商品交易所回来,我看到那些中国人都已经从那里搬走了,而且是刚刚搬走的,这只能是你给他们透露的消息……”

    罗伯特的话还没有说完,凯特琳就愤愤的拍案而起道:“够了!罗伯特,首先我需要提醒你,我是哈鲁斯堡的公主,并不是你的家臣!”

    “其次,”凯特琳接着说,“我早就告诉过你,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能通过一些容易忽略的细节猜到接下来可能的市场变化。所以,我请你收起你那从不想事情的猪脑袋,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龌龊,只会躲在黑暗的角落里玩弄一些卑鄙的手段!”

    罗伯特被凯特琳的话气得浑身发抖,他咬牙切齿的说:“你这个哈鲁斯堡的婊子,你知道吗?我现在真的很想把你绑在十字架上,然后用鞭子在你白嫩的身上狠狠的抽出一条一条的血印!”

    凯特琳毫不畏惧的说:“你可以试试。”

    “你以为我不敢吗?”

    罗伯特狠狠捶了一下桌子咆哮道,他甚至都绕过了桌子朝凯特琳扑去,不过走到凯特琳面前的时候他却又停下了脚步。

    “我倒还的确不敢。”罗伯特说,“不过你这个婊子也不要太得意了,我虽然不敢动你,但是我却可以动其他人,比方说你同母异父的妹妹,我可听说她也是一个非常漂亮的美人。”

    凯特琳立即反应过来:“罗伯特你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当然是报复了。”罗伯特伸手指着凯特琳说,“我要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你特么就是一个婊子,这就是你和我作对的下场!”

    “人渣,你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禽兽!”凯特琳怒骂道。

    “很好,我喜欢这个称呼。”罗伯特狞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