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送一份大礼
    “真是没有想到呀!这个金融班我原以为就只是一个称呼而已,虽然整个中国那么大那么多人,要从中找出二十多个天才也不是不可能,但却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居然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一个投资模型的设计和运算。这一方面是能力问题,但更重要的是如何把他们的能力融合到一块,才是更重要的。”

    在天梯大厦的电梯里,伊尔别多夫感慨的对童刚和李成说着话。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七dian半了,他们在沃顿公司的会议室里听周铭和陈树说了关于投资模型的事情,又一起吃了饭,这才告别离开。

    面对伊尔别多夫的感慨,李成试探性的反问:“伊尔别多夫先生是想说天才都会有各自的傲气,不会那么甘心听从别人的摆布,尤其他们都还很年轻,摆布他们的还是一个和他们一样的同龄人对吗?”

    伊尔别多夫dian头说是,李成又说:“或许在北俄或者是西方国家是这样,但是在国内却未必如此,我想伊尔别多夫先生应该知道二十年前一大批世界级的科学家回国,然后领导国内的核子武器和航天工程的发展吧?只不过现在把那些人换成《¢ding《¢dian《¢小《¢说,.±.≮o了金融班而已,其实本质上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看来我们的周铭先生就像是美国和前苏联的原子.弹之父一样,是领导的天才了。”伊尔别多夫称赞道。

    一直没有说话的童刚这时说:“周铭是不是天才我不知道,不过我却能知道他的判断能力和决心,都是无与伦比的,并且他还非常有自信。就像今天的会议,明明周铭和那个陈树的年纪相差无几,但是他们两人的表现却有云泥之别,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说完童刚吐出一口浊气又说:“不过比起这些,有一dian我倒是感觉有些奇怪。”

    童刚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等李成和伊尔别多夫都向他投来疑惑的目光后他才接着说:“你们应该还记得在之前的会议上,陈树曾说通用和菲尼克斯两家公司之所以能得到青睐,是因为他们所提供的导弹武器。虽然我知道弹药的消耗品特质,但如果因此就认定他们会收到大订单,会不会有dian过于武断了?”

    李成和伊尔别多夫听后想了一下说:“这里的确有些奇怪,按理来说准备一场战争更多的应该是炮弹炸弹这些,还有从马岛战争的情况来看,战斗机和航母也是必不可少的。他为什么就偏偏看准了导弹呢?”

    “难道他从什么渠道得知了美国的战术部署吗?”

    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几乎同时吐出这么一句话。

    不过问出这个问题的并不止是他们三人,在楼上沃顿公司的会议室里,陈树也向周铭问出了这个问题。

    “老师您是知道了美国的战术打算嘛?否则您为什么会对导弹那么看重呢?虽然我并不懂军事,但从我了解到的军事知识上来看,坦克飞机大炮才是战争的主力吧?还有航母,可这些不都是马丁和格鲁曼公司的强项吗?尤其是格鲁曼公司,那可是航母的制造厂商呀!”陈树问。

    “陈树,你说的这都是二战的军事理论了,的确不管什么时候打仗都要靠坦克飞机大炮,最后要步兵上去占领,但是在此之前,还是有很多手段可以使用的,比方说使用巡航.导弹进行重dian打击,毁坏敌人的重要军事设施,瘫痪敌人的指挥通讯。等到敌人变成了聋子瞎子,手脚也不听使唤了,自己再冲上去殴打敌人,不就容易很多了吗?”

    周铭顿了一下接着说:“我说过,美国一定会要在这场战争中赢的干净利落,所以他就一定会在这场战争中去实践他的高科技作战理论。”

    “老师,您是指很早以前就发表在军情杂志上的立体打击理论吗?”陈树问。

    “没错,看来陈树你为了这次海湾计划,也做了不少准备。”周铭夸道。

    周铭夸陈树是发自真心的,虽说因为科威特战争去翻阅一些军事书籍是很正常的,但是能记住其中一些重要的军事变革理论,还是很不简单的。

    毕竟说来这还是在90年,大家还在崇尚苏式的钢铁洪流,以坦克飞机大炮这些钢铁武器以及机械化部队称雄的时代,ding多有dian核武器相互威胁讹诈一下,哪里会像后世,小学生都知道打团要先远程拆塔,盲目的越塔杀人很容易会被反杀的。

    “老师您这么说就太让我羞愧了。”陈树说,“我虽然记住了这个立体打击理论,可是我却并没有想到如何把这条消息运用起来,如何通过这条消息判断美国这场战争的作战方式和战争走向,继而他会在战争中如何使用武器,什么公司会在这样的变革中拿到最大的订单,我和您比真是差太远了。”

    周铭愣了一下,说心里话,陈树所说的这些让周铭真是感到有些羞愧,因为他才没有像他说的那样,是通过那些微小的信息所联系起来的,而是直接通过前世的记忆来的。

    90年那场海湾战争太著名了,不仅美国使用了各种高科技武器,甚至还直接主导了21世纪的战争变革,以至于让人想记不住都难。别说周铭是从这个年代过来的,就算是再晚一dian出生的人,恐怕都不会对这场战争一无所知。

    不过这个周铭是没法对陈树说了,他只能说:“这是每一个投资人所必备的技能,因为如果你无法从如同星海的消息中找到自己需要的消息,你又怎么可以保证你的投资是正确的呢?又如果你无法通过消息来确定自己投资方向的正确,那你就不是投资,而是赌博了。”

    周铭说到这里叹口气又说:“陈树,我们进入哈佛商学院来学习的并不是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上胜利的千术,而是如何分析消息实现投资获利的商业技巧,你明白吗?”

    是的,周铭这毫无疑问就是在装b,但为了自己的最大秘密,周铭还只能装这个b。

    但不得不说周铭的b装的是真漂亮,因为随着周铭说完,陈树那边叹口气的dian头说:“我明白了,我和老师之间的差距太大,我以后还会多努力充实自己,未来能在别人面前骄傲的说是您的学生!”

    “这才是好样的!”周铭夸了陈树一句,然后又问,“如果以后再要你在童刚和李成面前演讲,你还会紧张吗?”

    陈树明白周铭这么说是指的什么,他马上说:“再也不会了,老师,我今天或许是第一次在您和童刚李成这样的大人物面前演讲,所以才会有dian紧张的,不过只要有了这一次以后就没问题了。”

    周铭拍拍陈树的肩膀说:“其实紧张也是很正常的,我并没有怪你什么,不过以后要更努力就是了。”

    周铭对陈树的鼓励也是发自肺腑的,毕竟在众人面前演讲并不像想的那么简单,尤其还是在自己和童刚李成还有伊尔别多夫那样的人面前,他们都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面对他们无论谁都还是会有些压力的,就连自己当初第一次见李成也不例外。

    那么从这dian上来说,陈树第一次就能把自己想要说的说清楚,中间一dian都没有卡壳,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当之无愧是金融班的班长。

    既然童刚李成和伊尔别多夫已经走了,周铭和陈树在沃顿公司完成最后的数据分析统计以后也离开了。

    车子先送陈树回了哈佛宿舍,然后周铭和林慕晴才一起回了酒店,只是回到酒店,周铭并没有着急和林慕晴做一些爱做的事情,而是先拿起了电话,拨出了国内的长途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听筒里传来了一个久违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找谁?”

    周铭笑骂道:“找你妹的谁,老子就找你杜鹏!”

    那边先是一愣,随后也马上反应了过来,高兴的说:“你丫是周铭?该死的家伙,你现在在美国过的好潇洒了吧?那么久都不给我打一个电话。”

    周铭打电话的对象就是杜鹏,主席的孙子,虽说他爷爷并不是这一代的领导核心,但能成为国家主席,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了。或许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关系却非常好,不仅之前在国内的时候很多事情都要托他帮忙,就是后来去了北俄,包括现在到了美国,手里掌握着多少万亿美元的资产,国内的产业也还是需要他帮忙的。

    只是想想自己也的确有段时间没给他打过电话了,不过这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在美国这边各种事情不断的忙,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没必要,俩大老爷们是真的不知道该聊啥。

    “快说,你是不是想通过我查苏涵妹妹的岗?不过我可告诉你,如果没好处我可什么都不会说的!”杜鹏逼问周铭道。

    对于这话,周铭笑了:“杜鹏你这就是不打自招了,你这么说我不用猜都能知道答案了。”

    周铭随后又说:“不过我这次打电话给你倒还真不是为这事,而是有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你知道中东现在的情况吧?”

    听到进入正题了,杜鹏也收起了自己玩世不恭的状态,认真道:“周铭你是说现在伊拉克和科威特那档子事吗?国内现在也吵得挺热闹的,从中央到地方都在讨论,那么周铭你现在突然打电话给我,是美国准备介入了吗?可是沙漠盾牌行动应该只是一个防御行动,美国人不至于那么自大用现在的兵力去和伊拉克对打吧?”

    “当然不至于,就算以美国的国力也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调兵遣将,我找你就是和中东的情况有关。”周铭随后问,“杜鹏你们家里在军队方面有影响力吗?”

    对于周铭的突然跳话题,杜鹏脑筋有些跟不上,但他早就习惯了周铭的这种方式,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回答:“我父亲是军队出身,倒是在军队那边有些学生,我有几个叔伯也挂着大校军衔,不过随着五年前的裁军,对军队的影响力倒是在逐渐减弱,周铭你问这个是要做什么?”

    “很简单,送你一份大礼!”周铭说。

    “什么大礼?”杜鹏感到迷茫,有dian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就是高科技武器投入实战的影响,以及未来海湾战争的作战模式以及未来战争的走势。”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